[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妖魔化华人教授的背后--质疑《联合早报》驻日记者符祝慧的专业操守
(博讯2004年6月09日)
    郑若思/编造假新闻的记者可能动机、手法各异,但是脸皮厚这点是共同的。听说由于编造假新闻身败名裂的纽约时报记者杰森•布莱尔最近在美国出了本书《我烧掉了老板的房子》,不仅不以造假为耻,还反咬一口说,揭露他造假是出于种族歧视,好像把他当初因为是黑人兄弟之故,数次受到包庇的往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中文传媒报道纽约时报丑闻,字里行间透出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看到自称客观公正的西方传媒终于现了大眼,就像顽童忽然发现成天灌输男女授受不亲的老师偷看春宫画一样兴奋。但是兴奋之余,似乎没想到人家头上的亮我们头上也不缺。不止一位记者朋友跟我说,按照揭露布莱尔的标准来抓中文传媒的记者,恐怕华文新闻界就是洪洞县里没好人,布莱尔的问题再严重,比起中文传媒是小巫见大巫。 (博讯 boxun.com)

    华文新闻界是否洪洞县我无从查考,但是布莱尔式的记者却不是没有。去年岁末,笔者曾撰文《反日是一支飙升股?--质疑联合早报的专业操守》,揭露新加坡中文报纸《联合早报》2003年的日本报道中数次重大失实,这些失实报道均出自该报东京通讯员符祝慧女士之手,其中最经典的报道事故,当属在2003年初的报道中自称已于2001年11月病故的井上清教授“接受了本报采访”,被香港读者指出作假后,联合早报及符女士不向读者作任何说明,悄悄将电子版修改成“1997年”接受采访,却忘记修改“现年80多岁”,创造了故人还有“现年”的人间(阴间?)奇迹。就像孙猴子变庙,尾巴变的旗杆只好戳在庙宇后院,被人一眼识破。

    这件事似乎也成了符女士的心病,要不然她何必还要在最近的文章里拼命强调她摄像采访过井上?只不过这回时间又变成1996年。符女士如此惮精竭虑,无非是在躲避编造引言的指控。既然她要此地无银三百两,笔者也只好不客气地奉陪到底。

    首先,符女士以联合早报东京通讯员的身份从事报道工作是2000年以后的事,即使她1996年(或1997年?不详)真地用摄像机采访过井上清教授,也不是为联合早报工作,怎能说是“接受本报采访”?其次,不加任何说明,用六、七年前的采访记录(即使是真的)冒充即时采访来愚弄读者,在以时效为生命的新闻界难道不是严重违反职业道德的行为?相比之下用陈年月饼馅(也就是一年前的嘛)欺骗顾客的冠生园都显得可爱了许多。

    遗憾的是符女士并没有从以往的报道事故中吸取任何教训,她拉革命车不松套,继续炒作心爱的“反日”飙升股,在有关日本向伊拉克派兵的相关报道中煽情地说“日本下一步就要动用核武器”。六月六日《联合早报》上,符女士继妖魔化日本之后,又将旅居日本的华人教授也妖魔化成为“有奶就是娘”、给日本人当筷子使的小人。

    这篇题为《日本把留学生当筷子用?》的文章,先说一名初到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在一个交流场合上说:“当个留学生,我希望成为中日之间的桥梁。”因为发音稍微走调,把“桥梁”念成了“筷子”,引来哄堂大笑。转而说,“桥梁和筷子,大小长短有别,作用当然也不同。桥梁或许真能够让两个国家建立起一个站在桥中央对话的机会,而筷子则只专挑好吃的东西来吃。留学日本,要是真被看成是筷子,那就太不值得了。”

    这段看似“意味深长”的导言本身就充满编造痕迹。日语中作为实物的桥梁读“hashi”(前轻后重),容易与筷子的读音(hashi,前重后轻)混淆,但是作为象征意义的“桥梁”时读“kakehashi”这时后缀的“hashi”,即使有些变调,也不会与“筷子”混为一谈。

