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中国农民选村官看美国公民选总统
(博讯2005年2月08日)
    『关天茶舍』作者:吴文山1

        作者:魏荣汉

         中国实行基层直接民主选举以来,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累,  总是不厌其烦地说:“中国国民素质差,中国国情不允许,不选则安,一选则乱,  中国不是美国”,云云。 (博讯 boxun.com)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点理,做起来怎样?我倒有点体会。

        且不说人民代表大会的选举中我们是怎样“教”选民和代表投票的,咱就说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规定的农民选村官吧!

        山西省第六届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时,我就任河津市城关镇党委书记。大概  是官做得太“大”了,似乎有点不怎么怕了。于是乎,我放开手脚,让“乱”了  一次。结果呢,在“乱”中选出了全镇所有的村官。令反对的大失所望的是,以  后再没乱,全镇安定多了。《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就此还报道了许多次。

        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时,我又到美国看了一次。这次没白跑,算是看出了一点  门道。

        在国外不能随便讲,回国后该说几句实话了。现在我可以这样说:第一,别  迷信美国,第二,美国没有啥可迷信的!另外还有一句悄悄话:当时我组织城关  镇的民主选举时,我做了群众的尾巴,是被农民牵着鼻子走的!真的,我没有引  导他们怎样去竞选,也没有教他们如何学习美国,后来发生的一切,全是地地道  道的MadeinChina!

        就说我们米家关村的民主选举村官吧!

        米家关村的村委主任候选人是经村民直接提名产生的,提名过程可谓一波三  折。这个村没有明显的政治派别,是党支部的一统天下。但选举开始后,出现了  拥护原村委会和支持改革原村委会的两股力量。村民自称是“传统派”和“改革  派”。候选人提名工作开始后,几十个候选人“蹦”了出来,谁都不服谁。再后  来呢?两“派”在各自内部首先开始了“大浪淘沙”。为了自己一方的人能胜  选,他们通过一系列的谈判和竞争,最终通过“统一战线”的方式,把最具实力  的人推向了前台,产生了两名主任正式候选人,竞选就这样开始了。

        正式候选人确定之后,选民自发地,也是非常强烈地要求两位候选人进行公  开辩论,当众回答选民的提问。选民们说:“我们不愿意‘布袋里买猫’,我们  投票要投个心服口服”。村选举委员会不知妥不妥,便来请示我。我随便说了一  句,随选民的便吧。于是,村选举委员会定了个时间,组织了选民大会,让两个  候选人当众讲自己的治村方略和任后打算,选民还当众提出几十个问题让他们当  场回答,弄得两个候选人顾头不顾尾,还差点吵起来,其激烈场面前所未有。这  一辩一答,选民心里有了底,投谁的票成了个人心里的“小九九”,应该严正声  明的是,这一过程是选民自发要求的,不是我在“挑动群众斗群众”。

        辩论之后,两位候选人及其核心人物针对选民的要求,印刷了几百份反映他  们各自施政纲领的传单,派人一一送给选民,选民们再次认真比较,唯恐以后选  错人。再声明一次,我没有叫他们这样做,非法与否,与我无关。

        投票前夕,选民家里的电话响个不停,都是候选人的承诺和吩咐,电话告知  之后,他们还不放心,又亲自登门拜访选民,选民成了真正的“宝贝疙瘩”,还  有一位年轻人为了动员他的爷爷投自己信任的人的票,整天泡在爷爷那里,差点  磨破了嘴。选举的头天晚上,全村的狗叫了一夜。

        投票的当天,竞选的双方都准备了数辆出租车,把行动不便的选民一一请到  了选举现场,唱票时,观看的选民比看大戏时的人还多。选举结果出来后,落选  的一方以默认的方式承认败选。

        纵观中国农民的这一“创举”,他们在有了真正选举权的第一天早上就知道  了如何去认真行使。整个选举过程显得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仿佛是在按剧本演  一场编好的剧目。

        再看美国的总统大选。民主、共和两党提名候选人的场面我没亲眼看到,但  从电视和其它媒体上略知一二,布什和克里的产生无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和米  家关的没啥区别。无外乎是两“党”或两“派”筛选出各自最优秀的人来与对手  竞争。

        10月28日,距大选投票还差5天,已到美国总统选举的关键时刻,这一天,  我到了华盛顿。奇怪的是这里一切都很平静,和我们的米家关村临选前相比,这  里要安静的多,接待我们的杜克大学政治系教授史天建告诉我们,这里是民主党  的天下,布什早跑到有争议的州去了,跑这里也是白跑。史教授还打趣地说:  “就全美国而言,布什和克里的支持率不差上下,11月2日下雨,布什当选,不  下雨,克里当选”,我很纳闷,美国总统与下雨有什么关系?史教授笑着说:  “穷人支持克里的多,富人支持布什的多,穷人车少,富人车多,下雨时穷人没  车没法投票,因此,下雨不下雨就成了谁当选的主要因素”。我乘坐的出租车司  机插话说:“就华盛顿选区而言,民主党还是不放心,我的车早已被民主党预定  了,11月2日到郊区拉没车的选民投票”。我一听,这美国的出租车和米家关的  出租车也差不多。

