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潘一丁:论文明
(博讯2006年3月29日)
    潘一丁更多文章请看潘一丁专栏
    当前人类的社会呈现一种奇特的现象,那就是当我们在物质领域里,实实在在地沾了“科学(技术)”的不少光,享了一把福后。没有来得及先科学地探讨一下“什么是科学”?以便真正认识和掌握“科学”的本质,然后将这种方法,扩大应用到认识人类和人类自己的社会。像发现“万有引力”“化学元素周期表”“相对论”那样,找到正确指导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中行为的、科学的“运动规律”,从而在精神领域内也发挥一下作用。那样的话,也许今天人类就不会像一只一边长着雄鹰翅膀(物质)、另一边却长着麻雀翅膀(精神)的怪鸟,除了扑腾出腥风血雨、乌烟瘴气外,永远只能趴在地下跟猴子之类的高等动物为伍,挣脱不掉丛林法则的约束。因为我们愚蠢到只知道把“科学”这一概念,当成用来顶礼膜拜或欺诈、蛊惑他人的“图腾“了!
     (博讯 boxun.com)

    这是有根据的判断结论。只要拿当前社会最时髦、最流行的词汇,如人权、民主、自由、之类的概念,来认真探讨一下,就不难发现,所有这些概念,都具有含糊不清、自相矛盾、不能实践、难以自圆其说的特征,不仅毫无科学可言,甚至可以说两者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这就是今天全人类的社会实践,总是跟自己当初预期设想的结果“事与愿违”的根本原因。因为社会学者们在认识、解释这些跟自己有关的概念时,出于个人或集团利益的考量,已经顾不上像大多数自然科学家一样,坚持绝对客观的实事求是立场,和基本的独立人格操守原则。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了替政治、经济利益集团狼狈为奸,合伙来欺骗、愚弄民众的巫婆、神汉或者“托儿”了!
    
    不过最典型的愚昧荒唐事代表,莫过于今天对待“文明”的态度了。
    
    在古代中国社会,大小各级政府官员都有比较高的社会地位,是受民众普遍尊重、羡慕的职业。正因为如此,对官员的选拔录用,也有严格的要求,一般都要先读好书,再通过各级科举考试,最后甚至要交由皇帝钦点,才能得到,形成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风气。结果让一些不会(或不愿意)读书,却又能够通过其他手段方式,成了有钱有势的“暴发户”们,心里不平衡和不服气。于是当时想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让这些人通过花钱或做慈善,然后获得一个在表象上,要比三教九流的平民百姓高一等的“员外”称号(大概类似现在的名誉主席、高参、或顾问之类头衔),来满足这些人的虚荣心,而又不动摇破坏真正用优秀人才来为官治国的原则。比起今天的买官卖官的损公肥私勾当,不失为一种公私兼顾的“双赢”办法。
    
    今天我们所谓的“文明”,其实本质上就是为了满足在物质上暴发起来的“大众皇帝”们,开始嫌弃自己是“高等动物”的下贱屈辱身份(的确如此),又不想放弃“丛林法则”、鱼与熊掌都要的虚荣心,而由西方制造出来的一个作用类似“员外”的概念,让人以为『我们虽然是跟猴子一样的高等动物,但是我们“文明”了』,让大众皇帝们可以有一个“骄傲”的自欺欺人理由。如果真是如此,倒也无可厚非。必须承认由不文明到文明,的确也是进步。可惜的是,如果用小说“西游记”中,二郎神的第三只眼—科学观点,来看看这种所谓的“文明”,就不难发现其“破绽”,就像看出有七十二变能力的猴子“悟空·孙”所变成的那座以假乱真的庙宇,后面竖立的那根旗杆,原来只不过是一条如假包换的“猴子尾巴”!
    
