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谈张君劢/黄河清
(博讯2005年9月30日)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观察》上陈奎德先生的“张君劢:宪政主义、民族主义、新儒家——三位一体”一文对张君劢的一生作了简要的介绍,对其思想轨迹、于宪法的贡献,还原了历史真实。拜读后,得益匪浅。兹就我所知的有关张君劢的一鳞半爪,叙述于次,以为奎德先生大作的小小补注。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在文章里把张君劢骂得狗血淋头。我曾就此问过梁漱溟先生。梁漱溟说:“他不了解张君劢。张君劢是个老实人。其实,老实人,不是一个聪明人。忠厚长者。”梁漱溟在1985年8月6日谈到张东荪时说:“……东荪本人在燕京大学教书。他跟张君劢是好朋友。一般都说张东荪是张君劢的灵魂。张君劢在政治上的行动立场都是听张东荪的,人家说他是张君劢的灵魂。”
    
    1946年,以张君劢为主,起草的《中华民国宪法》在当时重庆的政治协商会议上通过了。有史家称这是中国最好的一部宪法。当时这部宪法一实施,却出问题了。请看梁漱溟对此的叙述和看法。
    
    “……按照孙先生的学说吗,依样画葫芦。他喜欢讲什么五院、五权,实际上呢,好像叫什么偷梁换柱呢。表面上用他那个,骨子里变了。这一个花招,这个办法,是张君劢出的主意。张君劢出的主意是英国的制度。周恩来大表赞成,说好得很。这个时候中共代表是周。骨子里头还是用的英国的制度,议会政治,上院,两院,下院是主要的。这个政府是责任政府、责任内阁。责任内阁就是政府对下院负责。在下面主要是在野的一党,在朝的一党,两党在选举时竞争,胜的吗,执政,组阁执政。选举失败的就在议会里,算是在野党,监督这个执政的一方。这种两党当轮流上下,此起彼伏,在英国的确是成绩非常好啊,好得很!运用起来,把大英帝国对内对外都搞得很好。这一套呢,张君劢非常欣赏、赞成。他要把这一套暗中放在五权宪法里用,暗中套着这个东西。五权宪法是主要的。重点还是立法院,等于英国的那个国会;行政院等于英国的内阁。这是张君劢的主张,骨子里头模仿英国的制度,表面上是孙先生的学说。这里主要一点要指出来的是总统无权,也就是啊,英王无权,英国女王当样子的,开会,国会开会出席讲话,实际上没她的事。权在首相。那么张君劢觉得这是最好的。别的不谈,要害是总统无权,就是把蒋介石高高在上,摆在那儿,没你的事。孙科本人要当行政院长,就是总理。对张君劢的办法周恩来非常欣赏。共产党认为这个很好。马帅也认为很好、很巧妙。(黄插话:张君劢不是蒋介石的人?)不是。他自己有他的党。他是顺着梁任公那套下来的。……这完全是孙科有他私人的打算。在重庆的政协会上,他是国民党的首席代表。他赞成这样一个主张是要安排自己当行政院长。他等于出卖了蒋介石!这个人糊涂。他想出卖蒋介石,他有什么本钱?他有什么势力?他没有势,他就是作为孙先生的大儿子吗,太子吗,在国民党里边地位很高。他想当英国式总理,把蒋介石高高在上,搁在一边,那蒋介石愿意?,他干得过蒋介石?那不是瞎想!所以,这个一宣布,末了,政治协商会议的关于宪法十二条意见一安排、一宣布,党内就大闹,谷正纲啊、张道藩啊就大哭,说什么我们亡党了,对孙科群起而攻,弄得孙科焦头烂额,没有办法。他转回头来找周恩来,说我们取得的协议不行,我已经受党内的批评、攻击、挨骂。我受不了了。我们还是修改修改。那详细的事不用细说了。修改了好几点。关于中央的修改,地方上的也修改,把已经取得的协议改动很多,特别是关于宪法改动很多。这个时候,我正第二次访延安,正在跟毛主席说,请他们十个人谈话,陈述我的意见。我的意见扼要地说,就是对于张君劢的这一套,马歇尔也赞成,大家都赞成、欣赏,欣赏得很,可我认为行不通,不合中国的国情。尽管大家都同意,我一个人不赞成。我认为不是我一个人不赞成,而是不可能行,不行,行不通!不合中国的需要。……”
    
    以上梁漱溟先生的谈话是根据1984年2月7日上午同笔者的谈话录音记录。
    
    蒋彦永先生说:“……我们家在上海是个比较阔的家,在范园的房子很大。父亲因生病,家中没收入,母亲靠把房子出租一小部分度日。抗日胜利后,解放前,我们的一部分房子曾租给民社党的头张君劢先生,他们住了近两年,到解放前夕离开。那时罗、章、张澜、沈钧儒、史良等各民主党派的头头常到张君劢家来,所以我对他们多少有点了解。”
    
    我将此转告了章诒和先生。章诒和说:
    
    “听说,你(蒋彦永)家的旧宅曾住过张君劢,我写的人曾在那里走动、聚会。这是多好的事,无形中,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成了朋友。沉埋了半个世纪的张君劢,现在又被社会记忆。我想,理由是很显然的,也是很必然的。他是近代中国的“宪法之父”。大陆中国要讨论宪政问题,张君劢是不能跨越的。他一生都徘徊在政治与学问之间,期待在中国政坛一展抱负。实际上,他一直在徘徊在政治的外围,被迫地成为一个政论家和学者,成为一个在野的政治领袖。张君劢最大的特征是始终保持着言行的高度一致性,对中国民主宪法的追求,矢志不喻。仅此一点,就足够我们今天的高级官员学一辈子。”
    
    大陆当今宪法专家曹思源先生于2004年4月20日来到西班牙讲学,当晚有人请他吃饭,我受邀叨陪末座。席间,曹先生谈到青岛修宪会议的背景情况,也谈到了修宪的一些具体内容,如双重国籍问题、取消无产阶级专政条款的问题。曹先生讲得很精彩,很深刻,很有道理,我受益匪浅。我在餐叙散后,私下请教曹先生青岛修宪会议提到张君劢吗?曹先生答“没有”。我遂建议应该研究张君劢。张君劢人称宪法之父,不应该割断历史。我也提到了当时名声鹊起的章诒和先生的观点。曹先生答:“回去查一下。”曹先生是当今大陆体制外研究宪政而能上达天听的专家。但愿大陆的宪政研究与历史、与张君劢这位宪法之父接榫。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05
    本站网址:http://www.guancha.org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少奇与胡锦涛/黄河清
  • 抗日杂谈/黄河清
  • 挽杨春光/黄河清
  • 有寄“雅虎”高层/黄河清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敬贺巫公宁坤先生八秩晋五嵩寿/黄河清
  • 梁漱溟与李大钊/黄河清
  • 敬畏与谦卑——追忆2、27聚会/黄河清
  • 流亡琐忆——卖字·坦克·特务·师友/黄河清
  • 关于《不死的流亡者》的几朵花絮与圆满/黄河清
  • 百字寿联贺刘公(宾雁)——黄河清、王策
  • 黄河清:流亡书简
  • 挽联/悼赵紫阳先生/黄河清
  • 鲁德成,我愧对你!/黄河清
  • 黄河清:邓小平的盖棺论定
  • 黄河清:我向党报订阅通知单说不的遭遇
  • 黄河清:我哭清水君屈膝
  • 黄河清:我们要和蒋彦永站在一起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