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亚洲将军的帐幕:无神论者与狗,将不得入内?/高思博
(博讯2005年11月03日)
    

    在中国这个特殊言论环境里,空军中将刘亚洲的话语特权似乎非同一般。近来其人其论,已引起不小的骚动。某些看法,超出中国官方的普通容忍度和社会上一般思想表达的自我约束范畴。 有些论点甚至走到了舆论政治防火墙的外面,在客观上相当清楚地展示了当前中共上层黑箱里头的活思想。为此,不少血气愤青不堪忍受,把他当作叼着女主人花裤衩当众玩耍的大黄犬来追打。其实大可不必,因为他对一些事情比一般人想地多,想地深入,尤其对宗教的社会与国家与功能有相当看见。高层内部能够从这个特殊角度如此单枪匹马近距里刺探西方国家精神中枢的没有二者。

劝政:中国休想绕过政治改革这一课

    这些带有目的言论首先是冲着上层而来。他要指出一个多数人不愿意听,不愿意多想,也不想接受的事实:经济一条腿改革根本解决不了中国的长远问题,更不可能推进国家现代化的进程。任何经济改革作为一项政策相对一个政权来说是短暂的。同理,一个政权相对国家来说则更加短暂。共产党想要在中国按着现定方式继续领导下去,必将毫无选择地面对中国政治生态的被改造;与其说将来被动地接受这种不能容忍的现实,还不如趁着现在手中有权有钱有枪,掌握主动现干将起来,先入为主占住上风,及谋取最大利益,也未必伤筋动骨。

    刘的这些大胆主张不失为及时。中国毕竟比以前大大地开放。随着信息量的增大,一般中国人不再象以前那样好被人胡弄。出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近代中国在列强虎视眈眈的眼皮子底下选择了以器物层为面主旋律社会改造运动。从一百多年前的洋务运动一路辛苦走来,弄到今天载人宇宙飞船上天这么个局面,其中甜,酸,苦,辣,大家心知肚明。执政以来,中共面对的是黑压压一片,习惯以低成本生活方式安身立命,对物质进步的朴素期望极无弹性的升斗小民。在过去,中共还是能够充份利用他们的思维朴实性来混淆物质进步与政治进步的本质区别;每当遇到政治麻烦,偷换几个概念,封闭的政治神胫很快麻疲。这好比村中的馋猫小儿,听见换糖老儿小锣一敲,便拿着家里那只古董茶壶交给老儿换回麦糖,恬着允着转身走人,其满足的程度可想而知。可是物换星移,今天的老百姓可不那么好哄了。虽然中国人口基数庞大,换糖小儿还不在少数,只需看看遍及各地的民间维权运动,就知道为何载人飞船也未必能震得住民意民心。

    目前这场政治改革完全缺席,粗制滥造的经济改造运动,正在加速由低质混混组成的共产党自觉或不自觉地走向彻底腐败,甚至可能全功尽弃的悲惨结局。中国社会的历史文化惯性,无限大的政治权力与极其廉价经济要素由着中共一党的私利搅拌发酵,煎熬出今天这锅龌鹾刺鼻的金权蛆汤。浸泡其中的党内改革的这一代及其后人很难幸免不被腐蚀;他们浑身长疮出脓,熏死烂死,变成一堆应该被焚烧的道德废物,只是时间的问题。眼下的社会,贫富不均现状黄灯亮起,绝大多数老百姓不但没有享受到经济改革的直接实惠,反而大规模地沦为贪官污吏肆意经济掠夺的对象。绝对贫困和相对贫困同时增长,社会形势日益严峻,矛盾冲突烽烟四起,民间抗议星火遍地。国家及其统治阶级为此承担着日益积重难返的应付政治代价,犹如坐在发着隆隆响声的火山口上,鬼晓得何时喷顶。当时的改革设计者凭着一时的小聪敏,搞出这么个蹩脚瘸腿,遗害无穷改革模式,党内高层多数人,对此或认识不清,或鸵鸟钻沙或久闻不知其臭。背景深厚的刘某人顾不得什么面子,干脆响亮地拉起了“鱼从头烂起”的警报。

