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朱健国:央视用《满江红》向“六四”致哀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20日)
    
    
     2005年6月3日晚8时40分,深圳市许多家庭的客厅里都回荡着一首令人悲愤万分的《满江红》——电视机里一个浑厚的男高音始而低沉朗诵,继而慷慨高歌—— (博讯 boxun.com)

    
    “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叹。空怅惘,人寰无限,丛生哀怨。泣血蝇虫笑苍天,孤帆叠影锁白链。残月升,骤起烈烈风,尽吹散。……”——这是5月27日开始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档播出的52集电视连续剧《大宋提刑官》的片尾歌《满江红•尽吹散》。
    
    开始人们感觉一般,以为这部由两岸三地影视明星合作“震憾升堂”的《大宋提刑官》,只是以世界法医学鼻祖宋慈(南宋)为原型,以其著作——世上第一部法医学专著《洗冤集录》为基础创编,由11个充满悬念、诡谲惊异的命案组成的古装侦探电视剧。但随着“六四”忌日的临近,人们开始感觉每集后面的片尾歌别有深意: “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叹。空怅惘,人寰无限,丛生哀怨。……”这不分明是在为“六四”冤魂鸣冤么?!这不是在希望有今日“宋慈”重审“六四”冤案么?
    
    望今日“宋慈”重审六四冤案
    
    5月29日,这感觉开始在网上广泛传播——“百度网”开始有了专论《<大宋提刑官>的片尾音乐好棒啊!》专栏,网友纷纷议论:
    
    “不仅朗诵很棒,演唱也很棒,象这样的音乐艺术构思更是史无前例啊,绝妙至极!!(作者: 四度音程 2005-5-29 12:29)”
    
    “难道大家都只关心片尾的音乐和朗诵吗,怎么不关心关心它的内容呢,多么令人悲叹的词啊,现在的世界,和大宋提刑官的时代有区别吗?多少冤魂尽嗟叹,泣血绳虫笑苍天 我们这些泣血的绳虫啊,有多少已成冤魂,但有多少敢笑苍天,沉重啊,悲惨的世界,生命如此之轻,像宋慈这样的人太少太少。(作者: 218.28.11.* 2005-5-31 23:39)”
    ……
    
    电视连续剧6月7日被“腰斩”
    
    更令人扑朔迷离的是,52集电视连续剧《大宋提刑官》将在6月7日被“腰斩”——在“六四”过去的三天后,只播了一小半的《大宋提刑官》将停播,5月26日网上有新闻——
    
    “记者昨天又了解到一个消息,该剧(《大宋提刑官》)将分上、下两部分在央视播出。5月27日起在CCTV-1黄金档播出上半部;6月7日至14日播出谢园等人主演的专题片《陈云》和《陈云在临江》;之后再继续播出《大宋提刑官》的下半部。黄金档电视剧分成两部分不连续播出,这在央视尚属首例。”
    
    这一消息说明,央视为了坚持在“六四”前后应时播出《大宋提刑官》,不惜破例将一剧分为两段,间隔播出,明知这样不利于观众完整体会剧情,但却在所不惜。消息又透露央视的策略是——
    
    “据央视工作人员介绍,由于电视剧《大宋提刑官》有合约在先,而且该剧样片早已审完,所以安排在本月下旬播出。而今年的6月13日是陈云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央视要如期推出《陈云》和《陈云在临江》两部专题片,再三考虑后,就决定将《大宋提刑官》拆为上、下两部分播出。这样分段播出,在央视黄金档播出的电视剧中还属首例。”
    
    这样一来,央视黄金档大戏《大宋提刑官》到底是遭“陈云”分割,还是央视不惧 “陈云”阻挠,冒险要在“六四”期间大唱“千古悠悠,有多少冤魂嗟叹”?实在耐人寻味。
    
    良知尚犹在,“六四”必翻案
    
    1989年6月4日晚7时,央视著名播音员杜静、薛飞不惧“除名”处分坚持在“新闻联播”节目中为“六四”冤魂含泪佩戴黑纱;2005年“六四”期间,央视千方百计坚持在黄金档强行播出的电视剧《大宋提刑官》片尾歌,可见央视为“六四”冤魂鸣冤的传统和勇气,十六年不断!
    
    “尽吹散,尽吹散。滂沱雨,无情涧,涉激流,登彼岸,奋力拨云间,消得雾患。社稷安抚臣子心,长驱鬼魅不休战。看斜阳,照大地阡陌,从头转。”
    
    杜静、薛飞虽去,央视良知犹在!良知犹在,“六四”必然翻案!
    
    ——《动向》2005年6月号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徐沛: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 希望就是力量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胡平
  •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 —“六四”十六周年祭/刘晓波
  • “六四”是民主运动,还是党锢之祸?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魔鬼辯護士說:六四秘密不可揭開/張三一言
  • 冼岩:六四伤疤未到揭开之时
  • 魔鬼辩护士说:六四秘密不可揭开
  • 作为六四的伤员之一,我感谢你!
  • 梁文道: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曾慧燕:六四16周年烛光不灭薪火相传
  • 梁文道: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孙文广: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
  • 张三一言:六四在記憶和遺忘斗争中
  • 刘晓波:记住亡灵 — 六四十六周年祭(诗)
  • 谈谈李鹏写书—— 再谈六四和三峡工程
  • 刘晓波:记住亡灵——六四十六周年祭
  • 六四在記憶和遺忘鬥爭中/張三一言
  • 陈用林六四集会演讲全文(图)
  •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 孙文广:六四我和“不锈钢老鼠”逛天安门
  • “六四”学子遭报复 中国之大何处容身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图)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
  • 六四纪念会:镇压重创社会道德(图)
  •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中国人难忘六四(图)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大陆论坛网友小心纪念六四(图)
  • 美国之音记者裴新回忆六四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加者满四足球场
  • 在京部分“六四”难属6月4日祭奠公告
  • 六四期间北京戒备森严(图)
  • 原北京护士讲述“六四”的血腥场面
  • 快讯:天安门已抓悼念六四几十人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