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博讯2006年3月30日)
    林静:辽阔不息的爱琴海
    
     海岸哀伤的泪 (博讯 boxun.com)

    目送着仅剩的最后一艘船
    驶入无边的黑暗
    ——《幽歌》
    
    1
    
    哀伤滑落星星滴下的泪
    
    落日徘徊的影子
    尘埃般
    被深深地卷入夜的重重帷幕
    
    高山孤独凝望
    苍空
    闪烁的忧郁
    点点
    苍白布满梦的沉静
    窒息的
    
    2
    
    隆冬时节
    记忆掀开迟疑的无形枷锁
    
    风
    从千里之外吹来
    蔚蓝色奔腾的气息
    为梦的寒夜注入一股巨大的暖流
    冰凌化解
    
    了无痕迹
    竟然,如驱走一片枯叶般
    积压心灵深处的沉重
    轻松卸下
    
    顿时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如流动在无染的春风中
    呼吸
    畅快无比
    3
    
    轻轻点击
    ……
    
    平安夜
    一个重复的日子里
    一篇不平凡的日志
    映射出一颗时代的良心
    
    一支芳菲的笔
    为何会遗落在宇宙之外?
    ……
    
    执著与向往
    不再孤独
    一如年少时寻梦般
    缓缓扬展
    赤诚的帆
    激荡在辽阔的海面上
    
    4
    
    冬日
    被绞碎的呼吸
    夹杂热望与哭泣
    嘲讽编织如瘟疫般散播的病菌
    网罗着怯懦的催化剂
    
    窥视着下一个猎物
    在侥幸与掠夺得来的寄居壳中
    那帮卷缩的杀手
    于是
    感化日渐变成一种悲哀的妄图
    滴水般穿石的爱延续着
    噩梦般行走在荒芜的纪元
    
    蒙面的猩猩咆哮着
    进化扭曲
    野狗反刍的本能
    收缩为一丁点口水
    森严的等级
    自受孕的那一刻起
    确立
    大自然的悲哀树着何等颜色的旗?
    
    弯刀悬挂
    苍凉的夜空
    薄纱驮满裹泪的壳
    缓慢地飘过梦想的摇篮
    
    5
    
    一次记忆如同前额跳下一只眼睛
    
    侏罗纪
    暴龙的时代早已过去
    巨大的骨骸
    冰冷的岩层
    
    考古与虚拟
    再现了不同版本中
    一幕幕惨烈的杀戮场景
    纠缠与争论
    长久不休
    ……
    
    历史的昨日
    写下文明的今天
    本能的呼唤推动前进的巨轮
    毫无例外
    存在者都将卷入其中
    或成为巨轮的一部分
    或被
    碾为粉末
    
    回避
    或抹去真实的记载
    都必将成为文明后续的羞耻与悲哀
    
    鸵鸟把头伸入沙土中
    究竟有多大的意义?
    
    6
    
    月亮独自的忧伤与期待
    云朵随风牵起
    
    朽木着燃
    闪电击中盔甲
    灵魂匍匐前行
    激荡
    爱的海面
    
    千里之外
    迎春花已开
    青松傲立
    怒斥撒疯者可耻的蛮狂
    漫天黄沙
    意欲遮盖季节原本的色彩
    却挡不住冲刷污垢的雨水
    伴随主宰的季风
    直奔而来
    
    7
    
    那一点
    一点的绿意
    钻出贫疾的呼吸
    被野蛮关闭的通道
    切割每一滴光的萌动
    自由汇集
    海水撒下风的泪
    
    谎言的始作俑者
    颤抖妄想之网
    永恒的水所蕴含的奥秘与玄机
    永远无法被参透
    窃取
    
    沉重长满锈斑
    颂歌
    铐在充满泪痕与血印的大地上
    哐当
    丧钟回响……
    
    8
    
    莱茵的黄金
    流淌
    死亡的贪婪
    
    尼伯龙根的指环
    诅咒
    从过去
    到现在
    难道
    还要延续至未来?!
    
    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
    围墙中的家园
    怎能忘却
    那一阵
    来自橄榄树林的悲风
    ……
    
    9
    
    夜色
    激起无数飞越海平面的惊涛骇浪
    缺席的灵魂
    长眠于沉默的记忆
    在哀伤
    滑落之前
    
    接过刀的名片
    时空飞翔
    爱琴海
    辽阔
    如宇宙光芒般不息激荡
    
    2006年3月15日至19日凌晨
    
     此节为作者对力虹一篇日志的赠言。
     此节是作者对林辉诗句“一支芳菲的笔,遗落在宇宙之外”的回应。
     此句为潘维长诗《太湖龙镜》开篇第一句的缩写,原诗句为“一次记忆使我回头,如前额跳下一只眼睛”。
     摘自曼德尔施塔姆短诗《无题(沉重与轻柔)》(北岛译)
     源自洛尔加诗句“我记住橄榄树林的一阵悲风”。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林静:女,北京诗人,爱琴海网站驻站嘉宾
    
    
    
    
    
