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昝爱宗:实现民主强国需要正视历史和现实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2005年6月23日)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博讯 boxun.com)

    1989年是远了,但1989年又似乎更近了。
    
    从时间角度来看,1989年是远了——至今已经有16年路程,16个365里长路,从一轮轮春夏到一轮轮秋冬,不停地启示着人们,这是历史春秋,又是沉重现实;而从历史角度来说,1989年是近了——越近越可以清楚地看到它的真相,它发生的真实脉络,它的真实意义。
    
    发生在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事件,不仅仅是爱国民主运动,更重要的是民主启蒙运动。至少我认为其深远意义远远不是“反帝反封建”的五四运动可以同日而语的,而且这一运动深深了影响了今日中国,今后还可以影响到一百年之久,甚至更长远。
    
    发生在世界上的历次启蒙运动,往往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最清楚明白的印记;具体到历次启蒙运动中的民主启蒙运动,其无论成功与否,都会影响到每一个人的命运,以及其国家的命运,其后几代人的命运。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爱国运动,主要是反帝反封建;而19 89年的六四运动,是反一党专制,反独裁,要自由要民主的声势浩大的爱国运动。当时,发生在政府方面的对民众具有强烈负面影响的问题就是官倒、贪污、腐败,但当时这也只是一般民众看到的最表面现象,也是广场上学生踊跃呼喊“反官倒、反腐败、要民主”口号的直接原因。在广场之外,也就是在当时的知识分子中间,他们比一般民众更为清醒和明白,他们能够透过表面看本质,从中看到官倒、贪污、腐败等等都是“一党专制下的蛋”,都是独裁导致的直接后果。如果改变一党专制,不终结名义上的“无产阶级专制即人民民主专制”,不以非暴力和以广大民众广泛参与政治的和平方式让独裁者下台,不能民选政府,也就无法实现当时精英们所要引导并试图达到的一个长远稳定的民主强国的政治目标。
    
    令人想不到的是,具有数千年封建专制统治历史的中国,并非那么容易改变,往往是一个独裁者下去了,另一个独裁者上来了,本质上是顽固不变的。所以,六四运动一定会被镇压,参与者也会付出血的代价。按照当时的形势,无论是哪个国家,若是赶上这场运动,毫无疑问都将是一场政治危机,都将是对事关国家前途命运的最最重要的考验。
    
    考验成功,就无需付出惨重的血腥的代价,说明其国家是一个理性的国家,而其人民是有福的人民;若考验失败,不仅仅是使全民为此交了昂贵的学费,还导致这个政府几十年(或者一百年)都为此抬不起头来。不过,后人对待历史,重要的不是一报还一报,而是从中得到启示,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所以,到现在我已经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1989年的六四运动,就是历史给中国的21世纪背上的沉重的包袱,这一包袱不是废弃的包袱,不是负担的包袱,而是启蒙的包袱,如果中国人不是赶上1989年背上这个沉重包袱,也许会在1999年背上这个包袱,或者 2009年背上这个包袱,我总的认为这个包袱是注定要中国人背的,晚背不如早背,正如长痛不如短痛一样,如此痛一回就够了,其启蒙意义已经具备了。只要中国的未来走向富强,走向民主,就必须接受民主运动的启蒙——否则,不幸的中国将500年不思进步,不能进步。民主强国,对于中国来说,并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将来。现在,我认为我们当代人,尤其是当代知识精英,要做的就是拿亲身经历的经验教训致力于推进民主启蒙,让每一个公民都能独立意识到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实现真正的人民当家做主的民主,那么这个国家都不会对广大民众负责,就必要导致专制、独裁,必然导致贪污、腐败,必然导致坑国家,富一小部分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经常看到电视上的选举现场,以及我们看到的所谓的民主形式,但我们可以选举我们的市长、省长吗?换句话说,我们的省长和市长,是我们自己亲自投票选出来的吗?再者,我们的国家,都很多人民代表(人大代表),他们是我们每一个选民共同投票公开选举出来的吗?他们会对我们选民的利益负责吗?尤其不能不说明的是,我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选举镇长、县长、省长、国家主席的机会,以本人36岁的年龄,却遗憾地说我们从上到下的领导人从来不是经我的手直接或间接地选举出来的——甚至连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票都不会是我的,因为我连间接地选举人民代表的机会都没有拥有过,更别说那些人大代表候选人和省长、市长候选人向我们这些名义上的选民征求意见、游说和拉拢我们选民了。我想,更多的对政府从来不提出质疑、疑问和独立评价的人,现在应该明白此中的道理:不能公开并让全民参与的民主不是我们要选择的民主,不能反映民意的民主不是现代民主,不能让民众直接参与选举的政府不是民主政府。民主制度不是大道理,而是由一张张选票,一个个公开的程序,一个个让民众看得见并对民众有所承诺的结果,一个个使政府不再全能、不再享有无限权力的并对权力进行有效监督和制衡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治制度。
    
