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学渊评《文扬:潘岳的山河》
(博讯2005年5月28日)
    朱学渊更多文章请看朱学渊专栏

    学渊评:冼岩和文扬是文坛反对政治改革的两员大将,冼岩人在北京,文扬屁股坐在“纽西兰”,可是对“国情”和“央情”都一样的清楚,满脑壳共产专制的“官本位”思想,流于言表,如“心胸宽阔的胡总书记”任用了“二十六岁就当上了处长”的“潘副局长”云云,肉麻得不得了。文章引潘副局的话说:“中国的环境问题不是一个专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究竟是什么“政治问题”?是什么“扭曲观”呢?北京当官的潘岳不好说,身在“海外”为文的就应该帮助他说说清楚,“打马虎眼”就等于是在帮坏政治制度的忙。其实“一党专制”和“发展是硬道理”是一对“暹罗连体双胞胎”,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的。潘岳要环境,就是不要硬道理,就是要共产党死。反正是死,共产党宁可喝甲醛,吃砒霜,也是不会放弃“保八”,“保十”的硬道理的。

     文扬:潘岳的山河 (博讯 boxun.com)

    潘岳,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会长。

    一般的观察者仅从这么两个头衔上解读不出多少意义来。知道前者是中国中央政府一个部门的官职,虽是部级的总局,但势力不大,比不上商务部长实权大,比不上财政部长油水多。后者就更子虚乌有了,本来环境问题就是个虚的,还文化,还促进,一看就是读书人的矫情。潘岳是个读书人,出过好几本书,还有个历史学博士学位,注定这辈子解不开内心的文化情结。调任环保总局后的第一份宣言就叫《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从题目上就看得出是那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官员写的。不去乖乖地夹着尾巴熬年头然后伺机调动,一上来就先把自己那点工作跟文化挂上钩,然后又越过好几级领导,擅自分管了“民族复兴”的大事业。现在多亏了是心胸宽阔的胡总书记当政,若是换了某位土皇上,你这就叫目无党中央!

    《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二〇〇三年十月出台后,海内外媒体一片哄响,一时间中央政府各部委都看不见了,除了总书记和总理接下来就只看见潘副局长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被这篇文章直接抢了风头的至少有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文化部和教育部等好几个大部委。潘副局长的学问大、能量大,身子正、后台硬,这些部委的头头们也就只好忍了。

    潘副局长并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二〇〇四年他一手刮起了“环评风暴”,依仗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在字面上的“一票否决”权力,大开杀戒,居然连续砍杀了几十个大型建设项目,包括总投资七十亿元的三峡地下电站、总投资446亿元的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等超大型项目。“环评风暴”被潘岳解释为“三板斧”,这大斧子抡起来不仅又抢了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水利部、建设部等多个中央部委的风头,更直接动了项目。项目就是官员们的饭碗,潘副局长手起斧落,砸碎大小饭碗无数。

    这一年,潘岳又有“绿色GDP”、“环境文化与社会公正”、“环保指标纳入官员政绩考核”等多个新论,不仅屡屡搬动发改委的“奶酪”,连民政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乃至人事部这些传统的红色衙门也都或多或少被潘岳涂抹上了深深的绿色。

    潘副局长的学问大、能量大,身子正、后台硬,这些部委的头头们,包括被砸了饭碗的大小官员们,也都只好忍了。

    潘岳在干什么?早在二十六岁就当上了处长的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正在公开触犯政治上的禁忌,正在公然蔑视官场的规则,如果他有一丁点小辫子被人抓住,当年的商鞅就是他的前车之鉴。但显然他是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实在是来不及了,他正在尽其全力让中国人看到自己眼下所处的岔路口。在潘岳眼中,这是一个颜色分明的岔路口,一路走过来的路是红色的,既定的前方道路是蓝色的,中国人正满怀信心地企望用蓝色的先进改造红色的落后,用“世界工厂”取代自家后院的菜园子。现在潘副局长却大声喝道:西方国家的蓝色老路对中国来说是死路一条!必须在到达悬崖之前紧急刹车,拐到另外一条绿色道路上,否则必将车毁人亡!

    潘副局长给出的灾难时间表是:见到悬崖——五年,跌入悬崖——我们这一代。

    上一周,在北京的《财富》全球论坛上,当着在座的中外企业精英,潘副局长直言:“中国的环境问题不是一个专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

    潘副局长说:“政治问题必须在政治的高度上解决。”

    中共中央政治局诸常委们想必都听见了。怎么着手?将国家环保总局从国务院直属机构改为中共中央政治局直属机构?由环保总局牵头重组政治体制改革办公室或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

    潘副局长说:“环境关涉所有人的切身利益,但和其他领域相比,它的政治风险较低,因此较易达成社会共识和共赢,是探索社会主义民主和公平的最好切入点。”

    世界各国政要们也想必都听见了。怎么着手?将敦促中国政府开放民主改为敦促中国政府改善环境?将提醒中国政府“人权高于主权”改为提醒中国政府“环境高于主权”?!

