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十二章 打入FBI
(博讯2004年7月22日)
    

     “我们必须自己做!” (博讯 boxun.com)

     田海鹏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我化了一个多小时才把事情的前前后后介绍了一遍,我想海鹏应该清楚了。我们的同学接二连三出事,这种情况绝对不是巧合,国家安全部的周局长也同意我的看法。问题是,周局长已经表明他们无能为力。我想,他们是只能等着我们的同学一个个出事,然后他们到时再一个个绳之以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种情况出现,于是我找到田海鹏,我要实行自己的计划。

     “我们必须自己做!”我加重语气又说了一遍。

     海鹏看我的表情充满疑惑,用手指了指我,又指了指自己:“你是说我们?意思是你和我?”

     我点了点头。

     “你代表国家安全部吗?”他突然眼睛一亮,兴奋地问。

     “不,”我摇摇头,“我和国家安全部没有关系。”

     “那我们必须自己做什么?”田海鹏有些失望地皱起了眉头。

     我把杯子里的珍珠奶茶喝下去,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必须自己着手调查这几宗复杂的间谍案,看是否是在我们同学内部出了问题,找出元凶,拯救尽量多的老同学。同时,客观上我们也是为保卫国家的安全作贡献!”

     海鹏在听的过程中,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也一直张得大大的。

     “你听懂了没有?”我问。

     “不,不,我非常明白,”海鹏说:“只是我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海鹏脸上的表情就变化了好多种,最后停留在脸上的表情是兴奋夹杂着期待。我想,这事好办了。

     “海鹏,”我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你的人生目标好象并不是开个‘一年之计 ’,对吗?”

     “对,对,我开‘一年之计’最多也就是为了验证我的观念、点子正确,事实也已经证明我的观点是正确的,时间一长就觉得没意思了。我一直想干点惊险刺激的事,最好是特工工作。你现在招收我为特工,真是太好了!我这个特工可以不要任何经费,我还可以倒贴----”

     我打断他:“我得纠正一点,我不是招收你为特工,我自己都不是特工,如何招收你?我只是和你合作做一些由特工做的事情,你要搞清楚。至于经费,我倒是欢迎之至的。”

     海鹏兴奋得站起来,先是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后来几乎是蹦蹦跳跳。他一边手舞足蹈,一边自言自语:“我就知道总有这么一天,有一个人会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不要再赚那几个臭钱了,你是应该和我们一起做大事的。你看,现在就出现了,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人就是老同学你呀,哈哈哈哈。”

     “我们马上就开始行动吗?”海鹏突然停下来,走到我身旁,在我耳边小声、神秘的说。

     “是的!”

     “那么我们是不是分头行动?分头找到老同学,警告他们他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最好指出他们的致命弱点,让他们小心防范----”

     “你在说些什么?”我瞪了他一眼,“如果事情象你说的那么简单,我和周局长在上次同学聚会时不就做了,还用等到你来兴师动众吗?”

     海鹏象了泄气的皮球,蔫了下来。我拍拍他的肩膀,解释道:“不错,有人在利用我们同学的弱点或者把柄为诱饵进行拉拢和要挟,把我们的同学一个拉下水。但是我们却不能只是简单的找到老同学,告诉他们要收敛自己的缺点,不要留下把柄给人家。因为一个人的致命弱点不是说收起来就可以收起来的,否则就不是致命弱点了。这些弱点也不是现在才有的。例如,一个同学贪财,那么他绝对不是今天才开始,而是从一参加工作就找机会占小便宜,当官后就自然发展到贪污受贿,你现在找到他们又能够说些什么呢?让他们注意不要贪污受贿吗?我想,把柄可能早就掌握在中央情报局的手里了。所以,事情不只是去警告我们的同学这么简单。我们必须更加深入调查,找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是哪个同学出卖了老同学,背叛了国家。要把这个人找出来,除掉他!”当然我没有告诉田海鹏的是,我想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如何会想到如此好的方法对我国进行情报战。在我内心,我不相信一帮白人把持的中央情报局会对中国国内的情况如此了解,计划出如此毒恶的策略。所以,促使我卷入事件的直接动机无疑是还郭青青清白,为自己辩护,拯救同班同学,而更大的目标则是摧毁CIA利用这种方式对我开展情报战。