    此人直截了当地叫板,中国如能继续享受国际相对安全的环境,就必须抓紧时间改变自身的“政治行为方式”,就是真刀真枪的政治改革。将军的眼里,现时中国各个政治舞台上装模作样,串上跳下的过场角色有相当一部分是披着羊皮的豺狼虎豹,尽情吞吃他父辈用脑袋和鲜血换来的这份基业。这些个主儿嘴上挂着“三个代表”“和谐社会”,其实是一批怀揣外国护照,兜里装满不义之财,吃里扒外的汉奸卖国贼,是一具具“烂完了”的白骨骷髅。党政国家机关内部这么多的人,这么快地变坏,决不是他们主观上要变坏,而是制度性的坏死。现今的这套制度正在量产着破坏中共基业的不良歹徒。废物当废,烂物当弃,政治改革刻不容缓。字字句句,可谓掷地有声!

    既然要这么做,党为了自身的延续,就不要再和当今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作无原则的顶牛去耗费精力。在台湾问题上姑且忍让,甚至可以无所为,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真的跟美国拉扯起来,亡党亡国可能如同夜贼般地突然来临。另外,党不要老是顾着自己的面子,在政治体制方面完全可以象经济改革那样从资本主义那里般点抄点。当然,政治不比经济,必要时可以象邓小平韬光养晦那样,厚着脸皮,闭着眼睛,旁若无人地借点拿点也未尝不可。但改革的核心必须是某种民主化,其目是建立象美国那样的精英制度,靠制度确保精英登上权力的各个层次, 以便最终将中国打造成为一个无须为生存和生活担忧,软力与硬力兼备,完全与其大国身份相匹配,高尚且无比强大的世界一流国家。在这里,想的当然比做的容易,真要操作起来,很快就会因为众所周知原因遭遇麻烦。

讲道:呼唤信仰革命

    刘的言论中最为新颖,激进和超脱之处,是其堂而皇之地主张重建道德信仰,为此不惜建立国家宗教。“中国若要在二十二世纪称雄于世界,本世纪必须彻底解决本国的宗教问题。”中国人须“在灵魂深处暴发革命。”身为笃信共产主义理想,中共党员的刘亚洲将军,冷不防地喊出要给中国一个宗教的口号,肯定让不少人士跌破眼镜。但细看起来,刘的这个想法不但带有与宗教相见狠晚的感情色彩,还确有其过人之处。中国不乏学富五车精英好汉,但他们的多数是在中共这所无神论孤儿院长大的无主孤儿。宗教信仰是他们心灵性结构的先天缺陷。反映到对西方社会的认知上,他们若能爬到物质世界的顶端,也只可对着精神的彼岸用力地眺望和胡乱地猜想而已,此如人手里拿着根短短的竹竿,往井里戳了半天,仍不知深浅一样。

    刘的独到之处,在与他能拨开西方缤纷的经济,政治制度景观,直指隐藏其背后博大精深,具有强烈出世取向的精神信仰的海洋,以及由此浸泡长大人文生活方式,包括政治生活方式。“一切问题都指向制度,而一切制度的问题都指向文化,而一切文化的问题都指向宗教。”对于习惯摸卵过河,汗流耕耘,物欲为上,观念世界的大多数中国人而言,他的这个乎召还真的带有点革命性质的味道。一般中国精英的美国观,是一个政治,经济和军事三维的强大存在。而他所看到美国,不但是个政治一流,经济一流,军事一流的大国,还是信仰一流的大国;是一个四维的强大存在。中国就算将前面三个都模仿象了,决不可能轻易学会后者。世界只要有美国的存在,现代化强国综合国力的定位,就必须包括宗教信仰的生活方式,中国作为一个缺乏宗教信仰的人口幅员大国,由其如此。

