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皇帝”与“皇帝戏” (图)
(博讯2005年2月05日)
    
    
    《汉武大帝》正在中央电视台热播。前不久刚刚播完的,是《铁齿铜牙纪晓岚3》,在北京电视台播出时以13.6%拿了本地的收视率冠军。帝王剧满天的原因可能有多种,但收视率高,肯定是决定性的因素。换句话说,我们这个民族似乎对皇帝有着过分的喜爱。
    
    古代中国是个身份不固定的国度,不像中世纪的欧洲,贵族是贵族,农民是农民,怎么也颠倒不过来。中国的平头百姓,有时候连皇帝之尊都敢觊觎。种地的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小亭长(相当于今天的派出所所长)刘邦看见秦始皇出巡,说:“大丈夫当如是焉”。曹操说要是没有他,不知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的确如此,不能说人家吹牛。但尽管这样,还是没有挡住那个“织席贩履”的刘备钻进四川做了皇帝。
    
    
“皇帝”与“皇帝戏”

    
    年头乱的时候如此,年头太平的时候也一样。在眼下荧屏上被吹到天上去的康乾盛世,每年都得抓出几十上百的称王称帝的逆案,不知从哪儿冒出个教门,有几百个信徒,就敢关起门来在炕头上称九五之尊,大封三宫六院、丞相将军。这种状况大概一直持续到了解放后,直到改革开放,才渐渐杜绝。
    
    皇帝案没有了,不意味着帝王梦也消失了。君不见,现在一打开电视机,满屏幕的皇帝戏,那个“王朝”,这个“帝国”,这个“天子”,那个“大帝”,没完没了;再加上些太后、皇后和宠妃,好像世界被皇帝家承包了。
    
    当然,皇帝戏不是不能拍,老百姓看看皇帝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种戏密集到了这个地步几乎三换频道就能碰上皇帝的时候,怎么说都有点不正常。特别是,荧屏上的这些皇帝,几乎没有缺陷,个个都风流倜傥,才貌无双,外加智勇双全,只是偶尔犯点人都要犯的小错误,可爱得紧。
    
    别的不说,这种状况,至少说明我们这个民族似乎对皇帝有着过分的喜爱。这种喜爱,放在有点权势的人脑袋里,反映在行动上,一不留神就会出点跷蹊事:一个镇政府办公楼,能盖成天安门模样,一个小小的县级市,也要搞阅兵,大喊“同志们好!”“首长好!”至于一手遮天,搞一言堂,做土霸王,最后一头栽倒的,也是层出不穷。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下面的人都自动跪下了,说什么都跟着喊“喳”的缘故。
    
    其实,无论是谁,在这种文化氛围里,想要做皇帝的人,跟顺从皇帝的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有权了就作威作福,自我感觉就是皇帝;没有权的时候就低眉顺眼,让别人感觉是奴才。皇帝和奴才之间的感觉转换非常迅速,朝为田舍郎,暮坐天子床,反过来也一样。
    
    更要命的是,做奴才的时候,背后经常将“皇帝”贬得一钱不值,可只要得势了,就会无师自通地躬行先前他所诅咒的一切。
    
    
    
    我们的编剧导演,是为百姓制造精神食粮的人,他们多半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相信他们对皇帝未必有小百姓那样心怀虔敬。他们只是常常顺着“可看性”随意塑造,在他们眼里,帝王将相的历史无非是些泥巴捏的小姑娘,不仅可以随意打扮,还可以任他们的性子捏圆捏扁。有良心一点的,还告诉你他那是“戏说”,而那些没良心的,干脆公然宣称自己的作品就是正剧,是尊重历史的。其实呢,他们心里都知道皇帝是怎么回事,但是为了尊重收视率和票房,咬牙也得这么干。
    
    电影电视是大众文化的主要传播途径。眼下,皇帝戏已经影响了不止一代人,越来越多的人把荧屏上故事当真事,皇帝的形象不仅高大,而且越来越可爱可亲,个个都是好儿子或者好孙子、好丈夫、好情人兼好父亲。过去有个编排乡下人的故事说,两个乡下人下田割稻的间歇,一个说,皇帝老子如果割稻的话,肯定使金镰刀。另一个道,瞎说,皇帝那里用得着割稻,还不是躲在树荫下,西瓜吃吃,芭蕉摇摇。现在,我们电视剧的皇帝形象,已经在走下神坛,趋向人性化的过程中,变得跟当年乡下人嘴里的模样差不多了——不过,即使是当年乡下人嘴里的皇帝,也是皇帝,也一样有着生杀予夺的专断权力。如果皇帝真是个好东西,为什么一百年前,我们的革命先驱要那样不惜抛头颅洒热血把他推翻?而且自从中国实行共和,就不曾再恢复帝制?
    
    (本站声明:以上文章和观点仅供学术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湖南在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