    事实就是如此,我们一方面完全照搬猴子在丛林世界才适用的“丛林法则”,来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和行为准则,却把生活在自然界动物丛林中的猴子们的那个,被大自然“造物主”限制为只准个体拥有、使用的“尖牙利抓”拿过来,靠集体的智慧和能力加以向身体以外延伸,发展成导弹、核武器之类的高科技、大杀伤力武器,偷换概念地、用到早已生活在非自然生态环境(社会)的同类身上,以制造恐怖的肉体战争杀戮,来达到动物基本生存需求以外的目的,完全超出了这个自然法则的适用范围,是对这种的确神圣的自然法则和真正意义上“文明”的亵渎和栽赃!
    
    那真正意义上的“文明”是什么呢?文明就是人性的表象,是区别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高等动物的关键性特征。它是人类走出自然生态环境系统(原始丛林),进入自己创造的非自然生态环境系统(社会)后,开始形成的崭新概念,用来客观评价全人类,或任何一个特定文化背景的社会,其全面素质水平的一个重要指标。它是一个特定社会在方方面面的具体表现,加以综合后的整体评价。或者可以说,文明代表一种控制和约束(但不能消灭)天性的能力大小,这种能力越强,就意味着越文明,反之就是不文明。
    
    其实,“文明”和东西南北、前后上下左右,是非好坏等概念一样,是一个具有相对比较性的概念。这类概念存在的前提条件,是必须有一个事先设定的参照对象的存在,没有参照对像,这类概念就不存在。没有东就没有西,没有下也就无所谓上,没有非不能判断是,没有好就不知道坏,……等等。文明也一样,必须有一个参照比较的标准,否则结论无从谈起。
    
    现在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因为自打有“文明”这个概念开始,我们就从来没有科学地为这个概念,确立一个永恒不变的参照比较标准。就像以格林威治为时间标准,赤道为地球南北位置标准,光年为距离标准,来比较时间早晚,距离远近,或方向位置等。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社会学家,出于作为科学家的基本素养、以及道德良心操守,对如此重要的概念,作出一个负责任且经得起推敲检验质疑的结论。最后使其沦为“无主之物”而被西方“冒领”。从此以“文明典范”自居,害得世人争相去当“文明跟屁虫”,像寓言故事中描写的猴子一样,争相抢着把“文明”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戴,无端生出许多是非,搞得天下大乱(战争烽烟四起),鸡犬不宁(环保问题、SARS、禽流感),白白内耗掉无数人力和资源,还以为这就是“文明”应有的现象呢。
    
    那文明的衡量标准是什么呢?科学的文明比较基准,就是人类走出丛林,进入自己社会之前,和猴子等一切其它生物,杂处生活在一起时的那个原始野蛮年代的全部行为表现。也就是说,在代表文明程度的坐标上,人类走出原始丛林之始,就是文明开始的“原点”,任何民族、社会的文明程度,就是拿他们社会当前的具体表现,去和“文明原点”进行比较,差别距离越大、就越文明。这才是绝对经得起推敲质疑和实践检验的、真正科学而客观的文明观。以这样的观点来认识或解释当前的国际和任何一个国家的社会现象,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
    
    比如美国有一个知名学者亨廷顿,根据世界上在不同宗教文化背景的民族或国家之间,因争夺或保护利益而产生的矛盾表象,写了一本名为“文明冲突”的书,影响很大,甚至成为解释战争或恐怖活动的根据(比如美国入侵伊拉克的战争),造成严重的后果。而又有一位受邀去联合国做过演讲的知名中国学者,在自己主持的电视专栏中,虽然正确指出了这种理论的错误,认为这不应该是文明和文明之间的冲突。可惜的是,他进一步“画蛇添足”“狗尾续貂”般地、将这种冲突说成是“文明和不文明之间的冲突”,犯了一个表象上和亨廷顿观点对立、本质上却和亨廷顿一样“不知文明为何物”的错误,因为他已经先入为主地,接受以美国或西方的表现,来作为衡量“文明、不文明”的基准了。
    
