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蒋迅: 希望工程给我们的启示
(博讯2005年1月02日)
    每一个大陆中国人都知道有一个希望工程。这是一个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CYDF)主办的非盈利机构,目的是帮助无数的失学儿童重新回到学校。这项工程有效吗?我相信是有的。但也有不少人不这样认为。让我来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对中国的老年夫妇,他们很想资助福建省的一个贫困学生。他们选择福建是因为妻子的祖籍是福建的。於是,他们给CYDF捐了款并选择了一个学生。每年,他们把钱按时寄到希望工程;每年,他们都会收到一封那位学生的来信并告诉他们,她现在可以回到学校上课了,她的成绩很好等等。这对夫妇看到这样的来信后非常高兴。有一天,他们决定给这位学生送一份额外的礼物:一个书包和一些文具,并且直接寄给她。令他们惊讶的是,包裹竟然被邮局退了回去:查无此人。从此以后,他们没有再继续捐款。这个故事也许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也许邮路出了什么错误?但是它给许多愿意帮助中国教育的人们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共同问题:我们能够相信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吗?很显然,如果他们不能相信一个组织的话,他们不会去捐款给它的。那么,还有其它的办法吗? 这个问题促成了我称之为“局部教育赞助”的新动向。一切都变得局部了:局部的人们组成了局部的团体去帮助局部的另一些人。没有政府部门介于捐款者和受款者之间。这样,捐款的人可以肯定钱到了应该到的地方。

    梅霖先生和胡明杰博士是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的同学。毕业后他们相继到美国继续学业并留在了美国。虽然他们在美国都有了舒适的生活、稳定的工作和美满的家庭,但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没有忘记国内还有许多需要帮助的学童。他们联系了一些过去的同学一起建立了谢宇教育基金 (www.xieyufoundation.org/cn/)。因为是从北师大毕业的,他们把目标定在了帮助北师大里后来的学弟学妹们。基金会的名字取自他们所敬爱的谢宇教授,一个全国五一劳动勋章获得者,后死于癌症。目前他们开设了“学生助学奖金”和“社会实践基金”,已经发展到九个理事并在中国建立了相应的机构。 “学生助学奖金”主要是用来帮助母校的经济上有困难的学生;“社会实践基金”则是用来资助在校学生走向社会,考察教育现状和帮助改善贫困地区的教育条件。

     今年暑假,一个六人小组就是在谢宇社会实践基金的资助下到偏远落后的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第二中学进行暑期社会实践活动的。他们给那里的师生们搞了一系列的数学讲座:数学与艺术系列讲座,数学迷题系列讲座,概率与生活系列讲座,微积分初步知识系列讲座,高中数学建模系列讲座,和立体几何初识系列讲座。讲座受到大力欢迎,许多班级都要求加课。一位老师不无感慨地说,他今天真的是没有白来,他感觉到受益非浅。他们还开了一个计算机知识讲座并帮助学生们成立了计算机兴趣小组。在他们的帮助下,二中的学生们第一次制作出了自己的网页。除此之外,他们还举办了两场“理想与成才报告会”,“英语角活动”,“研究性学习开题报告会”,“趣味心理活动”,以及“高中教育现状和预测的调研活动”。在短短的十天时间里,六个年青的大学生们竟做了这么多事情。而这些之所以得以实现,全都是由於有象梅霖、胡明杰这些热心人的慷慨解囊。我读着大学生们的“暑期四川支教总结”,真希望能有更多的梅霖、胡明杰使得有更多的支教小组能到更多的偏远省区去帮助那里的教育事业。 (博讯 boxun.com)

    现在,梅霖、胡明杰他们又在酝酿着增加一个新的资助项目:帮助那些考上北师大可又无力负担学费的孩子们。虽然他们募集来的钱还不多,他们表示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校友了解我们,理解我们,最后支持我们。”