     田海鹏听得头上都沁出了密密的汗珠,过了好一会,才佩服地点点头:“我明白了,杨子,原来我们这次要玩真的,也要玩大的。我也总算明白了,你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和国家安全部没有关系,可是你正是在按照国家安全部办案的方法干。好,好,我跟着你干。”

     我不置可否,事实上田海鹏的话说对了一半,那就是我确实是按照自己的专业训练在办案,可是却和国家安全部没有任何关系。我对自己的计划不是很有把握,并且计划的很多内容到目前为止也是空白的,只好看一步走一步。加上我一直对国家安全部保守的作法很是不满,美国和有些周边国家对我们大搞情报活动,美国还利用自己的先进侦察技术把侦察飞机开到我海岸线内大搞监听,可是我们国家的情报机关却一直谨小慎微的,把不出事,不被人抓住自己的情报人员作为终极任务,完全失去了情报机构的原有作用。我想,这次如果要取得成功,必须采取更加主动进取的方式开展情报活动。如果我成功了,我不但保护了自己的同学,也为国家安全做了贡献。当然,如果我的计划失败了,也只是我个人的失败,因为那完全是我自己搞出来的事情。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杨子!”田海鹏突然感激地抓住我的手:“我们同学中你首先找我合作,说明你哥们信任我!记得以前在学校时,老师和同学都说我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严重。到外交部工作后,领导也嫌我爱议论,多嘴多舌,思想不成熟。有的同事还指责我受西方影响严重,不够爱国,建议我自动离开外交部。看起来,还是老同学你了解我,知道我是赤胆忠心,永不变节的,哈-----”

     “我不是信任你,”我冷冷地说:“我只是信任你的钱!”

     笑容凝固在田海鹏的脸上:“这是什么意思,杨子?”

     我说:“在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收买一个海外间谍的金钱到现在为止没有超过200万美金的。这两年中央情报局和英国MI5为了掌握香港民主形势的发展,以及梦想继续控制香港,曾拨出巨款收买我们驻香港的中央机关人员,包括中联办的高级人员,但是据说收买的金钱始终限制在百万美金左右。据我初步推算,你的资产远远超过200万美金。以你目前个体户的地位以及并不接触机密的条件来看,中央情报局不可能拿出200万美金收买你。那么就是说,你是我们同学中目前为止唯一无法被中央情报局收买的,对不对?”

     田海鹏脸上的表情难堪不已,却不得不连连点头。这时我想起了周局长的话,于是学着他老人家的口气,装出很严肃的样子,说:“海鹏,一涉及到国家安全和间谍斗争,我们就必须把个人关系、感情和个人信任放在第二位,你明白吗?”

     田海鹏看我的表情突然充满了崇拜和敬仰。过了一会,他回过神来,不无遗憾地问:“就只因为这些,你才找我的?”

     “不,我找你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你不会被收买!”

     田海鹏的脸上放出了光芒,期待地看着我。

     “你是我们班少数几个拥有美国国籍和美国护照的人,我的任务只有你可以完成,因为你是美国人!”

     海鹏脸上有些不解,我压低声音但清楚地一字一句的说:“我需要你打进美国联邦调查局去做卧底!”

