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戴龙炎:共产党对中国农民欺骗、愚弄
(博讯2005年3月21日)
    

    〔作者简介:戴龙炎,移居美国前曾在中国大陆生活几十年,了解中国农民阶层的历史和现状。作者现在在美国德州布兰诺市居住。这里,戴龙炎想通过其亲身经历,来说明中共对广大农民的欺骗、愚弄和奴役。〕

     中共是靠农民而生存、壮大,最后夺得了政权的,如果没有农民的牺牲和付出,就不可能有中国共产党今天的存在。可以这样形容,农民对中共来说,可谓天大地大,没有农民的功劳大;河深海深,没有农民的恩情深。然而这个流氓党却在其夺取政权后本末倒置,反倒自命它是天大地大,河深海深。 (博讯 boxun.com)

    农民对中共的巨大付出,换来的并不是其生存条件的改善,相反却是一次次的被恶党用谎言欺骗、压榨,反反复复的被折腾、坑害。中共统治中国大陆50多年来,农业始终是落后的农业,农村也还是变化不大的农村,农民大都仍是贫穷过日子。纵观中共统治以来几十年的历史,对广大农民,它就是欺骗、愚弄、奴役。只有摆脱中共的统治,中国农民才能真正的有出路,过上好日子。

    中共执政初期,为了巩固其暴力夺取的政权,一方面是继续用暴力镇压其反抗者,达到威慑的目的,另一方面是以恩惠施于群众,笼络人心。特别是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更是其必须利用的对象,掌权不久就在全国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欺骗农民起来用暴力造反,把地主拥有的(也包括富农多余的)土地和财富,掠夺过来,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农民分得土地,自然欢天喜地,感恩戴德,把共产党视为大救星。当农民刚从得到的土地中尝了一点甜头,还不过一年左右时间,共产党又耍起了流氓手段,采取了组织起来,共同富裕的策略,办互助组,搞合作化,由初级社到高级社,最后发展为人民公社。不管是否自愿,农民最后都被强迫入社,土地收归集体了,耕牛、农具都归集体了,农民没有了土地,没有了农具,只能在集体所有制下,参加劳动生产,完全是过着一种被奴役式的生活。

    土地被收归集体造成的后果是什么?

    1、农民在安排种植上,没有任何自主权;

    一切都得服从上面安排,从而出现了不能因地制宜种植,不能适时播种、收割的情况,造成严重减产减收。如盲目扩大双季稻面积,各地干部,只贪图个人功绩,根本不考虑人民利益,把不适合双季的田块也强行用来种植双季稻,结果严重减产,甚至绝收。双季稻的扩大,也带来了劳动力的紧张,特别是春作物的播种(栽秧)和秋作物的收割(割麦),矛盾就更加突出。为了解决这一矛盾,许多地方,只好把季节都提前。如水秧,长到还只有一寸左右长时,就被强行从苗田里用铲子一块一块铲下来用洗脸盆盛到大田里,然后用手一小块一小块扳开,分置在大田里。因为秧苗嫩小,不适合于大田里培育管理,故成活率低,生长缓慢,欲速则不达,效果适得其反。为了赶季节,当小麦和头茬稻还不到成熟时,就强行收割,因而所收的颗粒不实,瘪籽多,造成减产。农民在地里收割时,眼见即将到手的粮食,却被如此遭踏,十分痛心,有的流泪,有的骂娘,咒共产党。

    个别地方干部好大喜功,异想天开,想创造奇迹,根本不考虑群众利益,不关心人民痛苦,瞎折腾。

    记得58年那个所谓大跃进年代,在我工作那个区的领导,为了要发展特种经济,竟把一个盛产棉花的大队的几百亩地,全部改种土菸,农民对这样大面积栽培的新品种,既没有经验又不懂技术,因而栽培不当,导致土菸生长不好,又不会掌握收割菸叶时节,使叶片成色差,质量不好,卖不起价。结果这个大队几百亩地完全没有什么收入。到后来,为了弥补这个队的损失,只好从全区各队增收提留,赔偿群众减收的损失。