    也许符女士只是为增加可读性编了个“非可信”,该文真正值得推敲的是她为证明日本华人教授吃里爬外所“引用”的日本报章。

    符女士写道:“《朝日新闻》近期发表一篇介绍《日本华人教授会》的文章,指它是当年天安门事件后,美国华人为修复美日关系,组成一个称为《百人会》的日本版。它说,《日本华人教授会》的代表在上海经济界以及北京政府机构都有熟人。对于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当局心里想什么,要做什么,都了如指掌,提供种种消息是日本经济人士的重要情报。”

    笔者查阅了朝日新闻以及其他日本主流报章关于日本华人教授会议成立一周年的报道,符女士在报道中略去姓名的该会代表即日本东洋学园大学教授朱建荣博士,朝日新闻5月17日晚刊报道中写到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奥田硕向华人教授会议的成员对日本经济界提出的意见和批评表示感谢,其中也谈到朱博士提供的信息,如中方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等日中关系中出现的问题是怎样看的、中方对日中关系的前景有何看法等,对日本经济界十分宝贵,而不是什么“情报”!日语中的“情报”二字乃“信息”之意,而在中文里却有不可泄漏之秘密的语意。向日方传达信息和向日方透露情报,在中文语境中有何等不同是不言而喻的。

    精通中日两国语文的符女士一而再再而三地玩弄文字歧义愚弄读者,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蓄意而为?在《反日是一支飙升股?》一文里,我已经指出符女士利用中日两种语言常见的相同汉字产生歧义的特点偷梁换柱,如报道珠海买春事件时故意照搬“慰安”一词。这次她又照搬“情报”一词,给不懂日语的读者以“向日方泄漏重要情报”的印象,然后又居心叵测略去朝日新闻报道中朱博士的名字。

    符文中还写道“然而,在日本媒体眼里,“学者会”有特殊价值。有报道,该会在进行日中学术交流时,华人学者正发挥着他们在中国的“人脉”关系。在洽商日本的新干线打入中国的过程中,该会也派遣会员到中国,探听中国各部门的要求,再向日本进行督促,为中国铁路“日本化”效劳。进而指出这些精通中日语文,了解中日状况的学者们,都是日本政界的"好帮嘴",日本财界的好帮手。”

    这段文字译自日本《中日新闻》2003年3月7日晨刊。原文如下:中日新聞「日本華人教授会議の初代代表朱建栄さん」

    この人「日本華人教授会議」の初代代表朱建栄さん善良な市民として研究や教育に努力しているのです2003/03/07, 中日新聞朝刊, 3ページ, , 510文字

    在日中国人の教授、助教授ら約六十人で発足したネットワーク「日本華人教授会議」の設立に奔走、初代代表に選ばれた。日本には現在、中国人の教授は二百人以上、助教授は四百人を数えるという。

    「在日中国人のイメージを高めたい」という思いも発足の原動力になった。「メディアでは犯罪など暗い面ばかりが取り上げられる。われわれが善良な社会の一員として、研究や教育などの分野で努力していることも伝えたかった」

    学者間の交流に加え、日中間に幅広い人脈を持つ利点を生かした活動にも取り組む。その一つが「中国高速鉄道検討小委員会」。北京-上海間に建設される高速鉄道は、この秋に方式が決定される見通しだ。新幹線方式を推す日本はドイツやフランス勢と受注を争っている。

    「教授会議」は、近く会員数人を中国に派遣。関係部門の本音や要望を聞き、日本側へ対応を促すなど、日本方式実現のため尽力したいという。

    「日中はもはや運命共同体。摩擦を乗り越え、共に発展することが、留学生としてわれわれを受け入れ、育ててくれた日本への恩返しになる」

    上海出身。一九八六年に来日、現在は東洋学園大教授。日中問題の論客としてマスメディアでも活躍する四十五歳。(古畑康雄)

