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没有希望的希望工程!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4月04日)
    
    
     (博讯 boxun.com)

    我前几天从贵州回来,两天没东西上来,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一个字:堵!一直以来在网上盛传着一篇《教育已成我们不折不扣的国耻!》,我没仔细看过,但实在是说得有些轻了。我知道泛泛而谈是简单的事情,但触目惊心却是很多人回避的问题,视而不见已经不是民众的错失,而成了民族的悲哀。在写下这篇一己之见之前,我又想起了《中国青年报》在2003年1月连续刊发的文章《六问希望工程:捐款到底都被用在哪?》,而当我走到贵州,再想到我的老家甘肃去年时候的状况,不禁倒抽几口凉气!我们的教育,从开始就是个畸形,而现在也没逃脱怪胎的宿命。
    
    十五年,希望在哪里?
    
    希望工程开始的时候,我周围的人都在想尽一切办法上学,我在初中,但知道希望工程这回事是在高中后。我当时还在纳闷,作为国家一级贫困县的我老家(甘肃定西地区),真正贫困的我们并没有看到希望工程带来的曙光,而在1991年,“希望工程明星”(2002年9月6日,新华网报道称谓!)苏明娟的照片成了全国四处张贴的“广告”。也是在苏明娟考进安徽大学的同时,希望工程终于有些燥动般锋芒,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希望工程搞了十五年,终于有个上了大学的!多少个亿啊,你就弄这么个“亮点”出来,用一个孩子的泪脸掩盖了无数孩子的茫然,用一个孩子的苦难左右了十亿国人的善良。从目前乃至一直以来的教育进程及演变来看,窃以为苏明娟只不过是希望工程树的一块广告牌而已,其本质在于政治,而不在教育。也正因如此,我们的教育一丝不苟的在为政治做服务,这种嫁接从根本上委屈了作为教育的最基本需求,也导致了教育事业发展的整体堕落和畸变。“治标不治本”的变本加厉促使教育变质,初期恢复高考后的十年“良好”状况付之东流,众多当时教育制度的受益者成了一大批最忘本、目前掌握着话语权、率先践踏良知的群体。
    
    77年恢复高考,使一大批本来还在喊号子搞“革命”的疯子与变态有了机会,乘着制度的春风,骤然间融入了各大高校的围墙内。当时的人们大多都被“革命”革坏了神经,成天在牛棚马圈里拿知识喂狗,看见一张纸都担心小命被包着扔池塘里去哄王八!冷不丁整他们的年轻人有机会了,成了他们的学生,神经稍微放松的老知识分子们也就本着韩愈的话“授业解惑”着。这批先咬人而后又受到被咬之人培育的人,本来在根子上就生满了毒菌,而后来的一系列“制度”和“变革”也正是这类人操持制定。然而不管怎么样,当时这些人回到家已经不认识牛粪是什么东西了,不过倒着实影响了70代早期的一批孩子,大家都觉得回家不会说家乡话是多么的骄傲,应该走出去,走出去的唯一出路只有念书,于是一时学风鼎盛,教育的生机很盎然。我刚好属于那时候十分羡慕大学生的一代,但当时的学费是1。5,而现在我侄儿幼儿园一年都要化掉他老子一万。不是他爹有钱,是不掏钱你儿子会被学校扇出门。
    
    这个群体也刚好是率先走入国家栋梁之列的,经济、政治、教育各个领域,他们都是中坚力量,但正因他们在欺负别人后没被拉出去抽板子,所以学了一肚子东西后全被坏水给渗泡成了坏主意!希望工程,在他们手上真的成了需要帮助的人永远的希望,而制定从国人捐助的希望工程款中提取管理成本,倒是从5%的没批准,到固定的10%,做得很是有道理,借口是:国外发达国家的这类管理一般要在20%-30%!而他们概不去思考:希望工程只是我们的特殊产物,即便是资金管理,90年代初期就和发达国家的资金管理规则相提并论,不但滑稽,而且荒唐。据报道,这个管理成本包括修建希望小学时的考察等各类费用,不仅又懵:行政主管部门是做什么的?修建希望小学的相关程序及环节都要化掉捐助款的“10%“,哪纳税人的钱又去做什么了?重复收支还是暗箱操作?当希望工程真的只能成为希望的时候,苏明娟那两行为这层人换来无数成绩的眼泪,只能干涸扭曲,被亵渎了的善良将导致社会信仰丧失速度的加剧、观念错位的蔓延、道德沦丧的正常化,而这些正在无时无刻的影响着我们的社会秩序,摧毁着我们本已破败不堪的人文环境,教育则恰恰首当其冲。
    
