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翠容:程翔的采访人生
(博讯2005年6月01日)
    
    
     得悉前辈程翔在内地采访时受到扣押,感到震惊之余,亦联想到很多、很多,有关人生的。 (博讯 boxun.com)

    
      对于一些读者来说,程翔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在香港新闻圈中,他却是有一定声望、受到我们尊敬的前辈及好好先生。
    
      香港大学毕业后,他因爱国加入了《文汇报》,亦因爱国,于「六四事件」发生后离开《文汇报》,辗转加入了新加坡《海峡时报》,成为大中华的中国新闻编辑,继续议论中国时局、中美关系。
    
      他的文章辛辣,其实他是爱之深、责之切。始终,在香港六、七十年代出道的知识分子,对中国的感情是放不下的。
    
      记得上一次见程翔,是在华盛顿采访美国大选的时候。他的白发多了,其实我也多了,采访工作很磨人,但他仍满有热诚,孜孜不倦,到处奔波。老实说,华人新闻界大一点年纪的,全都安坐在冷气办公室,只有欧美记者,即使资深的,也爱守在前线,只有前线的新闻最具生命力。
    
      看到程翔,我这个后辈也不敢怠慢,继续往前冲。程翔向我笑说,除了工作外,也不要疏忽亲情,人活到一定年纪,便应该懂得感恩、知足、惜缘。我「眼光光」望吁他,他有点动气,「肉紧」地继续说:「我看呀,你就好应该特别感恩,动乱地区到处钻还能完完整整回来,上天对你真是厚爱。」
    
      今次,我希望上天也能对程翔有厚爱,让他平安回到香港来,再次听听他的人性教诲─他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宝贵教诲。
    
    (香港经济日报)
    
    
    程翔驻台两年捐款921
    
    台湾苹果日报 2005-06-01
    
    【沈正彦、苗佩莹/连线报导】新加坡《海峡时报》驻中国首席特派员程翔遭拘捕震惊各界,由于他曾于一九九八至二○○○年间,担任该报驻台特派员,此事也令我媒体界大感意外。 新加坡《海峡时报》驻台记者指出,程翔在新闻工作上相当认真,也许是冲过头才出事。
    
    近年反共力推民主
    
    国内一名与程翔熟识的两岸资深记者认为,程翔近年政治理念相当反共,最近两、三年积极参与香港的民主游行,算是激进人物。他透露,程翔应该早就被中国盯上。
    
    慈济功德会刊物《慈济道侣》三五三期报导,程翔驻台期间正巧遭逢九二一大地震,他于灾后第三天便亲自走访南投灾区,隔年调派香港后即在香港大学校友会上发起募款,筹得二十二万元台币,并特地来台将善款交由慈济功德会转赠灾民。不过台湾官员对程翔印象不深。陆委会港澳处官员表示,知道程翔这名记者,但他较常与港澳之友会联系,陆委会对他没特别印象。
    
    
    程翔妻子刘敏仪给大家的信
    申诉声明
    
    本人夫婿程翔于今年四月二十二日,经中介人之邀,前往广州欲取宗凤鸣先生第二本有关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的一份书稿,于现场由国安人员带走。程翔是全球第一位就宗凤鸣先生第一本有关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书稿作出报导的记者。新闻刊于新加坡《海峡时报》2004年8月7日。其后并得多家香港及国际传媒引用。今次如果他能成功取回书稿,将再度成为全球第一位就宗凤鸣先生第二本有关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书稿作出报导的记者。前后两次取稿,出发点纯为新闻工作。 由于两次均通过中介人,宗凤鸣先生本人并不知悉事件并不为奇。但程翔平素行踪并不向家人和上级隐瞒,本人及《海峡时报》均悉此事。程翔自小勤俭爱国,讲信修睦,家人友侪非常清楚。我们没有儿女,生活简朴。缘何要从事间谍活动,危害国家?程翔于今年三月前赴北京采访人大政协会议,其后又陪伴他一位刚被提拔的上司在北京到处拜会官员,差不多整个三月都在北京。如他确有间谍行为,因何那时不正式拘捕起诉,要待四月廿二日藉一套赵紫阳的书稿加以诱捕? 今案件尚未交付司法程序,家人甚至尚未收到有关方面正式的□捕通知书,是否应由中国外交部向全球公布程翔的「罪状」?希全港市民、国际传媒、国际社会关注此事。
    
    刘敏仪谨告 2005年5月31日
    
    都市日报 2005-06-01(6/1/2005 2:2)
    
    
    转自新世纪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程翔堕入中共魔手/凌锋
  • 凌锋:程翔堕入中共魔手
  • 美关注程翔被捕宗凤鸣称继续出书(图)
  • 中国拘押新加坡记者程翔案受关注
  • 中国逮捕程翔似与赵紫阳文件有关
  • 香港著名媒体人程翔北京被捕(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