    维斯康辛大学麦地森分校数学系的杨同海教授的经历是一个步步高的经历:他出生在安徽宁国市的一个农民家庭。他从安徽的徽州师范毕业后到当地的一个中学教书,后来考上了安徽师大的研究生,毕业时被中国科技大录用,后来在马里兰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又到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密西根大学、纽约石溪分校等名校做博士后或教授,现在是威大的终生教授。他的经历是极为一帆风顺的。他也没有忘记自己家乡的孩子们。他最近建立了家乡教育基金会 (HEF)(www.math.wisc.edu/~thyang/charity)。其目的是 “集必要的资金去帮助安徽宁国市的最贫困的孩子们读完从小学到高中”。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杨同海已经募集了5千多美元,其在国内的“宁国市中美爱心教育发展促进会”也在国内接收了6万多元。杨同海利用暑假回国探亲的机会,亲自到宁国下面的一些村子里去看望穷困学生,了解他们的需要。他的同事们更是走遍了所有的高中、初中和中央小学及附近的所有村庄,也尽可能地到比较遥远的村庄去看望贫困学生。实在没时间去的地方他们也都打了电话请当地的朋友去走访。现在,杨同海又在计划着寒假里到宁国考察了。

    杨同海的基金会在美国其实就是他一个人:他自己成立了基金会,建立了网站,确定需要帮助的学生名单,又四处拉捐款。在捐款人的名单里,你可以看到他的同学,他的导师,他的邻居,他的同事,他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以及更多的毫不相识的热心人。他们来自中国、台湾、美国、加拿大、德国、意大利、以色列、印度、丹麦、挪威、墨西哥等等。维大阿丹姆教授夫妇一次就资助了三个小学生并额外给其中一人50美元作生活补助,因为他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维大的学生兰杰和刘畅(音译)夫妇本来不认识杨同海,当他们听说了他正在做的事情后就毫不犹豫地资助了一个中学生。今年,他的基金会帮助了220名贫困学生。他希望明年至少还能达到这个数目。他的网站上提供了134个贫困学生的家庭情况,你会看到大多数的学生还没有得到资助,而他们只是基金会已经确认需要帮助的总数的四分之一。为此,他还要继续给朋友们打电话,写电子邮件。在他的个人网页的首页上,人们看到的不是他的学术成就,而是一个渴望着回学校读书的小女孩的照片。许多人就是到这里来寻找他的论文时,深深地被他的奉献精神感动而主动捐款的。

    我问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去做。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他们就是要保证募集来的钱真正地帮助那些需要钱的孩子们。所有的参与者都是义务的。他们没有从募集的基金里收取一文钱。他们在中国都建立了自己的联系人,捐款都是直接送到学生的手里。钱虽然不多,但一切都清清楚楚。 “我们知道,象这样的事情最最重要的是信任。我们尽一切努力去赢得信任。”杨同海最后这样对我说。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谢宇老师讲的一个故事,据说是打动谢宇老师的最后的一个故事:

    在暴风雨后的一个早晨,一个男人来到海边散步。他一边沿海走着,一边注意到,在沙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被昨夜的暴风雨卷上岸来的小鱼。它们被困在浅水洼里,回不了大海了,虽然近在咫尺。被困的小鱼,也许有几百条,甚至几千条。用不了多久,浅水洼里的水就会被沙粒吸干,被太阳蒸干,这些小鱼都会干死的。 男人继续朝前走着。他忽然看见前面有一个男孩,走得很慢,而且不停地在每一个水洼旁弯下腰去──他在捡起水洼里的小鱼,并且用力把它们扔回大海。这个男人停下来,注视着这个小男孩,看他拯救着小鱼们的生命。

    终於,这个男人忍不住走过去:“孩子,这水洼里有几百几千条小鱼,你救不过来的。”

    “我知道。”小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

    “哦?那你为什么还在扔?谁在乎呢?”

    “这条小鱼在乎!”男孩儿一边回答,一边拾起一条鱼扔进大海。“这条在乎,这条也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

    中国有许多失学的孩子。他们就象那些小鱼,虽然我们的努力帮助不了所有的孩子们,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中的一些人,他在乎,她也在乎,他们在乎。因为我们的努力,他们的生活从此有所不同──我们可以使他们回到学校读书,可以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这是我们能够做得到的。中国的未来寄托在他们身上。朋友,如果你希望看到一个未来美好的中国的话,就请你加入梅霖、胡明杰、杨同海们的努力吧。 (发表于《华夏文摘》第七一二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劲松: 希望工程与胡锦涛出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