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05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博讯 boxun.com)

    16年前,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一起使中国政府100年后都抬不起头的事件,那就是“六四事件”,具体说就是“六四天安门广场爱国民主运动”。由于中共的武力镇压,使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此后大步倒退。至今,虽然“六四”已经过去16年,但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却没有丝毫松动,民主化进程仍然“没有任何可言之处”。
    
    那次事件,对于广大亲身经历那个时间段的广大民众来说,“六四”的意义在于它已经成为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这所高校将给中国的未来带来民主,带来自由的曙光。
    
    6 月3日晚上,余杰说“我们都是‘六四’的孩子”,而我想说,“我们都是受‘六四’启蒙的向往民主自由的‘六四高校’学生”,6月4日当天,王怡说,16 年,16个‘六四’,我没有资格说纪念,我经历这个夜晚,困难、羞耻和罪孽,从来没有结束,我甚至没有力量将125位天安门母亲的名单,从头至尾读完。受难者,或沉默者,每一次‘六四’,我们的选择和专制者一样怯懦,一样不值得宽恕。”当天,还有更多更多的人发出自己的声音,无论人们是否同意这些看法,这些观点,都不影响这些看法和观点的勇敢而自由地表达。包括我自己在内,我并不完全同意王怡所言其中一段“我们的选择和专制者一样怯懦,一样不值得宽恕”,怯懦是人所天生的,但不是不能改变的,“六四” 对人们的影响是持久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人们终将走出最初的怯懦,坚定而果断地推进民主化进程,而专制者的怯懦也将在人们走出最初的怯懦的同时,抛弃这一不能令人引以自豪并不能使人抬起头来的怯懦,进而进入推进民主化进程的时代大潮中去,最终埋葬反民主反自由的专制制度,热爱并宽恕所有人。
    
    “六四”,不仅仅是当年所有参与者的“六四”,也是以后几代人的“六四”,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们,七十年代出生的人们,以至于现在步入大学之门的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们,都无法回避“六四”这所为中国未来培养民主自由精神的高校,都将在历史的二十一世纪受到这所高校的最广泛影响。所以我说“六四”是全国人民的高等学校,这所高校将证实“六四”是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起点,而不是终点。
    
    为“六四”正名,不管今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之路如何曲折,民主化进程如何缓慢,民主的普世价值都将成为每一个中国人所追求和所信仰的,都将在中国大地上生根,最后长成参天大树。
    
    2005年6月4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罗孚:六四永恒之光与程翔冤案
  • 六四前夕:股灾与天灾/林保华
  • 焦国标 台独是六四之血化成的力量
  • 我们村有个六四军人
  • 赵昕:“六四悲剧”天天在发生
  • 草根:纪念六四
  • 螺杆:六四 - 永远的话题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童蒙:铭记“六四血案”,高擎“民主圣火”
  • 李天笑:今天与“六四”的根本区别
  • 纪念“六四”——天安门广场上的国殇
  • 胡少江:六四镇压是中国不平衡发展的源头
  • 呓人自语的法国六四纪念/万生
  • 袁红冰:祭六四圣血----写于悉尼纪念六四大集会
  • 莫之许:勿忘六四,走出六四
  • 内情:“六四”时中共体制内开明派与体制外自由派的斡旋 (图)
  • 赵达功:纪念六四我们做些什么(图)
  • 老郸:五四六四路未央
  • 陈奎德:把杀人看作杀人——六四16周年祭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中国人难忘六四(图)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大陆论坛网友小心纪念六四(图)
  • 美国之音记者裴新回忆六四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加者满四足球场
  • 在京部分“六四”难属6月4日祭奠公告
  • 六四期间北京戒备森严(图)
  • 原北京护士讲述“六四”的血腥场面
  • 快讯:天安门已抓悼念六四几十人
  • 六四16年后胡锦涛未放松对异议人士的监控
  • 中国异议人士呼吁平反六四(图)
  • 六四难属和参与者:忆六四吁平反(图)
  • 民主人士谈六四(图)
  • 冲破种种封锁 紫阳纪念集六四出版
  • 赵紫阳:“武力镇压六四事件责任在于邓小平”
  • 胡平:希望就是力量-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 刘晓波: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六四”十六周年祭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