     * * * * * * * * * * * * *

     我连给海鹏灌了两杯加白糖的热开水,他才缓缓从近似休克的状况中恢复过来。

     “我在哪里?”他故作夸张地东张西望。

     “我还没有把你送进FBI,”我笑着说:“照你的样子,派遣你打进去之前,得给你穿上纸尿裤,否则,你会吓得屁滚尿流的,老同学。”

     “我不是怕,你误会了。”他坐起来,“我是震惊过度,兴奋过度!老兄,那实在是太刺激了!国家安全部大概都没有人计划过打入联邦调查局,没想到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一边喝珍珠奶茶,一边就这么定下了。我该不是突然被魔法带进到汤姆-格兰西的间谍小说里了吧?”

     “你没有进入到他的小说里,但我们的计划如果实施顺利的话,将比他的间谍小说更加精彩!你还记得格兰西在他的小说里写,有恐怖份子驾驶战斗机向白宫冲去的情节吗?对,就是那个!当时人们觉得他的想象力也太离谱了,可是几年后的9月11日当四架载满无辜旅客的民航飞机分别分别向世界贸易大厦和国防部撞去时,人们发现现实远远比小说更加不可思议!你刚才说,国家安全部都没有这样做,我可以肯定告诉你,不错,据我所知,我们北京的所有情报机关都相当保守,他们也许尝试着收买一两个FBI的特工,但是派遣自己的人打入FBI,也许从来没有被讨论过。”

     我停了一下,继续说:“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作为一个泱泱大国,要实行这样偷偷摸摸打入人家核心机关的计划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决定的。以前美国和苏联经常这样做,所以才搞出了很多间谍丑闻。我们国家一直是礼仪之邦,很注意国际影响,对于进攻性质的情报间谍活动一直相当小心。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北京的情报机关这样做并没有得到那些仇视中国,到处宣扬中国威胁论的国家的善意回报。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反间机构在政治考虑下,总想抓到几个潜伏在美国的中国间谍作为他们推行中国威胁论的注脚。在屡次无法如愿以偿后,有些别有用心的美国人就在电视台、国会、报纸上声称,每一个来自共产党中国的留学生和访问旅客都有可能是间谍。真他妈的好笑,对不对?

     “北京不能做的事情并不是说我们也不能做。这就是我刚才反复向你强调我和国家安全部或者其他北京的情报机关没有任何关系的原因。正因为什么关系都没有,所以我们才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放开手脚去大干。如果失败了,我们自己承担责任,我们可以坦白交代。到时,西方那些视中国为威胁的家伙绝对无法拿我们几个‘异想天开’的业余间谍作为攻击中国的借口。同时,我们如果公布出来美国利用某种卑鄙的敲诈勒索方式对付我们的同学,那么我们的行动就是见义勇为的个人行为,美国法律在这方面判我们罪要比判间谍罪轻得多。”

     “妙!妙!妙!哎呀。”田海鹏夸张地打断我:“杨文峰,没想到你如此高瞻远瞩,老同学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好,我就赤胆忠心,打入联邦调查局。为国家,不,为你工作吧!”

     “你先不要激动。”我向他打了个手势,“你必须认识到,我们这次行动不仅仅是要实现个人理想,我们采取这次行动的目的是要拯救同班同学,所以我们必须严格按照间谍指南去做。”

    “间谍指南?哪里买?我怎么一直没有看到,赶快给我搞一本。”

     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在这里。没有这样的书,一旦写成书,就不是间谍指南,而是抓间谍指南了。”

     “我明白了!”田海鹏悒然地说。过了一会,突然好象想起什么似地天真地看着我:“对了,我还没有问,如何打入?”

