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多尔衮?“江泽民”?袁世凯? /曾节明
(博讯2005年11月20日)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原标题为: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博讯 boxun.com)

     ……曾庆红应当吸取的历史教训
    
     胡锦涛力排众议纪念胡耀邦表明:在内外交困的压力下,他已有被动转变的势态,他要从胡耀邦手里抓过“廉洁奉公”、“党内民主”的开明专制大旗,以挽红色王朝于即倒。但是,纪念规模的大缩水反映出:由于以曾庆红、罗干、李长春为代表的太子党、上海帮及官僚贪腐集团从中阻挠,胡锦涛现在已经没有可能重走胡耀邦路线以达到救党的目的(连作秀都由不得他作得充分!)。
    
     对一个实权人物来说,自己力主的作秀大戏,自己反倒不能参加,作秀戏成了一场秀别人的演出!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任何人,只要不傻,脑子没有病,都不难看出:这是胡锦涛无可奈何的选择;可见,胡锦涛的“最高权威”是多么的脆弱!
    
     一切都太晚了,由于三年前在僵贼泯走麦城之际,胡锦涛未能抓住战机,愚蠢的过分妥协退让,让江系人马占据要津;由于三年来,由于胡某人愚蠢的左转,疯狂打压言论出版和良心律师,民心丧尽,错失了树立威信的时机,三年当中,诸侯贪腐势力进一步全面膨胀,割据之势,初显端倪。现在,即使胡锦涛立即痛下决心实施民主化变革,也变不动革不动了!
    
    胡锦涛已成满清末代摄政王载沣之势!
     与胡锦涛鲜明现对的是,曾庆红已成末代红朝权奸袁世凯之象!
    当前,曾庆红牢牢掌握中共最高权力实际运作的枢纽……中共中央书记处,又手握军情特功国安等党国要害部门,各中共最高领导集团成员,甚至胡锦涛本人的身家性命都在其掌握之中!
    
     身为中共元老曾三之子,曾庆红是“根正苗红”的太子党成员,现在为太子党中最有权力的人物,因此,曾庆红是名副其实的太子党既得利益集团的总代表;又因为曾某人靠辅佐僵贼泯而发迹,其域上海帮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帮主僵贼泯已下台,贼泯又无瞪小瓶之淫威,因此,离开了曾庆红的保护,上海帮生存堪忧;曾庆红现在又是名不副实的总书记胡锦涛的操盘手,离开了曾的权谋操作,胡锦涛寸步难行,因此,曾某人又是共青团巩固地位所仰赖的对象。可见,当前曾庆红在中共统治中的不可替代的核心枢纽地位,曾庆红虽排名第五,却是真正的核心,他已经架空胡锦涛,是决定中共生死存亡的关键性人物。
    
     这与一百年前的袁世凯何其相似!当年袁世凯虽名为直隶总督、军机大臣,位居以摄政王载沣为首的满州贵族集团之下,但袁世凯雄才大略,长期作为实际办事官员,百炼成精,在恭亲王奕欣、李鸿章、张之洞等能够总理内外事务的人物或死或老之际,袁世凯在清廷中所起的栋梁枢纽作用,岂是那一帮除了养鸟嫖妓之外别无他长的满州老少爷们可替代的?
    
     更重要的是,当时满清唯一能够作战的北洋六镇新军又是袁世凯一手创办和长期领导,以至于袁某人即使不在军中(1908年被西太后调任军机大臣,军权由满人荫昌接掌),仍能遥控北洋军,以至于慈禧死后,急于报杀兄(光绪帝)之仇的摄政王载沣也因投鼠忌器,不敢动袁世凯一根毫毛,只是逼迫他退休了事。即便退休之后,袁世凯仍是北洋军的幕后操纵者。君不见,袁退休仅三年,武昌起义爆发,荫昌对北洋军指挥不灵,逼得载沣还是不得不再次启用袁世凯。袁世凯架空了载沣。
    
