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黎阳:野心家的野心大暴露—再评刘亚洲的公开信
(博讯2005年10月07日)
         黎阳      (博讯 boxun.com)

    2005.10.6          刘亚洲说:“我是军人,我对战争是有选择的,我有权选择战争,无权选择命令 。”

    这不是一个一般性声明,而是一个野心家赤裸裸的宣战书。

    中国宪法没有赋予任何中国人选择战争的权力。宪法赋予了人大、军委决定战争的权力。但决定战争并非选择战争。刘亚洲宣称自己有选择战争的权力,本身就 是挑战宪法,要攫取宪法中根本不存在的、只有独裁者才可能有的、随心所欲“ 选择战争”的权力。这不是野心家又是什么?

对于中国人来说,战争只有两种: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一切侵略战争都是非 正义战争。只有捍卫国家主权的反侵略战争才是正义战争。正义战争既然是捍卫 国家主权的反侵略战争,就必然是被动的、被强加的战争,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 地。非正义战争是侵略别人的战争,是强加给别人的战争,是中国人绝对不应参 与、更谈不上“选择”的战争。也就是说,正义的战争无从选择,非正义的战争 不应选择。

说“有权选择战争”,那就意味着有选择的余地,也就是说打也可,不打也可; 打这个也可,打那个也可,随心所欲,自由选择,左右逢源,进退自如。这本身 就意味着不打也混得下去。这样的战争可能是正义的战争吗?“选择战争”这一 提法本身就充满了侵略者的腔调,高人一等、自命不凡、左右别人命运的心态和 野心家的狂妄。

中国经历的历次反侵略正义战争,象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印边界自卫反 击战,中苏边界冲突,西沙之战、中越边界自卫反击战,等等,哪次不是别人强 加给中国的?哪次战争是中国人自己“有权选择”出来的?人家不是深入国土, 就是大兵压境,逼得中国人忍无可忍,不得不奋起反击。当敌人把战争强加于中 国,中国的主权遭到严重威胁,“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每个人被迫着发 出最后的吼声”,每个中国人面临的选择不是战争不战争,而是投降不投降。面 对保家卫国捍卫国家主权的正义战争,任何中国人,不管是军人还是平民,都没 有选择的权利,只有参战的义务。在反侵略的正义战争面前闹着要“有权选择” ,实际选择的是“绝对不抵抗”。这怎么可能不让人“望文生义,把此类慎战的 观占与卖国扯上钩”?(注:“慎战的观占”?“慎战的观点”?)

刘亚洲说:“我对战争有所选择,我是要选择合乎我们国家战略利益的战争,象 两伊战争那样的战争,我会去选择吗?象伊拉克侵略科威科的战争,我会去选择 吗?象海湾战争当中与美军直接对抗的战争我会去选择吗?我要选择的战争,必 然是代价最小,收效最大的战争,我不会选择不作充分准备就贸然进攻金门的那 类战役,更不会选择没有胜算而导致战略失误的战争。”

这真是奇了怪了。中国何曾有人主张过要选择“两伊战争那样的战争”和“伊拉 克侵略科威科的战争”?中国在当今世界上到哪里去找“代价最小,收效最大的 战争”?难道天天闹着建设“攻防兼备”的“战略空军”,到头来就是为了白日 做梦等着天上掉馅饼?说是选择战争,怎么忽然又变成了选择“进攻金门的那类 战役”?连“战争”跟“战役”的区别都没闹清就忙着闹“选择”,这就是刘亚 洲这个“战略家”的水平?“不同性质的矛盾用不同性质的方法解决”,“战略 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刘亚洲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还嘲笑毛泽东? 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中苏边界冲突、西沙之战、中 越边界自卫反击战等等所有这些战争哪个够得上刘亚洲的“代价最小,收效最大 的战争”?抗日战争之前中国有多少“胜算”?算不算“没有胜算而导致战略失 误的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算不算“与美军直接对抗的战争”?难道这些战争都 不该打?捍卫国家主权的战争从来是生死之战,不管代价如何都必须坚持,绝不 能象奸商似地斤斤计较什么“代价最小,收效最大”。否则抗日战争那样代价惨 烈的战争岂不是早就不该打了?

对于一切非正义战争,中国人根本就不应该考虑,更谈不上什么“有权选择”。 即便是看上去“胜算十足”、“代价最小,收效最大的战争”也不行。日本侵华 、德国侵苏、蒋介石剿共、美国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苏联的阿富汗战争、美 国占领伊拉克……哪个不是看上去“胜算十足”?结果呢?

刘亚洲口口声声“慎战”、“我对战争有所选择,我是要选择合乎我们国家战略 利益的战争”、“我要选择的战争,必然是代价最小,收效最大的战争。我不会 选择不作充分准备就贸然进攻金门的那类战役,更不会选择没有胜算而导致战略 失误的战争。”然而实际上他是如何选择的?