        11月1日,也就是美国大选投票的前一天,我到了亚特兰大,卡特中心刘亚  伟博士带我们观看了乔治亚州共和党党部,这个相当于省委级的要害部门,“硬  件设施”寒酸的令我咋舌,还没有我们城关镇的气魄,为啥?因为他们没钱。这  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虽然共和党在这里获胜已没多大问题,但该党还是做了充  分的准备。这里有准备发给选民的成堆信件,和支持布什的各种宣传单。这让我  想起米家关村民的传单,不同的是一个是方块字,一个是英文。22岁的保尔是共  和党支持者,他给我们讲了他如何在2000年大选时劝他奶奶投布什一票的有趣故  事。她奶奶一辈子都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他在写给奶奶的信中说:“亲爱的奶  奶,我是你的孙子保尔,我现在为布什的当选工作。当你去投票的时候,请你想  想你是否爱自己的孙子,请你支持你孙子信任的人,投布什一票”。我听完后,  好像觉得他是那个米家关村的村民,不同的是一个在劝他爷爷,一个在劝他奶奶。

        在民主党那边,刘亚伟博士带我们观摩了民主党的支持者上街为克里拉票的  场面,那些身穿写有“Kerry&Edwards”名字和“VeteranforKerry”的服装  的男男女女,举着印制的、手写的大大小小的标牌和花花绿绿的传单,不知疲倦  地向过往行人和司机吆喝“Kerry”、“Kerry”,并把一张又一张传单散发出去。  我一看他们忙乎的样子,自然想起米家关村民为他们的支持者发传单的场面,如  出一辙啊!嗨!这白白黑黑的美国人啥时把我们米家关村民的竞选方式学过来了!

        刘博士还告诉我们:“共和党的支持者保尔他们还制定了一个决战72小时的  计划:插5万块支持布什的牌子,发15万张传单在车窗玻璃上贴60万张卡片,打  20万个电话。这些都是拉票的方式”。这些具体过程,我们在许多地方亲眼看了  个够。

        美国人选谁当总统与我无关,但我还是身临其境不自主,好奇地在停车场的  汽车玻璃上贴了几张支持布什的卡片。我想,我这仅仅是闹着玩的,克里先生不  会因此对我有意见吧!

        又观摩了一整天,我对美国人选举总统的事心里有了个概数,就方式而言,  美国人做的,米家关的农民全做了,米家关农民做的,美国人还有的没做。我悄  悄对刘亚伟博士说:“中国农民不但跑,而且还敲,敲选民的家门,面对面地进  行叮嘱”,刘博士说:“你还没看完呢,保尔还有敲10万人家门的计划哩!”,  于是他又带我们观摩了敲门与选民直接对话的过程。

        11月2日,我们在Douglas和Gwinnett县的几个投票站全程观摩了选民投票的  过程,也就那么几个环节:出示证件,查验身份,领取选票,然后秘密划票。我  和我的同行们开了个玩笑:如果米家关的农民懂英文,不用培训完全可以在这里  当个合格的工作人员。

        在离开美国,飞往北京的美国联合航空公司航班上,13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我  并不觉得长,我把米家关村的村官选举同美国的总统大选作了个比较:中美两国  政治制度不同,发展历史不同,地理位置不同,经济状况不同,意识形态不同,  选民素质不同,但在对民主权利珍惜和民主选举的方式上却惊人地相似!到底是  谁在学谁?美国民主选举200年了,中国刚刚起步,但一步就跨越了200年,这究  竟是什么原因?

        面对这些我亲身遇到的问题,我想了很多很多。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政治思  想家洛克提出的“天赋人权”和我们党倡导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其核心本质  是一致的;民主权利是每个人生来就有的基本权利,它不需要谁来再次赐予;民  主选举作为人类政治文明的共同有益成果,并非属于哪个社会哪个阶层私有。同  时,作为民主政治最基本的民主选举,有它的自身运动规律,这是不以人们意志  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既然是规律,就得严格遵守,人为地取舍其中的环节,“变  通”其中的方式,就会破坏它的规律,选举结果就不可能反映出选举的本质。

        话又说回来,到底是国情不同,自然也有不同之处:我们含蓄,美国人直率;  我们叫“十人联名”,美国叫“两党竞争”;我们叫“谈治村方略”,美国叫  “竞选演说”;我们叫“和选民见面”,美国叫“游说拉票”;我们叫“各抒己  见”,美国叫“猛烈抨击”;我们在选村官,美国在选总统!

        当然,匆匆忙忙的美国之行,收获不仅是这些,美国的选举文化有深厚的底  蕴,选举机制有独特的一面,随着历史的发展,他们也在“与时俱进”。不过有  句话还要再说一遍:中国人不笨!我把它写出来,如果对,大家可以借鉴思考,  如果不对,算我白跑一趟。最后,我奉劝那些总以为中国国情复杂,中国人素质  差,把“中国人不适合民主选举”成天吊在嘴边的人四个字:以后慎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