    鸟瞰今天的中国社会,包装在鳞次栉比,流光溢彩形像建筑物后面的,是六神无主,多如蝗虫的人口,臃肿低能,魍魉缺德的官僚体制,吃光蛀空的共产主义理想,堆积如山的冒品假货(连共产党都是假的),积重难返的问题,磬竹难书的罪恶;如焦大右手指着的“金玉其表,败絮其中”的宁国府,是耶稣基督眼里的”盛满了死人骨头“,雕梁画栋的道德坟墓。这样一个国家。在人家信仰大国面前,即相形见绌,自觉污秽,窘迫难堪可想而知。换句话说,能够象今天这档人摸人样,在别人跟前站直了而不觉脸红发烧,已经是个不小的奇迹。既然如此,千呼万唤的政治制度改革不一定救的了这个被妖魔化了的,几乎天天遭人苟病的国家。刘直截了当的说,在人家妖魔化中国以先,中国人早就完成了自我妖魔化,早就是猪八戒,孙悟空,白骨精了。 他坦承:”我们这个文化的列车,带著巨大的惯性,载著我们这批有道德缺陷的人,风驰电掣地驶向终点。”为什么会是这样?答案是因为“中国人心中没有永恒的神的位置“ 。

    心灵之中永恒上帝缺位的生活方式给中国人带来了什么呢?这是不言自明的,是完全可以从日常生活和文化历史的蛛丝马迹中轻易得出结论的。这是一种没有终极关怀和审判,没有道德底线,以自我为中心,手段高于目的,智慧低于聪明,自卑自残,自生自灭, 毫无安全感可言的人文生活方式。这好比饿过头的乞丐,本着他思维中压倒性的求食意念,爬进一户没人住的大院,吃饱喝足装满后翻墙走人时才发现,这房子原来是一幢被人装在垃圾车上的废物,而车子正疾速开向垃圾倾倒谷。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单一物质意念指导下的生活方式,也是共产主义信仰爆灭以后,中国多数人的生活方式。西方人心灵深处挥之不去的优越感,相当程度上来自中国人这一道德灵性结构上的缺口。心中具有永恒的神位置,人的行事为人在两个重叠的意念,即人的意念和上帝的意念下衡量着进行;是现实预期果效的临时选择,更是天国与地狱之间的终极选择。此所谓心中无神,目中无人;人欲与他人和谐,须先与上帝和好。没有上帝的概念,人即失去其心灵坐标,便以自我为中心,甚至错将自我当作神,从而引发思维言行违背天理,无视同类的各种可能性。看看“神州”子民的生活光景,自然显得极不和谐。各种令人恶心的行为不时发生:落水者众人观望却不施援手;妇女光天化日之下遭强暴路人却视而不见;做工的不得工钱反遭暴打杀害;有失地落魄流离失所,上访告状无人理睬的,有因信仰不同被人电击打毒针的,有被人堵在自己家里不得人身自由的,等等。用刘的话说,人们的心灵世界藏污纳垢太久了,这个充满幻觉的“劣等群体”大国休得梦想领导明日的世界,能做到不被人“小看”就不错了。