    81年,区里换来了一个新领导,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位领导一上任就想搞出点新名堂,创造个新奇迹,他要把一个湖区的种水稻大队,办成一个专业养鸭大队,开始讨论这个意见时,很多人不赞成,但中共党内是没有什么民主的,讨论归讨论,最后一把手说了算,于是专门派分工管多种经营的区长,具体负责抓,以这个队的名义,从农村信用社贷了三万多元,到外地鸡房订购小鸭。在农历二月,正是早春季节,几万只小鸭,徐徐运来,分到各户,先在室内圈养,等春暖,小鸭稍大一些,再赶到外边放养。早春季节气温变化无常,寒潮频频发生,各户又无防寒措施,天气一寒,小鸭互相堆挤,导致大批被挤压踩死,没被踩死的,也由于受冻而发病,最终几万只小鸭全部死掉了。幸好事发早,虽然鸭子没养成,但尚未耽搁栽种水稻,使农业生产没有遭到损失。但几万元贷款,原是以各户名义贷的,群众不认帐,贷款难收回,一直拖到第二年,也是从别队多提留,才还清了这笔贷款。在年终总结时,这位新领导并没有检讨自己,反而自我解脱说:“这是前进中出现的问题,是难免的,毛主席还说过,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嘛,工作上难免不失误的。”

    干部的瞎折腾,不仅造成农业上的损失,而且还增加了农民不应有的负担(多收提留),是为利农民,还是坑害农民,不是明摆着的吗?

    2、在农产品上,农民没有支配权;

    农民长年累月,日以继夜的在田地里耕耘,但到秋收之后,对自己辛劳所得农产品,却无权支配。在粮食上,首先是交公粮,交统购粮,留下来年种子,然后才是口粮,能有多少算多少,往往由于干部的浮夸,上报产量大大超过实际收成,交公粮、统购粮,任务过重,许多地方把任务一交,口粮就所剩无几,造成严重春荒,即便是丰年,农民也只能吃个半饱,瓜菜往往都成了主粮。

    棉花统一由国家收购,棉农只能按人头,每人留二市斤自留棉(每斤可换布票七尺),如要添置衣被,就不够用,特别是婚嫁喜事,筹办衣物被帐,就更为其难,得向左邻右舍挪借,在下年再偿还,有时一年都难以还清。

    食用油,每人每年留油不超过五市斤,每人每月平均四市两。为了节省用油,有些人家,在筷子头上扎上一个布片,炒菜时,用布片从油罐中醮上油,在锅内刷一刷,就算是用油炒菜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油水。

    3、劳动个人没有自由;

    劳动力只能参加集体农活,个人没有选择,安排什么做什么,出工、收工、打佯,都得听队里铃声行动,迟到、早退都要遭到扣工分处罚。为了不影响集体用工和用肥,有些地方把自留地都收归了集体,即使留一点,也是很少很少。

    为了防止鸡鸭损害集体庄稼,许多地方,规定每户只能养一只鸡,鸭子是绝对不许饲养,这一来群众的家庭副业,就完全被堵绝了,过去有些户,可以赶早到集市卖点小菜,出售鸡鸭蛋,用这些收入,买盒火柴,买包廉价香烟,打点煤油,购块洗衣肥皂之类。但有了这些规定之后,群众连这点用钱都没有,没有煤油,晚上只好摸黑不点灯,没有肥皂,就只好用清水把脏衣服搓一把,农民就只能这样过日子。

