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樊百华:“吉方平”还是胡书记反“自由化”?
(博讯2005年1月03日)
    樊百华更多文章请看樊百华专栏
    
     (博讯 boxun.com)

    反“自由化”?这已不是80年代。中国步入正轨,要面对公正,还公民权予民众。
    
    2004 年的冬天里,忽然吹起一阵恐怖空气,先是私下奔走相告:小心,上面动手了。消息接著上了《大参考》,是“北京消息人士”透露出来的。差不多同时,《开放》披露的“胡锦涛在16大四中全会中的内部讲话”,通过网络传播开来,让人觉得回到了1990年前后。《解放军报》更发表“吉方平”的“反自由化”专论,对照即知抄录了“内部讲话”的一些原话,无疑加强了恐怖气氛。
    
    我思考的结果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未必“反自由化”;“吉方平”反“自由化”不等于胡总书记“反自由化”。如果胡总书记和他的政治局要“反自由化”,那么,他的内部讲话就会公开发表;既然他的内部讲话没有公开发表,就要么是他不想公开发表,要么是他想公开发表但又觉得吃不准,还是不公开发表,哪怕通过其它方式透露出去。总之,吉方平那里是旗帜鲜明,不留余地,而在胡总书记那里是留有余地的。这是为什么?
    
    中国的事情肯定已经不再是1980年代或者以前的局面了!那时候,“两报一刊”发一篇吹风社论,笃定大有背景且一定已经有“运动”开始。现在呢,主旋律的言论基本是宣传部门的“职业姿态”,像木工活儿、政治辅导员工作一样,是一种“生存活计”,而不可能是 “运动”的组成部分了,更不可能是统一的高层动员令了。
    
    “反自由化”曾在1987年达到高峰,有领导有发动有组织,上下各单位都要开会传达学习讨论表态总结,每个运动环节具足。那时候之所以能这样搞,根本原因在于腐败才刚刚展开,“有中国特色的经济自由化”还没有成为官方语言。即使如此,1989年之后的“秋后算账”也还是竭力阻止“在经济领域反自由化”,有一点类似于“文革”:政治上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揪“走资派”可以,经济上“反特权”就不可以了。1992年,邓力群们正式进入永远的失望期,那以后,“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如脱缰野马。我在1998年认为“中国特色的政治经济新格局”已经形成,用吴敬琏的话说也就是“权贵资本主义”已经形成,用秦晖的话说是出现了“中国的斯托雷平阶段”(阶级开始出现并重迭于几千年来的等级),用康晓光们也承认的何清涟女士的话说即“形成了精英联盟”,用陈奎德先生的话说是“极右体制”,而崔卫平、余世存等一批学者则采用了“后极权社会” 的命名。还有其它种种命名。我后来自个儿觉得秦晖先生的命名更有动态感,一种具有世界历史感的动态感——斯托雷平主义不可能长久!忧虑但不悲观更不绝望,有“无非再一波大折腾而新生”的大过渡眼光。我坚持认为,随著中国民众在逼迫苦痛中成长——这种成长是异常惨烈的、代价空前的,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平民被迫害呀!——中国大过渡的前景不太可能是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了!
    
    众多命名各有侧重,但无不指出了中国处于躁动中。在这样的尖锐局面下,以言治罪必定继续进行,反自由主义反社会民主主义必定继续进行,但严格管制毛主义也必定继续进行,对信仰活动、社团的管控必将继续进行,(例如最近在国际组织的催迫下,忽然要求全国的所谓志愿者严格登记了)对带头反抗的农民工人的恩威并重也必定要继续进行,而且必将越来越集中于对付普通民众的突发事件—— 权衡之下,对一般发发议论的知识分子则逐渐改变成“外松内紧”方式,以节约人力物力集中应对“非理性群发事件”。
    