    我想,今天的中国,再强调“姓社”和“姓资”的区别已经毫无意义了,再争论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也是已经毫无意义了,今天的体制转型,已经没有16年前那么好的稳定和群众基础了,当年邓希望按照他所摸索的“摸着石头过河”的路子已经走到头了,中国特色的“无论白猫还是黑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也已经走到头了,所谓邓小平理论对于当代中国已经毫无先进性和毫无指导之处了,邓小平的理论已经随着他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稳定压倒一切”短期行为一样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中国的今天,在贪污腐败盛行,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就业、治安和环境生态问题越来越严重,民主呼声越来越高的条件下,就必须走政治和经济同步改革之路,光有经济体制改革,而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就等于一条腿走路走不稳,也走不远,甚至越走越偏。所以我认为今天的中国需要正视和反思“64”和当年开始的政治体制改革,总结其政治民主启蒙意义,并思考中国1989年以来的政治环境和未来走向。我认为做这些事情都是有意义的,很有必要的,比如再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是李鹏这个人,很多人都知道,但李鹏在1989年的历史上有哪些言论,经历哪些事件,历史书却所提甚少,而他却当了10年总理、5年人大委员长,他对中国的影响能说很小吗?可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又提到了什么?据说李鹏有日记,现在能否到了公开的时候?后人如何客观公正地评价他?还有,对于64,为什么海外要逢十逢五地发动人民纪念,而不是年年海内外所有能够联合起来的力量一同发动纪念呢?只要64没有一个正面的评价,人民的纪念和对广大民众的启蒙意义就不能终结。
    