     与之相对照的是,今日曾庆红在共军中军中的人脉关系及潜在影响力仿佛当年之袁世凯,其对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力,如此自信,以至于能够拒绝担任军委副主席的提议,以避猜疑,以退为进;曾与共军高层关系之深,以至于胡锦涛无可奈何,要仰赖他来调解与鹰派及太子军之间的矛盾。
    
     精明强干,都是王朝末代的栋梁、枢纽、操盘手,这是曾庆红、袁世凯相似之一。
    
     曾、袁相似之二是:两人都是无原则的机会主义者,老谋深算、心狠手辣。
    
     袁世凯不知共和民主为何物,但也决不受儒家思想束缚,圆滑善变,惯于首鼠两端、见风使舵:洋务兴而巴结李中堂、甲午败而转投容国相;改良风起则示好康梁、后党势大则投靠慈禧、革命势衰则助纣为虐、革命势强则变脸逼宫......袁世凯毫无原则,反复无常,但唯一不变的是:追求更大的权力。
    
     从曾庆红漫长且不引人瞩目的发迹诡计来看,这同样是一个毫无原则、反复无常的权奸人物,他的唯一理想也是:追求更大的权力。
    
     袁、曾相似之三是:两人都为了向上爬而反下过反进步、反文明的罪行。
    
     1898年手握五千新军的袁世凯,在改良派起事的前夜背信弃义,投向慈禧,是造成戊戍变法失败的关键人物。1999年僵贼泯全面镇压法轮功,手握中共中央书记处的曾庆红,积极为镇压出谋划策、统一思想、调度部署、伪造事态、宣传欺骗,是保证这场迫害宗教信仰自由的镇压运动能够顺利实施的关键性人物。犯罪之后,这两人都受到主子的大力提携,登上了权力的峰顶:袁世凯官至直隶总督;曾庆红则跻身政治局常委、坐上国家副主席的宝座。
    
     袁、曾二人,都用无辜人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顶子。
    
     话说回来,袁世凯虽然负有出卖改良派、绞杀进步势力的罪责,旦在《辛丑条约》之后,袁某人却能够审时度势,积极促成西太后实行新政改良,并成为实际推行新政的首要干将:创建新军、建设全国的电报、邮政网络、引建西式学校和教育体制、废除了毒害中国一千多年、扼杀人才的官本位科举制度、推动各省筹备咨议局(省议会)......袁世凯的新政举措,实际上比当年康梁的筹划走得更远,只是为时已晚而已。袁世凯在推行新政的过程中,不仅威望日盛,更极有远略地培植起自己的一整套完整系统的政治势力,从北洋军倒掌握各要津位置的新政官员,后来居然安植亲信掌管东北四省,不知不觉地把满洲人的后路都给断了。
    
     令人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在对待改革的问题上,曾庆红远不如当年的袁世凯那样灵活和有远略。曾庆红为了达到搞垮胡温的夺权目的,罔顾民族大义、冒天下之大不韪、处处逆世界进步潮流而蠢动。只因为自己当年暗中助僵贼泯为虐的罪行曝光,为法轮功所起诉,曾庆红便破罐破摔,与最反动垂死没落的李鹏系代理,刽子手罗干、江系余孽,贪官恶霸总代表李长春结成盟军,走上“一不做,二不休”,坏事做绝的不归路。
    
     在曾庆红的策划指挥下,曾罗李阴谋集团利用架空胡温的便利,采取比僵贼泯法西斯统治更专制、更强硬、更腐败、更残暴、更流氓的施政政策,大抓记者、律师;大封网络媒体、清除上访、打压维权、镇压悼赵、镇压太石村民选举、罢免真话教育部副部长、重判反腐县委书记、公然动用黑社会,殴打教授、学者、人大代表;袭杀流离失所失地农民......曾某人庆红,似乎不把已经沦为地狱的中国搞成下九层地域,誓不罢手!对国际社会,怂恿迟浩田传疯论、纵容朱成虎发狠话,不把中国在国际上弄到千夫所指的地步,誓不罢休!
    
