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衍:《远交近攻》看中国政局攻略
(博讯2006年2月01日)
    
     在中国的政局里,已经搀杂着许多的攻略玄机,导使了北京那帮已不得民心又十分缺乏人性的愚昧官吏走上了不得不自杀的不归路,也导致了国内英雄辈出的辉煌时代将要演绎出更大的震荡。因为,在国内,必须从本质上需要更换一批害国殃民的共产官吏,由新的人民群体来决定国家的命运、才能使我们的民族不再被外人小觑,不再落后于进步的国家。
     现在胡家帮在国内虽极力做秀,也看到了胡锦涛还手拿两把秧歌扇子,说是与民同乐,但还不如江泽民在国际上充当演员得那么很有“品位”的表演,说实在的,这种做秀除了忙坏了那些怕主子发生意外的奴才们不知先要熬多少个不眠之夜了,而做秀的胡还不知道会舞几下?而作为我们国内的许多人,我们所看到的,许多同胞,还在共家帮的高压下遭受迫害仍开心不起来,他们所犯的错就是生在中国,更甚的还有许多在大狱里苦苦挣扎,而他们所犯的“罪”也不过是持不同的意见或不同的信仰,他们还要与刑事犯一样的失去了做人的尊严,甚至被迫害的更不人道。如果胡家帮真的有诚意,发善心,为什么就不能使那些吃不上饭,看不起病,住不上房,上不了学的人都能和他们一样转化成能呢?并能使被无理关进监狱的不同信仰、不同政见的人被放出来与家人团聚呢?可见,他们的顽固残忍的本性并没有丝毫的改变。 (博讯 boxun.com)

     如今到了我们该说话的时候了,那么我们应该怎么说呢?首先我们不再盼望共家帮仁慈了,而是如何让他们让出位置来,由人民自己当家做主,或让我们自己来决定自己的生死存亡,自己的财富分配,这样才能有公正获取利益的机会。人民哪个人,都知道维护自己的权利,拥有自己的财富,从不愿意被剥夺自己的权利,并能趾高气扬地也会四处做秀,张扬自己,还能象共家帮一样坐乘最好最高档的车,住最好的房子或别墅,最会代表自己说话,和吃山珍海味。
     只是,共家帮为了维护自己的作奸犯科的权利,他们就要用最卑鄙下流的手段来肆无忌惮地牺牲人民的公益,不然,我们这些受害者,怎能没有权力制止他们的流氓掠夺的行为呢?过去,江泽民做头的时候,他们把国有的资产“合法地”拿走,使许多的工人没有生活保障,现在仍然是让工人失去居住、医疗、受高等教育的权力,到是让共家帮自己人都有了成为亿万富翁、千万富翁、百万富翁的权力,而我们只有在连生活最低保障的权力都要丧失,你说,我们不做些改变的工作能行吗?
     闲来无聊,鄙人打开了崔文良、于桂华主编的《三十六计智谋大全》333页的第二十三计《远交近攻》,译文是这样写的:“地理位置受到限制,形势发展受到阻碍时,攻击近处之敌对己有利,攻击远处之敌对己有害。火苗是向上蹿的,泽水是向低处流的,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莫不如此。”
     而目前我们的敌人就只有一个——共家帮!我们也知道联络所有的同盟者,以换得他们的支持,并且也知道,对共家帮采取正面攻略是行不通的,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好呢?我说,没有固定的阵线,在科技发达的今天,远有远的弊病,近有近的好处,关键是要看你怎么发展更有利?还要知道我们面对得是什么样的一群人?
     在看国际新闻时,我知道了哈马斯组织在自己的国家里击败了无能的法塔赫组织选举出线,虽然我们并不希望哈马斯集团左右巴勒斯坦,但现实告诉我们,已经是人家无疑了,那么我们就应该正确地对待他们的出线,因为,法塔赫许多年来,并没有给以色列解除多大的威胁,还能够保护好自己的民族,而哈马斯就不同,他们可是真敢干的一群人。说回来,哈马斯的领导者应该不能象以往自己的做法一样了,因为仇恨以色列采取暴力也只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而现在的沙龙将要归天,对以色列来说,沙龙主义的失败与否绝对是个历史性的考验。但我想来,为什么,两国人民不能以善待对方来解决冲突呢?对方真的象共家帮那样强大而凶残吗?我说,两个国家的人民如果有远见的话,为什么就不能把国界去掉一部分,形成一个国家呢?不同的民族,不同的信仰,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共同建设呢?事实上,独有统一,才是两国人民的最理想的选择,上层人的英明之举。
     但在我们中国,我们希望共家帮也能摆正自己的姿态,让我们的权利真正地平等,别再制造不平等的事了。同时,也不要以为一盆散沙的人民真的翻不了什么大浪,关键是软弱的人民一旦逼得无路可走,他们要是发怒的时候,一样可以用人海战术吞没你们。只要我们能处理好人民与共家帮的问题了,而不是国与国之间的问题了。同时我们应该知道,眼下我们所应该依赖的台湾是我们举起民主大旗的起跑点,我们应该保护她,使她的威严不受到任何侵害,而且,还要以此为阵地,开始我们的研究、讨论、决策的工作。才能够中国有新的希望。若要做好这一点,就应该使台北有超脱北京的应时政略,使陈水扁类的思想能彻底地脱胎换骨,使台北象磁石一样,吸引住更多的欲中共亡地的大陆壮士为了人民的利益去奋搏。
     我所想象的《远交近攻》,已经脱离了一部分原来的滋味,因为我们是处在现实的时代,我们的人屡屡不顺,屡屡被害,屡屡被抓。这说明我们的具体方法还有问题,还不能使凶恶的共家帮受到我们的羁锁,和我们仍处在被动的局面里不能自拔,实在是与我们的政略有误有关。比如,我们的人一旦被抓住,就没有立刻出来的条件了,这说明我们的组织还没有建立起来,还不能使我们的人得到有效的保护,总是明摆着自己任由狗类来闻嗅,还有不败之理?
     再就是,我们不能震慑敌人,如果我们有了自己的锄害队,那么,我们的敌人就会更少,那些铁杆与共家帮一体的就自然会越来越少。可是,我们至今还没有成立起来。不仅是这样,我们的人员就是需要不能在当地动作而是能在狗们不知道的不了解的地方出现。只要我们的人多,共同的作为,那么,共家帮就自然的防不胜防。也只有到了这种地步,才是共家帮灭亡的基本前提。我在想:如果我们能有一个组织形成,不是立体地交往或统一步骤,那么我们的队伍就有条件生存下来,而不是今天般的没有新的突破。而仅仅依靠几个高智晟来维权,也太便宜了共家帮的为非作歹了吧?
     所以,学习一些现实的《远交近攻》也是我们的当务之急。
     _(博讯记者:阿衍)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