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从南非枪案谈中共谎言与暴力
(博讯2004年7月09日)
    (大纪元记者杨德裕台北采访报导)旅美的评论家曹长青,日前应台湾群策会之邀,展开为期两周的访问行程。他接受本报采访时,针对近期发生的南非枪击案,谈到中共的流氓本质,他并藉由七七卢沟桥事变说明中共是如何的依谎言治国,以下是本报记者摘录访谈的部分对话。

     问:6月28号发生在南非约翰尼斯堡的枪击案,这是发生在海外第一个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不晓得您的看法是如何? (博讯 boxun.com)

    曹:刚刚谈的那个问题我也注意到了,因为不只在台北的华文报纸,在国际媒体上都有报导。尤其我们在台北,昨天(7月6日)举行了一个很隆重的记者会,我也注意到台湾国会的两位著名的立法委员,和其他一些政治家都来参加这个记者会,声讨中共的这种暴行、支持法轮功学员的权利。

    这个事件使我想起来,他可能不是一个单纯的偶然的事件,因为在过去这些年,北京政府为了打压法轮功,采取了各种方式。尤其像我住在美国,看到第一手的体验,他们用报纸来抹黑,包括在美国和加拿大,利用他所控制的、和亲北京的报纸,抹黑法轮功,把他说成一种邪恶的势力啊等等。包括一些加拿大的报纸,我也注意到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已经把那家报纸,刊登这些北京宣传性的这些报纸,已经告上法庭,正在打官司。那后来他们采取了更激烈的方式、暴力的方式。在纽约有个非常臭名昭著的亲北京的侨领领导人,叫梁冠军,他亲自动手对法轮功学员动手殴打,这个案子我也看到,在美国已经被起诉,是三级攻击罪正在审理。

    那这次在南非发生这个事情,我觉得更升级了,用枪击的方式、更严重的暴力。那我看整个是一个整体,就是要用暴力的方式,语言的暴力和行动的暴力,以及枪枝的暴力,来阻止一批人追求自己的信仰,来阻止一批人发出自己的声音。我觉得如果我们说法轮功学员是信仰一个东西,或者信仰真善忍,北京拿不出一种思想来跟他正常的平等的辩论、交流、交锋,他没有思想,在中国大陆只能采用监狱、警察。那么在海外这个法治的社会环境下,他没法使用监狱、警察,那么就使用语言的暴力,利用他所控制的媒体,再用身体的暴力,利用他亲共侨团的领导人,再用直接这种流氓的手法、黑社会的手法、枪击的方式,来压制人民的一种信仰或想法的追求。这个也看出了北京政府已没有办法,我感觉是一个穷途末路的歇斯底里的表现,更证明了他们的不得人心,

    问:您认为国际社会要怎么来正视这样一个枪击事件。

    曹:我觉得必须得更多人来发出这个道义的声音,谴责这个暴力事件,因为这种行为今天对法轮功,明天可以对另外一个群体。按照共产党的说法是,打击百分之五,团结大多数,打击小数。可能今天打这个百分之五,明天打那个百分之五,他一直在打,最后打了百分之百,谁也逃不掉。所以今天就像西方一个哲学家说的,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不自由,就是所有的人不自由,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被迫害、被枪击,就是所有的人被迫害、被枪击。只有更多人有这种群体意识,我们才可能制止这种暴力不再发生。

    所以我觉得国际社会应该更多的发出声音,包括我在台北就很高兴看到,报纸也在大幅的报导昨天的记者会,那么多台湾知名的立法委员站出来说话,台湾的媒体给予那么多的版面来报导,这个我觉得也是道义声援的声音,也是对中共的道义的谴责,一个舆论的谴责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我感觉还不够大,希望能够在各个国家的华人媒体,华人居住的地方,包括其他语种的媒体上,能够发出更大的声音,北京才可能在压力下有所收敛。

     曹长青接受本报专访(大纪元记者苏昭蓉摄影)

    问:今年是七七卢沟桥事变67周年.

    曹:今天在台湾的变化很大,有泛蓝泛绿两大观点的人,所以7月7日这个日子恐怕在台湾很多人不是很看重,也不是很关心。其实对中国来说,7月7日是很重要的日子,是七七抗战67周年。那么67年前的今天,1937年7月7号发生了卢沟桥事变,标志著中国人坚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正式开始,那八年中国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在和日本侵略者这种对抗过程中,反侵略过程中,中国人死了2000万人,差不多相当我们今天台湾的总人口,物质的损失更是几乎无法计算。而且那是一场极其力量悬殊的战争,我们看各种电影、书籍都记载,日本人有比较现代化的坦克和飞机,而中国人基本是用刺刀、手榴弹等最原始的方法来抵抗。所以中国这个非常原始的农业社会,来对付一个已经基本进入工业社会的,已有准备的日本这样一个国家,整个是非常悬殊的战争,所以导致中国人的损失相当惨重,这个在历史有很多记载。

    但是我们看到对这样一场战争,这样一个历史,今天在中国官方的报纸上,仍然一如继往的歪曲事实,颠倒那一段历史。在人民日报社论中,在以前他的七七社论就强调,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主体。今天我们来到海外,拿到的自由信息都知道,这完全是一个谎言,因为整个抗日战争根本不是共产党领导的,他更不是中流砥柱。我们看有几个证据。第一个,今天中外的史学家都共同承认的一个数字,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阵亡了300多万军队,共产党阵亡了60多万部队,从阵亡数量大小可以看出,谁在承担主要战场?谁在承担主要任务?谁是主体?第二个,抗日战争胜利了,日本投降了,是国民政府的徐永昌上将到了美国密苏里战舰上,接受日本人的投降。这个意思是国民政府代表,那个投降仪式上没有一个来自共产党的所谓中流砥柱。