    这篇报道只谈到华人教授会议为京沪高铁采用新干线技术而尽力,什么“为中国铁路日本化效劳”、“进而指出这些精通中日语文,了解中日状况的学者们,都是日本政界的‘好帮嘴’,日本财界的好帮手”等句子,不仅在中日新闻的报道里,在所有与华人教授会议的报道里都毫无踪影,简言之就是符女士明目张胆的编造。相反,文中所说“中日两国是命运共同体,应超越摩擦,寻求共同发展”的语句被刻意地删除了。

    中日传媒关于日本华人教授会议的报道集锦,请参照以下网站:http://backno.mag2.com/reader/BackBody?id=200405191330000000005117000

    在中日之间由于历史恩怨经常爆发民间冲突的背景下,旅居日本的华人华侨希望以自己绵薄之力为中日之间的相互理解做些工作,如前文所提的朱建荣博士,经常在日本电视台的辩论节目舌战日本右派政客、学者,驳斥日本朝野强硬派的反华言论,深受旅日华人尊敬,朱博士还在人民网开设个人专辑,向中国国内读者介绍日本现状,组织华人教授会议,也是希望在中日两国之间起到沟通的作用。以日本经济新闻今年2月21日的报道为例,朱博士向奥田硕建言,谋求以双赢的方式解决中日关于西伯利亚输油管的争执,即将输油管按中方的计划引到大庆,再绕到日本计划的纳霍德卡,得到经团联的重视。另一名教授会议成员、经济产业研究所研究员关志雄一向抵制中国威胁论,主张“日中不是竞争而是取长补短的关系”,他的观点渐渐为日本产业界接受。日本华人学者的这些举措是对中国有益还是有害,没有偏见的人都能做出公正的判断。

    然而,常年居住日本的符女士对这些不仅视而不见,还有绘声绘色地描述道:有日本人在看过这些报道后,高兴地说:“看来,日本实施留学生政策并没有白费功夫,知恩图报的留学生还真不少。”“给奶喝,就得叫我娘“的看法,在日本狭隘的“助人”政策中,多见不怪。如日本政府在战后,给一些亚洲国家“经济援助”后,要观看对方是否会替日本说些感激的话一般,目前一些不知道客气的日本人,开始挖苦说实话的留学生。

    帮助了人还斤斤计较别人是否念念不忘、是否感激,当然不值得称道。可是,中国人不是还对北朝鲜闭口不提志愿军抗美援朝愤愤不平吗?不是还对拿着中国枪、吃着中国粮还要跟中国打仗的越南耿耿于怀吗?日本向穷国提供援助后希望听到感激的话不假,却谈不上是什么罪过。而如果说希望听到感谢,就是“给奶喝,就得叫我娘”,未免太牵强附会。难道中国人希望北朝鲜感谢志愿军,就是要人家叫我们“娘”么?

    为了证明中国留日学生出身的学者被剥夺了批评日本的权利,符女士还编出了这样一个“非可信”:

    “一名接受日本教育部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说道:我开口批评日本,就有一些不客气的日本人不高兴地说:你拿的不是日本人的税金吗?怎么可以说日本的坏话?”可怜这名留学生,也可怜那一个个被日本当筷子用的人。”

    事实是否如此呢?说日本人不允许拿了奖学金的外国留学生批评日本,完全是无稽之谈。且不说日本的报纸的读者来信版常常刊登外国人或者留日学生的批评性意见,日本不少地方政府还聘请外国居民担任行政评议员,这种评议员的工作就是批评监督政府。而符女士自身就曾经是东京都外国人会议的成员,这个外国人会议就是东京都厅倾听外国人意见的窗口,担任评议员的外国人里拿过日本奖学金的不乏其人。符女士不屑于写“侬非可信”报道这些她亲身经历的事实,却要信口雌黄,编造什么留学生拿了日本的奖学金,日本人就摆出中宣部的架式管理宣传口径。更不必说符女士的文章里根本没写那留学生究竟“批评”的是什么?是理性的批评,还是类似右翼份子的无理取闹?

