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的风险,江泽民的机会/冼岩
(博讯2005年10月13日)
    [冼岩投稿]

    随着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召开,中共高层的政治生态与权力运作模式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在最高权力交接方面,由邓小平奠定的当代禅让制,经江胡之间的代际传递已初步成熟。在程序与操作上,由于当年江泽民临危受命,一些条件与过程尚表现出特殊性;经过江胡交接后,模糊性得到澄清,逐步形成了稳定模式。

     权威体制下,名义上的职位传承是容易的,关键是怎么让继位者掌握实权,拥有威望。在和平建国时期,要通过建功立业来树立权威颇不容易,机会可遇不可求;在改革陷入攻坚困境的今天,尤其如此。为使胡锦涛在正式继位时拥有足够权威,邓江两代核心曾煞费苦心,一些安排堪称经典,必定会为后继者所效仿。在继位前十年,胡锦涛已成为最高权力核心--中共政治局常委之一员,这使他在本届领导人中资历独占鳌头,无人堪与比肩;不仅如此,胡还长期掌控组织人事大权,领衔培训干部的中央党校,更使他在中高层干部中拥有难以比拟的影响力。以资历构筑威望、以人事权培植影响力,这就是中共塑造新权威的“胡锦涛模式”。 (博讯 boxun.com)

    与禅让制配套的是任期制,根据国家最高领导人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胡锦涛时代将于2013年至少在名义上终结。后继者没有胡的幸运,预计他将在2008年的十七大上成为政治局常委,培植威望期只有五年。五年虽嫌仓促,也能打下一些基础。与之相配套,他应该同时担纲组织人事,领衔中央党校;为保证他继位时在资历上不存在挑战者,应该预作安排,使十七大常委中能够过渡到十八大的只有他一个。对第五代的挑选,现在应该已在默默进行。但这一过程并不完全由胡锦涛左右,或许已经隐退的江泽民更加举足轻重。

    这涉及到中国权威体制的最大症结与危机:仍然健在的原最高领导人与现任如何相处?江泽民不但健在,而且身体健康,他也完全有能力影响政局。节制中央警卫团的中央警卫局长仍然由其亲信由喜贵担任,这说明江迄今未打算完全退出政治舞台,他仍然掌控着足以决定政治较量最终结果的特殊力量;这种力量加上他此前在中央、地方的种种人事布局,保证了他相对于台前根基尚浅的胡锦涛拥有着更大的政治影响力与最终决定权。因此,已正式退隐的江泽民仍然隐隐是中国的No.1,这也是胡锦涛迄今未被正式尊称为“核心”的原因。外间传说曾庆红计诱江泽民辞去军委主席,实属不经之论。辞军委主席只能是江泽民的自主选择,在任期制限制下,他不可能辞去国家军委主席而保留党的军委主席一职。

    核心只能有一个,但现在隐隐形成了两个中心。江泽民毕竟不是邓小平,已经交卸全部职务的江泽民相对于集党政军最高职位于一身的胡锦涛只具有相对优势,不具有绝对优势。江不如邓有两个原因,其一,邓是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下一代人在资历上相当于他们存在巨大落差;在这方面,邓执掌最高权力时可对其构成制肘的仅叶剑英、陈云寥寥数人而已。其二,更重要的是,邓是改革开放的开拓者与设计师,他不但是当时中国的实际最高领导人,而且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旗帜与精神领袖;对拥护这条道路的人来说,邓具有强大的精神影响力与象征意义,他即使不担任任何职务,振臂一呼,仍然应者云集。相比之下,江只是邓所开辟道路的追随者与执行者,他的主要贡献在于稳定与平衡;在民众影响力方面,他甚至不及富于人格魅力的朱容基。

    自古天无二日,两个中心的格局既不稳定,也不可持久。即使两中心本身小心维护,围绕两中心的两种势力间的冲突也不可避免,这也是外间盛传中共中央与地方冲突不断的重要原因。不仅如此,今天的执政党已部分利益集团化,个人经济利益成为重要驱动力。执政集团成员获利的资本是权力,有权才有利,对经济利益的争夺加剧了围绕权力的争斗。

    这样一种两虎相争的格局,不但可以粉碎当代禅让制这一权力交接模式,衍生新的异种,而且将消解权威政体的核心基础--唯一性权威。当权威不再能维持其权威、不再被视为权威时,权威政体就可能分崩离析;在当前的具体约束条件下,权威政体的崩溃可能演变成中国全社会的灾难。

    要化解困境,唯有江胡联手。由于胡锦涛是台前领导人及未来责任人,所谓江胡联手只能是江泽民效壮士断腕,大力约束旧部亲信,甚至不惜让胡锦涛杀猴立威。这当然需要足够的胸襟胆识,当年邓小平就是这么做的:为保江泽民一路平安,邓小平挥泪力折“杨家将”。笔者认为今日江泽民也有此胸襟胆识,为了大局,他也会这么做,而且已经在开始这么做;只是其间的分寸火候,仍在斟酌。外间盛传的胡曾联手,实质即江胡联手。一些江系人马(所谓“上海帮”)不知风云将骤变,仍然在争相表现,必然沦为被枪打的“出头鸟”。

    江胡联手虽然能解决眼前隐患,但也说明现行模式还存在许多不确定,存在风险。随着中共高层领导人寿命越来越长,台前领导者年龄越来越年轻,可能出现两代、甚至三代原最高领导人需要与现任和谐共处的情况。到那时,局面将更复杂,风险将更严峻,必须未雨绸缪。

    解决的办法是建立起程序规范,为后来者作表率。从某种意义上说,又到了江泽民发挥余热、垂范后世的时刻:如果他能够高风亮节,自剪羽翼,尤其是关闭自己的政治影响力渠道(标志是将由喜贵调离中央警卫局与中办),真正安心从政治舞台上退下来,两个中心的格局就会消失;江的做法也必成为后世典范,为后来者所效仿。

    不这样做可能有种种理由,但都不可能大过必须这样做的理由。历史对人的考验就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将来史书如何着墨,也取决于这时候的关键表现。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