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写在爱琴海网被封杀两周之后
(博讯2006年3月22日)
    
    作者森林唱游
     (博讯 boxun.com)

      爱琴海网已经被封杀十四天了。不过,自3月9日之后,每次上网时,我还是会习惯性地点击那个能打开爱琴海论坛的链接,虽然说,每次都只能失望地看到“找不到网页”的字样。
    
      2月中旬那个时候,经一位朋友的介绍,我知道了爱琴海这个新网站,从而认识了聚在那里的一些和我一样关心我们这个国家的现状和未来的网友。我很高兴和他们为伍,并且,也想为这个网站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可惜,还没过多久,它就遭到了封杀。起初,我以为在短时间内会恢复,过了三天之后,我放弃了这样的幻想。然而,不知为什么,我总是鼓不起勇气去向别人证实自己的猜测,因此,只是在百度里搜索和爱琴海网有关的信息,这同样也能确定一件事:它已经被强行关闭了。
    
      当然,我也不能说,在此之前,自己丝毫都不曾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早在二月中旬那个时候,世纪学堂就不再更新了;在一两天之前,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也突然变了模样。只是,我没想到,一个新网站,一个还没什么人气、甚至连版面都还没有稳定下来的新网站,竟然也会遭遇被封杀(连保留整顿的机会都不再给)的命运。
    
      虽然这样的莫名封杀,对于新鲜的爱琴海网来说,是一种极其不公正的对待,但是,我并没有感到特别震惊,甚至都不再愤怒了。因为我一直都很清醒,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里;再者,这半年来,我也已经看到太多我所喜爱的网站被封杀或被整顿了。
    
      所以,自知道这个网站以来,我一直都以一种“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的心态参与爱琴海论坛的建设……不过,即便如此,我作为爱琴海网民的日子,也不过是半个多月。
    
      在那之后的好些天里,我变得很沉默。我记得,去年秋天,当我发现自己经常去的网易“崛起论坛”在某天晚上突然消失,变成了“海阔天空”时,也曾有过相似的心 绪。开始,我还不太明白自己突然变得沉默的原因,每天,只是安静地工作,安静地生活,到了夜里,就去那些自己以前很少光顾的论坛里安静地潜水。有一天,我在某个论坛里看到了某位网友引用的、那首铭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著名短诗(
    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突然之间,我明白了:我之所以变得沉默,不仅是为了在这之后能更好地开口,也还因为,我必须 静下心来呵护自己对于理想的热情---它是有生命的,而且,有时还很脆弱。
    
      是的,任何一种感觉,都是有生命的,必须保护,必须给养,否则,它也会死亡。年少的时候,我总是读不懂那些感情沉郁内敛的诗文,总是会不解地想:心里想什么,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呢?后来,步入社会,渐尝人世艰辛,我终于知道,身为一个中国人,不管是哪个时代的,要想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思想,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 事。自由会被禁锢,真理会被践踏,热情会被泯灭,但追求自由终究是人的天性;而呼吸,则是生之本能,必须为之,除非死去;至于思想,那更是我们生之为人的尊严,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根本所在……因此,只要仍然活着,我们就难以抑制对于自由思想的渴望。――这样的渴望,最终会聚集成一种热情,一种对于理想的热情。
    
      有时,我也会想,为什么千百年来,总是有那么中国人的爱国热情被权力恶意玩弄甚至是踩在脚下;为什么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还能切身体会古人在市井的酒楼或茶馆里望着墙上那一幅“莫谈国是”的墨迹时的那种诚惶诚恐心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的整顿公告和世纪学堂的重开公告里都有类似于不再转载和发布时政新闻类稿件(信息和评论)的文字)?今天,我们这个社会,真的进步了吗?就算真的进步了,又进步了多少 呢?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拥有发表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
    
    
      记得在那篇题为《吾国吾民 上下求索》的文章里,熊培云先生这样写道:“谈到什么是‘和谐社会’,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尚全先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字,一‘口’一‘禾’,表示‘人人有饭吃’;‘谐’字,人‘皆’‘言’之,表示人人有话说。由此而论,建设和谐社会,不是一种道德诉求,更是制度诉求。‘和’要解决的是中国的民生问题,‘谐’则是民主问题。”然而,先不说别的,一段时间以来,有关部门在传统媒体和网络世界里不断压缩民众谈论“国是”的空间,这样的实际作为,与铺天盖地的构建和谐社会的强大宣传攻势两相对照,又怎不令人产生“恐怕又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习惯性怀疑。
    
      但这虽然令人愤慨,令人痛心,却毕竟是一直在发生的残酷事实,作为渴望自由的我们,该如何面对?是选择沉默,然后妥协;还是选择愤怒,然后离开;亦或是选择理性抗争,然后留守?在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的编辑手记里,我看到了一位网友留下的一首诗:
    
      “如果,
    
      你不再是你,
    
      我将离开你!
    
      虽然,
    
      我会时时怀念你!
    
      因为,
    
      我曾经爱过你!
    
      我理解你,
    
      但是,
    
      我不能忍受你堕落!”
    
      我能理解这位网友的心情,就好像我能理解那些选择了失望然后飘泊异国他乡的国人一样:不论是继续留下来,还是决定离开,至少表明了我们对于邪恶还没有麻木,仍然有感觉。毕竟,如果没有了感觉,也就不存在“能否忍受”的问题。只不过,我倾向于支持前者,也正因为如此,我完全能够理解《遗骸》一文里那个死于一场至今无法定论的战争、仍然躺在异国他乡荒凉的山谷里的年轻的志愿军的渴望回归故土之心---毕竟,这里,是我们的中国。
    
      是啊,无论理想有多遥远,现实有多丑恶,毕竟,这里,是我们的中国,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地呵护自己对于理想的热情,等待真话重见天日,等待大地重回脚下,等待真理重放光华……至于那一路上被扼杀或埋葬的热情,我相信,它们并没有在时间里湮灭,它们会重获生命,以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并使珍视它们的人变得更有力 量。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自己可以继续拥有一片自由海;如果不能,如果在黎明之前大海就干涸了,那么,我们不妨站在空旷的原野上等待日出……毕竟,不管黑夜有多漫长,终究会也必定会过去。
    
      那样的日出,肯定也很美,值得期许。 (博讯记者:理想)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封杀《爱琴海》网站是无耻透顶
  • 一切都没结束——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 观上古"指鹿为马",验当世封杀"爱琴海"网站/陈树庆
  • 昝爱宗: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 无题——悼爱琴海
  • 《爱琴海》网民不再沉默!
  • 消失的爱琴海——以此纪念爱琴海网
  • 茅境:声援爱琴海网站,请到爱琴海论坛
  • 刘晓波:爱琴海,自由的海
  • 《爱琴海》被封,不知是谁欢喜是谁忧?
  • 从爱琴海网被封看今天中国的言论自由
  • 《爱琴海》一网民致浙江省新闻办的公开信
  • 爱琴海水手,一群蓝天的仰望者/盛世南雷
  • 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
  • 陈永苗: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
  • 从“爱琴海事件”官方说法看官方嘴脸
  • 《爱琴海》站长林辉:让政治还原成每一个人的政治
  • 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南飞燕
  • 茅境:爱琴海挽歌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 “爱琴海”网站被封 维权声援团成立(图)
  • 余杰促请媒体高度关注大陆爱琴海事件
  • 被封爱琴海网友组成“维权声援团”,并发出第一号通告
  • “爱琴海事件”追踪:众网友关切网站主办人安危
  •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 港陆两地著名诗人吁请恢复爱琴海网!
  • 爱琴海网惨遭割喉!
  • 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
  • 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