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杜光:从“冰点事件”看文化专制主义
(博讯2006年3月13日)
     “冰点事件”过去了。它像一道光彩眩目的闪电,划破阴云密布的苍穹,转瞬即逝,了无踪影。但是,整个事件所造成的震撼却余音袅袅,经久不息。它给我们留下了广阔的思考空间,使我们浮想连翩,从中寻觅值得记取的教训。
     近几年来,我们不断听闻某些报刊遭到打压扼杀的消息。《冰点》不是唯一的受难者,李大同、卢跃刚也不是最不幸的牺牲者,“冰点事件”不过是中国特色的文化专制主义的又一次丑恶表演罢了。文化专制主义是党文化意识形态的统治形式,它在本世纪初所表现出来的空前的荒诞和狂暴,使一切关心民族命运和社会前途的人士感到厌恶,憎恨,愤怒。
     然而,厌恶、憎恨、愤怒都无济于事,需要的是口诛笔伐的行动:把它放在千夫所指的照妖镜下,异口同声地加以谴责和声讨,揭露它的丑恶和危害,使它原形毕露,直到把它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博讯 boxun.com)

     怎样认识中国特色的文化专制主义?它有哪些特征?
     它的第一个特征是以党代政。文化事业的管理和协调是一项国家职能,是政府的事,一个政党没有理由(既没有权利也没有责任)去干预社会的文化事业,更没有理由去控制它。政党可以宣传自己的主张,以自己主张的真理性去争取民众的信从,但不能强迫别人接受。而按照我们现行的文化管理体制,尽管政府系统有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但最高权力却操在中共中央宣传部的手里。从新闻、出版到每一份报纸、每一家刊物、每一部电影电视,以至每一篇文章,中宣部都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它只要一纸命令,禁止报道某些事件,就可以把事实真相掩盖起来;一道通知,就可以责令报刊整顿检查,停止发行,甚至加以封闭扼杀;一个电话,就可以处分或开除编辑、记者;一张黑名单,就可以剥夺某些人士发表文章的权利。在“舆论导向”的旗帜下,中宣部几乎是随心所欲地发号施令,命令所及,莫不影从声随,一体遵循。这些都是党权膨胀的反映。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使党凌驾于国家和社会之上,不但在政治上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而且以斯大林主义的党文化意识形态,作为衡量文化事业的标准尺度。中宣部正是从一党专政、以党代政的政治体制里,获取对文化意识形态的最高裁判权,成为文化专制主义的暴君。在“冰点事件”里,共青团中央宣传部1月24日的决定曾说到:“中央有关部门提出了严肃的批评”。这就透露出操纵这一事件的黑手,就是中宣部。
     第二个特征是以权代法。在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社会里,法律是一切行为是非的准则,人们在法律范围内享有完全的自由。除了凭藉法律以外,任何机构都无权限制公民的自由权利,包括新闻和出版的自由权利。中宣部对《冰点》的干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是违背宪法的违法行为。宪法明确规定公民享有言论、出版等自由权利,中宣部却明目张胆地践踏宪法,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剥夺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权利上,甚至还招募一些毛时代的遗老,组织“阅评组”,把触角伸到每一份书报杂志以至每一篇文章上,从中觅取与舆论导向不一致的猎物。这些人是从哪里获得可以肆无忌惮地践踏宪法的特权的?中宣部凭什么授权他们这样做?《中国共产党章程》的总纲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作为中共中央的一个工作部门,中宣部应当成为遵守宪法和法律的模范,推动并保障言论和出版自由的模范;它只有恪遵宪法和法律的义务,没有违背宪法和法律的权利。但是,社会实际生活的逻辑却又如此地悖谬,承诺自己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的执政党,却同时又坚持实为一党专政的无产阶级专政,而一党专政的专制体制,实际上是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不受任何监督和制约的体制。中宣部在文化意识形态领域的至高无尚的专制权力,就是从专政体制里生发出来的。这是一种不受法律约束、不可理喻的特权。就在“依法治国”的口号高唱入云的时候,中宣部还是我行我素,滥用特权,任意剥夺人们的自由权利;近几年更是变本加厉,愈演愈烈,淫威所及,《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新京报》、《方法》、《战略与管理》、《同舟共进》、《社会观察》等报刊先后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整肃,连左派的《真理的追求》、《中流》也不能见容于他们。在无法无天的特权的高压下,新闻出版界弥漫着主流意识形态的专制气氛,报刊只能发出一种声音,金声玉振被封杀,到处瓦釜雷鸣。在经济繁荣的表象下,思想理论界表现了空前的贫乏和萧条,这正是以权代法种下的恶果。