    1989年时及其以后的政府,其本质完全通过1989 年的64暴露出来的,比如当年的学生领袖王丹在“狱中回忆录”中提到89年事件后判刑最重的政治犯,不是大学生政治犯,而是工人政治犯——同样与大学生一起呼吁民主强国,结果却是两样的——王丹获刑四年,先是被关押在秦城监狱,后被转到北京二监,可以不被强制劳动,还可以补课,读了近千本图书。我们国家一向提倡广大知识分子(包括大学生)都属于工人阶级,可事实上并非如此。邓小平政府就是最惧怕广大人民呼吁民主,并视知识分子和广大民众结合起来共同呼吁民主为造反——其实这不是造反,而是争民主的权利,同时又反映了政府的压迫、专制、腐败与无能在升级,可是,问题是为什么犯有同样“罪行的”大学生就可以处理轻一些呢?工人、农民就严重呢?通过这一点非常清醒看到邓的本来面目,邓捍卫一个专制独裁的政府,但其本来面目是瞒不过知识分子的——当年西单民主墙时代的魏京生就已具有知识分子的独立意识,尽管他的职业是工人,但只要能够瞒着绝大多数的工人和农民就足够了,他最担心工人和农民们的民主意识的觉醒——而中国要真正实现民主,一定要广大民众的普遍觉醒,否则仅仅是知识分子,往往会太独立,往往会被政府利用,或因力量薄弱和容易妥协,并会走向失败。广大民众和知识分子应该看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以工、农为联盟”的政府,其工、农地位却是最低的,1957 年的“反右”,错划了55万名右派,随后的“3年天灾人祸”,中国饿死了多少人?其中我想绝大部分饿死的都是农民——其中也包括一些以种地为生的所谓地主、富农、农村反革命分子;1979年开始的农村改革,虽然可以让农民吃饱肚子,但土地却是集体的,包括宅基地都不是私有财产,再有就是层层加码的公粮任务,老人小孩都有成年人的公粮任务,残疾人也不能免,老年人终生不能享受城里人的退休待遇,还有猪头税、特产税什么的,直到2005年中央提出免去农业税,但化肥、种子的费用却高了起来,在一些发达国家都是政府高额补贴农业的,可我们中国,能够完全减免以职业为农民的所有农村人所有税种,放开广大农民身上所有不合法的束缚,并直接给予农业补贴,才真正能够使农民富裕起来,进而全面实现小康。同时,针对特加在农民身上的户籍不合理制度,还应该尽快彻底废除,真正实现农民和市民一样享有同等的国民待遇,可以自由迁移,享有政府福利,让民主使农村人和城里人一样收益,一样平等。
    
    最后,一句话概括:中国的自由,是全民的自由;中国的民主,是全民的民主,而不仅仅是任何一个团体、阶层(比如知识分子、官僚等)的自由和民主。中国的问题,也不是某些人的问题,甚至也不是最广大人民的问题,而是全民的问题,民主强国离不开全体公民的参与和努力。如果全民的诸多历史和现实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不能实现全民的民主与自由,那么,中国的今后,都将不会出现一个好的结果,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和民主化进程就不能打开一个全新的局面。
    --------------------------
    原载《议报》第20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張三一言:从和解的角度看六四
  • 曾慧燕:寻访六四受难者见证人血馒头
  • 朱健国:央视用《满江红》向“六四”致哀
  • “六四”真相—乱臣贼子邓小平犯上作乱
  • 李卫平:赵紫阳在“六四”的日日夜夜
  • 朱健国:央视用《满江红》向“六四”致哀
  • 徐沛: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 希望就是力量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胡平
  • 孩子的遗嘱由母亲完成 —“六四”十六周年祭/刘晓波
  • “六四”是民主运动,还是党锢之祸?
  • “六四”:理想主义的墓志铭/安田
  • 魔鬼辯護士說:六四秘密不可揭開/張三一言
  • 冼岩:六四伤疤未到揭开之时
  • 魔鬼辩护士说:六四秘密不可揭开
  • 作为六四的伤员之一,我感谢你!
  • 梁文道: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曾慧燕:六四16周年烛光不灭薪火相传
  • 梁文道: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爱国港人的六四创伤--给程翔
  • 陈用林六四集会演讲全文(图)
  • 老少两代知识分子天安门纪念六四
  • 孙文广:六四我和“不锈钢老鼠”逛天安门
  • “六四”学子遭报复 中国之大何处容身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图)
  • 芮杏文六四去世 中共封锁消息
  • 六四纪念会:镇压重创社会道德(图)
  • 六四敏感期民运人士被监控
  • 从历史角度评六四并对比光州事件
  • 六四功过 听众评说
  • 中国人难忘六四(图)
  • 茉莉:六四,黄琦带着一身伤病出狱
  • 大陆论坛网友小心纪念六四(图)
  • 美国之音记者裴新回忆六四
  • 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参加者满四足球场
  • 在京部分“六四”难属6月4日祭奠公告
  • 六四期间北京戒备森严(图)
  • 原北京护士讲述“六四”的血腥场面
  • 快讯:天安门已抓悼念六四几十人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