     “哈,你去找风清扬老前辈教你武功,然后一路打入呀。”我说罢先笑起来,海鹏随即也哈哈大笑起来。等他笑罢,我已经把几份美国的中文报纸的简报摊开在他面前。

     “这是美国发行量最大的三份中文报纸,《世界日报》、《星岛日报》和《洛杉矶日报》两个月前的招聘广告。”

     “美国联邦调查局招聘华人特工启事!”田海鹏眼睛睁得大大的,“招聘条件,美国公民,华人或者华侨,需要会流利中文,有志于美国国家安全工作----,你还别说,我都符合,只是这有志于美国国家安全工作可能和他们解释有异,我是有志要搞他们国家安全---------”

     “不错,你不但都符合,而且是少有的人才。这次招聘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面向华人的招聘活动,中央情报局虽然在两年前搞过类似的招聘,但是规模要小得多。这次招聘分四步走:首先是邮寄简历填写表格的初选,三个月后再复选;复选上的开始秘密进行外调;第三步则是面试;最后面试合格的要参加一系列的测试,包括测谎等。现在离招聘截止日还有两个月。”

     “那我们是不是立即就行动?”田海鹏作势要起身马上投入战斗的样子。

     “我还没有说完。”我向他打了个手势,“你的条件非常之好,实际上我看不出美国华人中还会有几个条件超过你的。不过,他们肯定不会招聘你为特工!”

     “为什么?”海鹏有些失望又不解地问。

     “因为他们不是招聘FBI的特工!”我语气坚定地说。

     “哎呀,杨子,我说我赚钱的智商还是很高的,可说到这些间谍斗争呀,国际政治呀,我就甘拜下风啦,你就不要转弯抹角地在那穷折腾我了。什么一会儿是FBI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招聘华人特工,转眼你又说他们不是招聘特工?!”

     “你听我慢慢说。”为了让今后工作合作起来顺利,我得耐心一些开导海鹏。于是我花了大概半个小时详细地解释了特工和线人的区别,分析了FBI和CIA借招收特工而物色线人的作法,同时也告诉他美国深层的种族歧视。

    

     美国这个标榜民主自由,人人平等的民族大溶炉与世界其他国家比,确实出类拔萃,不过这并不是说美国就没有种族歧视。就拿华人来说,几个世纪来,他们在美国这块土地上通过自己辛勤的劳动获得了经济上的巨大成功,可是在政治上,在社会上,美国白人歧视华人乃是不争的事实。华人家庭在有一定经济实力后,也开始重视子女的教育,以及鼓励子女溶入美国的主流社会。上个世纪特别是后五十年,华人在美国的科学技术领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目前华人又在极积向政界发展,这些本来在美国这个标榜自由竞争的社会里是正常的,特别是在中国作为一个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的那些年代里,美国的主流社会并不担心。

     然而,自从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发展日新月异,伴随而起的是中国政治、军事以及国际地位的日益强大,西方白人以及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亚洲人的日本人从鄙视东亚病夫到渐渐害怕,还不失时机地搞出个中国威胁论。伴随着中国威胁论而来的是在美国的华人受到歧视。就象科学家李文和,一个小小的工作不慎案件,却被FBI事先张扬成中国间谍案,纷纷扬扬闹了一两年,最后李文和几乎是无罪释放。这在美国法庭历史上是少有的,因为一般间谍案件都是事先已经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才立案的,但是对于李文和案件,FBI却一反常态。虽然FBI和美国当局事后都高姿态的道歉,善良的华人也不再追究,甚至连忠厚老实的李文和事后也感叹:“幸亏是在美国,不然,我不坐定牢了?!”然而,大家却没有想到,李文和案件从一开始就是美国高层特别是清一色被美国白人把持的FBI精心设计的陷害事件!

     大量的华人涌入美国高科技行业让美国的白人统治者和FBI大为不悦,他们认为,中国日益强大,这些华人又总是无法和中国割断血脉相连,美国目前唯一能够遏制中国强大的不是军量,更不是经济贸易,而是对中国实行严格的科学技术限制!如果这些华人中有人心向北京,把美国的科技成果偷运回中国的话,那么本来目前和美国相差四十年的中国,可能十年,二十年就赶美超英了,这正是美国人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于是,如何阻止华人在科学技术上帮助中国就成为美国FBI高层心照不宣的当务之急。然而由于美国标榜的自由和公平已经深入人心,FBI要想再展麦卡锡时代的风姿显然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在华人科学家中找一个中国间谍就成为FBI的政治任务。这些年,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这不要紧,就拿工作上有些失误的李文和当替罪羊吧,至于他到底是不是北京的间谍倒是次要的。

