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最近这漫画事件,最可悲者其实是回回世界
(博讯2006年2月07日)
    芦笛

    他们的今天,正是我们的昨天,连手段都一模一样:这攻打享受外交豁免权的使馆的事,1900年咱们不是干过一次了么?唯一的区别似乎只在于他们这次是真的烧了房子,而庚子年间咱们则以百万之众围攻使馆区,最后连人家的毫毛都没碰下来一根。只好使用祖传的意淫术,指望“红灯照”的仙姑们去“发正念”,从天上引来三昧真火,烧毁鬼子的使馆、教堂与火车站。

     当然也不能说咱们只精通“发正念”的意淫功夫。1967年外交部造反派夺权后,就胜利地攻进英国临时代办处,把所有享受外交豁免权的官员抓出来下跪戴高帽,连代办霍普金斯都没逃脱。此后又成功地放火烧了代办处的房子,完美实现了义和团、红灯照的英雄英雌先烈们的遗愿。 (博讯 boxun.com)

    即使如此,那又怎么样了呢?“扶清灭洋”最后还是成了笑话。11年后我大清就垮了,洋不但没给灭了,反倒是咱们的传统生活方式被人家彻底扫荡了。先烈们要毁灭的一切西洋文明产物,似乎只有电报线自动消失了。连前门大街都开了麦当劳、肯德鸡店,您说该让广场上的毛xx怎么辗转反侧?

    回回们如今折腾的这档子事,难道不是和咱们一模一样?不都是抵制外来文明的入侵,试图在这人欲横流的消费主义统治的世界上,恢复古老的俭朴纯洁生活方式?这又能有什么成功希望?完全是逆天行事。这儿所谓“天”,就是人类好逸恶劳、喜欢物质享受的天性。这玩意是什么戒律也压制不下去的。既然咱们惨败了,他们又岂会成功?

    既然强弱胜败一望即知,强者一方又何必大惊小怪,认为几个人肉炸弹就跟希特勒一样可怕,绝对不能“绥靖”之?

    这“宗教霸权主义”又何尝不如此?

    稍知心理学的人都该知道:越是虚弱越不自信,则自尊心也就特别强,对他人是否尊重自己也就越发敏感。而真正的强者根本就不会在意别人怎么说自己。

    真正强大的宗教,是绝不会介意他人的诋毁的。耶稣在十字架上垂死之际还祈祷天父怜悯那些嘲弄他的刽子手,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就是最典型的强者的表现。如果耶稣也如同大仙们或是后世不成气的伪劣假冒弟子那样,动辄把“宗教信仰神圣不可侮”当成盔甲穿起来,甚至扬言“诽谤xx遭雷劈”,那历史上无非是又多了一个小丑,还会有今日的基督教么?

    如果我们真有个“在天上的父”,那天父也只能是毫不计较子民的对他的态度,不会用刺刀给自己建个智力难民营,把所有怀疑、批评甚至谩骂杜绝在国门之外,不会用暴力吓阻不敬者,更不会用鸡瘟和雷霆一类恐吓手段去招募信徒。对侮辱他的人,他只会像耶稣一样由衷地垂怜和悲悯。

    所以,凡是使用语言暴力甚至物理暴力去捍卫自己的宗教者,拜的绝对是假神。凡是作出这种反应的人,非但谈不上什么神圣与光荣,简直就是标准的losers。

    这其实就是基督教在历史上走过的弯路,无论是旧教还是新教,都在历史上表现了极端的不宽容。世人只知道罗马教廷迫害布鲁诺和加利略,却不知道哥伯尼的天体理论早就发表了,而罗马教廷一直没理会,后来是马丁路德那狂热分子把这当成罗马教廷的罪责大肆攻击,这才导致后者为了表明自家坚定的阶级立场而迫害日心说的信奉者。

    因此,在历史上,无论是旧教还是新教,其实都是耶稣的叛徒。好在如今这两家教会都改造进步得比较贴近耶稣原来的意思了。

    说来有趣,这种脱胎换骨,并非什么神示天启的结果,竟然是在世俗压力下完成的,正应了《尚书》上的话:“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信教的鬼子常说:God works in His mysterious way. 兴许,世俗压力“对宗教事务的粗暴干扰”,正是上帝让误入歧途的教会改恶从善的手段也未可知,嘻嘻。

    这结论就是,凡是自我标榜神圣,企图获得某种特殊身份者,必然是losers,和神圣毫无相干,不管是教民,是“民主人士”,是那些动辄强调自己性别的“女权斗士”,是歌颂自家文明如何如何了不起的“民族主义者”,还是动辄反对“种族歧视”的有色人种,统统如此,概莫能外。这世上没有什么靠阻止他人亵渎建立的神圣,包括上帝在内。

    如果明白了这个最浅近的道理,则我们的同志就该看出,人家回回实在是绝望了,才会去铤而走险,以此极端手段,去捍卫一种注定要被淘汰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与此同时还必须使用天堂的女色去招募死士,实在是可怜之极。把这种垂死挣扎看成是对文明世界的严重威胁,似乎太小题大作了些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