    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一些有手艺的活,如理发、„‰鸡、裁缝等,都不许个人搞,一律收到大队,都只记工分,不许收钱。凡私人能挣到钱的,一律不准搞。我们镇上郊区,有个生产队,有30多户人家,因为住在沟渠边上,每户都在渠边上栽有两、三棵桃树,每年桃子成熟时,各户采摘了下来,挑到镇上出售,一年每户也还可收入大约几十元。后来大队把这作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就当割资本主义尾巴把它割掉了。由村干部组成砍伐队,带着斧头锯子,不到一天时间,就把这30户近百株桃树全部砍伐了。不少群众眼巴巴的看着自家栽种了多年,而又能赚点零花钱的果树,被白白砍掉了,伤心痛哭,怨声一片,但又无可奈何。

    这些作贱农民、坑害农民之事,形形色色,无奇不有,非常频繁,十分普遍。几十年来,农民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始终是过着一种被奴役而贫困的生活。

    今年元月18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头条登载了一篇“凤阳农民耕耘在希望的田野上”的文章,其中心内容是想说明今日凤阳的农民是靠党的好政策,使农业获得丰收,农民得以富裕,但是我想今日的凤阳,也许确是起了很大的变化,但这真是中共政策好的结果吗?谁都会记得一九七七年,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被共产党逼得走投无路,无法生活下去,冒着杀头的危险,大家用血指签名,不走共产党的集体化道路,采取包产到户的办法,把田暗地里分给了农民耕种,使农民的积极性得到发挥,头一年就获得了收成,小岗村的作法被暗地里向周围传播,逐渐蔓延至全县,所以凤阳是第一个实行分田到户的县,到1979年发展到全国。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共产党只好放弃原有的政策,顺其发展。所以凤阳农民的变化,是共产党逼出来的。文章中还特意引用了当今滁州市委书记王国才的介绍,王国才说:“大包干以前,凤阳105万亩土地,丰收年景,总产量在15亿斤,养不活50多万凤阳人,‘吃粮靠救济’,即使每年从外面调进几千万公斤粮食,也只能让凤阳人吃个小半饱。那时的凤阳‘家家住的是破草房,秋种以后就逃荒,没有牲畜人拉犁,红薯当饭菜当粮’。到1977年底,近20户人家的小岗村,人人讨过饭,全是茅草房,家家是只有一床棉被,一条裤子,来亲戚,几乎家家都要找邻居借碗。因为穷,因为饿得实在是没办法,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秘密按下红手印,把田包干到户,从此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大幕。”这个介绍,足以说明中共对农民的所作所为。

    1949年到1979年,整整30年之久,然而在中共统治下的农民,居然还是衣不蔽体,食不裹腹,试问这个“大救星”,究竟为农民做了什么?凤阳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家乡,凤阳有一首歌谣:“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个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朱皇帝不是明君,也是施暴政的暴君,十年也倒只有九年荒,而如今的共产党,统治了凤阳30年(大包干之前),其农民所遭受的苦难,不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么?

    农村虽然进行了改革,但共产党对农民的控制、奴役、迫害并没有放松。土地虽分到了农民手中,但农民只有使用权,所有权也仍然掌握在国家手中,国家有权征用,这一来,各级政府的干部对土地进行私下交易,行贿受贿,把农民手中的土地强行征收,卖给建筑商和地产商,从中渔利,从而使圈地的情况普遍发生着,逼得农民走投无路,只好上访喊冤,但政府对访民的冤情,不但不予以受理解决,反而对访民强行拦截迫害。另一方面是对农民的摊派不断的增加,负担过重压得农民喘不过气来。农药化肥价格昂贵,质量差,假货多,使投资费用增多,而造成增产不能增收,故贫困的日子始终无法摆脱。记得81年,我到一些队去检查年终分配情况,在一个30户人家的生产队,有100多个正副劳动力,当时,这个生产队分配每个工分值是0.24元,除去春上吃返销粮应预留款项后,实际每个工分值是0.08元,一个主要劳力,全年投工最多也就是500多个工分,全家工分也不过就一千个左右,按0.08元计算,一家人的全年劳动所得也不超过100元。这个队就是我弟媳娘家的所在队,今年春节,我打电话和弟弟联系,附带问了一下这个队的情况,我弟弟在电话中说:“这个队,还是老样子,没有多大变化,老百姓还是穷得不得了。他的岳父母都是80多岁的人了,有两个儿子,都在队里种田,可是都无法供养老人。两老住在一边,过年时,不但无钱办年货,连吃粮都发生了困难,我弟弟住在县城里,只好给两老送去二百斤大米,买了一些年货,并给了他们一点零花钱。算起来,距离我验收那年又过去25年了,想不到共产党年年喊扶贫、脱贫、奔小康,但是时至今日,农民连一个温饱都没有解决,这种情况,难道不发人深省么?