     文化专制主义的第三个特征是坚持舆论一律,拒绝百家争鸣。文化体现着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由于人们的出身、经历和性格、作风各不相同,社会文化及它在社会生活里的表现,也必然大异其趣,展现出千姿百态、异彩纷呈的多元多样的格局。因而,反映文化和社会生活的舆论指向和理论形态,也应该是纷繁复杂、各种各样的。只有采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指导方针,允许各种文化之花自由绽放,各种理论观点自由探讨,才能实现文化的繁荣,创造高度的精神文明。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历两千余年而长盛不衰;欧洲的文艺复兴,把欧洲领出神权的黑暗统治,为全世界开启了现代文明的大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迅速发展,但文化的指导方针,却依然坚持名为舆论导向的舆论一律,实行新闻管制,完全同社会发展方向背道而驰。不论叫舆论导向也好,叫舆论一律也好,首先要问的是由谁来“导向”“一律”,其次还要问用什么来“导向”“一律”。前一个问题意味着“导向”的主体是真理的化身,它口袋里装着绝对正确的真理,所以才有资格“导向”;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名义上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上是违背马克思主义的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因为马克思主义是主张新闻出版自由、反对舆论一律的,只有发展了列宁主义的斯大林主义才以真理的垄断者自居。而中国特色的党文化意识形态,则是斯大林加秦始皇的现代专制主义。以这样的理论思想来“导向”“一律”,只能把中国引入闭塞、愚昧,使中华民族堕入万劫不复的灾难。
     第四个特征是以文定罪。一些报刊书籍被查禁、编辑记者被迫害的事实,充分暴露了文化专制主义以文定罪的恶劣行径。中宣部及其“阅评组”的最大的、也许是唯一的本事,就是把他们认为是违反“舆论导向”的文章书籍上纲上线。他们最常用的武器,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是一个比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反党反社会主义”和八十年代的“精神污染”更加宽泛、更加没有确定性的概念。“反精神污染”时曾经有一个民谣:“精神污染是个筐,什么都可以往里装。”“自由化”是一个更大的筐,它大到无边无际,可以随心所欲地把什么东西都装到这里面去。所以,它理所当然地成为文化专制主义的最为钟爱的武器。作为“反自由化”的先锋和尖兵,中宣部及其“阅评组”都热中于把这个“罪名”加在某些报刊和作者的头上。但是,我们稍加分析便可以知道,所谓“自由化”,只是表示从不自由到自由的转化,化是一个动态的转变过程;致力于这个转化有什么不好呢?这些身为马克思主义者的共产党员不可能不知道,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就是“每个人的自由”,这也是每个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因此,真正的共产党人应当把追求自由、实现自由,作为自己的最高纲领,毕生为争取“每个人的自由”而奋斗,“自由化”正是他们的职责所在。可是,现在这些自命为共产党员的人却把“自由化”作为一条罪状,迫害那些争取和维护自由权利的志士仁人,并且把自由归之于资产阶级,称之为“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不仅反映了他们在理论上的无知,也暴露出他们在政治上的愚蠢。“反自由化”的口号,展现了这些所谓的共产党员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民主革命、维护封建专制制度的本质。他们给别人戴上“自由化”的帽子,实际上却成就了别人的光荣。近几年来,一些被认为是搞“自由化”、因文得咎的编辑、记者、作者,无不受到社会的尊崇,就是最明显不过的实例。
     文化专制主义给社会发展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它挑战社会的良知,用谎言欺骗民众;它禁锢真理,让谬论占领新闻出版阵地;它压制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使大量社会精英屈从专制权力;它迫使人们放弃创造性的理论思维,拘泥于僵化刻板的思维模式;总之,它是扼杀文化繁荣和理论创新的罪魁祸首。中宣部坚持文化专制主义,不仅在国内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而且在全世界留下十分恶劣的影响,极大地妨碍着两岸的和平统一。
