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台海有没有可能保持现状
(博讯2004年7月15日)
    曹长青/在台湾统独问题的争论中,有两种人反对台湾目前就要走公投制宪、独立建国的道路,而认为应该「保持现状」。一类是「统派」,他们当然也无法说现在就要和独裁专制的中国统一,於是只能提出「我们要保持现状,等中国民主了再统一」。另一种人是倾向台湾最终走向独立,但认为现在喊「独」会惹怒中共来打我们,所以也倾向先「搁置主权,保持现状」,等待中国变化。

     对这种「保持现状」的说法我提出四个质疑∶第一,现状是否合理?第二,现状是否能保持住?第三,中国何时能民主?第四,民主之後是台湾人民愿意统一,还是民主中国领导人会容许你独立? (博讯 boxun.com)

    首先,一个拥有两千三百万人口的、民主自由的亚洲经济强国被排斥在联合国外,以及一切重要的国际组织之外,你的任何一点外交行动都要看霸权中国的脸子,都要受独裁政权的欺压,这是毫无疑问的绝对不合理。对於这种不合理,只有首先靠台湾人民自己的奋起抗争,才有可能改变。而把对自身不合理现状的改变寄托到外部变化,寄托给别人,那注定是自欺欺人。

    其次,台湾目前这种貌似不独、不统的现状每天都在变化。在国际上,随著中国经济的膨胀,它欺负台湾的杠杆越来越重,每一天都在增加打压台湾国际空间的筹码,这是不言而喻的。在台湾内部,随著新生代的成长,统派眼看著大势已去,可抓的稻草越来越少,於是他们不仅不惜抛弃民主原则(就像这次大选後的胡搅蛮缠),甚至不惜和他们半个多世纪的宿敌共产党合作(无数国民党高官今天都成为中共的座上宾);同时,大批被共产党洗过脑的中国移民,甚至中共特务涌向台湾,这些每一天都在严重地损害著台湾民主自由的现状。更严重的是,在这一切潜流都在汹涌的同时,还有中共每天都在嚣张地扩展著的军力。现状是根本保不住的,只要台湾一天不是一个独立的、受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保护的国家,台湾就每时每刻在被武力征服的威胁下苟活。

    第三,中国将来毫无疑问一定会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但是这个愿景是否有可能很快实现?八九学运中国给了世界一个虚幻的期待,但是十五年过去了,中国除了多了几栋高楼大厦之外,其独裁体制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本质变化,十五年!以台湾的经验来看,从蒋经国时代就开放了党禁报禁,又经过李登辉总统十二年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进民主,再经过陈水扁政府四年的奋战,台湾的民主制度仍遭到劫持和要挟,输家硬是不肯出局。而民主的关键不是胜者怎样做,而是败选必须让位。

    可是中国至今连「蒋经国时代」都毫无眉目。而回首八九学运更丝毫不令人振奋,这不仅是因为那麽多无辜生命的损失,还由於那场运动提出的口号不过是「爱国」(还爱那个独裁专制的国)和「反腐败」,这离民主自由的真髓实在太遥远。当年那些由於突发事件而一夜成名的学生「领袖」们,不仅多数已经在为民主奋斗的路上无影无踪,而且十五年过去了,人们看不到他们中哪一个对西方民主价值有了流淌在血液里的认知,做出点稍微像样的论述或行动。而中国知识份子的主体至今也仍是专制的附庸。

    即使民间一切状况都比今天好,中国的变化也是一个未知数。从近年来独裁国家转变成民主国家的现实来看,只要最高领导人不变化,发生从独裁到民主的本质变化的可能性是很小的。苏联不出戈尔巴乔夫,整个东欧今天的变化都是难以想像的。而美国旁边的古巴就更能说明问题。古巴拥有得到美国支持的最强势的海外反对团体,就在它游泳就可以抵达的对岸迈阿密,其国内异议反抗也从未间断过,但就因为卡斯特罗一个人不变,於是整个国家就只有跟著倒楣,即使在最自由、最强大的美国眼皮底下也毫无办法。

    这种情形在中国政治上恐怕更是如此。这点李登辉先生在他的新书《见证台湾│蒋经国总统与我》中已经清晰地指出∶「中国的文化、独裁政权中,如果只是老百姓反对,政府还是有办法打压到底,唯有领导者改变他的思想才能够民主化,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领导人没有这种头脑,根本就没有办法谈民主化。」

    这点想来令人十分沮丧,但却很可能是人们无法不面对的事实。正如我前面所说,中国现在连「蒋经国时代」都还没有到来,就更没有李登辉的影子。那麽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的自由和尊严,要不要押在一个连影子还见不著的未来上?中国人民无奈,只能一边奋斗,一边等待。而事实完全独立於专制中国之外的台湾人民有条件,为什麽还要消极等待,而不选择积极奋斗?

    第四,虽然在中国政治中,最高领导人的变化往往起决定性的作用,但共产国家又有变数极大的特色,所以也不排除中国会由於某个突发事件而一夜之间变成民主国家的可能性,虽然这种可能很小。那麽即使中国一夜成为民主国家,台海两岸会是个什麽关系?有没有可能统一?

    到那时,经历过多次全民直选总统的台湾,人民会不会同意把台北「总统府」的牌子摘下来,换成「省政府」?即使那时老态龙锺的连战、宋楚瑜成为台湾的正、副总统,他们会不会同意回头再做一次「台湾省长」?那时相对已经走向成熟民主政治的台湾愿不愿意抱起中国这个「民主大婴儿」?台湾相对远高於中国的人均收入是否情愿和中国均衡(这里指从国家整体利益对外的角度来讲)?

    对台湾的现状越深入了解,对上述问题的回答会越是否定的。我认为那时台湾和中国的关系,还是国与国的关系,只不过在这个基础上有可能发展某种地位对等的特殊关系,或者松散的联邦形式。而完全变成中国一个省的可能性是没有的。既然迟早都是国与国的关系,那「保持现状」而拖延独立建国的意义又在哪里?

    对於那些并不主张「统」,只是期待民主中国的领导人会笑脸欢迎「台湾独立」的朋友们,看看海内外那些坚定反共的中国人,怎麽同仇敌忾地反对台独的劲头儿,就别寄望太高吧。期待太高,必定失望更深。对於一个拥有漫长的封建历史、悠久却在世界上属於弱势文化的大中国,其自傲又自卑的心态,会导致民族主义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是领导者收拢人心的最大武器。 那时要想独立,何尝不又是一搏?

    从上述种种分析来看,「保持现状」只是个说法,事实上不仅「现状」根本保持不住,也没有保持的意义。因而今天对台湾来说更迫切和必要的,是应该通过公投制定一部尊重台湾的真实,适合台湾的现实,更符合民主原则的宪法,使台湾从根本上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台湾的国家地位越正常化,其安全系数才越高。而一个独立的,拥有成熟民主、繁荣经济的台湾,无论今天和将来,对中国的实质性的帮助都会比成为中国的一个省要大很多。(原载台湾《自由时报》2004年7月11日《星期专论》)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