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国退民进”绝对是落后的动物思维
(博讯2006年1月14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从网友处转来一篇在“中国改革”论坛上发表题为《“国退民进”如今是绝对进步的,问题在于┈》(以下根据作者网名,简称为《独文》)的文章,以及作者的自我介绍。网友虽然对这种观点很不以为然,也跟贴表示过反对。只是这位作者似乎已经成竹在胸,对持不同意见者毫不妥协,有来必往,用词尖锐、语气咄咄逼人,俨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让一些对其观点并不能接受者,感到一种“猴子称大王”般的无奈。从而让笔者产生了好奇:莫非他真的发现、揭示了某种社会的正确运动规律?但是读下来却发现其实大缪不然,只不过是和其它形形色色的观点一样,是在科学《认识论》阐述过的低层次上,认识事物的表象后,还要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时的必然结果。
     (博讯 boxun.com)

    首先,文章标题中的“国退民进”就是一个有概念误导、和极具煽动性的错误口号(尽管这不是《独文》率先提出的“专利”),形而上学地把“国(家)”和“(人)民”拆开,刻意放在一个相互对立的位置上,以达到“挟天子(民主的大众皇帝)以令诸侯(政策的制定或执行者)”的目的。这是所有类似的鼓吹者的一贯伎俩,是社会一切不和谐、不稳定的乱源或“始作俑者”。
    
    其实,“国”和“民”两者,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社会整体,它就好比是一个被放大了的人体。“国”是表象上的相,“民”是本质的“心”,相由心生,国家方方面面的具体表现,就代表了那个社会民主的真实面貌,就像英国现在虽然还叫什么“(大不列颠)王国”,但是按当前标准,我们必须承认它是现代“民主国家”。国家中的所有个体的人,都要根据社会分工的需要,组成了可以起不同作用的“五官”、“四肢”和“五脏六腑”之类的功能器官。所谓的“民主”,就是要处在不同分工角色的社会人,都以自己是主人整体一部分的心态,来完成自己所担当的社会分工,和负起相应的责任,并真实准确地,通过“神经系统(媒体或其它信息渠道)”,反馈自己在分工责任范围内的所有相关信息(包括个人感受、改进意见等)。最后由神经中枢和大脑(政府和领袖以及参谋班子)来综合所有信息,在比较、权衡、考虑对全局的利害后作出决策,来指挥或协调整个身体的活动,最后达到以整体最小的牺牲,取得最大的收获。比如一个人面临突然来到的危险时,会及时用手护住眼睛或头,尽量保护相对更重要的部位,不受必须付出更大代价的损失,而另一方面,又会调度其它器官来减轻或弥补这样的损失,比如牺牲了腿,就会让手学会以拐杖来代替腿的功能。这绝对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一荣俱荣,一伤俱伤(比如耳聋眼瞎、或缺胳臂少腿者,只能称为“残疾人”)。
    
    作为判断一个国家(社会)的标准,也和人一样,一方面要求体魄的健康(如肢体的完善发育程度、动作协调能力和反应灵敏度),还要观察其心智是否健全,有没有精神或神经方面的缺陷、毛病,比如“自闭”、“妄想”“迫害狂”之类的变态(如像希特勒的德国或日本,在二战中表现的那样)。但是光这样还不够,因为和个体的人一样,就算四肢发达,头脑敏锐,如果没有正确的文化教育加工,结果要是受到不良环境的熏陶影响,反而可能会成为危害四邻的盗匪、或欺行霸市的地痞流氓。这只要我们能够将当前国内外发生的一切现象,拿来和上面的比喻进行“对号入座”的话,就没有认识不到或解释不通、理解不了的地方。
    
    比如这个“国退民进”的口号,就是像要求大脑放弃对身体统筹兼顾的原则,听任那些和眼睛、耳朵、鼻子相比,表面似乎表现得比较更灵活突出的手、脚之类器官,打着“让一部分人(器官)先富起来”的旗号,各自为了自己的局部利益,可以不顾整体安危、损失,去自行其事一样地荒唐,连最后拖累整体的灾难结果都一样--由国家或社会全体来承担。整个一“动物思维”式的表现,那个“绝对进步”之说,真不知从何谈起!
    
    笔者完全无意去对《独文》中,好像经过深思熟虑,说得头头是道的内容加以评论或批驳,觉得这根本就是徒劳无功的浪费时间,就像时差为12小时的两个地方的人,非要在网上煞有其事地,争论当时到底应该一起唱“东方红,太阳升”(白天)、还是“月亮代表我的心”(晚上)更合理之类的问题,是一样地滑稽无聊(那些本来就以上网辩论抬杠,打文字官司,来消磨时间者,自当别论)。道理很简单,因为根据起码的物理、数学常识就知道,一道题目只要用错了理论、公式或常数,那么接下来的演算,无论多么巧妙、准确,或详尽、周密,结果答案都只有一个“错”。这也是今天社会,总是受到错误理论以“新瓶装旧酒”形式,推出的各种所谓“新思维”的蛊惑,去这改那改、七改八改,却走不出失败怪圈的根本原因。而《独文》作者,还在拿着已经被实践和科学《认识论》理论证明是绝对错误的(包括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在内)的社会理论来炒作、翻新,客观来看,大概只能以“陈词滥调”来形容了。
    
    笔者自己也慕名去看过那篇文字,虽然对其所鼓吹的观点很不以为然,认为这是要从表象认识层次上、试图去解决社会问题的错误典型,说得越是“天花乱坠”,产生的灾难性后果也越严重。但是却十分欣赏作者的敏捷思路和写作能力,认为一旦掌握了正确的理论,将是未来“精神战争”中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有用人才。所以跟过一贴,并提示问他“看过《西游记》没有?”,没想到他的回贴果然像在花果山当大王时的“孙猴子”。只好根据他自己公开的自我介绍,来开导他几句。
    
