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一切以革命的名义
(博讯2006年2月05日)
     今天看完了一直想看的《蓝风筝》。自从看完《活着》之后我就不太敢看这种描写文革的电影。我真的痛恨极了文革,痛恨极了那个满面红光的独裁者……申奥成功啊,世界杯出线啊,神五神六升天啊我就哭不出来,我也笑不起来,我也没觉得骄傲自豪什么的。不是我悲观,是这个国家太虚伪。文革对我来说我真的很在意,每当看到二战后一个个崛起的现代化发达国家,我就觉得自卑,做为一个自称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在二战后期那段美好的发展时期,我们都做了什么?我们把我们美丽的青春都献给主席献给党了,并帮助我们伟大的满面红光的导师毛主席实现了他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宏伟目标,斗了死全国人民千千万。斗——那就一切都以革命的名义,只要你不革命,那你就是反革命,什么是反革命罪?五届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刑法》第九十条明确规定:“以推翻无产阶级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都是反革命罪”。今天乍一看还以为是法西斯刑法的产物,还有这个罪名明摆着这这事在定义思想犯罪。一个人的思想自由还需要用发条来禁锢吗?无论是《活着》还是《看风筝》都没有真正的描述好可怕的年代,也只有当事人们才知道张志新被割断的场面多么恐怖、广西人吃人的场面是多么恐怖、广东军人武斗的场面是多么恐怖、黑龙江枪毙无辜人民的场面是多么恐怖……每当和身边的朋友探讨文革,他们都表现一种闻所未闻听天方夜谭的态度,这充分说明我党的宣传工作做得非常完美,遗忘历史,背叛记忆,并不难,难的是她妈的彻底遗忘彻底背叛。
    
     或许人们只会联想起1976年前的中国,oh no,很遗憾这种事情就在今天还有——袁教授的一篇质疑义和团的文章居然惹来这么大麻烦。其实每每在这个时刻好笑的东西立即会浮现我的脑海里。他们和义和团其实没什么两样,都是靠“枪杆子里出政权”,威逼、陷害、镇压,借助暴力恫吓本国人民,他们俩的手段是多么的相同。如果一个正常的非流氓国家在学术上应该保持着自由,袁教授的文章也是一个学术自由,暂且不说这个历史学说是对是错,再说历史学没有一方是完全正确的,为什么最后就冠名袁教授是反动的学术?多么可笑的一个国家啊!龙应台女士都坐不住要来骂了。当然,那个狗屁逻辑我真是受不了——袁教授的文章被封杀警告,批判袁教授的文章包括人身攻击的文章到处都是,我一是感叹中国怎么这么多像郭沫若那么傻逼的随风倒,二是感叹这个国家根本不配那公平说事儿。 (博讯 boxun.com)

    
     妨碍思想自由,这是妨碍人权。在文革或者文革以前,不断地要求向党"交心",你得交代你心里想什么,这就是剥夺思想自由权。自由思想、自由言论是否属于犯罪?病从口入是大自然的基本规律,祸从口出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现象。人类五千年文明史,因为说真话而招致惨祸者也是一个天文数字。殷纣之比干,汉武之司马,烧死于鲜花广场之布鲁诺,流亡于祖国之外的伏尔泰,皆以言获罪者。较为开明者如赵宋王朝,太祖立“言者无罪,不杀文人”遗训,但也并非完全做到,如苏轼“乌台诗案”者。以言定罪,以文字构陷,于清为盛,所谓“康乾盛世”恰恰是思想自由的末世。“文革”发明了以思想定阶级定反革命的做法,十年期间,以言论获罪者不计其数。言论自由,包括错误的言论都不是犯罪,消灭了所谓错误言论,“正确”言论又从何而来呢?自以为是消灭了谬误,其实是毁灭了真理。没有思想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将是空谈。“文革”的悲剧,说到底在思想认识上就是要贯彻真理一元论,要舆论一律,不允许所谓异端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看,“文革”的悲剧和中世纪宗教裁判所有一脉相承的关系。多元价值、思想宽容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从而才能最大程度地接近真理,才能最大程度地保持进步。
    
     摩尔导演的反动电影《华氏911》居然在美国公然播放,布什总统也没有下令使用秘密警察和宣传部门对摩尔进行管制和封杀。就凭这个我们可爱的某位姓唐的官员居然在公元2005年对美国声称我们的人权是世界上最好的,这个笑话比过去那个发言人猿目还够bt,足可以玩味十年二十年了。
    
     每当他们这么糟塌他们自己制定的宪法的时候,我总想劝慰一句:“别拿宪法不当干粮”。
    
    作者:n夫子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观世山人:文化革命40周年
  • 职业革命家何家栋(上)/廖亦武
  • 关于“21世纪文化大革命”的问题/武振荣
  • 我被胡耀邦打成反革命—《也忆胡耀邦》之一/石巍
  •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贺伟华
  • 没有革命,哪来改良?/张三一言
  • 美国发动“颜色革命”的十种手法
  • 论毛泽东(二)、“文化大革命”中的毛泽东
  • 刘宗正: 民主革命--写给东亚大陆的农民
  • 方觉:颜色革命的共同努力
  • 老路:不懂统一战线,你算什么革命左派?—给红草上一课
  • 陈维健:呼唤文化复兴 呼唤民主革命
  • 橙色革命一年之后 (图)
  • 俄罗斯人如何看待十月革命?(图)
  • 2005 : 我眼中的法国暴动或革命
  • 阿衍:革命的烈火何时燃烧?
  • 孔凡义:中国的革命与现代化
  • “波兰革命”的中国后遗症――写在团结工会成立25周年/茉莉
  • 台学者:岛内民间酝酿革命
  • 2005年:毛派反当前政策酝酿革命风暴
  • 不懂统一战线,你算什么革命左派?—给红草上一课
  • 中国的性革命
  • 中国濒临社会革命边缘 胡锦涛须力保社会稳定
  • 专家学者谈“颜色革命”、“街头政治”和美国分化西化中国战略
  • 害怕“颜色革命”,大陆整治民间智库
  • “超级女声”现象引起高层的关注:害怕成为“颜色革命”的前奏
  • 中国报业:“深度革命”迫在眉睫
  • 中国担忧境外组织介入恐掀颜色革命
  • 对市场经济与暴力革命的关系的再思考
  • 胡錦濤力堵爆發顏色革命
  • 芮杏文喪禮十五日在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 胡锦涛促警惕“颜色革命”
  • 机密:中共中央通知-以革命的两手争取台湾缓独势力
  • 温家宝家乡闹“土地革命”(图)
  • 胡锦涛擅用毛泽东的“革命两手”,国民党正在重蹈覆辙历史
  • 上海将以流行歌曲取代革命歌曲
  • 专家谈“橙色革命”与“和平演变”
  • 赵紫阳去年谈话盼中国走向民主,以免被“革命”
  •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恐龙: 我从“文化大革命”得到了什么 ?
  • 【博讯专稿】辛苦革命一辈子,老来药费无人报!
  • 王九旦 :闲扯新编革命样板戏:“老少爷儿们上法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