     反正,这一切都是算在胡锦涛、温家宝两个冤大头上!
    
     曾庆红的这些表现,充分反映了作为一个政治谋略家,自身存在着狭隘、短视和狂躁的弱点,充分暴露了他仍未摆脱江浙师爷的劣根性:精明而不高明。这就是曾庆红最不象袁世凯的地方。
    
     曾庆红誓死对抗进步潮流并栽赃胡温,为逞个人野心不惜进一步祸国殃民,这不仅是卑劣的、而且是愚蠢的。
    
     应当说,两年多来,曾庆红的邪恶栽赃术取得了一定得效果,很多民中对胡、温开始失望,一些异议人士与观察家,也把愤怒和讨伐指向了胡温。但是,曾庆红的这一邪恶谋略却被当前海外最强大、最有组织的反共正义力量……法轮功及早识破。随着法轮功成员反复得讲真相,曾庆红的幕后真凶的面目逐渐清晰起来。曾庆红虽然机关算尽,但两年多来,中共内部仍然反映出诸多步调、口径不一致以及上行下不效的“多中心”迹象,海外“正义”特务狗党愚蠢而又下三烂地不断炮轰胡温、诬蔑黄金高、高智晟、郭国汀、吹捧僵、曾、李、贾,最近纪念胡耀邦事件戏剧性的演变,都让有识之士察觉导胡温之无权,曾庆红“摄政”的形势。而最近被罢官的以敢讲真话著称的教育部副部长张宝庆,则直言:胡温政令出不了中南海。一语揭穿了曾庆红。
    
     曾庆红的栽赃术,已近弄巧成拙。
    
     而且,曾氏邪恶栽赃术,也打不倒胡温。胡锦涛、温家宝两个人,个人道德品质当然比僵贼泯好,但这俩人属于“听话的一代”,党机器的标准件,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小心翼翼,亦步亦趋,面对曾氏祸国殃民也不至于痛心疾首而露出空裆。特别是胡锦涛,已经作了十三年的政治童养媳,忍功了得,随你怎么折腾,我就是“不犯错误”。胡锦涛四平八稳,忍耐力惊人,绝非曾庆红可比,当年在曾的辅佐下,僵贼泯找了十年的岔子也没能把胡废掉,如今你曾庆红又能怎么样?曾庆红把胡温望法轮功追诉名单上帖的图谋,肯定要落空。
    
     曾、胡两人较量,“稳重”是胡锦涛所长;而“胆略”则曾庆红占优,曾庆红不以推行改革,而以邪恶栽赃诱使犯错误术去和胡锦涛斗,是实实在在的扬短避长,如此下去,必败无疑!
    
     首先因为,经过僵贼泯十五年的法西斯统治和经济利诱,中国民众已十分麻木,政治热情淡漠,具有很强的专制耐受力,本来已苦大仇深,再加些痛苦又如何?曾庆红进一步压迫的做法,几年内很难激起大的事变。
    
     再说,由于当前中共的专制镇压工具和手段已经是分成熟和老道,曾、罗、李、贾代表的各级势力,又是与老百姓诉求水火不容的死敌,因此在镇压上决不用动员、也决不会有所怠慢,这些人能够将各种“群体聚集事件”镇压下去,从而使曾庆红达不到给胡温“添乱”的目的。
    
     从经济上说,中国经济太大,要把全国搞崩盘,要有数年的时间,胡温还还可以用专制国家手段“政策救市”以苟延残喘。而曾、罗、李、贾恐怕没有时间与胡温耗。
    
     邪恶栽赃战打下去,曾庆红无非有以下结局:
    