    其实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要是以真正“文明”的标准来衡量,当今人类的社会(无论是美国、西方等国家,或中国、伊拉克、巴勒斯坦),理论上都是不文明的。
    
    首先,既然大多数人承认自己是“高等动物”的定位,接受把“丛林法则”作为指导社会行为的准则。证明当前的人类,在精神上还没有走出丛林,最多只不过是在“原点”附近徘徊而已。以他们对包括恐怖活动在内的、嗜好肉体战争的习惯表现,跟原始野蛮的丛林动物,在本质上并无区别,反而通过使用刑罚工具,在残酷程度的表象上(如当年日本的731细菌战部队、德国奥斯威辛集中营以及伊拉克阿布格莱德监狱中的做法等),比动物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中国早有“禽兽不如”一说),要是非要跟文明拉上关系,岂不是动物世界也可以来奢谈文明,大家彼此彼此一起“文明”的结果,跟没有文明并无区别。
    
    其次,看看今天人类事实的表现和嚷嚷着要争取的追求目标,认真思考、联想一下,就不难发现,这原来都是动物世界中从来没有被限制过的东西(例子比比皆是,随处可拾);而他们今天要反对、抛弃的,却恰恰是动物世界其它成员们不想、也永远不可能获得的品性和能力(如羞耻感)。所以“走回头路”应该是从本质上描述这一轮人类社会趋势最恰如其分的判断!
    
    用上述真正客观科学的文明理论,根据“相对论原理”,来认识或解释这一点并不难。因为这完全是我们选错了参照物(原点),定错了学习榜样和进步方向(详细阐述,清查阅拙文《文明图解》http://www.newmilestone.org/02/czl0222.html)。
    
    肯定有人会以西方在物质领域里,利用高科技创造的、的确不能否认的成绩来驳斥笔者。这只要用曾经登载于美国纽约华文报纸上的,一则尖锐揭露和讽刺这种认识偏差的故事来回应就够了:说一个英国绅士到前英属非洲探险,为食人族所获,置于锅中,生火加温,将快朵颐。绅士在热水中痛责曰:『我们英国人统治此地这麽久,想不到你们还是如此野蛮!』端坐一旁的那位酋长,以牛津腔英语回答:『谁说我们还野蛮?我们现在吃人肉都用刀叉了!』这和我们今天为了满足一部分人或国家的私欲,打着“文明”旗号,用高科技武器去剥夺伊拉克、巴勒斯坦同类的生存权的行为,在本质上完全“如出一辙”!
    
    这是企图用物质表象来掩饰不文明本质的典型。只要稍微有一点数学或物理学知识,就应该懂得“矢量”和“标量”间的原则区别和“不可互换性”。文明整体的概念,绝对是一个有方向性的“矢量”,物质只是一个“标量”,可以影响文明的表象,却不能代表有没有文明。否则在美国动物园里享受冷气、并由营养师提供食物的熊猫或猩猩,岂不是比我等世界上大多数人,要更“文明”了?!
    
    这也是中国文化至今还被认为是“落后”的根本原因。因为我们错把一种在文明程度上,还远远达不到中国文化已经阐述过(却从来没有达到过)的、真正文明境界的另外一种社会的价值观和行为表现,当成文明的样板,来衡量自己的缘故。以至于让起码从晚清或民国开始的中国人,就普遍因为物质标量上的落后而被误导,糊里糊涂地产生一种自卑心理,从此以他人马首是瞻,用受博大精深的文化加工后所获得的智慧和能力,在文明坐标的向后(左)方向上,放手做只要高等动物就可以做的事,结果要是不“出人(其实是猴)头地”地让全世界都“自愧不如”,那才是咄咄怪事了!
    
