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盘非常难下的棋/老戚
(博讯2006年1月04日)
    记得踏入马年时,我自豪地扬言: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一眨眼,马年过去了。我这匹千里马却找不到扬鞭奋蹄的草原,依然作困兽斗。 (博讯 boxun.com)

    
    二十年前到苏州时,曾在拙政园留下一张照片。因为当时孙道临主演的以围棋泰斗吴清源先生《一盘没有下完的棋》风靡全国。我便在那张石桌上留下一个镜头,算是和围棋和吴清源先生一丝缘份吧。
    
    吴清源少年随恩师赖越宽作到日本时,便和当时的日本棋坛的“怪童”——木谷实过招。执行先下的吴清源的第一手虎虎生气,惊世骇俗——
    少年吴清源把黑子重重拍在“天元”上。
    
    我上网时便抢占了制高点。在东西方文化的交汇处,在人类精神的高地上重重拍下一子!我、广西钦州的老戚,受本土文化熏陶,使用本土语言写作的小城作家,在未来的5——10年内争取诺贝尔文学奖!
    因为这是我能够想象出为自己、为钦州、为所有的中国人所做的最有意思的事情!
    我信手抄起黑子“啪”地拍在“天元”上。
    
    比吴清源小四岁的木谷实陷入长考。我也怀疑吴清源是否下模仿棋。
    “天元”代表的宇宙,是361点的交汇中心;是东方神秘文化的象征。等闲人无法把握,象对道德经、易经的见仁见智的解释一般。但我思考的是东方哲人留下的文化在二十一世纪是否尚焕发生命力!
    
    东方人的平衡、东方人的生存智慧是举世无双的。但由于陷入了断裂,这个人种和文化是否能浴火重生!这便是我以及一切思考者的秘密。
    
    然后吴清源把第二手下在“星位”。这是下棋人最经常的着数,四线取势,三线重利。
    在中日韩三国棋坛里,吴清源把围棋推向极致的探索和贡献是无人能比肩的。号称“石佛”的李昌镐虽纵横天下。但这种胜负师棋实糟蹋了作为美学的围棋!
    也许真正拥有棋迷,令人如痴如醉的只有武宫正树了。其开闯的“宇宙流”由于宏大神秘而显得极难把握。在实战中无法和胜负师赵治勋、小林光一等争长短。但作为美学围棋,武宫的每一盘都是佳构,上品!
    马晓春以前的轻灵也迷倒了不少少年后学。但在中国这个名利场,马小妖是力有不逮,再无突破。
    至于老聂,当年在应氏杯输给大宗师曹熏弦后。便以其昏着闻名了。聂旋风从此消弱。当然,老聂拯救了八十年代不少沉沦的学主。如果不是爱上围棋,也许有很多机会做死我,且死得极难看!
    
    还未待木谷实回过神来,吴清源的第三手又是惊天动地!
    “啪”黑棋重重地拍在“三三”位置上。这又是违背常识的。让前五十手天下无敌
    的藤泽秀行看会笑死的!
    
     古代的围棋有座子,棋子摆在固定的星位。这束缚了棋手的想象力,于是才有了现代棋手变幻莫测的“千古无同局”的万千变化。但当时,把棋子下在三三,日本棋坛又让吓坏了!
    三三是最没出息的取地的下法,一手八目。但因处低位,棋形非常难看。武宫正树死都不会下的。后来厚势和实利兼备的陈祖德发明的“中国流”又在棋坛盛行一时。现在仍让众多棋手使用。且胜率在70%以上。
    现在我便是经常以星小目开局。这是最普通的布局。
    怪童员木谷实着实让吴清源吓坏了。于是又陷入了长考。
    
    八十年代后期由于解民倒悬,救民水火的理想主义的幻灭。我以人间少有的低调折磨自己宝贵的人生——做成衣佬。在街头巷尾沉沦,彻底否定这黑白颠倒,不适宜人居住的世道!
    宁可自断经脉,自我伤残,也不与恶社会合作。
    我彻底地沉沦了。就象把棋子下在三三时不惹眼,但踏实。象条狗似蹲着,静悄悄地观察这罪恶溃烂的世界,冷漠地打量那些让腐败文化牺牲的千千万万的无辜的生灵!
    
    在中国只要你敢浮头,别人就敢打压。
    在马年,我以为该轮到我露脸,出头了。
    但马年已过,一盘点,发现这个社会满目苍夷。
    
    如果视解放前是旧社会,解放后是新社会。那么历经二十多年开放后,中国是个十足的烂社会!
    象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重症病人,根本无药可救!
    
    于是,展望2004年,如果我能顺利地蜷缩,顺利地活过去,我真的要烧三枝香拜拜我远行一周年的老父了。本来浑浑噩噩,无知无欲。上网后却让满目乱象吓得噤若寒蝉。时刻担心什么时候头顶的剑劈下来……
    
    2003、12、3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把粪坑改造成卫生间是中国第一要务!/老戚
  • 郭飞熊先生走出广东番禺的小笼子/老戚
  • 为袁红冰大法官喝彩/老戚
  • 永别了-.盛世(组诗)老戚
  • 祝自由中国元旦快乐!/老戚
  • 2005中国的良知在蒙难/老戚
  • 致余杰/老戚
  • 天才的谱系/老戚-读书札记
  • 老大哥在圣诞节行动/老戚
  • 当太阳从西边升起/老戚
  • 不要冤枉老虎/老戚
  • 抢劫是中国的基本国策/老戚
  • 天才的先知!/老戚
  • 中国需要东海一枭/老戚
  • 民运英雄王有才/老戚
  • 伟大的高耀洁/老戚
  • 当代英雄(十九)郑恩宠/老戚
  • 当代英雄(二十五) 新青年学会四君子/老戚
  • “历史的义工”——王友琴/老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