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一则评论看中国奥运金牌战略已到了无耻的地步!
(博讯2006年2月17日)
    送交者: 炎阳 于 2006-2-16
    
     作为中国全民爱国摇头丸的奥运金牌,让中国倾国之力以赴,已到了不择手段,黑心无耻的地步!奥运的精神是强调公平竟争,在公正原则下去争取更快,更高,更远。可读读下面一则中国最大网上媒体新浪网以读者评论名义发表的一篇文章,竟然公开倡导“在任慧成绩已经第一王曼丽没有把握赢祖洛娃的时候,中国代表团让曼丽姐以适当的形式(碰撞,犯规)让祖洛娃和她自己的成绩较差获干脆退出比赛”---即以故意犯规手法去做掉别人得金牌的选手。这与公平竟争的奥运精神是完全相违背的!中国为了夺奥运金牌,已到了服药作假,虚报年龄,甚至不惜以黑心手段损害他国运动员的地步! (博讯 boxun.com)

    
    无比讽刺的是,新浪媒体这篇文章一边授意中国运动员故意犯规做掉他国运动员,一边却又怀疑“我甚至想祖诺娃是不是用了兴奋剂。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这就是典型的中国人的分裂人格!一边自己厚颜无耻的做假犯规,一边却又大肆怀疑谴责他人违规,两者并举,还心安理得。
    
    我一点不为中国的奥运金牌兴奋欢呼,我只觉得肮脏得很!
    
    //////////////////////////////////////////
    
    泪水在你我的脸庞倒流淌—从曼丽姐冲金失利看冬奥会代表团战略失误 [精]
    作者:hualinzhi  发表日期:2006-02-15 14:21:17 [表状]
    转自:作者原创
    
    昨晚熬夜看女子速度滑冰500米,比赛中镜头不停的捕捉王曼丽,感觉好像她脸上有些紧。加上韩乔生在那儿喋喋不休,心里更繁了。比赛里,曼丽姐第一轮结束后直摇头,说明对自己不满意。等到第二轮比赛曼丽姐坐在那里换鞋,祖诺娃站起来到曼丽姐身前走了一下,如果这时曼丽姐也能起身我想会对祖诺娃同样施加较大的压力的。第二轮比赛比赛,曼丽姐还是紧,但是我相信她已拼尽全力。
    
    比赛后韩乔生说成绩还可以,叶乔波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评论。我相信叶乔波知道曼丽姐为了冬奥会付出了多少艰辛,正如她说曼丽姐为了参加奥运会33岁了还没有孩子。我相信叶乔波知道一枚金牌对王曼丽,对速滑队,对中国的意义以及对她自己的特殊价值。
    
    我不愿将金牌没有拿到的责任全部记在曼丽姐头上,曼丽姐近三年的成绩这么好,冬奥会状态也不坏;我相信是她可能碰到了我们难以想象的困难,我们的代表团和队伍没有做好工作。一个参加了四次奥运会的有绝对实力的优秀的伟大的运动员如果调整的好,是应该顶得住压力的。
    
    我也承认举国体制不好,但既然练到这份上了,既然万里赴戎机了,就要关山度若飞。去了都灵就是要拿金牌。我承认是唯金牌分子,我在设想一种可能,在任慧成绩已经第一王曼丽没有把握赢祖洛娃的时候,中国代表团让曼丽姐以适当的形式(碰撞,犯规)让祖洛娃和她自己的成绩较差获干脆退出比赛。我印象中1998年长野杨阳与王春露在短道速滑里就是这样被韩国人做掉的。我们自己的全运会不也经常这么干嘛。从现场来看时间是充裕的。可惜苦了曼丽姐,但回国后可以给她比获得金牌更高的回报。我甚至想祖诺娃是不是用了兴奋剂。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中国竞技体育最好的时候是袁伟民任局长的时候,夏奥会一次第三一次第二;冬奥会实现突破;因为他是搞竞技体育出身,深知其规律。而刚上任的刘鹏局长缺乏对体育竞争残酷性的认识,身边又缺乏吴老,屠老,李老等智谋大师的支持。
    
    这次冬奥会比赛未开就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女子短道速滑500米卫冕冠军杨扬不参加该项目比赛。可能就训练状态而言,杨扬确实比不上王濛和付天余,但比赛呢?她是唯一拿到冬奥会金牌的中国运动员啊,偶然性很强的短道速滑需要的是实力与经验的完美结合。这个决定遭致了许多解读,代表团还发言澄清,自乱了阵脚。说得严重些,杨扬就是中国代表团的精神支柱,哪怕柱子歪了,只应当努力将她修正,而不是拆毁,因为拆毁意味着——房子立足不稳,容易坍塌。
    
    曼丽姐昨晚肯定哭了,为她没有拿到金牌,我今天眼泪含在眼眶里,为一个运动员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
    
    今天晚上王濛和付天余将再次向金牌发起冲击,这里只能同所有关注的朋友一道,祝她们好运。但愿明天笑容能在你我的脸上荡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