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树文:监狱长的人生本色
(博讯2006年3月13日)
     许树文担任辽宁省沈阳市东陵监狱的监狱长以来,以朴素的人生追求,书写了一名优秀共产党员所应有的高贵品质,折射出他人生温暖的本色。
    
     让岳父恼火的女婿 (博讯 boxun.com)

    
     今年的中秋节,有点“固执”的许树文把岳父给惹火了。他的岳父想让他在监狱给推销点月饼,挣点钱好贴补家用。结果许树文愣是没同意,气得老人当时就把电话给摔了。
     这次生气,老人家感觉自己在理:同样的月饼,同样的价,买谁的不是买?十几年来,岳父把自己临街的一楼住宅改成了门面房,租给别人开干洗店,自己则和老伴以低价租房子住。老人图的啥?还不是为了贴补你许树文的家用?
     但是在东陵监狱的同志们看来,这件事却是一个触动许树文办事原则的大事。
     “监狱干警很辛苦!”这是许树文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改善干警的工作环境说起来容易,但是资金从哪里来?许树文在解决这一问题上的首要着眼点就是管理,并且在监狱的管理制度上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许树文组织成立了“国有资产清查小组”,并自任组长。以监狱的行政固定资产为例:清查前,账面值是571万元;清查后,实际资产总额为1618万元。清查出沉淀资产总值1047万元,国有资产增值率为183%。摸清家底后,许树文与班子成员一起制定的专项改革方案全面出台。确定了专职国有资产管理人员,将国有资产全部贴上标识,统一实行卡片式管理,还将国有资产编程统一代码实行微机管理,并对主要设备建立实物档案。
     资产搞清了,许树文紧接着强化财务监管,为使自己的财务“一支笔”始终置于阳光之下,许树文要求每一项财务支出严格按照“经手人签字、验收人签字、部门领导签字、主管领导签字、‘一把手’签字、纪委书记审核”的程序进行。
     “纪委书记审核”带有许树文特色,监督“一把手”制度的本身让同志们看到财务监管的严肃性。从那时开始,监狱每年的招待费支出都控制在3万元以内,远远低于市财政允许的标准。不久前,沈阳市纪委、市财政局、市审计局等单位先后两次对监狱的财务管理情况进行了检查审计,结论是:“东陵监狱财务管理正规,账目清楚,出入明细,开支合理。”这只是一个外部评价,在许树文看来,他们更需要的是每年2000多万元资金的运行安全。
     资金审批把住了关口,许树文的管理视野又盯住腐败易发环节———物品采购上。许树文与班子成员研究后决定将每年约400万元的物品采购资金,统一归口管理。购买时,按照“部门呈报采购计划、主管部门领导审批、采购小组深入市场比质比价、集中汇总报价、最后统一采购”的程序严格进行。此政一出,保守估算,每年节约资金都在10万元以上。
     此外就是想方设法提高现有设施的生产效益水平。他们大胆尝试绿色养殖业和种植业,获得成功,不但丰富了“菜篮子”,改善了伙食,而且增加单位资产积累132万元。2002年沈阳地区干旱少雨,可是他们的粮食作物收获6500公斤,各类蔬菜采收20多万公斤,生猪存栏140头,产肉1.52万公斤。那一年,他们不仅偿还了监狱的历史贷款60万元,还铺设了从监狱门口到沈抚高速公路约1.6公里的土石路面,结束了干警常年的颠簸之苦……
     许树文的岳父算的是一家的小账,许树文却在算着东陵监狱管理的大账。月饼虽小,却是冲击了几年来许树文精心建设的监狱管理制度。所以在同事们看来,老人家碰壁在意料当中。
    
     令老师尊重的学生
    
     其实,许树文惹恼的亲人不只是老岳父一人。
     去年春天,许树文的表哥,让他问问东陵监狱有没有一个叫张某的服刑罪犯,如果有,看看能不能给点照顾。他回答说“不能问”,并向表哥解释,监狱有严格并且公开的执法程序,一问别人就会知道与我有关系,那改革岂不成了儿戏?以后我还管谁?表哥听了他的话拂袖而去,从此再没登门。
     监狱是什么地方,许树文有着深刻的认识,这里监管得好与坏,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司法公正,进而关系到社会稳定的大局。因此,确保监狱监管安全上的“四无”,也就是“无罪犯脱逃、无罪犯非正常死亡、无狱内重大特大案件、无重大生产责任事故”就成为许树文工作的重中之重。
     为规范干警执法行为,深化狱务公开,许树文对原有的罪犯减刑、假释、保外就医制度进行了一系列规范化改革,坚持将罪犯“减、假、保”的条件公开、记分公开、名单公开、程序公开、结果公开,不但增强了执法工作的透明度,而且有效解决了在敏感问题上的公正执法问题。
     此外,许树文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经过反复分析论证,先后筹措了350多万元资金,改建和扩建了多项狱政设施,消除了各种事故隐患,确保了监管改造秩序的持续安全稳定。 
     一天傍晚,许树文的中学老师来到他家,想让许树文对在东陵监狱服刑的一名犯人给予“关照”,并从怀里拿出了一个装有5000元钱的信封,说是一点心意。许树文拿起信封对老师说:“您的学生就值这个价吗?”老师先是一愣,随即便说:“我寻思你咋也能给我个面子,反正就是你一句话的事。”
     许树文说:“老师啊,如果真像你想的那样,我早就发了,还用住这样的房子?”老师一时语塞,拿着信封转身就走。许树文连忙起身相送。师生俩走了好长一段路却默默无语。走到了小区门口时,老师突然拉住他的手说:“树文啊,你做得对,老师啥也不说了,我为能教出你这样的学生而骄傲!”暮色中,师生俩双手紧握,眼含热泪。
    