    昔日凤阳小岗村18户农民,据死与中共抗争,从而为中国农村改革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作出了好的表率。当今的中国,农村要彻底改革,农业要发展,农民要富裕,也只有与中共抗争,彻底摆脱中共的邪恶统治,不再受欺骗,受愚弄,受奴役,才是唯一的出路。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何侃:论“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
  • 共产党带给我们的只有苦难
  • 共产党与农民/任不寐
  • 田晓明:共产党不要学习五十九年前的国民党
  • 茉莉:评谭竞嫦的“帮助共产党”论
  • 观世山人:共产党想当资本家,资本家想当共产党
  • 樊百华:共产党要提高学习能力?
  • 江苏荣:共产党人、中美变化、对伊阿援助、中国盗版
  • 共产党与农民/任不寐
  • 改革的终结和中国共产党人事业的终结/北京教授吴大志
  •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 刘宾雁苏绍智如何看待共产党?
  • 寒山:共产党上台是必然还是偶然?
  • 言信: 赵紫阳先生是个人性化的共产党人
  • 看似组织严密 其实说倒就倒的当代共产党
  • 沈江湖: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 九评共产党网站悼念赵紫阳的声明
  • 赵公逝世,突显中国共产党的五大神迹/吕海翔
  • 樸石:“坐山猴”----共产党杀人酷刑历史的一点补充 樸石
  • 中共发起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
  • 孟伟哉驳斥“中国共产党党员孟伟哉严正声明”是新华网伪造的
  • 新华网:孟伟哉严正声明 永做共产党人(图)
  • 腐败共产党和它的领导人胡锦涛真的卖国吗?
  • 原《名人》杂志记者王刚致胡锦涛总书记公开信:整顿公检法 维护共产党形象
  • 中国共产党腐败问题丛生 “黑白”两道狼狈为奸
  • 江泽民消极影响下的中国共产党严重腐败
  • 班禅首次采访中称赞中国共产党
  • 纽约时报:江胡斗台面化 共产党内部趋于分裂
  • 邓小平的政治遗产与中国共产党的严重腐败
  • 腐朽的共产党学历腐败现象备受关注
  • 政坛大地震:腐败的共产党贪官相继落马/陆申林
  • 叶国柱体会:共产党到底是个什麽东西?(图)
  • 胡锦涛告诫高官:共产党面对希望和危机的抉择
  • 共产党越来越不值钱了:村支书酒后强奸按摩女入狱仍保留党员名分
  • 揭密:霍英东马万祺是共产党员
  • 王怀忠的临终遗言:共产党必将灭亡
  • 薄熙来不是共产党内的清流
  • “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全文:没有新意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共产党的法律不能欺骗、愚弄国民!
  • 姜山:我见证的共产党灭绝人性
  • 鞠鸿怡:共产党新贵卸磨杀驴 逼死我父战伤老军人(图)
  • 向光明:共产党的假政绩 黑龙江省网通职工每人完成35个小灵通任务
  • 《互规》的出台再次表明共产党统治集团一直站在全体中华民族的对立面
  • 陈一鸣: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 在世界瞩目下,中国共产党被隆重地强奸了,而我们却双手紧抓破棉絮…
  • 夏之炎评:客观地看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党自己在侮辱共产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