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解读中共加强执政能力建设(图)
(博讯2004年9月23日)
    

     (大纪元记者史东妮采访报导)9月19日四中全会闭幕后,胡锦涛接江泽民出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本次会议以加强执政能力建设作爲中心议题,在中共历史上还是首次。外界普遍认为,十六界四中全会首次公开讨论执政能力,说明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和执政能力受到质疑,中共面临统治危机。如何解读中共加强执政能力建设,本报记者为此对旅美中国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进行了电话专访。 (博讯 boxun.com)

    国内的问题源于政治体制 但四中全会看不出政治体制会有改变

    何清涟女士表示,国内的问题源于政治体制。“例如控制新闻,让老百姓没有任何知情权;比如打压法轮功,那是因为法轮功信众没有信仰自由,专断的体制不允许在它之外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将民众组织起来,根源是在这里。”何清涟指出,从四中全会的公报来看,中国的政治体制不会有什么改变。

    何清涟女士认为,在西方国家,执政能力就是指政府管好自己应该管的事情,认真履行各种公共服务职能。比如政府提供一个相对廉洁的司法、警察系统,为社会提供作为社会福利的医疗、教育系统,还有市政建设等。西方国家几年进行一次大选,其实就是纳税人对政府执政能力的一种考核。

    何清涟女士说,“这些年在中国恰好相反。所有该管的这些权力都变成了一条食物涟,所有官员都凭借权力蚕食资源。中国政府各级官员可以说是攀附在这条权力食物涟上的大大小小的政治生物。例如大家都知道医疗体系的腐败现象,还有政府公然推行教育系统产业化,根本上是拒绝向民众提供一种作为社会福利的免费教育,剥夺了许多中下层人民的受教育权利。目前中国底层的社会矛盾特别多,政治腐败已经成为一种天怒人怨的不稳定根源。”

    何清涟研究四中全会公报后发现:腐败问题在公报中只是简单的一笔代过,简单说了一句“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至于反腐败的策略是什么,四中全会公报并没有涉及。对于城市拆迁、土地征用这两年官商结合的腐败高发领域,四中全会公报只是归结成一个“政府工作作风简单粗暴的问题”,说成是一个“让人民利益受损的问题”。何清涟认为从四中全会公报来看,政府没有打算认真抓腐败问题。

    加强执政能力在中国有一种特殊的解读

    何清涟表示,在容忍高度腐败的情况下,加强执政能力的解释,在中国有一种特殊的解读: “就是前两年一直在做的-加强对底层人民反抗的镇压能力,加强控制舆论,就是所谓的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消灭在萌芽中。这种执政能力是依靠暴力统治国家专制政府的执政能力,它不是一个现代文明国家的执政能力。”

    何清涟女士表示中共很难从目前的统治危机中走出来,她说:“力量和反抗力量目前处于一种互相强化的过程中间,社会底层越不满,政府越需要镇压来维持统治,强化执政能力只能往这一条路上走。这两年来,国家安全部门已经大量的渗透到中国社会公众生活之中,因言获罪的人这些年也在逐渐增多。”

    未来是现实的延续 执政能力建设不会改变方向

    当记者提到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后,大批进京上访者和异议人士遭到拘捕时,何清涟女士表示截访并非今年的事,而是多年就有的事。何清涟回忆说,“上访办成立于胡耀邦主政时期,当时就是因为冤案太多,胡耀邦认为应该成立一个机构,让老百姓吐吐怨气,让中央处理一些地方处理不了的事情。当年开办时还确实处理了一些事情。但是越到后来,上访办就变成一个形同虚设。”

    地方政府截访当地进京上访人员源自中央的一个规定,就是对地方政府的考核标准,除了经济增长速度之外,还要看有多少人到中央来上访。因此各地政府派出大量的人到信访办门口去拦截。何清涟表示,这些年不仅是在门口拦截,而是由中央信访办根据上访人员的登记情况,直接通知地方官员到中央信访办大厅来抓人,并且中央信访办听任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何清涟说:“未来是现实的延续,现在既然是这样做的,过去既然是这样做的,执政能力过去也是体现在这些方面,难道开了一个会以后,执政能力突然就变了一个方向?这个不大可能吧!”

    民间维权与当局将是一个艰苦的博弈过程

    谈到胡温全面掌权后,民间维权运动与当局的互动关系,何清涟女士认为这将是一个互相博弈的过程,而且这个博弈过程会非常艰苦。何清涟认为,中国老百姓对现代民主制度还是不甚了了,尚未形成主权在民的思想,老百姓基本上还是期望能有一个仁君贤相帮助他们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但从中国共产党目前的做法来看,这个梦想肯定是要落空,但这个过程还有一段要走。

    何清涟说:“对于中共当局来说,它目前要考虑是救中国还是救共产党。民间早就流传一句话,叫做反腐败亡党,不反腐败亡国。当局也明白权力已经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食物链,这条食物链上的政治生物早已是盘根错节,形成了一种巨大的体制性力量。一两个领导人是无法对这种体制性力量开刀的。他只能服从这种体制性力量。所以中国将会怎么走下去,我觉得是可以看得到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