    恶性循环的作祟者刚好是当初教育制度的受益者,希望工程,把工程当成了教育,哪个当红的、有关系的、披露过的点或地方,就会首当其冲的受到关注,也把“希望”变成了“成果”。贵州的被关注其实对整个社会发展来说,本来就是个莫大的讽刺!我在贵州每处都能看到乡级以上的学校不管中学小学都修得十分惹眼,但去过的贫困乡出发不到二十分钟,茅草房便来了,再到村小,有在山洞里上课的,有在租的茅草房里上课的,山民们自己搞好了石头,一个几万块就能建好的村小就是没钱建,孩子们需要走几个小时去别处上课!这种强烈的反差形成原因让人纳闷,但仔细一对比思考,会豁然开朗:在这边的各级干部领导都十分重视“教育事业”,原因是“教育状况”(包括失学率、入学率,但成绩好不好就管不着了,乡级中学总分113分就是全年纪的第一名!)纳入了政绩考核的范畴。于是我在怒斥某乡乡长“十里之内,民不聊生,你好意思在这么漂亮的教学楼前给我哭穷!”,而他则讪讪的回答“这我们也没办法,全按上头的办!”是啊,上头,那上头还有上头,既然全国人民都说贵州穷,孩子需要捐助才能上学,那一定最上头的会关注,怎么办?整呗,把学校建漂亮,因为本地的领导来了拽着让去山里也走不动,外面的来了根本不知道山后面就是赤贫,也看不到孩子的鞋绑在脚上,看看雄伟整齐的教学楼,就会觉得教育环境真的上去了。可怜那些懵忳的孩子啊,依旧为衣服发愁,为铅笔哭泣,为吃饭砍柴……希望工程,当他们长大之后,如果有一天发现还有这么回事,他们会把几十年的饭都吐出来。
    
    正因为我们的规则制定者同时是执行着,根本缺乏监管环节,所以希望工程成了贫穷的孩子们没有希望的希望,也在情理之中。徐本禹在贵州,据说今年还要带32个孩子去北京耍,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着,浑然不觉得这是对我们现行教育制度的巨大讽刺!而大方县,在贵州算很不错的了,睁开另一只眼睛,我们发现我们的教育确实是浑然天成般的恶心。那些规则的制定者,本身也是在一种极不正常的教育环境中让翅膀变硬,奴性教育让这些人把谄媚逢迎、欺软怕硬、不择手段、典宗忘祖、自私自利等学得灵活多样,用得娴熟非常。而让这些人继续“教育”别人,能主导出什么样的“教育现状”来呢?现状我们已经看到了,在短短十年时间摧毁了教育道德体系,使基础教育人浮于事,高等教育一蹋糊涂,钱渗染了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灵魂,他们能不毒害孩子们吗?
    
    为什么现在还在希望?
    
    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的教育早已偏离了轨道,而九年制义务教育也成了一大笑话:我都三十了,小时候看的课本上印刷着这行字,现在还在印刷,1。5元到160,这个增长速度比GDP还高速!一个整体教育经费还不如越南的国家,浮夸成分,弄虚作假明目张胆,拿义务教育说事,还美其名曰学费免了。亏他们的先人!学费免了还以这个速度增长,要交160,那你要不“免”学费,按照这个标准“正常增长”,该交多少呢?早TM赶超英美去和外星人比着玩了不是。
    
