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博讯2006年3月24日)
    爱琴海,谁为你哭泣
    
     力 虹 (博讯 boxun.com)

    
    在我的手上,爱琴海,神话般巨大的蔚蓝
    突然窒息。谁在哭泣
    腓尼基娇美的公主,你的宙斯
    你的克里特,你的爱神阿佛罗狄忒
    
    爱琴海,在我的手上滑落
    停止了呼吸。一滴血,从古希腊
    流到了2006年的春天。谁在哭泣
    你散落在世界另一角落的儿女
    夜不成寐的人们,每一个
    向往自由的高贵的灵魂
    
    记得在那一夜,越过希腊半岛和小亚细亚
    带着欧罗巴的芬芳,爱琴海
    你来到我的梦境。
    那一刻,连呓语也变得明晰:
    窃西方的火,煮东方的鼎
    连心跳也没有了往日的怯懦
    慌言与真相,邪恶与正义,黑暗与光明
    在你的碧波之下渐渐澄清
    
    是谁在哭泣,就在这一天下午
    爱琴海之歌,被割了喉管
    在荧屏上
    在我无力的手指间
    你因失血而苍白的大理石雕像般的躯体倒下了
    梦想中的蔚蓝顿时血水流淌
    肩负弓箭,背插双翼的爱琴海啊
    谁在为你哭泣
    
    一滴血,从古希腊流到了2006年的春天
    寒潮袭来,雨雪交加
    无数次启动你的域名,爱琴海
    你美丽的容貌已无处寻觅
    缄默噤声的春天,傍徨于无地的春天
    爱琴海,谁还在为你哭泣!
    
    2006.3.9.16:50'爱琴海网站被封闭,谨以记念
    2006.3.13.凌晨于杭州
    
    消失的爱琴海
    ——以此纪念爱琴海网
    
    何家炜
    
    自由的人,你将永把大海爱恋!
    海是你的镜子,你在波涛无尽
    奔涌无边之中静观自己的魂灵,
    你的精神那是同样痛苦的深渊。
    
    —— 波德莱尔《人与海》
    
    天蓝色和海青色的中心地带
    青年人聚集欢唱灵魂之歌
    地平线翠绿,海平面升腾
    灯塔高耸迎候死亡和狂风
    
    噢,我怀念古老希腊的荣光
    自由与美如姐妹相依相伴
    她们在海边沐浴洁白裸身
    编织四季花环,高挺骄傲乳房
    
    谁不能仰望长空就无法呼吸
    因大地黑暗,岁月沉重如铅
    当我们坠落躺下疲惫的肉身
    平原上便升起乌云席卷而来
    
    谁不能眺望大海就无法生存
    因时代远离纯朴,苦难遍布
    压迫我们喊出几丝微弱嗓音
    如一滴跳跃的水流进爱琴海
    
    突然间,春天里的一个明媚午后
    一只无形的手关闭了出海口
    如同黑夜提前到来漆黑一片
    再也看不见耀眼的蓝色海平面
    
    再也听不到青年人的欢声笑语
    再也闻不到繁花争妍的芬芳
    如同严寒肆意延长了冬季
    波涛无垠的海水消失在视线之外
    
    噢,我怀念古老希腊的荣光
    自由与美如姐妹相依相伴
    她们在海边沐浴洁白裸身
    编织四季花环,高挺骄傲乳房
    
    天蓝色和海青色的中心地带
    青年人聚集欢唱灵魂之歌
    地平线翠绿,海平面升腾
    灯塔高耸迎候死亡和狂风
    
     2006.3.12.
    