    据说,刘亚洲专门花时间在人家教堂拐角处蹲点,观察到忏悔对人的更新功能。基督教信仰的讲台千百年来千篇一律地重复着人的罪性问题及其解决的信息,即耶稣基督为着全人类的罪,用他自己的血一次性偿还了罪所带来的亏欠,为此,人必须对付罪恶,当认罪悔改。忏悔本身不是这种偿还,而是认罪悔改的意愿,重新做起的承诺。在这里,人因其罪性所导致的心灵污染和精神堕落在任何一个社会都与行为犯罪一样普遍和自然,但面对污染而无动于衷是为不自然。宗教好比金鱼缸里的清洁增氧泵,夜以继日地清除着社会心灵的污泥浊水,保持人文生存环境的新鲜,为生命可延续到明天提供着必要的条件。在美国,八成以上的人过着虔诚多采的宗教生活,或为社区做义工,或为公益捐款,或外出宣教。这是西方道德观的基础设施,是西方文明的辐射塔,也是人家软力的投射台。<圣经>说:上帝的意念高于人的意念。西方的信仰革命,是因中东犹太人耶稣说了“人活着,不是光靠食物”那句名言,在当时罗马帝国巴勒斯坦省迦利利湖边的几条渔船上被踢爆。仅三十年内,基督教便赶走了素有哲学王国之称的希腊神庙中的诸神;三百年内成为世界性宗教,贯穿人类两千年文明史,并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地影响着中国直到如今。

    刘某人认为中国真正缺乏的,正是这个更高的意念。因为高意念产生高质精神,高质精神产生高质文化,高质文化产生高质的社会,高质社会产生高素质的人,生高素质的人自然选择生活在光明之中。否则,经济拼着命发展的中国社会充其量,只能维持和再生更多的信仰贫血,喜欢黑暗包裹,厌恶光明消毒的劣质空心人:“每个人的心灵中都有非常肮脏的一面。西方文化把这个剖露出来,展示出来。批判它,控制它。东方文化是把它包起来,养著它。””西方鞭挞自己的黑暗,所以得到了光明。它的思想在驰骋。我们歌颂自己的光明,结果带来千年的黑暗。”显然,中国社会长远的救星,必然是个人信仰的革命及其所能带来的内在拯救;中国现存人文技能及历史文化的积累根本无助于中国成为有高尚信仰的国家,更不用说象美国这样的信仰大国;西方是“宗教决定了文化,文化决定了民族的性格,民族的性格决定了民族的命运。”

宗教:中国人被阉割的精神睾丸

    遗憾的是,历史上中国曾有过好几个挤入信仰大国的行列的机会。得益于基督教信仰西方人,如获至宝地要将这个消息传达给他们居住在世界东方中国的难兄难弟。在刘将军眼里,源自文明高原飞流直下的”优质宗教“,欲冲刷”精神鄙俗“,”行为猥琐“的中华大平原。但多少世纪以来,西方传教士自备盘缠干粮,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哄着求着试图将这个更高的意念植入这颗花岗岩的脑袋,但因诸多的原因效果不彰。洋人兄弟就是弄不明白,他们的传教对象为何如此顽梗不化,铁了心地一如既往以单一意念生活方式,朝着倾倒谷走向终点。马克思也曾经为这份固执有感而发:中国社会是块活着的化石。

    不象刘亚洲,中国的上层或者精英对宗教的认识向来有着不可逾越的历史,文化,政治和心理上的障碍。部分原因,是起因于文明学习主体与被学习客体的历史箭头反方向进程。西方国家强大以先,已经经历了基督教的洗礼,其人文政治再经历相当长时间的不断挣扎,慢慢地学会顺服其宗教信仰的规范,然后经历文艺复兴,政治变革,工业革命,科学革命,再趁着这些惯性,成为现代化强国。作为时代的落伍者,中国人的被动学进过程与此基本相反:先学洋枪洋炮,学科学技术,搞工业革命,才勉强搞政治改革,最后才会想到宗教信仰上来。这种顺藤摸瓜,摸一得半,检小弃大的逆向学习过程本身,就带有强烈的世俗倾向,和丢三拉四的正品变味,真理错位的顽症。

