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亮剑吧,中国人!
(博讯2006年1月02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2006年新年献辞-
     (博讯 boxun.com)

    2005年(中国的鸡年)即将飞去,马上要跳的狗年(2006年)。在这个“鸡飞狗跳”的年代里,要是用华丽的祝词,反而显得的有点不合时宜的“口是心非“了。
    
    中国伟人毛泽东有一句不太文雅的名言,用来形容那些说漂亮话,做肮脏事的行为,曰“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这实在是从表象上来描述当前人类社会的一句大实话。如果用来形容今天所有国际社会的种种表现,真是再恰如其分不过的了。不信请看:
    
    我们天天嚷嚷着要世界“永久和平”。其实心里面想的却是“时刻准备着战争”。所以各国都要不惜一切地研发、或购买高精尖的大杀伤力武器,虽然客观情非得已(维持恐怖平衡,防止因实力倾斜而产生误判),但是理论上一定是“进退维谷”。而且从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发生在全世界的各种大小、野蛮的肉体恐怖战争,几乎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和平”的意义或价值,充其量只能像球场上的“暂停”—提供一个喘息的机会而已;
    
    我们嚷嚷着要创造“稳定、和谐”的社会。实际却因为社会资源的不公平占有、分配,到处充满着敌视和仇恨,制造出无数对立的动乱和不安;
    
    总是嚷嚷着各国经济要“合作、双赢”。实际却在暗底下进行着尔虞我诈、你死我活的竞争、报复和反报复,经常落个“双输”的结局:
    
    还不厌其烦地嚷嚷着社会要讲“诚信”。实际全世界从上(至联合国)到下(至公司企业)、从小(至个体户)到大(至世贸WTO组织),都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各种“背信弃义、坑蒙拐骗、假冒伪劣”的货色;
    
    更嚷嚷着社会要“与时俱进”。却发现真正“(精神)文明”的趋势,竟然是在表象上想要和从林世界“接轨”;……;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句话,就是想要什么偏没什么(如和平、和谐、合作、都赢之类),以为种的明明是甜瓜,收的却永远是苦果,从头到尾整个一“事与愿违”!怎么会这样子的呢?
    
    其实,如果不是“当局者迷”的话,只要稍微有点联想能力和科学常识的人,就应该知道,一个行为(如中国过去的大跃进、文革,或现在的体(制)改、经改、教改、医改等)要想取得预期的结果,前提是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理论做指导,以便根据这个理论来对自己要达到的目标,进行规划、设计,然后经过可行性论证后,再理直气壮、名正言顺地,进行宣传推广、付诸行动实践,或在进行过程中出现问题时,可以用来找到原因之所在。这是人类在自然科学领域的实践中、屡试不爽的成功经验。也是物质文明得以日新月异地飞速发展、进步的根本原因。反之,如果一个个实践总是以失败告终,那我们就应该怀疑、检讨所依靠的理论的正确性,设法加以修正,或者彻底摒弃,代之以一个可以胜任的新理论。就像以“氧化伦”来取代“燃素伦”,或用“元素周期表”取代“炼丹术”那样的拨乱反正,从新走上继续发展的正道。
    