    这是迄今为止的人类社会,始终伴随着战争和其它一切灾难痛苦,而找不到出路的根本原因。因为我们其实还没有能够踏入过真正“文明殿堂”的雷池一步,人类社会今天的所有表现,都可以从原始野蛮的丛林时代,找到类似的痕迹或影子。现在只不过拿“文明”当遮羞布,自欺欺人地来遮住最后那点还暂时见不得人的“私处”而已(很快连这点都不要了)。只要我们不能彻底摒弃有方向性错误的文明观,掉过头来在正确的方向上重建真正的人类文明和相应的社会指导理论,就不要指望现状会有根本的改观,在前方(其实是后面)等待我们的,只有更多的失望、痛苦和末日般灾难!
    
    后记
    
    至此,新人类社会学系统理论,可以算告一段落了。虽然还有待后人进一步补充、完善,但已经具备和现有错误的社会理论抗衡,并最后取而代之的应用实力,成为最后摆脱自己动物般原始愚昧的禁锢,创建真正人类文明,彻底脱离高等动物类别,完成阶段性进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工具和武器。
    
    这是笔者以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身份,在绝对“野(礼失求诸于野的野)”的环境条件下,代表人类(而不是高等动物)完成的一个绝对不平凡的任务。而且已经不平凡到无需凭学历、资格、职位的背景为资本,并要经专家、学者或任何权威机关的认定(事实已经证明他们也没有可以被“野”承认的能力和资格)的程度,因为这种理论的靠山,就是得自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解压缩,和没有欺骗性干预的实践,所颁发的认证!
    
    笔者也要为此感到如释重负般欣慰。因为记得二十年前,在母亲去世的当天,来不及赶回来送终的笔者,只能跪在她的床前,抱着她已经冰凉的头痛哭,想起新婚蜜月中就丧夫的她,为了保证遗腹子笔者的安全、健康成长,而毅然决定守寡,从此牺牲了自己一生的幸福,独自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除了不断付出外,却没有索取过任何回报。作为客观上唯一的受益人,冥冥中反而让笔者感觉到欠了她一笔必须要偿还、却不能用世俗标准偿还的债。所以才根据她为笔者创造的特殊能力和条件,选择了这个还没有人愿意或可能去完成,意义却怎么形容都不过份的“任务”,并鞭策自己不顾一切地付出十余年生命的努力。
    
    现在终于有了成果,虽然这个成果是一块“里程碑”还是“墓志铭”?要取决于大众皇帝抵制佞臣的水平和觉悟,不是笔者所能左右。但是笔者却可以自豪地、对着父母亲的在天之灵说:亲爱的爸爸妈妈,请您们笑纳儿子这份迟来的“回报”吧!
    
    笔者还要不惜“冒天下之大不讳”地,预先做一判断。那就是『人类真正的文明建设起点,将从敢于接包括“论文明”这篇文字在内的新理论话茬开始』!
    
     潘一丁 完稿于2006年清明前
    
    (其它相关文字,请浏览网站《新里程碑》,从同名文字的链接中查阅。http://www.newmilestone.0rg/clcb/clcb20.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一丁:秃子推销生发剂
  • 潘一丁声明
  • 潘一丁:媒体的角色-兼贺凤凰卫视十周年台庆
  • 潘一丁:丢掉幻想,准备行动
  • 潘一丁:揪出全球性“窝里斗”的罪魁祸首
  • 潘一丁:言论自由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就在中国实行现有“民主制度”的质疑
  • 潘一丁:天才的夭折
  • 潘一丁:“国退民进”绝对是落后的动物思维
  • 潘一丁:以反思来纪念周恩来总理
  • 潘一丁:亮剑吧,中国人!
  • 潘一丁:以毛泽东为鉴,愿前有古人,后无来者
  • 潘一丁:民主的表象和本质
  • 潘一丁:诺贝尔“和平奖”奖励的是和平还是战争
  • 潘一丁:今天“榜样”的力量是可悲的-对刘宾雁先生的另类悼念
  • 潘一丁:联合国是“鬼”吗?
  • 潘一丁:给某网友的公开信
  • 潘一丁:原则性很强的美国人
  • 潘一丁:APEC能够消除贫困吗?
  • 潘一丁:中国人需要良知而不是激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