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安魂曲:关于香港民主派本届立法会选举不如人意的几点分析
(博讯2004年9月15日)
    安魂曲更多文章请看安魂曲专栏

     1)总的来看,选前民主派明显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得票能力(事实上今年的七一大游行气势已经明显不如去年,但民主派事后高估了游行人数,结果反而误导了自己),导致盲目乐观、胡乱配票----现在回过头来看,民主派即使不出现丑闻和失误,在目前香港的比例代表直选制度下,直选可能获得的议席也最多不过20席出头,因为这已经意味着民主派获得直选选民超过2/3的可观支持率了,再想更上一层楼,就意味着要把保守选民彻底边缘化,这一点谈何容易! (博讯 boxun.com)

    2)客观而言,目前香港的比例代表制选举制度,对少数派政党比较有利,却不利于优势政党的“大名单”----比如杨森李柱铭名单,三人平均每人得票超过马力蔡素玉的平均得票,但配票后反而是蔡素玉当选;“七一连线”的“钻石名单”最后也没能保证黄成智当选,反而白白吞掉了本来在选民中口碑不错的前立法局首席议员黄宏发的关键选票----因此即使在民主派占尽优势的港岛等选区,也根本无法阻止民建联尤其是自由党获得一定的席位。

    3)由于大量独立民主派候选人的出现,过往“以民主党为核心”的选举布置无法再继续实行,结果导致整个民主派阵营相互间无法有效协调,在几个大选区出现了名单不合理、配票失败等情况,白白浪费了资源和选票,结果导致相对来说竞选布置并不复杂的民建联合自由党从中得利。

    4)选前民主派受了传媒的误导,出现重大判断失误,为了力保本来问题不会很大的李柱铭,纷纷呼吁民主派选民向杨森李柱铭名单集中选票,结果弄巧成拙,反而害了本来稳定可以获得一个议席的民主派候选人何秀兰,白白丢失了一个绝对不应该丢失的议席----这件事情虽然何秀兰不会计较,但显然却会伤害民主党人的形象,会降低他们今后类似选举配票呼吁在选民中的公信力。

    5)民主党的议席减少、失去议会第一大党位置(其实在目前香港的政制下,所谓“第一大党”根本毫无意义),其实并非香港民主派的整体失败,因为民主派失去的选票主要也都流向了其他民主派候选人,而且客观来说,民主派没能当选的那些二、三线新人(除了黄成智),本身的影响力本来也不如那些独立参选的其他民主派候选人,而香港选民在投票时,主要还并非从支持某政党的角度去考虑的,而更多考虑的是“我支持民主派还是保皇派”----当然民主党这次选举受挫,如果不能稳住阵脚的话,那么今后香港的民主派阵营将缺少一个中流砥柱,会更容易被对手分化打击,或者再次重犯“兄弟霓墙、渔翁得利”的错误

    6)之所以保皇党尤其是民建联的支持率在整体投票率上升(一般估计这会对民主派比较有利)的情况下出现明显上升,现在看来还是因为民主派在选举前有意无意流露出来的“夺过半议席”过于乐观情绪,反而刺激了香港那些担心民主派大获全胜前景的保守选民,结果这些未必喜欢保皇党的游离选民也纷纷出来支持保皇党----说白了保皇党这次就是在“民主派议席可能过半”虚假可能情况下的一次“哀兵必胜”,这也属于民主派在选举前盲目乐观情绪所带来的直接恶果。

    7)相比民主派在直选上的不如意,民主派这次能够夺得功能组别选举的7个议席,则实在是大出人们所料的意外惊喜,甚至在我看来这一惊喜要比民主派的直选失意相对更重要一些----因为长期以来功能组别选举都是保皇派的票仓,民主派在大部分功能组别中都长期毫无希望。。。因此这次民主派能在功能组别选举中有所突破就更显得意义重大,也给民主派开辟了一个新的、在直选得票率很难出现突破的未来选举中,依靠功能组别议席的巩固和增长,重新挑战“过半议席”的目标。同时,这一选举结果也将使得民主派和保皇派都重新看待功能组别选举,双方今后几年在选举制度改革上的较量,很大程度上将围绕功能组别选举制度改革这一战场而展开。总之,这次功能组别选举的意外收获,对保皇党来说绝不是个好消息,但对民主派来说,则有助于他们放宽眼界、大胆进取,不再拘泥于地区直选这一个票源。

    总的来看,香港民主派这次选举应该说是有失有得,虽然整体看来确有不如人意之处,但考虑到民主派得票本来就绝无可能接近过半的实际情况,因此实际的损失(除了民主党之外)也是很小的,甚至在我看来随着功能组别的重大突破和民主派议席总数的明显增长,民主派从长远来看倒更有理由感到乐观。 _(博讯记者:自由发稿人)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独家分析:中共权争,军方主要将领已经抛弃江泽民倒向胡锦涛!/安魂曲
  • 安魂曲:洋人的兴趣不应该作为海外民运主要关注点的取舍标准
  • 安魂曲:关注清水君,也就是关注我们每个人自己
  • 安魂曲:谁更“英雄”?谁又更迫切需要人们的关注?(系统比较清水君和蒋彦永)
  • 安魂曲:从“蒋彦永是什么人?”想到至今少人伸手援救的无名气清水君
  • 安魂曲:蒋彦永如果自愿退党,中共就显然不能再用“双规”党纪违法限制其公民自由
  • 安魂曲:关于不在【援蒋义工小组】公开签名信上签字的声明
  • 安魂曲 :关于吾尔开希为什么要掺合台湾绝食答网友
  • 安魂曲:云飞扬也在那里大谈民主?
  • 安魂曲:致台湾网友的一封公开信 ----写在3.27前夜
  • 安魂曲,你对台湾问题水平太有限!还是告诉你一些内幕吧!
  • 安魂曲: 泛蓝再闹下去会失去民心
  • 安魂曲:国亲党欺人太甚!放着立即修法验票的法治渠道不配合,却故意提出总统命令的荒唐要求!
  • 安魂曲:蒋彦永医生上书代表着一切来自中共党内的良知呼唤
  • 徐沛:走马观花(安魂曲-王丹)
  • 安魂曲:纪念清水君
  • 不锈钢安魂曲:从我的亲身经历看高瞻的“486垃圾”说
  • 不锈钢安魂曲:从杜导斌等人被捕看中共容忍言论自由的五条基本底线
  • 不锈钢安魂曲:“神五上天”,胡温的“亲政大典”?!
  • 安魂曲评袁红冰的助手赵晶女士的政治庇护被拒
  • 欢迎大家访问“安魂曲文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