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必须反思刘宾雁现象/吴郁
(博讯2005年12月24日)
    刘宾雁更多文章请看刘宾雁专栏
    人民的巨星陨落了。
     (博讯 boxun.com)

    国际舆论、海外华人、海内外异见群体、海外政治流亡人士,高度评价、隆重悼念。
    
    大陆人民也在默默的悼念。
    
    悼念刘宾雁,海内外不同倾向的政治力量出现了少有的一致。没有争议、高度趋同,这说明了什么——
    刘宾雁是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一面旗帜,是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象征,是反对专制英勇不屈的斗士。
    
    唯一的例外,是专制对刘宾雁的全盘否定。
    
    专制何尝不想破坏人民对刘宾雁的纪念。然而,办不到!专制手下那些平时看上去颇有战斗力的喽罗,在刘宾雁面前无所作为,或者,也可以这样去猜想,在刘宾雁面前不太想作为,这说明了什么——
    刘宾雁的伟大人格力量,威武不屈,富贵不淫,爱憎分明,疾恶如仇,从善如流,不图名利,无私奉献,磊落光明。不论是在大陆,还是流亡海外,为民主事业奋斗至生命的熄灭。比泰山还重。
    
    在这样的人格面前,形形色色的胡搅蛮缠,只会碰得头破血流。形形色色的专制思想,都会败下阵来。
    
    刘宾雁的一生,是和专制英勇斗争的一生。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和官僚战斗、和阳谋斗、和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封建暴君斗、和封建法西斯主义斗、和形形色色的腐败与形形色色的反改革势力斗、和"六.四"屠杀的滔天罪行斗、和新的独夫民贼斗。
    
    刘宾雁的一生,从来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号召人民起来进行暴力革命。始终坚持公开、理性、非暴力理念,以和平方式,身体力行推动中国的民主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宾雁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对中共有许多要求。
    要求中国人民人的解放和言论自由,要求保障中国人民的基本权利,要求中华民族做人的尊严,要求改变中国大陆的贫穷落后,要求国家民族兴旺发达。
    
    然而,刘宾雁对中共却没有第二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仅仅只有唯一的一个关于自己个人的要求——
    死在大陆,葬在祖国!
    
    中共当局悍然不理刘宾雁晚年希望回国的一再要求。悍然不理刘宾雁家属的要求。悍然不理海外异见群体的要求。悍然不理国际舆论的要求。一句话,悍然不准刘宾雁回国,直至刘宾雁客死异乡。
    
    在此质问中共当局,刘宾雁晚年要求回国,是落叶归根,还是异族入侵?是爱国行为,还是卖国主义?是认同中华血脉,还是去中国化?请中共当局正面回答。不论中共当局认为是前者还是后者,请给出坚决不准刘宾雁回国的理由,
    
    中共和国民党斗了80多年,双方暴力残杀,你死我活,数以千万计同胞的生命毁灭。中共单方面强调国民党人杀共产党人比共产党人杀国民党人多得多。近年,中共和多得多的国民党修好出现重大转机,国民党政要频繁访问大陆,双方友好攻势不断升温,打得十分火热。刘宾雁八十多年来没有杀害过一名共产党人,双手也不曾沾满共产党人的一滴鲜血,中共极力呼吁、极力欢迎国民党人叶落归根,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中共置台湾近代以来历史进程于不顾。置台湾人民近代以来与大陆的隔膜于不顾。置台湾人民变化中的想法和诉求于不顾。置陈水扁代表相当部分台湾民意于不顾。把陈水扁妖魔化。但中共却一再通过各种方式和形式吁请心目中的妖魔访问大陆,甚至骨子里梦想陈总统能索性定居大陆。刘宾雁流亡海外,既没有鼓吹和组织中华革命党临时政府,也没有加入台湾独立运动行列。更没有参与公投制宪,中共当局可以力邀陈总统来大陆,为什么就坚决不容刘宾雁回国?
    
    问题并不会随着刘宾雁去世而自行消失。
    
    中共当局必须认真看待海内外关于刘宾雁去世的民意。是到了必须认真反思刘宾雁现象的时候了。
    
    不仅仅是大陆人民在注视中共当局。也不仅仅是海内外异见群体,也不仅仅是大批海外政治流亡人士。还有千千万万海外同胞和整个国际社会,尤其是包括港澳人民和台湾人民在内,都在密切注视中共当局,都会去关注这个问题——中共当局一再高唱民族之根可以高于一切的大调,是真有诚意,还是再次阳谋?
    
    刘宾雁先生永垂不朽!
    
    2005年12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希哲与吴倩的电话:吴倩否认撰写评论刘宾雁的文章
  • 亚洲周刊: “民运的良心”刘宾雁/吴倩
  • 黄河清在刘宾雁追思会上的发言
  • 曹思源悼刘宾雁诗一首
  • 刘逸明:愿良心不再流亡--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 纪念刘宾雁:不枉此生留英名/秦晋
  • 李贵仁等:沉痛悼念刘宾雁先生
  • 伟大的良师益友———深切悼念刘宾雁先生/邓焕武、曾宁
  • 悼刘宾雁先生/南峰
  •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悼刘宾雁先生/曾节明
  • 郝一匡:闻刘宾雁去世
  • 铁皮鼓:怀念刘宾雁
  • 评刘宾雁被拒绝回国:冷血制度的寒光/黄河
  • 七律--悼刘宾雁/林泉
  • 哀悼刘宾雁/阿朵(纽约)
  • 陈维健:刘宾雁--良心的流亡者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朱蓬:雪飞魂去雁何归--沉痛哀悼刘宾雁先生
  • 给刘宾雁先生献上一朵小白花
  • 陈光诚致信朱洪老师纪念刘宾雁
  • 北明:中国当局严密封锁刘宾雁逝世的消息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刘宾雁逝世讣告
  • 刘宾雁:天下大乱和天下大变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 余世存:流亡的良心——刘宾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