    其次,是被自觉与不自觉得狭隘的意识形态弄瞎了眼睛。自从鸦片战争以降,仰视权贵的中国文化人对世界列强的态度一直持有一长一短的特点:长,指对西方国家抱有长期的,挥之不去的恐惧,仇恨和无奈;秉持着狠鸟及屋的排外狭隘偏激,害人害己的民族主义情绪和矫情卖乖的半吊子爱国主义情操。短,指传统思维空间普遍缺乏抽象习惯;过于注重器物表象,器物模仿而轻视其所以然的认知过程;对外来文化采取极端的定向或割裂性取舍;对彼岸舶来的那些光鲜亮丽的表象器物学地津津有味,玩的爱不释手;对别人深藏在利器背后的整套制度和优越的社会系统则充满怀疑,敌视和排斥。轮番的唯物论,无神论,进化论强制性教育更加严重地扭曲,颠倒了人们本来就先天不足的宗教观。与当局人员一提起宗教信仰,对方或蔑为干涉内政,或将它与撒满迷信混为一谈, 或借口说吃饭第一,其粗僻猥琐,污秽现眼可见一斑。即便今天信仰真空,统治者出于政治恐惧,仍然不遗余力地压缩民间宗教空间。甭说这一百多年来,多少人怀着强国梦,成群结队漂洋过海,历尽艰辛,甚至忍声吞气地求取洋人的知识,资金和技术,妄想总有一天弄懂了洋师父的拳脚套路,突然将洋大班打翻在地,报仇雪耻。搞笑的是,原子弹,飞船,电脑网络,整个洋房社区,摩天大楼,“美国梦”都能搬抄回家来,人家宗教信仰的社会与国家功能,还得等待半介武夫的刘某人来破题解密。

    最重要的原因,是对罪性采取世俗功利主义涂脂抹粉的掩盖态度。这一点刘亚州有不浅的看见:“西方人敢于展示自己,既敢于展示自己的思想,又敢于展示自己的裸体。中国就知道穿衣服。给思想穿衣服“。历史上的中国人虽无强烈的宗教情怀,但曾秉持敬神畏天的生活方式繁衍生息很长时间,其地故名神州。后来,神州变成了人州,因为有虎狼之徒将天帝的荣耀和人们的敬虔窃为己有,建立了千百年来代代相传,牢不可破,人依附人,人盘剥人的世俗佃租社会系统。世俗领主们用其权力的高台,故意挡住了亿万臣民欲仰神望天的灵性视角,驱使他们一辈子瞎眼推磨,过着仰人鼻息的悲惨生活。与此同时,世俗领主们对拥簇其周围的文化精英,士大夫们也没讲什么人情,不但扒皮抽去其脊梁骨,还开裆阉其精神睾丸,将他们牢牢地囚禁在立功,立德,立言这个无底不拔,世俗功利道德的无光隧道之中。自古以来,多少英雄好汉辈出,害忠良以利其主,流人血以建奇功;直直地朝着功,德,言这三墩人造排坊,个个心满志得地走进他们的肉身坟墓;无须认罪,无须忏悔,无须悔改。革命,起义,改革,再革命怪圈所营造的丰功伟绩,再好不过地平衡,消弭了他们内心世界极度的亏欠和罪恶感。他们留给身后的,自然是一个连认个小错都难于上青天的人文存在。中华民族精神历史的很长一段,就是在这种自欺欺人,自我陶醉,洋溢着冤屈和血腥的安魂曲中慢悠悠地走过场的。

    由此,罪的概念被赋于百分之百的低标准世俗内涵。今天,当人一听到“罪”这个字,他们的理解是刑事犯罪或某种犯上作乱的不肖行为。“我没罪!”是基督教传道人最常听到的来自中国听众的最普遍反应。神情紧张,面带冤曲的自辩者浑然不知,人家所讲的罪有两种:人先天就有的原罪,和后天犯出来的罪行。“我没罪”仅指后者,并非前者;而前者是人人都有,但人自己根本无法克服和控制的罪愆。这种罪源自人自身精神世界的残缺不全,反映或不一定反映到思维之中或者行为上来。比如,一个人对邻妇怀有歹念但没有行出来,就是这种罪的的反映。依法律而言,此人没有犯罪;但他不一定能逃脱其良心的谴责;更何况原罪的追讨者不会止于良心的大门:在末日审判之时,其灵魂必将为此罪念对簿公堂,并为此后果承担责任。原罪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高标准内涵,就在此显明了。也正是这一不同,开辟了中国与西方精神世界不易逾越的分水岭。