     给弱者温暖的“亲人”
    
     许树文做事有一股子拼劲,面对亲朋的好意劝说,他有时开玩笑说自己的这条命是捡来的,不能让捡来的这条命再“丢”了。
     当年在某部服役的许树文,奉命为齐齐哈尔市自来水总公司搞民兵集训。实弹投掷训练时,一个民兵由于精神过于紧张,投弹时直接将手榴弹扔在地上,握弹的右手,只剩下一个金属套环儿和一条细细的拉线,脚后跟处“哧哧”地冒起了刺眼的白烟……指导投掷的许树文来不及多想,一把抓住那个民兵的前胸,将其推进土坎内,而后一跃扑到他的身上。
      “轰!”爆炸声响过,那个民兵安然无恙。许树文却伤势不轻。
     这次经历让许树文倍加珍惜“二次”生命。表面上,他给人的印象往往是冷静、严肃,内心却犹如一团火。同事们都说,跟树文在一起,就是与爱同在。
     许树文家境并不宽裕,为给父母治病,原来的一套房子卖掉了,现在借住在二哥的一处53平方米的老式厢楼里,爱人王晶十多年前下岗,现在仅打一些零工。
     然而,许树文却有着一股子“穷大方”劲。2002年,《沈阳日报》报道了皇姑区虹桥中学贫困学生靳娇自强自立,与身患严重心脏病且丧失劳动能力的母亲相依为命,并勇敢挑起家庭重担的事,深深打动了许树文。
     几天后,许树文带着点心和水果等物品来到了靳娇家,鼓励小靳娇继续好好学习,安慰靳娇的母亲保重身体,临走时还留下了200元钱。从此,许树文每到节日,总是抽空带着钱物看望她们母女。平日里工作太忙去不了,许树文就经常给小靳娇写信,帮助她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
     许树文到东陵监狱上任不久,便要求每名班子成员都要同家属长期不来接见的改造罪犯结成帮扶、帮教对子,他自己则挑选了一个家境最困难的帮扶、帮教对象———袁某。
     被判四年有期徒刑的袁某,父亲早逝,家中只有年近七旬的老母亲,生活非常困难。由于家贫如洗,加上长期见不到唯一的亲人,袁某的改造情绪极不稳定,混刑度日思想相当严重。从结成帮扶、帮教对子的那天起,许树文在经常找袁某进行谈话教育的同时,总是忘不了对其日常生活情况的关心,除经常给其送去日用品外,每年四个大的节日,他都会亲手为袁某存上100元零用钱。看到监狱长对自己这么好,袁某的改造积极性明显好转,最后还得到了减刑奖励。当袁某手捧减刑裁定书时,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只说了一句“没有监狱长我早就完了”,便泣不成声。
     为这些花钱的事,妻子王晶没少跟许树文开玩笑,说他净打肿脸充胖子,有时脸都“胀”破了。
     许树文的努力终于取得了事业的发展和社会的公认。他本人先后被沈阳市委、辽宁省司法厅、国家司法部授予“优秀共产党员”、“个人一等功”、“全国人民警察基本素质考核先进个人”等称号,2005年他荣获全国司法行政系统执法为民先进个人称号。他所带领的团队先后被辽宁省委、沈阳市委命名为“先进党委”。
     (刘正凡 郭 平 倪尔涛)
    
    红色档案:
      许树文,男,1963年11月出生,研究生学历,1980年11月参加工作,1982年12月入党,现任沈阳市东陵监狱监狱长、党委书记,三级警监,沈阳市青年联合会委员。他曾任沈阳市劳改劳教局干部处组织科科长,沈阳市康家山监狱政委、党委书记等职。多次立功受奖,2005年他荣获全国司法行政系统执法为民先进个人称号。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责任编辑:于洁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