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峣峣何清涟
(博讯2004年7月07日)
     何清涟女士是笔者尊重的思想者,对何女士的遭遇和处境,笔者深表同情。一本《现代化的陷阱》,尊定了何女士在当代中国思想界不可磨灭的地位。就能力知识结构而言,何女士更象文人而非学者,感性甚于理性。正是这种文人素质和敏锐触感,使何女士能够超越专业理性的局限,在社会科学尤其是经济学领域第一个发出人文的呼声。一时间,何女士被誉为社会良心的象征,成为呼唤正义公平的旗手。     作为感性的人,何女士在性格和心理特征上表现为高度敏感,与薛兆丰的争执过程就很典型。由于“骤得大名”,也由于专业基础较薄弱、只能以综合素质弥补,何女士似乎一直存有一种心理上的不自信,并且以过分强调的自信来掩饰这种不自信。由于怀疑业内人士的认同,何女士高度警惕于各种批评和挑剔。为了自我肯定,何女士的思想总是有意无意坚守在使她声誉雀起的《现代化的陷阱》范畴内,这种思维的固定指向无疑削弱了触觉的灵敏。     出走美国后,何女士的学术研究丧失了活水源头,敏锐触感被悬空,既无所触亦无所感;原来的学术优势转换成劣势,于是她只有更深地埋首在昔日的成就和荣光中。有网友评论:何女士在思考了一次后,就不再思考,而只是翻来覆去地把她多年前思考的结论讲给读者听。     一方面,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度”,各方面竞争激烈,何女士所涉足的领域也不例外;另一方面,何女士去国离乡,既只影飘零于异土他乡,思想进步又远离成长的土壤,压力之大可想而知。看何女士最近的作品《中国改革的得与失》,在远离了研究的对象、敏锐触感被悬诸高阁后,何女士思维的灵泉已经枯竭;思想失去了创造力,已无法再出产类似《现代化的陷阱》、《当前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等引领时代的惊世之作,只能炒炒剩饭而已。对于别的学者来说,这也不会导致什么过于严重的后果,人终归是要接受现实变化的。但是,这种变化,可能却不是倔强敏感、因缺乏自信而必须不断自励自强的何清涟所能安然承受。为了维持自我肯定、并且要维持在曾经有过的辉煌高度,何女士必须不断给自己的心理施加压力。在《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一文中,人们已不难看出作者身受内外煎迫的心态痕迹。峣峣者易折,这样一种压力加在感性敏锐的文人肩上,堪称残忍。如果因此而发生精神崩溃,也丝毫不出乎人们意料之外。     补救的办法是:建议何女士皈依某种宗教,或者修行一种气功;放下执着,淡泊心胸,不再心为物役。当然,这很难;耶酥说了,比骆驼穿针孔还难。不到最后阶段,许多人放不下;一到最后阶段,再放下可能已经晚了。     在那最后阶段到来之前,唯有寄希望于海外同道,给予何女士更多人情关怀和温暖。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冼岩:递进民主制的合理内核
  • [冼岩投稿]超越了意识形态的“李慎之启示”
  • 丘岳首:自由如何“适量”?——再与冼岩先生商榷
  • [冼岩]“台湾情治机构资助大陆民运”问题其实很容易澄清
  • 冼岩:温家宝会步朱镕基的后尘吗?
  • [冼岩]为什么中国改革只能渐进?
  • [冼岩投稿]评赵晓《我们真的知道新的刹车和油门在哪里吗?》
  • 冼岩:思想是条狗
  • 冼岩:黔驴伎穷司马南--驳司马南《居心叵测的闲言》
  • 冼岩:“民间维权”行之不远
  • 冼岩:验证社会科学真伪的试金石
  • 冼岩:宝马撞人案昭示中国已经进入了“刑不上大夫”的新时代
  • 建安:哈耶克的罩门、冼岩的软肋和共产主义的死穴
  • 冼岩:网络言论的社会功能 (图)
  • 冼岩:对所谓胡锦涛“七一”讲话的预测和判断
  • 冼岩:中国最高当局中止政治进程的明确信号 (图)
  • 朱学渊:冼岩先生的背景和误区
  • 冼岩:海外舆论可能再次断送中国政治进步
  • 冼岩:从科索沃到伊拉克,最后到朝鲜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