    无题——悼爱琴海
     姚仁磊
    首先我必须假设黎明的存在
    在这春天的阴寒之中,我们一起穿过
    沉重的夜色,从欧罗巴古老的传说
    到爱琴海,舀起碧蓝的海水
    亲手洗去我们脸上蒙染的灰尘
    
    但耻辱的印痕,如一条黑纱
    缠于我们手臂之上,自由的风向
    自西向东,死于漫长的海岸线之下
    古老的文明,如一场千年的幻梦
    虚弱的春天,桃花一夜凋落
    
    而爱琴海,当漫游者的脚步再次到达
    挣扎而起的黎明在鲜血中散去
    浓雾淤集于此,曾经的声音
    被一双无形的巨手扼住
    碧蓝的水波只剩下一声深重的叹息
    
    2006.3.9.16:50 爱琴海网站被封闭,谨以纪念
    2006.3.14 晚于杭州
    
    一切都没结束
    ——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贾建芳
    但一切并没结束
    旗帜依旧挺立在高塔之上
    高塔依旧耸入云间
    当万物还没有静止
    当渴望自由而高贵的魂灵
    依旧聚集在旗帜的下方,极目仰望
    这里别无他物,只有真实
    与虔诚,只有正义与信仰
    只有渺小而忠实的我们
    
    蠢蠢欲动的是飓风,是外物
    是一场狂暴而巨大的骤雨
    它们吹动、打湿甚至竭尽所能地
    让一张最后的渴望的脸
    消失在大地之上
    
    但一切并没结束
    从黄昏开始,从海上开始
    从我们内心深处升起的一阵阵歌声开始
    在黑夜来临之时,在遥远的旷野里
    所唱响的歌声,虽然低矮,虽然薄弱
    但足以震撼所有的歌者、所有的朝圣者
    轻柔而袅娜地升腾,如一面旗帜
    在雄壮的歌声当中冉冉上升
    挺立在高塌之上,而一切都没结束
    06/3/15深夜11.20
    
    爱琴海挽歌
    
    茅 境
    
    我们来不及跟她吻别
    爱琴海已经死了
    
     爱琴海没了
     像少女腹中的胎儿一样没了
    
     爱琴海,我们的乐园
     我们的天堂
     爱琴海,你阳光普照
     你知道那砍断阳光的是什么
    
     曾经的爱琴海
     诗人拥抱诗歌,哲人拥抱思想
     桃花下的少男少女
     用美梦制造海洋
    
     爱琴海没了
     我们没听到她临死前的惊呼
     没有看到她的血流出
     连一声抽泣都没有被我们听到
     爱琴海就这么没了
    
     爱琴海的诗人
     还没来得及记下她临终的眼泪
     爱琴海呵,你不辞而别
    
     我的爱琴海,你是否会出现在塔克拉玛干的沙漠
     在海市蜃楼中向我们展现?
    
     爱琴海,
     我要把你瘦弱的骨骼埋在西子湖畔
     让故乡亲人凭吊你无助的孤魂
    
     爱琴海
     我要把你的骨灰撒在玉泉
     让丁冬的流水继续你的琴声
    
     爱琴海,如果你的灵魂化为乌云
     我们要在这乌云底下歌唱直到声嘶力竭
     如果你的灵魂化作蟋蟀的声音
     我们要噤声,聆听你深夜的哀鸣
    
     爱琴海,如果你化作飞鸟
     请泣血点缀苍白的国土
    
     爱琴海,你走得太快
     我还来不及递上我的名片
     用忐忑的心跟你要一个约会
    
     爱琴海,春天已往,清明将至
     我会在你坟头,焚烧诗稿
     你在地下安眠
     而我们的愤怒在地下潜伏
    
    
    致爱琴海网站
    丁 胜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月光了,
    打开窗户是蓝色的海水,
    溢满热情,真实而且炙痛
    我幻灭的神情,是我坟地上
    的艾草在追赶太阳的忧伤。
    
    那种脚步从来没有停留过,
    对人类的爱,
    让我忘却,惊讶的空气里,
    历史如同一位站在门口的少妇,
    穿越地面飘落枫叶的缩影,
    一阵阵风从她单薄的
    衣袖上刮过。
    