    想想吧,即使是邓力群们,他们当然不喜欢一代代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王若水、郭罗基们,更要恶待魏京生们,但是即使如此,就算是邓力群们颠覆了现政权上了台,至多也就是短期内迫害几百个知识分子,要想搞“反自由主义运动”也断断不敢了!为什么,暴富阶级不会同意,已经能够说出人权二字的普通民众不会答应。想想吧,要人们坐下来学习讨论什么是社会主义道路,我的天,还用得著学习吗?还不是批判毛泽东时代的特权、新权贵时代的抢劫声震天地!复辟的毛政权肯定没有权贵们强大,而权贵阶级又肯定没有民众强大!权贵们总也担心著的是,老百姓、军队士兵怎么办呢?这才是中国最大的秘密!请不要在这里拖住我讨论民众是否理性、斯文之类,伪绅士们其实是不反对权贵们喝狼奶,而只指责民众们舔狼奶?难道技术官僚统治有什么理性、斯文可言吗?
    
    这里真正用得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比喻,但这只黄雀可是毫无狡计全凭正义实力的!正因为如此,人们才看到了一个隐讳难识的真相:老左与新权贵们总的来说最多只有“小政治”较量,而不能有真正的政治较量。若干年来,我一直纳闷:“中国左派”为什么不能进步到社会民主主义来?为什么一些“左派学者”老是眼睛向上,总是把话说出宫廷政治的精明模样来呢?有道理的,道理就是他们实在不敢与民众站在一起呀!分享,余羹部分的分享,已经是他们的意外收获、非分之享了,他们只是在生怕失去例如话语权的分享!在衙门机关食堂之外,他们对首长小灶没有想法!
    
    胡总书记连这些都不知道吗?知道的,知道得比每一个异议人士都清楚——既然种种内幕,例如改制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到何等不可收拾的地步,对当政者都不是内幕,他们的内心难道不是有著最多的恐惧吗?胡总书记难道一定要从江总书记向左转吗?天哪,这可真是需要圣雄般的勇气啊!想想,想想吧,转到哪里去?毛泽东主义既不可行,那么破天荒开创社会民主主义的大业?胡总书记有这样的准备吗?
    
    有观察家言论说江规胡随,江当然没有什么规,除非人们将一些口号太当真,例如只讲经济发展与人民利益的“三个代表”,与“西柏坡主义”一样,不无同情弱势群体的语义甚至愿望,但即使朱镕基也公开声称“最为农民兄弟睡不著觉”!实际上,他们,所有他们,都不过是在耗用“邓小平遗产”。他们的一些新说法并不表明他们有信心、决心离开邓小平遗产,而只表明他们也看到了一个事实:“邓小平遗产”已经在邓小平还活著的时候,就不敷实用而已经有危机了。
    
    请问:当今中国的任何一个大问题,哪一个问题可以用所谓“邓小平理论”来解决的?或者说哪一个问题不是在邓小平时代弄严重弄得尖锐激化的?不是说共产党领导吗?请问哪怕是“共产党”的面具何处能够找到呢?不是说“人民民主专政”吗?那么,为什么每日每时都是老百姓被专政?不是说马克思主义吗?马克思主义能够容忍抢劫人民财富吗?不是说社会主义道路吗?义务教育、公费医疗、劳动保障、养老保险,等等等等,哪一样不是连毛泽东时代都不如了吗?
    
    谁有胆量出于维护共产党统治的需要而发动亿万人民讨论讨论“真正的”四项基本原则?胡总书记和他的政治局,还是“吉方平”?同样的道理,胡总书记的种种新提法,谁有胆量让老百姓到电视上畅所欲言:什么不是“权为民所用”/什么才是“权为民所用”?
    
    说归说,做归做,如今的中国,已经彻底吊诡!不是要“反自由化”吗?那么,除非不带人民群众一起来反,否则你总要让人民群众知道“自由化分子”们都有哪些 “自由化言论”吧!你能够将“自由化分子”都捏造成真正的“刑事犯”?天大的本领也不能吧。其不要弄成人权、公民权的义务大宣传?“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吗?很好,除非在“精英联盟”内部自说自话,否则我倒是真希望人民群众来坚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不管你说什么,来真的就行;下岗工人们高举的“毛泽东思想”旗帜果真就是要简单回到毛时代?连“爱国”的“反美大游行”也不敢放手相信群众的哩!
    