    刘将军既然明确地点出了中国社会切实需要宗教这个正题,他在意念上已经超越了当今最激进的民运份子。与粗俗的器物模仿者和制度仿效者不同,他窥探到了西方国家强大的软力量的泉源--宗教信仰的真谛,羡慕它给社会和国家所带来的博爱和谐,细腻超脱,平淡精妙,温良恭让的人文生活方式。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人精神需求的永恒性与国家生存需求密不可分的天然关系。对于为中共这条破船何去何从日夜朝思暮想,欲为“国人内心提供一个可以对抗世俗权力的价值体系”的人来说,能把宗教信仰与当今西方各民主国家的共生关系当成金丝链条与珍珠串起来一起观看,确有其独到之处。犹太及基督教文明旷日持久地浸泡着的美国及其人文生活方式的诸多好处,给他不小的启发。在现代密集信息技术环境条件下,中国对西方的器物模仿已经达到空前水平,也已经引起制度模仿的多重遐想,而这些进步自然会导致信仰模仿。刘自己也对那些要他闭嘴的人讲,谁都阻挡不了他朝着这个方向去思想。

    一点不错,厚厚的<圣经>不过对人交代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不要凭着自己鼻孔里那点血气,就干瞪着自己的眼珠子对着另外一个人说:上帝在哪里,你变个给我看看?你光溜溜的来,赤条条的走,这是上帝以爱心向你彰显精神比物质更加流长,生命比生活更加宝贵的人生奥秘;你不过是这个世界云采般的过客,出现少时,折腾一番,便不见了;且在你被造时,你的心是被陶空的,为的是只有造你的那位,才能充满你的心;所以你会昼夜思想,渴望脱离这个危险黑暗,弯曲背逆的世界,归向永恒的神。

    问提是,在这个满了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物欲横流,谎言遍地,暴力肆孽,人心叵测,教人越活越累的“神州”大地,信仰革命当如何来操作, 由谁来操作呢?不会是民运份子,更不会是现在的刘亚洲。因为在他的帐幕里,如果真的搞起那着档子事来,那无神论者刘将军启不就有先被哄走之虞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美防长应给刘亚洲朱成虎开开小灶/静言
  • 团结一切进步力量,推进中国民主改革----谈刘亚洲现象/樸石
  • 博讯读者刘亚洲致广大网友公开信
  • 野心家的野心大暴露——再评刘亚洲的公开信/黎阳
  • 黎阳:野心家的野心大暴露—再评刘亚洲的公开信
  • 打住吧,刘亚洲政委!
  • 流波谈刘亚洲致网友的公开信
  • 关于刘亚洲问题 ---- 警惕有人换一个方式掩护他
  • 刘亚洲: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
  • 刘亚洲:真正的可怕:可以把国旗当裤衩
  • 刘亚洲集团在筹备“颜色革命”/黎阳
  • 借花献佛----赠刘亚洲的打手们/黎阳
  • 从马立诚刘亚洲现象看党内军内在台湾问题上的投降主义的抬头
  • 吕耿松:“4.14宣言”与刘亚洲现象(图)
  • 刘亚洲侮辱国歌绝非巧合/黎阳
  • 刘亚洲在用“软刀子”灭我全军/黎阳
  • 关心: 致刘亚洲将军
  • 徐沛:刘亚洲的“气”
  • 比较薄熙来、潘岳、刘亚洲
  • 刘亚洲:中国军人有权选择不打台独
  • 刘亚洲将军:中国未来二十年的大战略
  • 刘亚洲论信念与道德 美关注
  • 空军中将作家刘亚洲呼吁中国及早政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