    
    爱琴海,我的爱人
    梦 笛
    
    爱琴海,我的爱人
    我是你蔚蓝中的蔚蓝
    一点点蓝色在你劳作的上空飞翔
    你离上帝这样近
    你带着我沉下去
    沉到蔚蓝的光辉
    这内心的挣扎,外部的悲伤
    还有什么再能使我撕心烈肺
    在我们心中深深埋藏的力量
    如今深深地埋藏在我们心中
    
    今生来世,梦想圣诞的灯光与祥和
    让所有地下的野草燃烧
    让所有的日子朝花夕拾
    爱琴海,我的家园,我的爱人
    我风雨同舟的朋友
    在你宽阔的怀抱里
    有一往情深的爱
    有披荆斩棘的路
    你是一只生火的炉子
    将火光照到每一个黑暗的角落
    我是你的女人,你炉中的柴
    种遍满山遍野
    在最深的根部
    深深地追随你的火光
    
    
    数数海水----记念爱琴海
    
    海 夫
    数数海水
    把红海黑海死海都数进去
    苦的咸的各种花形的
    水
    以及海螺、章鱼和沙砾
    把我也数进去
    
    腮腺炎漫过童年
    时针攀向盲目午夜
    每一个历史在此刻潜流
    此刻正潜流为历史
    数数海水
    人类摇晃的亭子
    
    乌云攫取下的枯枝
    东西漂流
    语法栈道失修
    还有什么可以选择依凭
    这个时刻在等我
    尖锐精确得像把刀子
    数数海水
    
    地火运行
    鲜血从眼睛或耳朵喷涌
    上升或坍裂为山峰峡谷
    数数海水
    春鸟召不回逝者的声音
    天空布满旗杆
    把我也数进去
    2006年3月16日
    
    
    爱琴海水手群----蓝天的仰望者
    
    盛世南雷
    
    
     有什么能比得上
     那蔚蓝色的天空 (博讯 boxun.com)
     这群水手如是说
    
     曾见过爱琴海的蓝天
     如童年的故乡般澄静
     海鸟是那样的自由飞翔与停栖
     人们赤裸着身体
     象儿童一样与海水嬉戏
     肌肤同沙滩与阳光相亲
    
     这群水手的志愿是这样的简单
     只要求上帝
     允许他们做一群蓝天的仰望者
    
     他们在自己的国家
     不渴望任何人为他们服务
     他们只想要回仰望蓝天的权利
    
     就是这样的简单
     只想大声歌唱
     大自然赐给天空的蔚蓝
    
     两千五百年以前
     老子坐在牛背上出关
     庄子梦想鲲鹏大冀翱翔
     墨子穿草鞋侠义行走
     天空蔚蓝的深处
     多少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疲惫地将你作最后的归隐
     两千五百年以后
     这块土地上
     留下一群水手在歌唱
    
     可是,谁可以仰望蓝天?
     谁可以大声歌唱?
    
     强暴的血色弥漫东方的天际
     令众人惊恐的红幕之下
     有一颗星
     如夸张变异的屠戮尖刀
     周边点缀着四颗刺脚的玻璃
     频频有一些关于失踪的传言
     一些歌唱者被迫逃离这血色笼罩的大地
    
     自那天下午
     蔚蓝的天空被红幕屏蔽
     水手们的歌声嘎然断止
     一曲声称“危险”的歌
     借着屠戮的尖刀爬上木杆
     将蓝天的仰望强奸为注目礼
    
    
    灾 难
    ------献给爱琴海
    乡 水
    每天面朝一片海,看着黄昏
    徐徐下降。广阔的水面
    汇集幽蓝的色彩,重量在于土地
    朝圣者的脚步从八方赶来,这片水域开在城市之外
    我们看见一切幻影都将无所遁形
    而胆小者害怕,他们无耻于自己的影子
    高突的啤酒肚容不下什么分量
    