    笔者以自己的经历和经验,非常理解他在文革年代的遭遇,并且同情他在改革初期所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尽管这些具体的遭遇(如被定为“思想反动”、强迫学习改造、提前退役之类、其实连处分都几乎算不上的内部处理),和当年落在其他人身上,却更为令人悲愤、凄惨的命运相比(如张志新或遇罗克等),最多只能以一个“患得患失”来形容,才对得起那些为坚持真理和信仰而牺牲的烈士。至于那些说话不算话的“承包合同”事,连笔者自己也在他之前就亲身遇到过(但是结局不同)。这本来就是他所鼓吹的资本主义初期,要靠掠夺来进行财富的初始积累的必然过程。就算他说的那些违约情况都是如假包换的事实,那也只能拿来作为“现身说法”的事例,证明他自己也没有具备“食肉动物”的能耐,不幸成了别人嘴里的“弱肉”的理所当然而已,根本没有“喊冤叫屈”的理由。更何况他抖出来的这些内容,如果拿来和已经报道出来的、任何一个违法或违约事例,在性质恶劣程度、或后果影响范围相比,都只能算不值一提,更上不了台面的“小菜一碟”。但是笔者还是支持他想“讨回公道”的努力的,不过这只是出于起码的社会正义、和作为正常人的公平良知的考量,而不是支持他鼓吹的“(资本)主义”,因为笔者从来就不认为,那个将动物世界在自然生态环境中应用的“丛林法则”,照样奉为自己社会(非自然生态环境)圭臬的资本主义社会或制度,是什么“先进的”,反而只能被认为是“精神思想文明”进化不到位的结果,因为动物才是没有联想或举一反三的能力的。
    
    不过真正应该提醒《独文》作者或其它网友的,是根据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我们需要警惕和防止一种“水浒现象”的再现,以免重蹈社会动乱的历史覆辙!
    
    在那部小说(水浒传)中,一些“怀才不遇”的社会小官吏或其他闲杂人等(如宋江、林冲、武松、鲁智深之类),因为在一些具体生活中,受到不合理的对待或不公平的处理时,就对现实社会不满而心生恨意。最后聚集在一起占山为王,开始时为迎合民意,打着惩治贪官污吏“替天行道”的旗号,实际却置民众继续于水深火热中而不顾,自己却在贪图“大碗喝酒、吃肉”、“以秤分金银”地谋私利,根本没有一点锐意改革社会的制度性腐败,彻底解决不公平现象的雄心壮志。其实他们所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不断扩张自己的实力和地盘和社会影响,用加剧社会的不稳定、来引起统治集团的重视,作为和政权讨价还价的筹码,以便迫使朝廷诏安,许以自己功名利禄,谋得一己的荣华富贵,然后再同流合污,或进行着相互倾轧的“窝里斗”,一起堕入腐败的深渊,重复政权交替的历史轮回,没有任何政治、社会意义上的进步。而《独文》的作者就有这样的“嫌疑”。因为他在自我介绍的结尾,有这么一段话:『我翘首以盼我们党和国家有关部门和领导就此事为我主持公道。』听起来有点刺耳。整个一跟他鼓吹的资产阶级“民主和法制”格格不入的“秦香莲翘首盼包青天”似的窝囊味道。幸好现在“国”还没有开始“退”,只要还顾得到的话,主持这点“公道”并不难。否则真要是已经进入“资本主义社会”,就怕你只有自认“活该倒霉”的份,因为以丛林法则的观点来看,这就像狼要吃羊一样地正常和天经地义!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看我们周围的现实。一些人因为社会的变革,损害了自己的切身利益,就对当前社会不满,期望能再出现一次变革。而这种不满又产生“两极分化”,一部分实际的受害人,希望退而求其次地回到原来那个时代。另一部分错过获利机会的人(比如《独文》的作者),则希望走得更远、更彻底,以便自己也能赶上,乘机从中再捞一杯羹。这就是今天在各种论坛始终争论不休,永远没有取得一致的原因。
    
    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不批判、摒弃错误的社会理论,代之以科学、正确,能够从本质上认识、解释一切社会现象和问题的新的社会理论(如《新人类社会学》理论系统),那么结果都是一样的“穿新鞋走(自己或别人的)老路”。就社会整体而言,只有不断为其承担后果的“买单”责任而已。就像自以为是的孙悟空,翻了半天跟斗,最后也没有翻出“如来佛(客观运动规律)”的“五指山”一样。走着瞧吧!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06/czl60110.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以反思来纪念周恩来总理
  • 潘一丁:亮剑吧,中国人!
  • 潘一丁:以毛泽东为鉴,愿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 潘一丁: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诺贝尔“和平奖”奖励的是和平还是战争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潘一丁:联合国是“鬼”吗?
  • 潘一丁: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 潘一丁:原则性很强的美国人
  • 潘一丁:APEC能够消除贫困吗?
  • 潘一丁:为什么撞了南墙还不回头?
  • 潘一丁:巴黎骚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超女”热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腐败是人的文化和动物的丛林法则兽交的结果
  • 潘一丁:谈电视剧“亮剑“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韩非“禁心说”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五--真正的言论自由是“科学发展观”的试金石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四--“道德”是建立科学发展观的基础
  • 潘一丁:科学发展观探讨之三--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是真理吗?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