    几个月前我第一次撰文批评联合早报的时候,旅美作家曹长青先生曾拍案而起,说“如果联合早报是一张具有新闻专业意识的报纸,而不是宣传品的话,不仅应该开除编造引言、制造假新闻的符祝慧,还应该向读者公开道歉”。几个月来,休说是向读者道歉,黄肤布莱尔符女士非但没有被联合早报开除,还成了言论版《天下事》这类由资深记者执笔的栏目作者,这样明显的包庇和纵容,就是杰森•布莱尔的老长官们也要自叹弗如。

    如果说重用少数族裔是《纽约时报》的政治正确,它成了杰森•布莱尔胡作非为的通行证,那么《联合早报》的政治正确则是:不管偏离事实真相多远,“妖魔化日本永远是对的”。现在符女士不光“妖魔化日本”,还要继续妖魔化旅日华人,只要把旅日华人学者丑化为拿了日本的奖学金(可惜日本华人教授会议的成员并不是每个人都获得过奖学金),有奶就是娘的走狗,如此这般,就可像挂上“民族派”(右翼)牌子躲避警方取缔的黑社会一样一劳永逸,以为只要编造谎言离间旅日华人学者与中国以及华人社会的关系,今后再有旅日华人揭露符祝慧编造引言、歪曲事实,就不再有人相信,符女士可尽管拿起筷子品尝的日本料理,一边在所谓“战云密布”的东瀛乐不思蜀,一边甩开膀子炮制民族主义摇头丸供华人同胞尽情享用,如此机关算尽,杰森•布莱尔只好甘拜下风了。

    附录一:日本把留学生当筷子用?

    ● 符祝慧(东京通讯员)

    初学日语的人,难分“桥”和“筷子”的发音,因为它们都叫"hashi"。念法稍微走调,“桥梁“就成了“筷子”。

    记得多年前,一名初到日本留学的中国学生,在一个交流场合上说:“当个留学生,我希望成为中日之间的桥梁。”因为发音不准,“桥梁”走了调,哄堂大笑,也令人深思。

    桥梁和筷子,大小长短有别,作用当然也不同。桥梁或许真能够让两个国家建立起一个站在桥中央对话的机会,而筷子则只专挑好吃的东西来吃。留学日本,要是真被看成是筷子,那就太不值得了。

    留日杂志消息灵通

    《朝日新闻》近期发表一篇介绍《日本华人教授会》的文章,指它是当年天安门事件后,美国华人为修复美日关系,组成一个称为《百人会》的日本版。它说,《日本华人教授会》的代表在上海经济界以及北京政府机构都有熟人。对于小泉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当局心里想什么,要做什么,都了如指掌,提供种种消息是日本经济人士的重要情报。

    据悉,《日本华人教授会》成立的一个宗旨,是要一扫日本人对中国人的看法,明确告诉日本人,中国人在日本不尽都是如日本媒体所渲染的“犯罪”,“偷渡”等不良分子。旅日华人学者们是善良的居民,在研究、教育上都尽心竭力。

    留学生政策奏效?

    然而,在日本媒体眼里,“学者会”有特殊价值。有报道,该会在进行日中学术交流时,华人学者正发挥着他们在中国的“人脉”关系。在洽商日本的新干线打入中国的过程中,该会也派遣会员到中国,探听中国各部门的要求,再向日本进行督促,为中国铁路“日本化”效劳。进而指出这些精通中日语文,了解中日状况的学者们,都是日本政界的"好帮嘴",日本财界的好帮手。

    《日本华人学者》之会在日本报章上所受到的“赞赏”,确实让人看到了中国崛起。日本媒体、政界、财界都对曾经留学日本,之后又成为对日本“有用”的中国学者们另眼相看。

    有日本人在看过这些报道后,高兴地说:“看来,日本实施留学生政策并没有白费功夫,知恩图报的留学生还真不少。”“给奶喝,就得叫我娘“的看法,在日本狭隘的“助人”政策中,多见不怪。如日本政府在战后,给一些亚洲国家“经济援助”后,要观看对方是否会替日本说些感激的话一般,目前一些不知道客气的日本人,开始挖苦说实话的留学生。