     一是类似于多尔衮的结局。大清的江山,是多尔衮坻定的,当年多尔衮把顺治帝玉玺搬进摄政王府,其势焰熏天、权顷朝野,岂在曾庆红之下?时代善已老、豪格已死、济尔哈琅已废、政敌尽除,其弟、兄多铎、阿济格尽掌八旗精锐,亲信遍布朝野,废黜顺治、孝庄幼儿寡妇,自立为帝,实在是唾手可就。多尔衮一生聪明绝顶,却犯了政治家之大忌:感情用事、养虎为患。既飞扬跋扈、擅权犯上,又为孝庄下嫁“情意”所迷,迟迟下不了废立的决心,结果其势力转瞬而衰:有才干的多铎杀人太多,报应早死;阿济格又是一堆敷不上墙的稀泥。多尔衮终于为政敌所乘,被精明冷酷果断的孝庄太后毒杀身亡,死后被顺治帝全盘否定、碎尸万段,锉骨扬灰、家产“充公”、唯一的一个养子多尔勃也被削籍为奴。政敌的报复,不可谓不残酷。多尔衮咎由自取,既结政治仇家、又要养虎遗患。
     如果曾庆红不能乘现在势强的时候发动政变、废黜胡温,有很大可能重蹈多尔衮的结局。因为胡、温比曾庆红年轻、拥有中共“法统”的最高权力,按照中共黑帮规矩,曾庆红很有可能不得不先胡温退出政治舞台。
    
     由于曾庆红的性格及飞扬跋扈的作派,树敌众多,既与胡温结仇,又与上海帮结下梁子,届时,他怎么可能有“归隐”上海的僵贼泯那样的好命呢?
    
     如果曾庆红成功发动政变,废黜胡温,自己加冕,则又有两路变数:
    
     一则,如果曾庆红死不悔改,继续走邓江路线,则会成为“僵贼泯”第二。继续邓江路线,数年之后中共元气必定彻底耗尽,彻底丧失“安乐死”的机会、中共朝内外大乱,太子党为了其生存,必将弃曾庆红如草荠,剧烈的政变猛烈袭来,届时隐藏在曾背后,久蓄野心的薄一波父子要干些什么,还用问吗?那个时候,从红朝中变身而出的新朝将势必推出一大批替罪羊、替罪狼供宰杀,僵、曾二人将同坠“火湖”,一个暴君、一个李斯,两匹恶兽,“亲密合作”到永远。
    
     如果曾庆红在夺权加冕之后,如当年袁世凯废黜满清那样顺应历史潮流,废黜中共建立新政权,那将是中国老百姓之福,中国付出的转型代价将小得多,中共还可以得个“安乐死”。届时,曾庆红所获取的巨大的政治声望,足以使他继任甚至连任新国家的元首。
    
     不过,如果曾庆红权欲熏心,专制陋习不改,继续迫害法轮功、侵犯人权、在新国家里继续或复辟专职独裁统治的话,袁世凯复辟帝制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说了这么多不中听的话,但句句是实,句句是肺腑之言,还望当前红朝的“睿亲王”,在中共当权派中最足智多谋的曾摄政三思。
    
    
     曾节明 星期六 2005年11月19日下午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曾节明
  • 胡锦涛已有转变的迹象/曾节明
  • “我不行了...”是体制遗言?/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四/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三/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之二/曾节明
  • 中华厄运反思录(上篇)/曾节明
  • 中共政权是满清政权的缩写式重复(1)/曾节明
  • 中国森林消失的真正原因/曾节明
  • 谈民族英雄史可法的悲剧性局限/曾节明
  • 曾节明:争取权益名份,拒背历史黑锅
  • 曾节明:江泽民已有卷土重来之势
  • 清、共二朝文字狱的异同/曾节明
  • 胡锦涛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俩/曾节明
  • 扬州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再祭/曾节明
  • 曾节明:扬州大屠杀三百六十周年再祭
  • 曾节明:从“由检”到“锦涛”—小议政权兴败的五行之道
  • 曾节明:六四死难统计何以“基本上不能采信”?
  • 曾节明:借赵后事发难 江泽民咄咄逼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