——“彼得大帝的‘推进到印度,那里是世界的仓库’宏伟蓝图,差一点在中国 人手中实现。我嗟叹。”“中国西部需要一个出海口。中国如前出印度洋,世界 顿起波澜。印度洋应是中国的新边疆。”“东西钳击,泰山压顶”“江河高下, 一泻千里。兵锋再叩印度平原”。“纵陆军不出缅甸,在滇西建大型军用机场, 部署苏三○军机,印度亦不能承受其重。西面全力支持巴基斯坦。以天敌制敌。 印度无法抵御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同时进攻。”(刘亚洲:《大国策》)

——“中国与东南亚。对中国周边诸国区别对待,分而制之。”“我应积极插手 这些国家事务。”“你不进攻,人家就反攻。”“对东南亚诸国分化、分制。” (刘亚洲:《大国策》)

——“世事如棋。大国是棋手,其它国家不过是被拨弄的棋子。大国有王霸之策 ,小国有存亡之术。有资格角逐于棋盘上的不过美、俄、中、日而已,即棋手, 其它国家如印度、南北韩、东南亚都是棋子。”(刘亚洲:《大国策》)

——“要改革,就要有权威。最快的树立权威的办法就是打仗。”“刚才我说这 场仗(注:中越之战)也是为美国人打的,也就是说为美国人出气。”“中国要 改革开放没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援助是不可能的。此仗一打,美国对中国 的经济援助、技术援助、科技援助包括军援和资金源源不断地涌到中国。中美之 间的蜜月长达十年之久,……这一仗给中国带来了什么?给中国带来了大量的时 间,大量的资金,大量的技术。”“其功至伟呵。甚至可以这样说,中国的改革 开放的第一步就是从这场战争中迈出去的。”(刘亚洲:《信念与道德》)

……

这就叫“慎战”?这就叫“选择合乎我们国家战略利益的战争”?这就叫“代价 最小,收效最大的战争”?这就叫“更不会选择没有胜算而导致战略失误的战争 ”?

刘亚洲看战争只看有利无利,不看正义非正义。他对待战争如同对待投机生意, 只要觉得有利可图就想捞一把,即便是侵略别人也不在乎。一旦觉得无利可图就 立刻求饶,哪怕丧权辱国也在所不惜。他要夺取选择战争之权,要当独裁者,一 旦得逞将会如何?人家可是有言在先:“最快的树立权威的办法就是打仗。”一 旦刘亚洲当权,中国人的战祸就不远了。他仅仅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就可以不惜 “选择战争”,置无数生灵家庭生死存亡于不顾。这样的野心家难道还不危险?

有人可能怀疑:刘亚洲有多大能耐,怎么可能当上独裁者?说他是野心家是不是 有点小题大作?

这是典型的“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以常规看特殊,书生气十足。

首先,刘亚洲早已跟他蔑视的“劣等中国文化”一刀两断,改换门庭秉承了“优 等西方文明”的精华。而西方文明的特点之一就是从不知“谦虚”二字为何物。 不信你看美国人,从学生到总统,一个赛一个地能吹。如果有谁敢老老实实说对 工作没把握,保险找不着饭碗,理由是:“你自己都对自己没信心,还能把事情 做好?”李登辉敢“向不可能挑战”闹台独,刘亚洲怎么就不敢“向不可能挑战 ”闹独裁?

其次,刘亚洲早已开始为自己当独裁者布局投子,制造理论根据和舆论了。比如 :

——刘亚洲已经反复论证了中国文化“低劣”,西方文化“优等”。只有他刘亚 洲才是“出过海”留过洋的,才是“正宗”的西方文明调教出来的“百分之百的 布尔什维克”,才是中国最权威的“先进文明”的代表。所以在中国文化这种“ 劣等文明”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中国人,即便有中国文凭,那也属于“先天不足” ,后天失调,跟刘亚洲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刘亚洲说:“毛泽东凭直觉搞战略,虽不乏光彩,但终先天不足。他只游过 江,没出过海。局限性是显而易见的。” (刘亚洲:《大国策》)

注意:刘亚洲从来没有更正说:他的这个理论只适用于毛泽东,而不适用于其他 中国领导人。也就是说,根据刘亚洲“没出过海”就“先天不足”、“局限性是 显而易见的”理论,现在的中国领导班子,从总书记到全体政治局委员、中央委 员,从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到全体中央军委委员,从总理到各部门领导,个个都 不如刘亚洲有资格管理国家。

——刘亚洲说:“毛泽东说: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把这句话反用之,我 说:人的错误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也是从实践中来的。” (刘亚洲:《关于伊拉 克战争的对话》)

注意:根据刘亚洲的这个结论,既然人的错误思想也是从实践中来的,那实践就 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不是检验人的唯一标准。因此,一切实践经验、实 践成就、实践功劳在刘亚洲面前都一文不值;靠实践经验、实践成就、实战功劳 而得到提拔的人都不如高高在上、脱离实践的刘亚洲更有资格管理国家、指挥军 队。

——刘亚洲说:“中国是个战略贫乏的国家,这是我们的文化和历史造成的。” (刘亚洲:《中国未来二十年的大战略》)