     李文和案件表面上FBI出来道歉,好象是工作的失误,而实际上这正是FBI杀鸡警猴的策略运用。FBI是在向美国的华人科学精英传达这样的信息,你是华人就得加倍小心!李文和的白人同事和他有同样的失误(拷贝电脑资料),就没有事,但华人李文和就被事先定为间谍,并被关了一年多。其次,FBI也利用了李文和案向那些极积学习科学技术的华人提出暗示,不要进入美国敏感部门,这里不欢迎你。当然华人不进入,白人有的是后代子女进入。李文和案件的这种一举两得之利远远超过FBI出来道歉的表面之失。

     我给海鹏讲这件事情是有原因的,如果在间谍和国际斗争中还天真的认为美国人一视同仁,希望天下太平,希望中国富强的话那就会一事无成。我接着讲到FBI招收华人特工的骗局。

     中央情报局前几年也公开面向华人招收过特工,但是由于CIA性质绝密,所以招收的结果自然也成为绝密。可惜的是,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秘密的。据我得到确切消息的了解,中央情报局最后除了在其外围组织(如研究所、经费公司)象征性的招收了几位第二第三代华人外,真正的华人特工一个都没有。我起先也认为大概是美国当局想让人觉得政府机构都不搞歧视,都实行种族多元化,所以才做做门面功夫,打出广告,敷衍一下,后来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事情完全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来CIA招收特工是假,物色线人是真。

     无论是CIA还是FBI,这里说的特工和线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所谓特工就是在CIA和FBI上班的情报官员,特工是属于政府工作人员。而线人,在CIA又称为间谍,只是在FBI和CIA内部工作的特工在政府机构外发展的为FBI和CIA提供信息或者情报的人员,他们有自己的工作,没有美国政府的编制。特工是堂堂的政府官员,线人不过是被利用的走狗而已。

     由于中国的强大,无论是FBI还是CIA都把主要目标(情报和反间)从前苏联东欧转向中国这条慢慢张开眼睛的巨龙。这两个被主流社会白人一直把持的机构虽然绝对不信任华人华侨,拒绝招收华人华侨进入该组织,但是他们却急需华人协助他们获得有关信息和情报。招收线人就成为他们上个世纪,实际是九十年代到现在的主要工作。

     然而,由于华人圈子有相对的独立性,华人又多不与白人交往,加上华人对于以前在国内的关系等多有隐瞒,这使得无论是CIA还是FBI招收华人线人都具有一定的困难。再说,线人和特工不同的是,线人不是光明正大的联邦工作人员,而是被人看不起的特务、走狗之类,这使得CIA和FBI又无法打广告招收,这种情况一直困绕着美国情报和反间情报部门。

     直到中央情报局中有中国问题专家提出以招聘特工为名广泛物色线人的建议,才使得这两个机构如释重负。原来,虽然华人绝对不愿意当有汉奸走狗之名的线人,但只要是美国华人,大多并不反感到联邦政府重要机构如CIA或FBI去任职特工。所以,这些招聘广告一贴出来就得到很多华人的回应。他们怀着进入联邦政府工作的希望,把自己的详细简历,特长写给这两个机构设立的秘密信箱。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在收到这些华人精英写来的自我推荐信和简历后简直是如获至宝。你想想,美国没有公民档案,很多华人对自己的经历都讳莫如深,特别是那些从大陆移民来的华人,很多都不愿意让人家知道自己在国内的工作和朋友圈子,但是如果你要申请联邦工作,当然要把经历详详细细写出来。这样,这两个机构就可以从大量的申请人中慢慢找,慢慢挑,看谁在中国有高层的关系网,谁在美国华人圈里有人缘等等。这些被挑上的人不是进入联邦政府作特工,而是隔几个月甚至一年之后,等你完全忘记自己申请了特工工作,这时突然有人找到你,和蔼地对你说:“你想尽点作为美国公民的义务吗?为我们干点事吧!”

