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在刘宾雁追思会上的发言
(博讯2005年12月18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宾雁先生家人,各位师长、来宾和朋友们:
    
    我在这里代大陆朋友严正学、廖亦武、刘真发言。
    
    严正学先生是著名艺术家、画家。他说:“当我听到宾雁先生病逝它乡的噩讯,万分悲伤!面前东海,只觉得雁公升天了,水天一色中,我隐隐看见大写的“人”在深邃兰天鸣叫着飞来,那是宾雁先生化作大雁,发出天籁之声!悠悠向故国回飞,他是中华民族的良心和脊梁!
    专制政权竟会害怕一个手无寸铁、生命垂危的老人回国?中共的阻扰,使大雁永远留在异乡为宾客,他没能活着回到他日夜牵挂、深深眷恋着的祖国,那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有宾雁先生铮铮铁骨为榜样,面对中共的政客、官僚、警察、公务员和低层的民众,我以“行为艺术”的方式进行为期三天的募捐,我为“中国良心”捐来了民心!由于公安传唤和法院开庭,我未能亲手为先生画一幅肖像,也由于时间太匆促,只得嘱女儿严颖鸿、儿子严一能画了水墨和速写邮寄美国,以表悼念之心。
    
    宾雁先生安息吧!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学生会把真话说到底,晚辈不会忘了自己的使命,我将步先生的后尘,抗争专制,直至流尽最后的一点热血!
    
    严正学 跪地叩拜
    
    12/16/2005于东海之滨.台州
    
    这是严正学和女儿、儿子献给刘宾雁的画(展示三幅画作)。
    
    
    廖亦武尊刘宾雁为师,自称是刘先生为民生疾苦写作的徒弟。他说:
    不死的流亡者,我至今还记得你5日打越洋电话的情景,前一个告诉宾雁病重,正在抢救;后一个则告诉宾雁已去!我当时下意识地瞟了一眼壁上的钟,之间才相隔26分钟,这个时代最杰出的流亡者,我们这一行的老师傅就在天上了。
    中国西部高原的冬日阳光射在身上,迅疾如子弹,在那一刻,我断裂着,
    呜咽着,却什么也叫不出。接下来的这些天,我感到死亡在延伸.我这个学徒的身上裹着宾雁老师傅的大衣,那是1年前,师兄郑义和北明托你带给我的____死亡在延伸,这是一种宿命____灵魂在延伸.肉体
    消逝的地方,灵魂将站起来,翩翩起舞。没有血,没有泪,有的只是母亲的招唤。整张中国大陆浮在半空,舒卷着,接纳所有的流亡者。既然地上没有祖国,那我们的祖国就在天上,就在远方;可是此刻,我还在进行冤案的追踪和采访。真如英国诗人狄兰 托马斯所唱:
    " 清晨,正午,
    黄昏到来前的每一分钟,
    死亡的人组成了河流."
    
    然而,我更愿意让这首萧曲,借北明嫂子之口,挽别老师傅,也挽别几年或几十年后的我自己。
    “潮起潮落你的聲,
     雁來雁去你的魂,
     黃葉飄飄月的影,
     風兒告訴我你已遠行。“
     亦武2005年12月16日于中国南方
    
    
    刘真是干部。她说:
    
    这次我有幸负责了国内的部分募捐工作,我从那一份份捐款中感受到了一颗颗挚爱敬重先生的心。先生的大名是醒世的良方。在人类精神走向低迷走向溃败的今天,先生的归来,让我们感到了天上人间人们心中理想良知与公正永不停息的互动!
    
    昨天我又接到了一位青年后生寄来的一百元钱,钱虽不多,情意厚重,因为这位很快就要做父亲的青年,单位已是几个月开不出工资了,而在外施工的他看到募捐函后还是毫不犹豫地将钱寄出,并将自己还未出世的儿子起名叫“远雁”,以示对刘宾雁先生的纪念。让我们祈愿这个叫“远雁”的孩子健康、平安、快乐幸福!
    
    最后,以一曲《嘎达梅林》献给我们心中的英雄刘宾雁先生,我的歌声将在祖国的中原大地上唱响,让我们在歌声中共同祭奠英雄,让我们在歌声中完成一次国内国外的互动,谢谢大家!
    刘真 敬挽
    2005、12、14 于 河南郑州
    
    最后,我自己想说几句话送别刘宾雁老师。
    
    林培瑞老师说:上有广阔的天空,下有坚实的大地,这中间应该有一个人,一个大写的人,三个字,刘宾雁,善美真!
    
    刘宾雁,你走了。你留给了我们“远雁”,婴儿“远雁”。远雁哭了,远雁笑了;无论他笑,无论她哭,在母亲的眼里都是快乐幸福!
    
    刘宾雁,你走了,我们送你少少的哭,你留给我们远雁,留给我们多多的快乐幸福!
    
    黄河清 2005、12、17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紧急救援汕尾村民—致世界各地潮汕侨领、侨胞公开信
  • 也谈张君劢/黄河清
  • 刘少奇与胡锦涛/黄河清
  • 抗日杂谈/黄河清
  • 挽杨春光/黄河清
  • 有寄“雅虎”高层/黄河清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敬贺巫公宁坤先生八秩晋五嵩寿/黄河清
  • 梁漱溟与李大钊/黄河清
  • 敬畏与谦卑——追忆2、27聚会/黄河清
  • 流亡琐忆——卖字·坦克·特务·师友/黄河清
  • 关于《不死的流亡者》的几朵花絮与圆满/黄河清
  • 百字寿联贺刘公(宾雁)——黄河清、王策
  • 黄河清:流亡书简
  • 挽联/悼赵紫阳先生/黄河清
  • 鲁德成,我愧对你!/黄河清
  • 黄河清:邓小平的盖棺论定
  • 黄河清:我向党报订阅通知单说不的遭遇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