    我们的家乡,曾经和现在每家都要挂幅字画的穷困地方,村小早在八年前就变成了村民的麦场,最近的小学也在四年前变成了一个破院子(大教室四个,教师宿舍一排)。当时赖以自豪的疯狂般求学,现在变成了村民们的耻笑和蔑视:上学有个P用,出去挣钱吧,钱才是祖宗!而当时大家无比尊敬的老师,现在连吃死老鼠被毒死的狗的地位都没有,为啥不到十年变化这么大?老师威信的下降就是对现行教育制度的讽刺,而老师地位的提高同样也是对现行教育制度的挖苦。有良知的老师都成了稀有动物,怎么希望孩子们从他们的粉笔灰下面带出善良和真诚?而这所有的现象,与几乎所有学校的“格言”、“校训”形成鲜明对比:“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以德立人,以人为本。”、“神圣的职业……”不知道大家昏不昏,我现在昏得厉害!还树人呢,简直就是毁人不倦。贵州之行有一中学校长愣说甘肃是东北的,争好一会,我恨不得把尿撒他嘴里,而这样的校长在孩子们眼里可是至高无上的典范,我吐。
    
    国家发展快得让国人做梦都能笑醒,然而教育发展得却让人哭笑不得。这里为什么非要说“没有希望的希望工程”,还有一个方面:我们的高等教育现在真的停留在了塑造“高等”两个字上,自以为是高等动物的人们,念了那么多年书,化了那么多钱,最后还换来个比此“高等”更不如的彼“高等”。2003年有报载武汉大学生卖淫事件调查,记者在各校采访时,受访大学生的回答稍微能说明点教育的问题:“人家爱怎么卖怎么卖,关别人什么事嘛!”、“这很正常,我们学校好多女生都做这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得交学费,得吃饭,买衣服……”、“少见多怪,无聊!”……而昨天在飞机上看《贵阳日报》,有一贵阳的千万富翁征婚选“妻”,记者问应征者情况,对方说有不少在校女大学生,记者问:“你会选择在校女大学生吗?”他很不屑一顾的说:“我宁肯选个小姐!”……这些例子太多,但总体反应出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教育把人给教育坏了,根本原因是教育本身就是坏的。而这样的教育怎么让正在接受基础教育的孩子们去憧憬?产生社会冲击,导致厌学弃学,对老师和学校丧失信心……这样认为的人越来越多,教育也就走得越来越远,而希望也就越来越渺茫。
    
    年前我有个唐兄死了,我的远侄女们都没法去学校,他是看着我和我家兄们通过念书走出去的,所以总想着让孩子上学!这个想法一直被他带进了坟墓。而象这种充满希望的失望,在全国还有多少?贵州四处建设那么漂亮的学校,又四处让人知道这里贫困,教育质量没上去,楼层倒上去了!三年纪的学生写自己的名字还要老师代写学校名称,我问你们是怎么教孩子的?他们有点不高兴的看着我,仿佛告诉我你把钱放下滚吧,问那么多干啥!但我看着孩子们充满茫然和希望的眼神,还是把埋怨放到了心里,和这些狗P不懂误人子弟的“老师”没啥可说的,至少孩子们是无辜的,但为什么盛世之下,孩子们还在和“希望工程”初始一样希望?这代表的是进步还是退步?至少可以问:这代表的是教育的进步还是退步?教人的不人,让受教者如何修身立德?!
    
    希望工程,早已变成了没有希望的希望!而在城市里不遗余力维护着受益者权益的、曾经也是农村孩子的当权者们,你们的忘本导致了教育的彻底堕落。当城市的发展不断递增,各类权益不断得到保障的同时,农村的发展却在相应的倒退,保障也在逐渐丧失和消亡,而为之量身定制的“希望工程”,也在希望中注定堕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蒋迅: 希望工程给我们的启示
  • 一个华夏子孙的心声:“希望工程”与“我的希望”
  • “希望工程”走向“失望工程”:考验胡锦涛的“卡夫丁峡谷”
  • 曹长青:希望工程里的绝望
  • 唐柏桥:“希望工程”变“失望工程”
  • 唐柏桥:“希望工程”变“失望工程”
  • 希望工程"大眼睛"今年上大学(图)
  • 人民网再发表对希望工程的质疑文章
  • 陈劲松: 希望工程与胡锦涛出访
  • 胡平:从“希望工程”弊案谈起
  • "希望工程":政府无能、国民丢脸的词
  • 希望工程再传丑闻 政协徐永光成焦点
  • 希望工程:这有受骗的孩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