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除夕夜,记住那些破碎家庭
(博讯2006年1月30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今年除夕夜,所谓的艳俗的“盛世春晚”,无论包装得多么花枝招展、媚态万千,也可以不看不听,但开禁后的爆竹声那么肆无忌惮,恍如北京城除夕夜得灰蒙蒙天空突然爆炸,不由你不听。
     (博讯 boxun.com)

    春晚主持人照例要送上春节祝福,给十三亿国人,给港澳台同胞,给海外华人拜年;晚会也照例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拜年,来自驻外使馆,来自留学声,来自海外华侨。今年春晚的高潮之一,是为胡温政权的对台政策造势,拿着“国宝”向台湾卖嗲,揭晓统战熊猫的命名,最后胜出者毫无悬念,自然是“团团”、“圆圆”。
    
    然而,就算假定台湾有些人会欣然接受“团圆”的善意,但正如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给胡锦涛的公开信所言:“请用文明来说服我。”言外之意,只要大陆的政治制度仍然与文明为敌,送给台湾再珍贵的国宝,两岸的“团圆”也只能是一厢情愿。因为,台湾人大都清楚,中共政权拿出憨态熊猫,仅仅用于对外统战,而对内却是狰狞的狼牙!
    
    在本该阖家团圆的除夕夜,大陆政权反文明的醒目标志,就是制造了太多破碎的家庭,毁掉了太多母亲、妻子和儿女的幸福。
    
    已经熬过了十六个令人心碎的除夕之夜的六四难属们,这些失去亲人的母亲们,在这个阖家团圆的除夕,她们却要含泪祭奠仍然不得瞑目的冤魂。
    
    在这个野蛮政权的治下,那些遭到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信徒的家庭,那些被高墙隔绝的异见者家庭,那些死于矿难的矿工家庭,汕尾血案中被罪恶子弹击碎的家庭,这个除夕也不会为他们带来团圆的欢乐,而只有怨恨、委屈、眼泪、孤独、甚至绝望。
    
    师涛被判十年,他的老母亲高琴声,仅仅为了方便探监,她把自己的家从千里之外的银川搬到师涛服刑地的长沙。已经有两个除夕之夜,别人家的欢声笑语和响彻夜空的鞭炮,愈发凸现出老人家中那无声的凄凉。
    
    被判二十年重刑的喻东岳和胡石根的家庭,杨子立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的家庭,何德普、许万平、郑贻春、张林、杨天水、赵岩、杨建利、郑恩宠等人的家庭,皆被高墙分割成两半,一边是有形监狱里煎熬,一边是无形心狱中煎熬,特别是对于狱中人的妻子和年迈的母亲而言,这样的除夕,不是节日,而是梦魇。
    
    和几乎拥有所有有形的权力、财富和专政机器的中共政权相比,这些人除了拥有自己的信仰和言论之外,几乎一无所有,却仅仅因为坚守自己的信念和发表不同的政见而被这个庞大的政权视为敌人。在中共高官表演与民同乐的政治秀之时,在央视的盛大化装舞会热播之时,在其他人都可以阖家团圆之时,他们却深陷牢狱,他们的亲人也在狱外承受着恐怖政治的威逼,忍受着家庭破碎的凄苦。
    
    现政权企图用经济高增长和虚构出的盛世幻觉,来掩盖了当下中国的巨大裂痕,一边是塞满所有媒体“和谐社会”的舆论泡沫,一边是恐怖政治不断地制造着破碎家庭。专政机器把人投进大狱还不算,更要一年年地碾压着来自破碎家庭的抗议。
    
    同时,不同于毛泽东时代为中国建立的革命监狱,邓小平发明的跛足改革,把毛式监狱改造为邓式猪圈,用自上而下的恩赐换取自下而上的感恩戴德,实质上是在权贵们被喂得脑满肠肥之后,用残羹败叶来温饱百姓。邓式猪圈养育着惟利是图且冷漠麻木的人群,一代代地旁观着同胞的受难和制度的罪恶。
    
    这样的太平盛世,正在被高科技春晚包装成流行甜点。每年除夕,那些被主旋律导演的笑容和掌声,操控着一场别无选择的狂欢。
    
    然而,无论是手握重权还是腰缠万贯,也无论是学富五车还是时尚明星,更无论是基于怎样的理由,谁自觉幸运地赶上了盛世,谁就是在用出卖人性来参与了邪恶制度的共谋。
    
    相反,无权无势也罢,一贫如洗也好,谁在阖家团员之际还惦记着那些破碎的家庭,哪怕只是默默地为受难者祈祷,谁就是在坚守人性的底线。
    
    2006年1月29日于北京家中(首发《大纪元》)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记住《冰点》及其杀手
  • 刘晓波:西方为什么警惕中国崛起?
  • 刘晓波:俄罗斯史家反省苏联卫国战争
  • 刘晓波:汕尾血案的始末和背景
  • 刘晓波: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
  • 我看美国对中国的核心战略/刘晓波
  • 刘晓波:方舟教会反抗中共警察的启示
  • 刘晓波:金正日的幽灵在中国游荡
  • 刘晓波:民间网站守望者野渡
  • 刘晓波:民间鲜血戳破官权的亲民神话
  • 刘晓波:歪门邪道的抗韩
  • 致刘晓波先生/老戚
  • 刘晓波:自由国家在二十世纪的四大失误(之三)
  • 刘晓波:共产主义杀人的日常化合法化
  • 刘晓波:难道中国人只配接受“党主民主”
  • 刘晓波:请关注明天宣判的冯秉先
  • 刘晓波:新年向中南海作鬼脸
  • 刘晓波:广东:从改革先锋到首恶之区
  • 刘晓波:《新京报》再遭政治寒流袭击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 刘晓波:李熬在北大如何摸老虎屁股?
  • 刘晓波:李熬的盛世和郑贻春的文字狱
  • 刘晓波:狂妄成精的李熬
  • 刘晓波: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 刘晓波:政治绅士VS政治流氓—再论太石村非暴力抗争的启示
  • 刘晓波:甘地式非暴力反抗的微缩中国版—有感于太石村村民的接力绝食抗议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