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大苗:为聂元梓的申辩叫声好
(博讯2005年5月08日)
    
    
     听说聂元梓出书,自己近来懒于动弹,没有注意去买。刚刚在网上看到书中摘录,《答季羡林教授》这个段文字的取名,不知出自原作还是摘编者后加。想一下,一个如日中天时倏然坠落,另一个夕阳愈红而矍铄,以那段最艰辛的历史对话,本身就很耐我寻味。季羡林先生的《牛棚杂记》在我书橱中摆上几年了,毫无疑问,对于我,那并非是一本被反复阅读过的文集。既然未得反复阅读,阅读也就必有疏漏或疏意,比如聂元梓谈及的事情就在其中。 (博讯 boxun.com)

    
    聂元梓有历史罪孽,并因此受到惩处。用今天的眼光,尽管看起来受到的惩处不法,她依然为自己的过错和恶行付出了代价。刑过之人应当如何呢?好像这个事情今天正在悄悄发生变化。而以前则默默地,确切地讲应当是苟且地残生。为自己曾有的经历辩解、申诉或澄清,为中国文化所不喜,这样的作为只能为平反独享。于是,大抵上后人能见到的都是被平反者的独言,而且呢,但凡能如此独言,也都是关于平反。但事情好像并非仅仅如此。
    
    “为中国文化所不喜”一说并不恰当。刑过之人难言状一由自己怯怯唏唏而不胆言,二呢,官家实行话语预审而不得言。当下,倘若出版者不在商言商地牟利,仅就按导向地政治正确,我们或许只能见得月羡林、季羡林或年羡林小先生、大先生和老先生的单边行动计划。我听说姚文元在写回忆录、近来也见到片状的蒯大富访谈等等。尤其是那个韩爱晶,文革时候一直以为是个“她”,后来又听说是个“他”,刚刚在网上一查,还有文字说韩爱晶是个“她”,可见之混淆。倘若现在有人打算拍摄故事片或连续剧什么的,演员还挺不好定性的呢。
    
    仅读了聂元梓这一小段文字,就足以唏嘘不堪。她说“在我主持校文革期间,由于当时的形势使然,和我自己的思想左倾错误,政治水平不高,以及对许多事情的盲目和无力,……”,此中“政治水平不高”一言已经太古老,今天的社会早已经汰弃,可聂元梓还谨慎地使用着。想过来,即使有心争议一下何为“政治水平”“高”与“不高”,与今天社会的词义都甚不合。所以,“温故而知新”这样的训条很可疑,只有时代凝缓不变才有意义,而时代变迁已远远离开旧境,词藻的苔痕无迹可寻,没有很古董的修养又何以“温故”,当然也就无从“知新”了。
    
    比照聂元梓,她所抱怨的季羡林先生更是沉疴。一个大儒大雅的老先生,竟然还是让聂元梓这个历史冤家挑出来“破鞋”这个俗鄙恶词,实在让我意外。确实我忘记是否从那本《牛棚杂记》中注意到这个用词,但聂元梓指出那是对她的评注,我会不疑地相信确有其词。聂元梓之所以能在文革呼啸,当然有她自身的人格因由,我也相信生活方面的窘境也可能影响一个人的社会行为。但无论如何,学理极深的季羡林先生动用这个词语,好像并非遵循学理之法,或只少感性地造次。
    
    相信季羡林先生用此评价聂元梓源于心头之大恨,亦恨之极以恶词宣泄。季羡林先生的专业极在于人文,而人文构有伦理。季羡林先生若没有对女子的性歧视和性在意,何能认定“破鞋”二字为人伦下作之极呢?何能从这个用词中得到宣泄的快感?季羡林先生显然忘记,文革初始之时,也就是打倒“资产阶级学术权威”的时候,具体讲大约是一九六六年的春末夏初日子,“破鞋”或者“不良”社会现象和“不良”生活作风同为群众性整肃和打击对象。
    
    相比起来,季羡林先生要比“破鞋”们幸运。季先生能得到平反,亦能在平反后大明大亮,可谁会为“破鞋”平反呢?聂元梓的婚姻早在文革之初之前就遭人讥讽,固有其心理和性格使然,也同样使然其心理和性格。聂元梓在环境中并不合群,推想起来和外人对其婚姻和生活的微词未必无关。同为北大之人,季羡林对此难能不知,可就是以为极有杀伤力地朝软肋下手,可见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执迷。
    
    我移来聂元梓的原话作收笔,她是这样说的“季先生说他因为反对我而进了牛棚,这是可能的,也是不幸且令人同情的。但群众整他,我当时确实不知道。连他参加“井冈山兵团”我当时也不知道,他怎么反对我,我至今还不知道。他说北大的群众组织两派之间没有原则区别,他与我的原则区别又在哪里?他也参与了北大学生的两派斗争,还是“井冈山”在东语系的负责人,他为什么不对当年的“业绩”深刻反省呢?难道二十年之后,还仅仅把“文革”理解成我这样的“坏人当道”,他那样的“好人受罪”,把自己洗刷的一干二净,全然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客观的说,大家都参与了悲剧的上演,又都承受了恶果。痛定思痛,皆不堪回首。”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