     我一路平静地讲述着,倒是听得海鹏目瞪口呆的,最后竟然面红耳赤。我停下来:“你看,这就是联邦调查局大打广告招收华人特工的骗局!!如果你不信,那么你等着看这次FBI招聘闹剧结束后的结果吧。当然FBI里面除了反间谍机构外,还有毒品科,严重罪案科等,这些不在我这里所说的范围内。”

     “我不是要应聘毒品科或者严重罪案科的工作吧?我这人可不喜欢舞刀弄枪的,也害怕尸体。”

     “你是要进入反间谍部门!”我斩钉截铁地说。

     田海鹏叹了口气,摇摇头:“不过,按照你说的,我进入是没有可能的事呀,总不会让我去当一个线人吧?!”

     “哈,当然不会。线人和特工还有不同的地方是,线人根本不能接触到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任何机密,反而要向联邦调查局提供情报。但是特工就不同,他们在联邦调查局工作,不但接触具体的案件,而且还接触绝密文件!”

     “可是我进不去呀!因为他们根本不是招特工!”田海鹏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膀。

     “当然也有特殊例外的情况。”我说:“例如你,他们就非招不可!”

     “真的?”田海鹏不置可否地说:“我的条件也许不错,可是也没有办法让人家联邦调查局对我另眼相看呀。”

     “哈,你的条件非常好,并且还有让FBI不得不要你的资本。”我没有等田海鹏开口发问,继续讲:“因为你知道中国国家安全部最重要的绝密!并且你会免费提供给FBI作为你受聘的前提。”

     “什么?你让我出卖国家机密?再说,我也想不起来我知道国家安全部什么屁绝密!”海鹏表情紧张起来。

     “你当然想不起来,因为我还没有告诉你呀。”我笑着说,想让气氛活跃起来。“其实美国知道中国不少秘密,因为他们对于中国情报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所以我这里告诉你的情报,是他们绝对没有掌握的情报,那样,他们才会对你另眼相看。”

     田海鹏紧张得额上都渗出汗珠来了,“老兄,你该不是玩真的吧?我知道你知道很多国家安全部的绝密玩艺,可是如果你真让我透露给FBI,那我们不是先犯了背叛国家,出卖机密的间谍罪?”

     听海鹏这样说,我心里暗暗高兴。但却故意表情严肃地说:“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就不要婆婆妈妈了,一切听我的。”

     我表情变得更加严峻:“海鹏,你倒做还是不做?”

     “做,做,做,以大方向为主。”海鹏点头时头上的汗珠子竟然滴了下来。他擦了擦汗,喘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可以先透露一点,我到时要向FBI提供什么情报吗?”

     “可以。”我站起来说:“你到时只要告诉他们国家安全部派遣到美国从事间谍活动的特务,我们的老同学小江西李建国潜伏在美国哪个地方就行了。”

     “扑通”一声巨响,可怜的田海鹏今天第二次受惊过度而昏了过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十一章 生与死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十章 真相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九章 你以为你是谁?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八章 致命弱点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七章 心中的英雄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六章最优秀的同学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五章 突然流行的腐败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 四 章 华盛顿的老同学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三章 上帝的手术刀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二章 毒品惊魂
  • 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连载 第一章 我是谁?
  • 风清扬:国家机密对谁保密?---读间谍小说《致命弱点》有感
  • 男盗女娼的中国社会/《致命弱点》书评
  • 情报误导何时休?---兼评政治间谍小说«致命弱点»/杨新亚
  • 上官天乙:胡锦涛的致命弱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