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给《再谈我国的教育》补充两份材料/姚国祥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2005年4月06日)
    作者:姚国祥原抚顺市艺术幼师第一任校长、高级讲师 辽宁省学前教育研究会顾问组组长

    《再谈我国的教育》送呈国家教育部等领导机关和领导同志已近一个月了。尽管在党的先进性教育中强调要征求群众意见,倾听群众呼声,为群众多办实事,好事…… ;党的章程上也明确规定,党组织有责任对党员群众的意见、要求,及时做出负责的答复;但是,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说是说,做是做,要求基层党员做到的事,领导机关、领导干部可以特殊、例外…… 。由于得不到认真对待、负责答复,群众的意见越来越大,工作、事业的损失越来越严重,他们可以毫不在乎。这难道是对人民负责、为人民服务吗?

     现在,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对我国的教育,对过高的学费所造成的 “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等社会不公正现象,是极为不满的。我再提供两份材料,请有关领导机关和领导同志认真看看。 (博讯 boxun.com)


一份是新华社主编的《半月谈》2004年 22期上刊登的《高校何时不再高收费》(作者:孙爱东)原文如下:

    前不久,教育部一高级官员在全国高校教代会民主评议领导干部工作研讨会上公开表态:我国的高校教育收费改革是必需的,但不能使高等教育的发展以教育收费为基础,收费只是对政府投入教育的财政资金不足部分的补充,今后我国高校教育的收费不能再提高了。

    教育部高官的这番话,着实让民众宽慰了许多。经过连续几年的扩招,我国高等教育收费已经成为普通百姓难以承受之重也是不争的事实。连教育部领导都承认,目前大学生上学成本很高,在北京一个学生一个月要300元的生活费,再加上4000元左右的学费和回家探亲等各种费用,一年要花将近1万元。以我国农民去年人均纯收入2622元来计算,在北京供养一个大学生一年所需费用,需要4个农民一年不吃不喝才能完成。高校的过高收费,严重超过了普通群众的承受能力,已惹得怨声载道。

    如果过高的收费门槛将一部分贫困生拒之大学门外,高等教育的出发点就值得考量了。诚如那位教育部官员所言,如果把高等教育办成了谁有钱谁就能上学的局面,那就不是共产党国家的教育。可见,教育部发出:“高等教育收费不能再提高”之语,既是理性回归之举,也是亡羊补牢之策。

    然而,多年来高等教育这列火车所形成的高收费惯性能否因教育部门的警醒而改观呢?普通百姓能否从教育部门的郑重承诺中见到实效呢?

    当前,我国高等教育毕竟还是一种稀缺资源。高校的收费再高,学生的家长也愿省吃俭用供孩子上学。而且,以某些收费政策为借口,不少高校仍然充满了高收费的冲动。我国的高等教育已经开始进入大众化教育阶段,2003年全国各类高校在校生人数已经超过2000万人。如此规模,肯定需要相当教育经费的支持,但国家教育经费的投入占GDP比重至今不到4%,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教育经费的缺口怎么补?有资料显示,2003年全国高校教育收费400多亿元,而国家对高校的财政投入为700多亿元,学生家庭分担高等教育年度总投入的比例已高达36%。如此高的比例,发达国家的居民听了也会咋舌。

    由此看来,要真正解决高校的高收费问题,必须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要解决高等教育的投入问题,既要解决渠道问题,又要解决机制问题。二是要制定具体措施,对继续搞高收费和乱收费的要有处理的办法,这个办法还要公开,以便群众进行监督。(编辑:张寒)

