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博讯2005年12月07日)
    
    
     当我2004年再度踏出“共和国”斜影遮掩下的牢狱大门时,听到最令人惋惜与难过的消息竟是:建利先生因回国考察,被构陷了“间谍”和“非法入境”的罪名,判处5年有期徒刑。这消息委实让我感觉脚下这片被“6、4”血迹浸泡的土地,依然在为失去自由的灵魂而痛苦与震颤。我与建利这位“知音”,真是阴差阳错,失之交臂啊! (博讯 boxun.com)

    
    想来,我与建利先生的交往发端于1998“民运晓阳春”时,当时大陆民运信息借助互联网传送海外。由于建利是我们山东老乡,所以对山东“不结社”民运情况特别关切,多次打来电话问寒问暖,与我沟通信息,交换意见。我们特别对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原则和积极、稳健的行为方针,有着十分广泛、一致的共识,而我也一直视建利先生为海外较温和、理性的代表性的人物之一。我与建利先生虽未曾谋面,但现代化的信息工具,使我们成为远跨大洋两岸的“知音”。也许我与建利先生有一种天籁的缘分。那年我被捕前发出的最后一封信件与文章,竟然就是给建利、伟国先生的。记得2001年8月13日我被捕前夕,建利先生特意给我发来了《议报》创刊号,邀我提出意见,参与耕耘,予以支持。记得当时我看了建利、伟国等同仁所办的电子刊物,极为高兴,立即代表山东“不结社”朋友为贵刊发去一封贺信,并随寄了3万字的首发稿《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不料,第二天我便失去了自由。当我2004年8月12日历经3年牢狱磨难,重获自由后才得知:建利先生在我被捕后不久,便发表了我那封祝贺信,并亲自撰文《推荐〈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在《议报》版面有限的情况下,连续八期,全文刊登了我的原文。
    
    建利在推荐文章中这样写道:“《议报》创刊号发出去不久,就收到山东‘不结社’核心人物牟传珩先生的来函。牟先生除了给《议报》高度评价和期望外,还把他两年前完成的近叁万字的大作‘中华圆和宪政变革论’交给《议报》发表。这篇尚未公开发表的力作,对未来民主中国的宪政原则、政体与国体结构以及民主化的道路提出系统的构想,是作者和他周围的朋友近十年来在极端艰难的政治环境下,认真思考的思想结晶……。 在此,我禁不住要告诉读者朋友,牟传珩先生在两个星期前被捕,已被当局定性为‘颠覆国家安全罪’。望读者朋友关注牟先生的命运。这样一位倡导圆和、全民和解的温和知识分子,竟遭到如此的残酷迫害,可见,阉割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的手在中国依然活跃而狠毒。今天当局的每一个类似的恶行都为全民和解制造了一份困难,都在宪政民主道路上设置了一个障碍……”,接着〈议报〉主编张伟国先生,也亲自在该报上撰文“探索新文明的足迹――推介牟传珩书稿〈后对抗时代世界变局与中国变革〉”,特别推荐了我的别一部30万字长篇书稿。我出狱后读了上述文章,对建利、伟国先生心怀由衷地感激之情。
    
    然而,现在我虽然自由了,正要与建利先生、伟国先生协同作战,为推动中华宪政时代的早日到来奋勇在思想的沙场上,不期建利却又不幸蒙难,身陷牢狱。建利的壮举,无私无畏,可圈可点,使我看到了中华民族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一代又一代的知识精英,前仆后继的英雄塑雕。这怎不激励我自由“何敢忘国忧”。让我们再承建利先生的接力棒,笔耕不辍,勇敢地、负责任地面对炎黄子孙共同生活方式的这片土地,在这条充满风险的自由之路上,坚忍不拔地走下去!
     
    最后,我谨以狱中小诗一首《岁月》,献给至今还在蒙难的杨建利先生:
    
    一条走不到尽头的路
    曲折 泥泞
    脚印是纷飞的蝴蝶
    记忆站成一行白杨树
    树下蔓延的鲜苔
    千百次地被踏昏过去
    当它醒来的时候
    有米一样黄小的花
    --------------------------
    原载《议报》第227期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那是峰脊上扛着的风度 ——祭刘宾雁老
  • 牟传珩:资讯封闭与权力垄断还能维持多久?
  •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
  • 牟传珩:法槌敲下的时候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
  • 牟传珩: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
  •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 牟传珩: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 牟传珩:新文明变革思维导向
  •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 牟传珩:难狱往事——铁窗试枷亦风流
  •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 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牟传珩
  • 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牟传珩
  • 高智晟--刷新中国律师界的公耻/牟传珩
  • 牟传珩:男人之歌
  • 牟传珩: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致中共新一代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我是枫叶编辑的书——民主墙时期回忆录/牟传珩
  • 山东民运人士牟传珩出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