注意:刘亚洲从来没有更正或补充说,他这句话只适用于过去的中国,而不适用 于今天的中国。换句话说,根据刘亚洲的这个结论,既然现在的中国党政军领导 班子的成员们都没有“出过海”、没有直接接受过西方文明的调教,都是中国文 化这种“劣等文化”熏陶下长大的,那自然个个属于“战略贫乏”的一类,拿不 出正确的战略决策,必须由刘亚洲这样不受中国“劣等文化”约束的“战略家” 来制定战略,由刘亚洲来主持一切。

还要注意:刘亚洲的这篇文章写于胡锦涛全面主持中国党政军工作之后。在这篇 文章里刘亚洲只字不提拥护中央的战略决策之类,只是一味强调中国的战略应该 如何如何。而在他以前在有留洋背景的国家领导人主持工作时期写的各种文章中 可从来少不了对中央战略决策的颂扬。留洋不留洋,态度不一样。这难道不是暗 示大家:没有留洋背景的人不配当国家领导人,当了也逃不掉“战略贫乏”的命 运,还得由他这个“先进文明”的代表来收拾残局吗?

第三,尽管刘亚洲现在矢口否认,但他实实在在已经通过在网络上发表他的一整 套政治纲领,网罗了一批臭味相投的“铁哥们”,不声不响建立了一个“影子政 党”。这个“影子政党”分布于党政军各个权力部门,上通下达,加上他那搞“ 基金会”和“中国选举与治理”的兄弟,可谓里应外合,全方位呼应。特别是其 若干成员实权在手,能够控制网络舆论,能够兴风作浪。这是一个有理论、有纲 领、有组织、有头领、跟西方“基金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中国军队和政权 机构各分支有相当实力的集团。只要有机可乘,完全有能力倒海翻江,取得西方 势力尤其是各种“基金会”的支援,在中国发动“颜色革命”,夺取国家政权。

野心家往往有副业,可以是野心家兼疯子,野心家兼戏子,野心家兼作家,野心 家兼小丑,等等。人们往往只见副业,不见本职;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看见 疯子、戏子、作家、小丑的副业这一面,没见野心家的本职那一面。这种历史的 例子前有希特勒,后有陈水扁。野心家没有得逞之前往往被人们小看,以为几个 泥鳅掀不起大浪。然而客观规律往往是书生斗不过地痞,君子玩不过流氓。所以 不能只看到刘亚洲活脱小丑的一面,而忘了他野心家的“本职”的另一面。不能 以为他的种种动篡权活不过是不自量力的活报剧,掉以轻心,一笑置之。

中国空军前有林立果,后有刘亚洲;一个宣扬“天才论”,一个鼓吹“精英主义 ”;绕来绕去都是一个意思:他们一伙应该无功受碌,一步登天。所不同的是林 立果的“天才论”比较虚,没什么很具体的标准。而刘亚洲的“精英主义”则比 较具体,千头万绪就是一句话:有留洋背景、代表“西方文明”的“精英”必须 支配一切。林立果有“小舰队”,刘亚洲有“刘亚洲集团”和“影子政党”;其 目标也都一样:夺取国家最高政权。刘亚洲集团闹着要搞“政治体制改革”,核 心就是闹出个“精英体制”,确保他们这个“精英”集团当政。他们虽然也喊上 两句“为民请命”“农民苦”,但这一切只不过是拿“弱势群体”来为“精英当 家”凑凑数而已。《共产党宣言》早就对这种“贵族式改革”做了精彩描述:“ 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做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 著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 而散。”刘亚洲集团可能会得逞一时,但决不会逃过《共产党宣言》里早已揭示 出的客观规律的支配。他们想“有权选择战争”,想篡夺国家最高权力,是不折 不扣的“贪心不足蛇吞象,忘乎所以猪跳梁”,必然是“美梦黄梁,老本赔光” 。如不信,且拭目以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Modified on 2005/10/0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打住吧,刘亚洲政委!
  • 流波谈刘亚洲致网友的公开信
  • 关于刘亚洲问题 ---- 警惕有人换一个方式掩护他
  • 刘亚洲: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
  • 刘亚洲:真正的可怕:可以把国旗当裤衩
  • 刘亚洲集团在筹备“颜色革命”/黎阳
  • 借花献佛----赠刘亚洲的打手们/黎阳
  • 从马立诚刘亚洲现象看党内军内在台湾问题上的投降主义的抬头
  • 吕耿松:“4.14宣言”与刘亚洲现象(图)
  • 刘亚洲侮辱国歌绝非巧合/黎阳
  • 刘亚洲在用“软刀子”灭我全军/黎阳
  • 关心: 致刘亚洲将军
  • 徐沛:刘亚洲的“气”
  • 比较薄熙来、潘岳、刘亚洲
  • 从张召忠和刘亚洲看中国的军事思想水平堪忧
  • 马柏林来稿:刘亚洲中将的第四种角色
  • 周易成:刘亚洲的《甲申再祭》说明中共是吴三桂汉奸政权
  • 从刘亚洲、流氓燕说开去
  • 沫若祭/刘亚洲
  • 刘亚洲:中国军人有权选择不打台独
  • 刘亚洲将军:中国未来二十年的大战略
  • 刘亚洲论信念与道德 美关注
  • 空军中将作家刘亚洲呼吁中国及早政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