    一名接受日本教育部奖学金的中国留学生说道:我开口批评日本,就有一些不客气的日本人不高兴地说:你拿的不是日本人的税金吗?怎么可以说日本的坏话?”可怜这名留学生,也可怜那一个个被日本当筷子用的人。

     附录二 :日本华文报纸《中文导报》的报道

    由在日本各大学、研究机构中担任教授、副教授的中国研究人员组成的“日本华人教授会议”已成立一周年。5月13日,“日本华人教授会议”在日本新闻中心举办了成立周年纪念研讨会。中国驻日大使武大伟、日本经团连会长兼丰田汽车会长奥田硕、电通广告会长成田丰、《日本经济新闻社》社长新井纯一等中日各界人士参与了研讨会。拥有留日经验的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计划局长杨伟民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局长赵晋平也应邀与会,分别介绍了21世纪中国的科学发展观和以中日协作为中心建立东亚经济一体化(FTA)的必要性。

    中国驻日大使武大伟在致辞中表示,目前,在日华人已接近50万,在日中国人的舞台越来越大,优秀人才不断涌现。在日本各级大学里的中国人教授已有600多名,再加上副教授、讲师等,他们是华人社会的先头部队。华人教授对中日两国的情况都熟悉,对日本的社会和民情比较了解,为促进中日关系发挥着积极作用。武大伟也指出,当前的中日关系可以用不平衡来描述。经济文化交流顺利,发展迅速。日本的制造业和原材料部门先后投资中国,现在又迎来了以中小企业和农业部门为主的第三波投资中国热潮。在文化上,日本的大相扑相隔31年赴中国公演,这是文化交流的巨大象征。但在政治方面,中日还有不少隔阂,在两国政府之外,民间也时起摩擦。如何跨越这些问题,需要两国政府努力,也需要民间有识之士建立共识,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此前,“日本华人教授会议”代表朱建荣教授在开幕致辞中指出,本次研讨会的目的有三:1.日中有识之士形成共识和发展智能,促进中日关系;2.留日学人已在中国的国家发展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显示出中日交流的重要成果;3.华人的主流是对日本社会有贡献的,犯罪者只是一部分,以华人教授为代表的大部分成员组成了华人社群积极向上,有益于社会的主流。

    日本经团连会长奥田硕以丰田汽车会长的身份出席了研讨会,并发表了题为“促进日中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演讲。在丰田汽车年度利润首次超过1兆日元,位列世界制造业前位之际,奥田硕讲解了“丰田”的中国战略︰1980年代向金杯汽车提供技术支持,在沈阳设立技能工业学校,在北京设立自动车教习所;1995年以降,在中国展开部品生产,设立中国国产化技术支持中心,设立天津丰田汽车发动机有限公司;2001年以后,完成整车生产转移。

    在强调了建立东亚自由贸易圈重要性的同时,奥田硕对日本和中国分别提出了改革建议。他认为,日本应提高产业结构的调整和提升力度,开放国内市场(尤其是农产品市场),实现对外国人的开放社会,重视观光立国;中国应解决许多国内课题,包括银行不良债权,货币汇率的变动体系,知识产权问题等,还有东三省的振兴开发和改善国内商业环境等。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计划局杨伟民局长从中国今后的发展模式和发展战略着眼,重点介绍了“科学发展观”。他指出,“科学发展观”的内涵是:以人为本,全面发展,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国内有意见认为,中国提出“科学发展观”,有类于毛泽东当年拋弃苏联模式,也有类于邓小平当年拋弃文革模式。“科学发展观”的成果需要由今后20年中国的发展来认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赵晋平则指出,在东亚区域一体化的进程中,只有中国、日本同时参加,包括韩国和东盟在内的FTA方式,才能对中日两国及所有参加国的GDP增长都带来好处。东亚FTA的达成及地域一体化,取决于中日能否协调共存。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