    所以,现在我们有足够的理由和根据,去全面怀疑今天那个建立在以达尔文“生物进化论”和“丛林法则”基础上的社会理论。因为人类的特殊性,远大于和其他所有动物的普遍共性,事实上也早就和其它动物分道扬镳,建立了自己“人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已经在遵循一个和丛林法则背道而驰的“运动规则”,从而足以让自己进入一个独一无二的专属分类学层次(详细阐述情查阅拙文《论社会》http://www.newmilestone.org/clcb/clcb13.html)。而现在,我们一方面把压缩在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中的、科学而正确的部分(还不是全部“(社会)运动规则”错当成“落后”加以嘲笑(甚至还有人嚷嚷着要唾弃),反而要重拾起当初留在丛林中,给其它因为不具备人类的特殊性,而注定走不出“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的生物去遵守的丛林法则,生搬硬套地拿到自己的“人造”系统中来应用,要是不出问题,才是真正违背科学规律的咄咄怪事了!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今天由西方社会理论把持、主导下的人类社会,和处在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来统治欧洲的时代一样,两者在本质上并无区别。只不过前者是由上层的贵族和代表个别宗教利益的教廷,借“上帝”和圣经的名义来统治。后者则在表象上把过去的“上帝”,换成了今天的“科学”,把圣经换成了“丛林法则”。再由各国的权贵和精英集团,以“科学”的名义来左右社会和民众的行为走向,总之都是一样的迷信,一样的盲从。两者连“事与愿违”的结果都几乎一样:前者靠权力烧死了坚持“日心说”的布鲁诺,吓住了伽利略,却改变不了地球继续绕着太阳转的事实,反而突显了自己的无知和瞒顸。后者靠金钱和权力,屏蔽了不同的声音,让民众以为他们会引领着世人,走向进步和美好的未来。可惜却挡不住事实不断甩向他们的耳光,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发现上当,开始质疑。他们只好用失语般的“不争论”或转移视线的谎言方式,来逃避“难以自圆其说”的尴尬,并设法加速错误的进程,造成“木已成舟”“生米成熟饭”的不可逆转事实。但是坚持错误只能不断加大纠正的社会成本,永远不能把错误变成正确。鼓吹者最后一定会同样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桩”上。
    
    所以,面对整个人类社会进程中,总是心想事不成的现实。逻辑上我们只要用简单的科学常识来判断,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现在沿用的社会理论,一定出了根本原则性的方向错误或问题。而且没有任何其它的人为(包括特定的时代、领袖或政府行为)或客观原因,可以有这个份量或资格,配得上在这样层次高度,去充当“替罪羊”。这是我们总是“重蹈覆辙”的原因,因为迄今为止都还没有找到真正的病根,对社会越来越严重的病情。只能开出一点“止痛针”或“退烧药”的处方而已。和这样的错误的严重性相比,伟大如马克思、毛泽东或曾经鼓吹过社会主义的爱因斯坦等杰出的伟人、天才们,他们自己也只能算是受错误理论蒙蔽、误导、利用的“受害者”,最多不过是被历史机遇选中来推波助澜的“帮凶”而已!
    
    这也是毛泽东在晚年,也不得不依靠文革般的肉体暴力恐怖手段,来推行现在大家才似乎有点回过味来的真正“民主”的良苦用心,就象他能够理解秦始皇当年的良苦用心的原因一样。因为他手上也没有掌握可以从本质上,正确认识或解释社会现象的理论(那个著名的“矛盾论”和“实践论”,其实都是科学《认识论》在初级表象认识层次上得出的产物),所以想出来的解决办法,不仅理论上有先天性缺陷,也一定会被包括他的领导团队中,站在不同角度的反对者,挑出许多难以自圆其说的毛病而招架不住,最后还是以“独裁、专政”的“一言堂”方式,重新回到中国历史的老路上。以他的失败教训为证,让我们可以有把握地断言,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任何没有正确理论支持的一切所谓的“良苦用心”,一定都是“好心没好报”的。所以今天人类社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设法建立一个真正科学、也就是能够认识和解释所有社会问题的社会科学理论。而且建构这样的理论的素材,其实早就存在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之中了。
    
    事实正是如此,而我们之所以看不到,完全是因为认识层次不到位的缘故。比如今天的世人已经在潜意识上感觉到“天下大同”的趋势和必要性。所以有了“地球村”之说,甚至可以认为,“联合国”“WTO”之类组织,都是这种趋势的尝试。但是不幸的是,现在我们根本看不到任何一点乐观的希望,反而要担心某个国家,有想当秦始皇的“跟屁虫”,用武力来统一全世界的野心!
    