    善良的人民是弱者,是被愚弄的孩童
    被关闭的海域里,思想的水草无处安家
    干渴的飞鸟望天而泣。
    险恶者躲在玻璃后发笑,麻木的神情
    使春天寒冷,使石头流出眼泪
    他们冷酷的阴谋在天空盘旋如鹫
    06/3/18
    
    曙光照亮爱琴海
     林 辉
    
    在黑暗的深处,黑暗也是一种光
     映照恐惧的身影和模糊的远方
     我们听到了露水尖的犬吠
    
     听到寂静里梦魇加速贴地飞行
    
     连喘息也失去自由的权力
     更多的树枝等待钟声的响起
     走向夜商场的浪漫回首往事
     时不时被良心和血的证据刺痛
    
     就算只剩下一点点路程
     生命在它的面前却如此短促
     而梅花选择在冬日吐艳
     远航的水手决定在凌晨扯起风帆
    
     在黑暗的深处黑暗也是一种光
     那是因为真正的光明尚未降临
     心系远方的人们才有机会坚强
     美丽的心愿只能在坚持中绽放
    
     就差一点点,是潜伏还是飞翔
     是悬崖上舞蹈还是拔下雀翎
     亡灵们寄来遥远的信件:
     如果不面对过去但要面对现在和未来
    
     曙光照亮爱琴海,也照亮
     每一个人的忏悔和幸福
     蔚蓝色的精灵扇动翅膀
     驮来了荷马的城邦、琥珀的田园
    
     2006-3-17
    
    
    爱琴海,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老 墙
    
    自从那天你离我而去
    我的心
    没有了归宿
    
    乍暖还寒
    河边柳枝上的新意
    可是你归来的消息
    
    没有你的日子
    太阳是黑色的
    小鸟们都在哭泣
    
    期待着你的爱
    听风声如琴
    漫步于海滩上
    
    决定等你一千年
    决定等你两千年
    别让我变成魔鬼
    
    06.03.20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海岸哀伤的泪
    目送着仅剩的最后一艘船
    驶入无边的黑暗
    ——《幽歌》
    ¬
    1
    
    哀伤滑落星星滴下的泪
    
    落日徘徊的影子
    尘埃般
    被深深地卷入夜的重重帷幕
    
    高山孤独凝望
    苍空
    闪烁的忧郁
    点点
    苍白布满梦的沉静
    窒息的
    
    2
    
    隆冬时节
    记忆掀开迟疑的无形枷锁
    
    风
    从千里之外吹来
    蔚蓝色奔腾的气息
    为梦的寒夜注入一股巨大的暖流
    冰凌化解
    
    了无痕迹
    竟然,如驱走一片枯叶般
    积压心灵深处的沉重
    轻松卸下
    
    顿时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如流动在无染的春风中
    呼吸
    畅快无比
    3
    
    轻轻点击
    ……
    
    平安夜
    一个重复的日子里
    一篇不平凡的日志
    映射出一颗时代的良心
    
    一支芳菲的笔
    为何会遗落在宇宙之外?
    ……
    
    执著与向往
    不再孤独
    一如年少时寻梦般
    缓缓扬展
    赤诚的帆
    激荡在辽阔的海面上
    
    4
    
    冬日
    被绞碎的呼吸
    夹杂热望与哭泣
    嘲讽编织如瘟疫般散播的病菌
    网罗着怯懦的催化剂
    
    窥视着下一个猎物
    在侥幸与掠夺得来的寄居壳中
    那帮卷缩的杀手
    于是
    感化日渐变成一种悲哀的妄图
    滴水般穿石的爱延续着
    噩梦般行走在荒芜的纪元
    
    蒙面的猩猩咆哮着
    进化扭曲
    野狗反刍的本能
    收缩为一丁点口水
    森严的等级
    自受孕的那一刻起
    确立
    大自然的悲哀树着何等颜色的旗?
    