    坦率说,我本来就不反对共产党领导,而只反对一些人“如此领导”!
    抓几个知识分子不难,抓一大批工人农民也不难,“反自由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还真有些难度的!“吉方平”反“自由化”不难,胡总书记公开号召“反自由化”肯定很难的。
    
    就算是“精英联盟”内部,不也各怀心思嘛!我相信:共产党人确有一些是好人,是有见识的人,信息社会了嘛!将来能够与瓦文萨、米奇尼克们坐下来平心静气对话的大大小小的雅鲁泽尔斯基,共产党内不乏其人,李锐老了,但年轻的来者还有王瑞、海瑞。想想16大候补中央委员们的投票吧,想想中央党校学员们的多次问卷调查吧,想想近前公布的全国30万党员的问卷调查吧,不要说有些党员官犯腐败了,只要将非理性清算摆平,至少作为平民的生活能够搞定,他们未必会反对民主自由。倒是邓小平也说过嘛(几百年前的自由化分子就说过):好的制度坏人干不成坏事,坏的制度好人也会干坏事嘛!如今的“自由化分子”都已经不再像共产党道德说教主义那样不通人性事理,他们中的思想者无不知道:报复一些共产党人是极其错误的,将推翻共产党政权当作目的的权力至上主义也是错误的,根本问题是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至于这个中国有什么人当总统、什么党来执政,则是无关紧要的。胡锦涛还是“吉方平”敢公开批判这样的思想理论?谁都不敢!
    
    老老实实面对中国的问题,例如老老实实面对通过郎咸平而被放大的化公为私吧,现在这样的社会,玩弄权术、弄虚作假,实在没有多大用处了。奉劝真正懂得“和谐”、“人本”的人们,不要通过抓几个知识分子或者抓一批民众来显示统治的威力,更不要企图靠一天到晚高喊“四项基本原则”或者“反自由化”来巩固统治,康晓光有一句话说得是有道理的:“四项基本原则”会反过来吃掉“权贵联盟”。除了真正将人权公民权还给民众——真正现代意义的相信与依靠群众,谁敢与权贵过不去?一些“右派”们不喜欢胡温向左转,我的问题是:真正的左或者真正的社会民主主义是什么?千年中国有过左派政治力量吗?胡温真敢左转吗?转得了吗?真敢与民众站到一起,例如必要时敢像上访户那样站到广场、大街上使用自己的人权吗?谁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的预言是:中国欲步入正轨,必定要首先面对基本的正义或者叫公正、公平问题,因为现实是太太不公正了!共产党的一些官僚们是太太不象话了!有时候我在想:有谁想把胡锦涛弄出“老左”形象来吗?如果这样,不知是胡先生本人配合得很好还是“吉方平”们捣乱得很好了。作为中国平民,我当然不可能懂得什么宫廷政治,我对官场“权术”性的现象也无大兴趣。何故?我总以为,中国既然弄成这样了,共产党除了千方百计维护政权也不太可能有其它作为了,人们该做什么做什么、能做什么做什么,总是也无法促成巨变,至少不方便公开进行“革命”动员或者准备,民众的苦难总是还要继续下去,如此,你管这个共产党开了什么会、发了什么文件、造了什么新宣传、撒了什么新娇、变了何种新脸呢。至于“反自由化”,40岁以上的“另册人士”哪个不是见惯不怪了呢,是祸不是福,是祸躲不过,无相依之暖可取者,除了听天由命,坐以待毙,也是没办法的。
    
    据网络报道,“12月4日天安门广场有上访人群被拘” ”——2005年中国该怎样熬呢?
    
    
    《人与人权》(www.renyurenquan.org )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香港自由化形势大好 影响深远 /李不言
  • 中国官员:将有序地实现资本项目自由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