    今天,为了救国、救山河,潘副局长终于不惜贸然“犯上”了。这位有着丰富历史知识的政治家不会不清楚,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康梁变法无一不是夭折在“犯上”这个泰山压顶般的罪名之下。当年的朱镕基在观看《商鞅变法》话剧时也只能将自己内心的悲壮无奈地寄托于几秒钟的泪流满面,而论资历论年纪论官职你潘岳才只是朱镕基的一半!

    全是因为时间来不及了。即使中国的政治改革和民主法治有一个“人算”的渐进安排,但环境灾祸的突然降临却可能是“天算”的非常宿命。潘岳没有退路,政治的开明容忍他说或者政治的压制禁止他说都是一样,因为他的眼前是这样一个严酷的图景:在过去的五十年中,中国的人口增加了一倍,生存空间却减少了一半。我们生产了世界最多的微波炉、电冰箱、电视机,也消耗了全世界最多的煤、铜、锡、锌、铂、钢材和第二多的石油。耕地的人均占有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2,淡水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6,草地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2。我国四十五种主要矿产的现有储量,再过五年将只剩下二十四种,十五年后将只剩下六种。按世界人均占有淡水量测算,中国只能养活3.2亿人;按世界人均可耕地数测算,中国只能养活2.6亿人;按世界人均占有林地测算,中国只能养活1.7亿人。1/3的国土被酸雨侵蚀,七大江河水系中劣五类水质占41%,沿海赤潮的年发生次数比二十年前增加了三倍,1/4人口饮用不合格的水,1/3的城市人口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城市垃圾无害化处理不足20%,工业危险废物处置率仅为32%,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十个城市中,中国占五个……

    国在山河破,城春草木稀。潘岳的名字当中有山也有水,但他却选择了既没有山也没有水的“西风胡杨”自喻,因为他内心的山河已经破碎了,破碎到了无法复原的地步,而他内心的执着又让他不能接受彻底毁灭的现实。于是,以最悲壮的形式苟活在茫茫大漠上的胡杨树就成了他微弱信念的最后支撑。

    “当然,还剩下胡杨,还剩下胡杨簇簇金黄的叶,倚在白沙与蓝天间,一幅醉人心魄的画,令人震撼无声。”

    当然,还有潘岳们在呼号,还有潘岳们“在政治的高度上”奔走呼号,蓝色与绿色的岔路关头上,回荡着黄锺大吕般的吼叫,吼者声声凄厉,闻者肝肠紧抽。

    谨以此文在“潘岳变法”的最后关头壮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岳能做的有限,公众参与进来就会无限/老树
  • 潘岳與倒行逆施的"民主"/艾劉斯
  • 艾丽:劝潘岳莫煞费苦心
  • 别让环保成为潘岳们的独角戏/田立
  • 昔日政改明星,今成第四代“苍鹰”——第三只眼看潘岳铁腕治污/申言
  • 求知:潘岳环保风暴过猛可能刮伤自己
  • 晓冰:潘岳的铁腕与环保总局的强硬
  • 晓冰:潘岳的铁腕与环保总局的强硬
  • 郑义: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 易冰:潘岳叫停電站顯示大陸落實科學發展觀決心
  • 亦夫:潘岳叫停电站会否引火烧身
  • 郑史:反看潘岳,一语成谶——汉源事件的环境与公平
  • 麦珂:潘岳文章背后的中国思潮态势
  • 潘岳的《環境保護與社會公平》是儒學思想之體現
  • 安哲:潘岳新说挑战现代化既有模式
  • 芮文:潘岳讨好胡温显现中共新生代立场
  • 田宏:潘岳为农民正名
  • 潘岳:经济发展绝不能以牺牲社会公平为代价
  • 章器:潘岳新文章是胡温权力体系已趋稳固的注脚
  • 潘岳:中国环境问题的根源是我们扭曲的发展观
  • 潘岳:中国将把环保同政绩挂钩
  • 潘岳:淮河应急预案启动
  • 潘岳:政府不能拍脑袋定项目
  • 潘岳猛刮“环评风暴”前程堪忧
  • 国家环保局副局长潘岳称干部任用应与环保绩效挂钩(图)
  • 潘岳:政府要制定政策保障公众参与环保合法权利
  • 艾劉斯:潘岳帶領學生築長城的真意
  • 潘岳: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
  • 陈邈:潘岳论环境显现大陆经济模式深层危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