    弯刀悬挂
    苍凉的夜空
    薄纱驮满裹泪的壳
    缓慢地飘过梦想的摇篮
    
    5
    
    一次记忆如同前额跳下一只眼睛
    
    侏罗纪
    暴龙的时代早已过去
    巨大的骨骸
    冰冷的岩层
    
    考古与虚拟
    再现了不同版本中
    一幕幕惨烈的杀戮场景
    纠缠与争论
    长久不休
    ……
    
    历史的昨日
    写下文明的今天
    本能的呼唤推动前进的巨轮
    毫无例外
    存在者都将卷入其中
    或成为巨轮的一部分
    或被
    碾为粉末
    
    回避
    或抹去真实的记载
    都必将成为文明后续的羞耻与悲哀
    
    鸵鸟把头伸入沙土中
    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6
    
    月亮独自的忧伤与期待
    云朵随风牵起
    
    朽木着燃
    闪电击中盔甲
    灵魂匍匐前行
    激荡
    爱的海面
    
    千里之外
    迎春花已开
    青松傲立
    怒斥撒疯者可耻的蛮狂
    漫天黄沙
    意欲遮盖季节原本的色彩
    却挡不住冲刷污垢的雨水
    伴随主宰的季风
    直奔而来
    
    7
    
    那一点
    一点的绿意
    钻出贫疾的呼吸
    被野蛮关闭的通道
    切割每一滴光的萌动
    自由汇集
    海水撒下风的泪
    
    谎言的始作俑者
    颤抖妄想之网
    永恒的水所蕴含的奥秘与玄机
    永远无法被参透
    窃取
    
    沉重长满锈斑
    颂歌
    铐在充满泪痕与血印的大地上
    哐当
    丧钟回响……
    
    8
    
    莱茵的黄金
    流淌
    死亡的贪婪
    尼伯龙根的指环
    诅咒
    从过去
    到现在
    难道
    还要延续至未来?!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围墙中的家园
    怎能忘却
    那一阵
    来自橄榄树林的悲风
    ……
    
    9
    
    夜色
    激起无数飞越海平面的惊涛骇浪
    缺席的灵魂
    长眠于沉默的记忆
    在哀伤
    滑落之前
    
    接过刀的名片
    时空飞翔
    爱琴海
    辽阔
    如宇宙光芒般不息激荡
    
    2006年3月15日至19日凌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爱琴海事件戳穿浙江省“阳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假面!
  • 爱琴海,我的爱人
  • 《爱琴海》被封,难道是国内网站言论自由的终结?
  • 写在爱琴海网被封杀两周之后
  • 封杀《爱琴海》网站是无耻透顶
  • 一切都没结束——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 观上古"指鹿为马",验当世封杀"爱琴海"网站/陈树庆
  • 昝爱宗: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 无题——悼爱琴海
  • 《爱琴海》网民不再沉默!
  • 消失的爱琴海——以此纪念爱琴海网
  • 茅境:声援爱琴海网站,请到爱琴海论坛
  • 刘晓波:爱琴海,自由的海
  • 《爱琴海》被封,不知是谁欢喜是谁忧?
  • 从爱琴海网被封看今天中国的言论自由
  • 《爱琴海》一网民致浙江省新闻办的公开信
  • 爱琴海水手,一群蓝天的仰望者/盛世南雷
  • 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
  • 陈永苗:彻底打倒关闭“爱琴海”网站的官方依据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 “爱琴海”网站被封 维权声援团成立(图)
  • 余杰促请媒体高度关注大陆爱琴海事件
  • 被封爱琴海网友组成“维权声援团”,并发出第一号通告
  • “爱琴海事件”追踪:众网友关切网站主办人安危
  •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 港陆两地著名诗人吁请恢复爱琴海网!
  • 爱琴海网惨遭割喉!
  • 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
  • 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