    这是有理论根据的判断。首先,这是按照“丛林法则”理论运作的必然结果。甚至世界的反应(合纵、连横),也和历史上的“战国时代”雷同。其次,证明我们根本没有认识“天下大同”的本质,只是从表象上采取了“各取所需”的实用主义方式。
    
    其实,这个“天下大同”,完全可以理解为要求整个人类社会,要达到一个“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境界。“人同此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心”可以理解为区别“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其它高等动物”的共性(人性),所以关键是要建立一个可以被所有人接受、认同的“理”,这个“理”就是可以解释、认识一切社会问题的、科学而正确的社会理论。
    
    但是这样的理论是不能、也不需要靠权力运作或武力支持(好比强买强卖的霸道行为)来建立的。或者说,靠权力或武力建立起来的社会理论(比如马列毛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或当前的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理论),一定是经不起推敲质疑、乃至实践检验的错误“劣质品”,面对任何挑战,都只能像是一杆自身难保的银样“腊枪头”。今天人类社会的所有令人不安的灾难和危险的趋势,就是用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腊枪头”,去东戳西捣造成的结果,无一例外!
    
    可以认为,一个真正科学而有实用价值的社会理论,只能产生于精神的“原始丛林”之中。因为事实上,人类除了一味地关心、建构自己的物质文明外,还从来没有建立起真正的精神文明(请参阅拙文《现代“精神原始人”》)。而把自己定位于是猴子一样的“高等动物”,更要在自己社会公开奉行“丛林法则”,就是证明。所以这样的理论必须在在只有人类才有资格和能力进行的层次上,先按照“丛林法则”来打一场“精神战争”的过程中自然诞生,就像水滴通过空气自然形成最佳的“流线型”一样。这难道不正是宇宙大自然冥冥中,由不同文化的巧妙分工,安排好要赋予中国文化来担负的神圣使命吗?
    
    今天,伟大的西方文化加工出来的西方人,已经像先锋一样,为人类提供了甚至有过之(制造出许多用来杀同类的高科技武器)而无不及的物质文明基础。现在就要轮到中国人来和全人类一起,利用他们提供的物质条件(电脑、通讯和无远弗届的网路等),挖掘出早已蕴含在自己真正博大精深的文化中的宝藏,去铸就成一把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社会理论”之剑,来阻止或平衡“物极必反”的趋势。先示范用这把理论之剑,解决自己社会当前几乎不可能解决的问题或危机(理论上这是毫无疑问的),然后乘胜摧毁给我们带来无穷灾难的“祸首、元凶”--现有的错误社会理论,和没有正确理论指导下养成的习惯势力。用自己的行动来“替天行道”,向世人证明,中国文化绝对不是因为“落后”的苟延残喘而得以存在几千年的。
    
    是时候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历史终将证明,13亿人当“跟屁虫”是没有出路的,那样的话,最后只能陷入灾难的深渊!
    
    “亮剑”吧,中国人。一旦开始,就将没有恐怖暴力,更无需肉体杀戮。但剑锋所到之处,笼罩在全人类社会头上的那片乌云,会立刻散去,阳光下一条光明之路就在眼前。到那时,再对所有人说“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就不会是一句像现在这样的、口惠实不至的“虚情假意”了。不信的话,试试看吧!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5/czl51230.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以毛泽东为鉴,愿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 潘一丁: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诺贝尔“和平奖”奖励的是和平还是战争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潘一丁:联合国是“鬼”吗?
  • 潘一丁: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 潘一丁:原则性很强的美国人
  • 潘一丁:APEC能够消除贫困吗?
  • 潘一丁:为什么撞了南墙还不回头?
  • 潘一丁:巴黎骚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超女”热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腐败是人的文化和动物的丛林法则兽交的结果
  • 潘一丁:谈电视剧“亮剑“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韩非“禁心说”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五--真正的言论自由是“科学发展观”的试金石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四--“道德”是建立科学发展观的基础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是真理吗?
  • 潘一丁:真理不变,变的一定不是真理
  • 潘一丁:我们必须首先科学地对待“科学”--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一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