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少奇与胡锦涛/黄河清
(博讯2005年9月24日)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我曾欢迎刘少奇,铁质钮扣换塑料;今人欢迎胡主席,规定握手力要小;纽扣暗器隔空射,弱不禁风小涛涛。忠肝孝胆抬轿客,一代更比一代高。
     看到网上“温哥华中领馆信函曝光:欢迎胡锦涛每人每天50加元”的报道,我立即想起了四十年前在新疆石河子参加欢迎刘少奇彩排的往事。 (博讯 boxun.com)

     温哥华中领馆的信函里有这么一条:“欢迎时要保持队形,不挤不抢,不主动要求与首长握手,在首长主动握手情况下,与首长握手时要注意分寸和力量。”这未免让人恶心,但其来有自,难怪温哥华中领馆。看看四十年前的我们,是如何准备欢迎国家元首刘少奇的。
     1966年初,刘少奇从巴基斯坦访问回国,路经新疆,动心要来石河子看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战士。当时我在兵团直属的石河子子女一校。兵团党委发了文件,规定欢迎刘少奇的细节:
     革命军人、三代贫农工人出身的党团员在第一排,第二排是一般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表现好的,第三排是一般战士。我被安排在第三排,心中还激动了好一会。然后告诉我们注意事项,比温哥华中领馆的详细十倍。其中有不准带小刀等任何铁器,这是合理的应该的;不准带钥匙,虽然有点出格,也能理解;还要互相检查衣服纽扣和腰带,凡铁质铜扣的,全都要换成塑料扣和布带,说是为了首长的安全。老战士都很听话,认为是千该万该,我们这些新兵伢子却不免感到新奇——即使要暗杀首长,扯下扣子、解开皮带,不仅来不及,自己裤子也要掉下来啊,况且,谁也没这么大的本事用扣子暗杀人。那时,还不知道梁羽生、金庸手下有那么多摘叶飞花就可伤人的武林高手。我年轻气盛,不知轻重,就在小组讨论表决心的会上把这个疑惑说了出来。当然就惹了大祸,被批的七荤八素,取消了参加夹道欢迎的资格。幸亏很快就文化革命了,刘少奇被打倒,要不,我这辈子光是这一条罪,就永世不得翻身。
     刘少奇后来没来石河子,据说是因为拉肚子。文革中有大字报说:刘少奇在乌鲁木齐机场受到欢迎时,一位女人冲出欢迎行列向他喊冤,立即被警卫制服拉走了。这倒成了刘少奇漠视群众疾苦的罪状。另有大字报揭露:刘少奇吃的白饭一碗,那米,是一位兵团女战士的纤纤玉手一颗一颗拣出来的,说是怕有沙子咯牙,怕有半粒米有碍观瞻,影响首长食欲。刘少奇的一盘炒菜心,用了100公斤(新疆度量衡使用公制)的大白菜剥出几十个小拇指大的菜心。刘少奇住的宾馆方圆十里的驴子全被遣送走了,当然是驴子主人自行经办。新疆驴子太多了,是维族人的自行车,著名的民间大侠阿凡提、劳军模范麦麦提都骑驴子。天哪,这方圆十里,该有多少头驴子“背井离乡”啊!就为怕它不小心叫唤起来搅扰首长清梦!九里外驴子的叫唤能听见该是天上玉皇大帝属下的“千里眼、顺风耳”二位尊神。事隔四十年,欢迎首长的规定有了些变化,这变化是担心力气大的人一激动使劲握手握疼了首长。这考虑的周全也可与遣送驴子、拣米粒怕咯牙坏食欲的忠肝孝胆异曲同工而更上层楼了。
     这抬轿子的人也忒过分了!
     我总会傻想:刘少奇再不济,若先知道拣米粒、剥菜心、遣毛驴的事,大约也不会完全同意这样做的;胡锦涛总是个男儿,若是知道怕握疼了他的手——这不是把他看成林黛玉或宠物了么?恐怕再隐忍的脾气也会勃然大怒的。
     抬轿子的人,你们怎么就不会像我这样傻想呢!?
     当然,整体来看,与欢迎刘少奇相比,温哥华中领馆欢迎胡锦涛的规定可算是进步多了。无论如何,事情总在变化,总在进步。有进步就好,但是远远不够。香港市民小铺周老板拒绝与特首董建华握手这一事实的报道、照片披露,才是根本的进步。多少受着西方文化熏陶的温哥华中领馆抬轿子的官员和领了50加元去欢迎胡锦涛的华人,要是知道当年我们是如此欢迎刘少奇的,恐怕也不见得会尽以为然。那么,后代或就是你们在西方的子女将如何看待你们欢迎胡锦涛呢?套一句古话以为此文作结:“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悲夫……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原载《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抗日杂谈/黄河清
  • 挽杨春光/黄河清
  • 有寄“雅虎”高层/黄河清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敬贺巫公宁坤先生八秩晋五嵩寿/黄河清
  • 梁漱溟与李大钊/黄河清
  • 敬畏与谦卑——追忆2、27聚会/黄河清
  • 流亡琐忆——卖字·坦克·特务·师友/黄河清
  • 关于《不死的流亡者》的几朵花絮与圆满/黄河清
  • 百字寿联贺刘公(宾雁)——黄河清、王策
  • 黄河清:流亡书简
  • 挽联/悼赵紫阳先生/黄河清
  • 鲁德成,我愧对你!/黄河清
  • 黄河清:邓小平的盖棺论定
  • 黄河清:我向党报订阅通知单说不的遭遇
  • 黄河清:我哭清水君屈膝
  • 黄河清:我们要和蒋彦永站在一起
  • 黄河清:救蒋彦永,就是救自己!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