    请看:“连教育部领导都承认,目前大学生上学成本很高,在北京一个学生一个月要300元的生活费,再加上4000元左右的学费和回家探亲等各种费用,一年要花将近一万元。以我国农民去年人均纯收入2622元来计算,在北京供养一个大学生一年所需费用,需要4个农民一年不吃不喝才能完成。高校的过高收费,严重超过了普通群众的承受能力,已惹得怨声载道。” 文章指出:“2003年全国各类高校在校生人数已经超过 2000万人。如此规模,肯定需要相当教育经费的支持,但 国家教育经费的投入占GDP比重至今不到4%,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文章还指出:“有资料显示, 2003年全国高校教育收费400多亿元,而国家对高校的财政投入为700多亿元,学生家庭分担高等教育年度总投入的比例已高达36%。如此高的比例,发达国家的居民听了也会咋舌。”

    另一篇是2005年3月12日刊登在大洋网上广州日报上的文章。也是原文照录:


高校学费沉重1个农民干13年才能供养1个大学生

    (记者秦晖 通讯员卢健民 李双)一个农民13年纯收入才能供得起一个大学生4年的花费?昨日,在教育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管理科学部与暨南大学共同在暨南大学举办的 “高校可持续发展管理论坛”上,专家们提出了这一尖锐的问题。


费用高:学费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南昌大学甘筱青等教授指出,全国高校生均学费已经从1995年80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5000元左右,进入新校区的学生的学费则在6000元左右;住宿费从1995年的270元左右,上涨到了2004年的1000元— 1200元;再加上吃饭、穿衣等,平均每个大学生每年费用在万元左右,4年大学需要4万元左右。2004年我国城镇居民平均纯收入和农民年平均纯收入 9422元和2936元,以此计算,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据调查,有25.5%的学生表示“不愿再升入大学” ,原因是“家庭负担不了上大学的费用”。可以说,高校收费标准已经逼近、在部分地区甚至超过了我国广大普通居民的承受能力。


盲点多:300地级县级市无高等教育

    高等院校经过连续扩招,教育资源无法满足教学需要和教育部规定的标准,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建设高校区的热潮。专家们提出:中央和地方政府都要加大对高校新校区建设投入;应鼓励社会捐赠,对高校新校区建设多元化投入予以政策支持。

    清华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的专家薛澜和侯龙则指出,在全国660个城市中,除了4个直辖市和15个副省级市,在260个地级市和 381个县级市中还有300个左右的地级市和县级市根本没有高等教育。下一阶段高等教育资源配置尤其应当关注尚无高等教育或高等教育十分薄弱的中小城市。


定位偏:盲目升格片面追求“大而全”

    浙江大学科教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的专家们则提出,单科性学院纷纷要改为“学科齐全”的多科性高等学校,并且追求成为学术性研究型大学;许多专科学校及新办的高等职业学校,则以“专升本”为努力目标。这种盲目升格、片面追求“大而全”与“综合化”的选择,必然导致办学模式千篇一律、人才培养规格单一、科技成果大质差的后果。参照国外做法,对学大学进行分类是唯一出路。

    请看:“供养一个大学生,需要一个城镇居民4.2年纯收入,需要一个农民13.6年纯收入,这还没有考虑吃饭、穿衣、医疗、养老等费用。”这实在是“不能承受之重”啊!

    为什么国家教育部和有关领导同志,面对广大群众的“怨声载道” ,眼看着许多群众已经“不能承受之重”,还是这样冷酷无情,置之不理,蛮干到底呢?

    再一次吁请有关领导同志和领导机关,认真倾听广大群众的呼声,关心广大群众的疾苦,采取断然措施。扭转目前我国教育存在的种种不合理现象,向全国人民做出应有交代!

    能不能正确对待、正确处理,实际上也是对有关领导机关、领导同志的一次考验。正在进行的党的先进性教育“要在解决实际问题上下功夫,把是否解决了群众反映强烈、通过努力能够解决的突出问题和群众是否满意作为衡量这次教育活动成效的重要标准”。对于群众反映如此强烈的问题,如果仍然采取无动于衷的态度,连个负责的答复都没有,能够称得上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取得成功了吗?

    且看国家教育部等领导机关、领导同志如何动作吧!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前校长、高级讲师姚国祥:再谈我国的教育(触目惊心)
  • 姚国祥:对于几个重大问题的意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