    简单这两个数字就可以看出谁是领导抗日战争的主体,而且那个时候国民政府是主要的中国的领导机构,而共产党的军队还同意编入国民政府下的军队,所以为什么共产党一般只说两个军队,一个八路军,一个新四军,80军是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然后后来又成立一个新四军,一共有2万多人,2万多人怎么可能成为中流砥柱,你是国民军的一部份,你怎么可能是中流砥柱。

    这些简单的事实都可以非常容易的击碎共产党那种谎言,但是遗憾的是,在中国收看不到海外电视,不允许我们有这样的节目,不允许曹长青这样的人说出这种真实,不允许中国的历史学家发表真实的看法,所以谎言占据了中国的报纸、电视。7月7号,中国的报纸上还再欢欣鼓舞的庆祝共产党领导的抗战,还在继续传播谎言,从这一个意义上说,我觉得包括许多新闻记者,包括我,包括千千万万的活在自由世界的人,都有责任来传播这个真实,戳破共产党继续在传播的那种谎言,那种大量的谎言,包括七七抗战的谎言在里面。

     曹长青接受本报专访(大纪元记者苏昭蓉摄影)

    问:现在在网路上看到很多中国人起来反迫害,包括许多维权的文章,那您可否就您的立场谈一下中国大陆的全民反迫害跟维权事件的远景如何?以及海外的华人可以透过怎么样的方式给中国大陆的百姓一些实质上的帮助?

    曹: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在以前中国人遭受很多迫害,这些很多迫害都来自政府,来自执政党一些错误的政策,灾难性的政策,包括反右,包括文革,包括六四屠杀。那么以前中国人的思维就是要按著中国传统文化的,要击鼓喊这个县府出来,击鼓喊冤,就等于把眼光往上看,期待政府官员给我们平反,给我们主持正义。但过去多少年的历史已经证明了,没有用,中国多少人上访,成千上万,不解决问题。所以今天我觉得出现一个新的现象,中国的老百姓现在有冤了,不再眼睛向上,而是向周围,而是自己向下、向人民,自己发出声音,来争取这个权利,而不是在祈求政府和那些官员赐给我什么机会,而是相信自己来争取。

    所以现在一大批的人,而且很多是普通人,在网路上发出声音,一个人被抓,其他人就连名要抗议、要声援。我们看到像刘荻,一个23岁的女孩子,莫名其妙被抓起来,经过这样的声援,包括海外的声援,包括海外大纪元、新唐人,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的声援,那最后他被释放了。就像这种例子,还有其他例子,一个一个,标志著中国发生了变化,人民的想法不再相信那个政府,不再相信那些官员,而是依靠自身的力量,发出声音,而且发出声音以后是起效果的,而且这个声音如果越来越大,会越来越有效果。

    当然我们觉得海外的帮助很重要,因为你看中共政府,有的时候内部人民怎么呼吁怎么抗议他不在乎,因为权力在他手里,他可以用警察、用监狱,来封住你的嘴,让你连个游行集会都没有。在这个时候海外的华人、海外的媒体,尤其是华文的媒体、华人,带有很重要的角色,你代表道义的声音发出声音。

    包括在美国,你明明知道今天起诉江泽民在法律上是很困难的,很难做的一件事,但是,毕竟有人在起诉他,起诉他种族灭绝罪等等,这样等于给中国人传进一个信号,不是那些做恶的人就可以完全的逍遥法外,可以肆无忌惮,毕竟有人在发出道义的声音,谴责他,我们找那些讲理的地方来起诉他。

    所以今天这些声音都慢慢通过网路,通过直拨电话,通过传真机,传到中国内地,传给那些中国人,外面的中国人在关心你们,我们获得自由的中国人也希望有一天你们获得自由,给他们信息,给他们希望,这个互相的互动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觉得从这方面说,在海外生活在自由情况的中国人应该有一种道义的责任,帮助那些还生活在黑暗世界的人有一天见到光明,获得自由。

     曹长青接受本报专访(大纪元记者苏昭蓉摄影)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曹长青﹕结束暴政,避免屠杀——写在七七抗战67周年
  • 曹长青﹕世界再次注视香港
  • 曹长青﹕宗教信仰主导美国
  • 曹长青﹕强奸犯嘲笑性骚扰
  • 曹长青﹕里根助布什连任
  • 曹长青:一个没有传奇的美丽而伟大的人生(3之3)
  • 曹长青:一个没有传奇的美丽而伟大的人生(3之2)
  • 曹长青﹕一个没有传奇的美丽而伟大的人生(3之1)
  • 曹长青﹕坚守自由的巨人——里根
  • 曹长青﹕里根是台湾的「守护神」
  • 曹长青﹕别指望中共为六四平反
  • 曹长青:陈总统不应对中共一厢情愿
  • 曹长青﹕六四屠杀后中共本质没变
  • 曹长青﹕中共的强盗逻辑
  • 曹长青:贺梅案和种族问题
  • 曹长青:民进党退步成国民党?
  • 曹长青﹕文化流氓陈文茜和国民党
  • 曹长青﹕台湾民主战胜考验
  • 曹长青﹕背离蒋经国和李登辉的国民党只有失败
  • 曹长青:中美媒体不同在哪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