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凝聚一盘散沙的新义和团运动
请看博讯热点:反日示威

(博讯2005年4月28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博讯 boxun.com)

    写了《既不必畏日,也不必反日》一文以后的几日里,闻悉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已经表示,有意通过协商解决安理会的扩编问题,美俄两国也相继表示这个事关重大的改革,先须得到各国的一致同意,因此这个问题实际已经无限期地搁置了。
    
    然而,国内反日运动又快速发展,四月九日(星期六)北京有近两万名群众走上街头大游行,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有报道说,天安门“六•四”事件以来北京最大规模的学生潮游行活动,抗议对象锁定日本,反对它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游行队伍经过日本餐馆,群情激动,高呼“抵制日货,抵制日货……你不要脸……小日本滚出去”。
    
    当天下午又在网上看到预告:“广州天河区天河体育中心,星期日将有反日和罢买日货活动,活动于上午十时在天河体育中心开始,预料参加人数可能超过一万人;据称,示威用的横幅、传单等宣传品已准备好,呼吁参与者穿红上衣,戴红头巾,勿作过激行为。”
    
    十日(星期日)早晨又看到报道:“广州今早也爆发反日示威,数千群众响应互联网号召,在天河体育中心外聚集,然后游行往日本驻穗总领事馆。示威者穿上红色上衣,带备横额及挥舞国旗,抗议日本篡改侵华历史,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示威者还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口号,并号召罢买日货。”
    
    联想到全国性的网上反日签名运动,征集到了两千多万人的响应,而反日游行群众又都是响应互联网的号召而来,因此问题就不简单了。众知,国内互联网长期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而这回政府只要求共产党员不要参加,意思是老百姓是可以参加的,政府是不会把他们当做闹事的反革命处理的;而游行的规模又是北京两万,广州一万,群情激愤,鸡蛋打人,恰到好处,羞而不痛。其中的“妙”,就不可言了。
    
    前几天,我还不甚怀疑签名运动有自发的倾向,今天就完全可以确认它是政府主使的。众所周知,中国政府严禁一切聚会游行,乃至赵紫阳的丧礼;今天公安部门开了例,让百姓呼着五四运动时“抵制日货”的口号,来反对调情时代“一衣带水”的甜蜜友邦……这自然都是出自顶峰的决策,也一个愚不可及的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玩火行为了。
    
    人,都有民族的精神。然而,把一种正常的种族归属感,激化到破坏世界和谐,随意侮辱他人的极端民族主义,那就大错特错了。严格讲来,所谓“民族主义”是那些受挫折民族的愤恨,是弱者的一时亢奋。我曾经说过“民族主义是败兵的旗帜,是弱势群体的吗啡针”,那些找到了正确道路的民族和国家,是不会饮鸩止渴的。
    
    事实上,二十世纪是中华民族民族主义精神最旺盛的世纪,也是中华民族最虚弱、最失败的世纪。民族主义之所以不好,是因为它用种族的颜色,涂抹了透明的真理。结果,饥不择食地“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高举了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尽管一时有过“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壮语,接着就是几千万饿蜉倒下去了的惨景。
    
    日本担任常任理事国的问题,本来就应该由自称代表中国人民的中国政府去解决,完全没有必要搞群众运动;而这个问题被实际搁置后,就更没有搞游行示威,抵制日货的必要。随着中国经济的国际化程度不断提升,“made in china” 已然是一种世界现象,届时这些呼吁抵制日货的人何以面对世人抵制中国货的要求?……事态进一步扩大,可见官方煽动的反日民族主义,是有所他求的了。我以为这和二十世纪中国的“革命民族主义”也大不相同,它是毫无理念的“败君的棋子”,是想凝聚一盘散沙的痴心,而与慈僖太后反对政治改革,发动“扶清灭洋”的义和团运动,就再相似不过了。
    
    二〇〇五年四月十日
    
    ——原载《动向》2005年4月号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征集签名: 呼吁大陆有关方面充分保障反日游行中被捕人士的基本人权
  • 浦志强:我为什么主张要对反日热情进行冷思考?
  • 朱学渊点评“上海拘四十二名反日示威者”
  • 刘晓波:为反日降温的舆论攻势
  • 徐少骅:何必反日
  • 傅国涌:反日游行不过是“合群的自大”
  • 爱国者导弹:政治局讨论反日示威,曾庆红反对压制群众
  • 何必反日/徐少骅
  • 反日由自发行为到违法行为—读胡子贴有感
  • 林保华:共军异动,国人被骗,反日煞车
  • 刘晓波:被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 军队异动,国人被骗,反日煞车
  • 透过反日游行看大陆民众积怨深重/秋枫
  • 中国需要摆脱受害者意识 ──吴寄南教授谈民间反日运动
  • 由这次反日游行认识到的我们的不足。
  • 毛泽东及其传人为何既要“反日”又要“谢日”
  • 谈谈反日风潮的“民意”/胡平
  • 朱学渊:既不必畏日,也不必反日
  • 多维社论《为什么必须支持反日示威》难得一见的奇文
  • 中国民众“反日”游行的前因后果
  • 纽约时报:中国官方媒体为何突然变调指反日示威为“阴谋策划”?
  • 上海逮捕以电邮鼓动反日游行者
  • 上海又抓了42个反日“不法分子”
  • 郭飞雄:关于五月四日举行反日入常游行的申请
  • 中国出动大批军警 严防“反日”
  • 手机互联网与中国反日示威
  • 中国又逮捕两名反日示威者
  • 深圳:警察执行禁止游行命令 反日示威已成往事
  • 围攻日货 反日怒潮揭示中国社会七大压抑 
  • 政府反日做秀结束,中国官方全力镇压民间反日
  • 北大“反日民主研讨会” 国保“光顾”
  • 中国关闭部分反日网上论坛
  • 外界解读胡锦涛为反日情绪降温
  • 中国明令不准国民参与反日示威(图)
  • 国内学校下令禁止反日活动
  • 中国开始控制反日示威活动
  • 传京沪拟赔偿反日示威中损毁日本物业
  • 反日示威:胡锦涛政府一箭双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