     克服文化专制主义的治标之策,在于废止舆论导向,撤消“阅评组”,把管理和协调文化的职能还给政府有关部门,实现文化管理国家化。中宣部的工作,应当严格限制在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党的方针政策上;除了它自己直接领导的报刊和出版社外,不得干预社会的新闻出版工作。与此同时,制定能够充分保证新闻出版自由的《新闻法》、《出版法》,实现文化管理的法制化。但这些还不是治本之计。中宣部之所以能够权力无边,根源在于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文化专制主义不过是政治专制主义的派生现象。因此,要从根本上克服文化专制主义,就必须推进政治民主化,改革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变党主为民主。中共十三大提出党政分开,既剥离了共产党的国家职能,又保留了党的政治领导,是逐步克服一党专政的最佳选择。可惜的是,1989年的大镇压,荡涤了党政分开的可能性,党政分开的良好设想被束之高阁,政治体制改革被行政体制改革所取代。然而,不实行党政分开,还权于政,就谈不上政治民主化。试以这几年喧嚣一时的乡村自治为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看起来很好。但紧接着第三条又说:“中国共产党在农村的基层组织,按照中国共产党章程进行工作,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在这里,一句“发挥领导核心作用”,就把前面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全部否定掉了。由村民民主选举的村民委员会要在该村的中共支部领导下工作,这算什么民主!村级民主是全国民主的缩影,党政不分开,政治民主就无法实现;即使推行起来,也是虚假的民主,形式上是民主,实际上还是党主;政治专制主义依然存在,文化专制主义岿然不动。所以,只有党政分开,还权于政,才能进一步还政于民,由民作主;只有实现政治民主化,才有可能驱除政治专制主义,肃清文化专制主义。
     可见,要克服文化专制主义,避免《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冰点》等事件的悲剧重演,最根本的出路还是改革政治体制,实现政治民主化。这应该是我们从“冰点事件”里吸取的最重要的教训。 _(博讯记者:阿修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有关冰点事件的一组通信
  • 余杰: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
  • 抓住《冰点》事件的幕后黑手李东生/余杰
  • 冰点停刊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 第四只眼看《冰点》/冼岩
  • 黄纪苏:就《冰点》事件答《南方都市报》
  • 冰点和绝食事件的标志性意义/张三一言
  • 《冰点》,只是冰山一点
  • 袁伟时:冷眼眺望,悲愤忧思—《冰点》复刊感怀
  • 冯崇义 丘岳首: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 龙应台评《冰点》复刊
  • “冰点”何时解冻?/一剑
  • 昝爱宗:“冰点”变污点,意味中国倒退三十年
  • 苹论:封杀《冰点》只会令奴才当道
  • 冰中的希望——有感《冰点》停刊及李大通的公开信/李哲
  • 刘锐绍:《冰点》之后的国情
  • 《冰点》为何融解?!
  •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冯崇义、丘岳首
  • 《冰点》效应:我们为什么要退订中国青年报?
  •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 专访戴晴谈中青报冰点复刊
  • 争鸣社评:论冰点事件
  • 胡锦涛关切下冰点杂志今復刊
  • 御用文奴在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批驳袁伟时教授文章
  • 《冰点》主编李大同反驳左派学者的攻击(图)
  • 左派学者声讨冰点主编
  • “冰点”事件馀波共青团中央书记赵勇调任河北省委常委
  • 卢跃刚公开抗辩信 整顿冰点非一日之寒 (图)
  • 明报报道:冰点复刊不乐观新闻改革可乐观
  • 冰点主编李大同:中宣部惹了大麻烦
  • 中国青年报社党组对冰点周刊的处理决定全文
  • “冰点”周刊部分作者 致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 《冰点》主编副主编发表声明抗议免职(图)
  • 灵魂人物被撤 《冰点》3月复刊(图)
  • “冰点”周刊部分作者致中共中央政治局诸常委的公开信
  • [浦志强转贴]: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李大同、卢跃刚关于《冰点》停刊事态发展的联合声明及附件
  • 中国外交部:冰点严重违背历史事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