    
    陈剑冰:《爱琴海》
    1
    以狷狂的海洋,做理想衣裳,
    胸前的刺绣拯救那些孤独人。
    未来岁月告诉我们:
    孤独的名字叫裸体!
    裸体在瞬间消亡时爱上希腊,
    爱上她破碎的花朵、衣衫褴褛的香气。
    
    2
    希腊母亲不是全世界的母亲,
    她在一滴海水里抓住自己悸动的心。
    心甚至寂静,甚至心花怒放,
    甚至谦卑到不可屈服。
    而心外之物,日久丧失,
    像一个衰老的人终于读到了衰老经。
    
    3
    海在黄昏的阴影里私下说话,
    说什么呢?说她告别了死神后,
    回到平凡的家唱赞美诗,安静的唱,
    安静的喝酒、熄灯、做奇迹的梦,
    在清晨起来更衣沐浴。
    安静的,做个旧人物,
    生与死,仅仅一声轻轻叹息!
    
    4
    她的塔楼,在海滨变白骨,
    原来是命运的旅馆开在沉默寡言里。
    一半房客看见海,一半没有看见,
    似乎这只是历史的插曲。
    比如海上白鲸的喷泉,像伞打开,
    尾巴摇摆着送别了昨天。
    那么今天呢,以什么证明今天是明天的昨天?
    那么明天呢,海是否会醒来?
    喷泉是否悬挂在窗前?房客离去,
    又迎来了一批……
    
    5
    现在去听海讲经说法,
    草蒲团漂在海平面,人散后,她收拾——
    那一片叶子、白帆、鸟影,在起伏着,
    在她的微笑里找归宿。
    波澜的经文还在诵念,
    仿佛经书里描述了她,仿佛海未曾开言时,
    就已经望其项背!
    
    6
    春天的海上,谁犯有罪?
    谁在冬日的海滩践踏过,
    又抛弃了律法的美?这谁是谁非,
    在她严肃而温润的目光里,都已看见。
    她为此呼喊,为此无言,
    只随着海潮的欢乐颂跳舞,
    随着斗转星移,舞步带来繁花开。
    
    7
    海边雅典城,住着雅典娜,
    她陌生的面孔洒下海水与沙粒,
    她与谁一起受难,谁就认识她。
    且以古老来告别永恒,
    以永恒来说服古老做年轻的先知。
    当她和所有陌生人一样,
    不爱慕,不惊恐,不用浪花来说笑,
    她就已经善意地放弃了你。
    
    8
    若要打开海贝的秘密,
    需在海上演奏音乐会。海底山脉上升,
    早已搭好了舞台。
    这波浪的振动器,透过耳膜留下了尖细的漩涡,
    成了一枚嘲弄自我的曲别针,
    刺破皮肤产生肌体的共鸣。
    但灵魂,还藏在海贝里,像秘密的魔鬼,
    像酒徒,像声色之乐。
    
    9
    在海上,黎明提前亮了,
    在海上,正午的明镜蓝莹莹地波动。
    可黯淡的不是散步的人,
    不是日出忽略的细节。
    到底是什么样的对象?有无在万物群中,
    暗藏着心灵?直到世界大同,
    直到天老地荒,她会跳出来,
    解放自己,或者做失踪者从此消失。
    
    10
    如果海的色泽,像雪地浅蓝,
    淡淡的无言无语。她的船夫,
    一个对另一个说:“生活清淡,没有痕迹”
    她会给他们渔网、钢叉,
    会令他们在一次海难中幸存下来。
    因为惊心动魄而有了使命感!
    因为平淡无奇而知足于今生和来世!
    
    2006.3.27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陈剑冰:浙江诗人、《爱琴海》论坛文学原野栏目版主,现居杭州。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祭冤魂:为亡于独裁之下的《冰点》,《一塌糊涂》,《爱琴海》们追昏(魂)
  • 为“爱琴海”网站唱挽歌是法盲的悲哀
  • 李凝晚:爱琴海不过是揭开了盖子的一条缝儿
  • 割不断的歌声:爱琴海网友诗选
  • 爱琴海事件戳穿浙江省“阳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假面!
  • 爱琴海,我的爱人
  • 《爱琴海》被封,难道是国内网站言论自由的终结?
  • 写在爱琴海网被封杀两周之后
  • 封杀《爱琴海》网站是无耻透顶
  • 一切都没结束——写在爱琴海关闭之后,谨以纪念
  • 观上古"指鹿为马",验当世封杀"爱琴海"网站/陈树庆
  • 昝爱宗:为3月9日被强行关闭的爱琴海网祈祷
  • 无题——悼爱琴海
  • 《爱琴海》网民不再沉默!
  • 消失的爱琴海——以此纪念爱琴海网
  • 茅境:声援爱琴海网站,请到爱琴海论坛
  • 刘晓波:爱琴海,自由的海
  • 《爱琴海》被封,不知是谁欢喜是谁忧?
  • 从爱琴海网被封看今天中国的言论自由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发出建议书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总编辑谈近日交涉情况:我对他们充满怜悯!
  • 爱琴海事件交涉之三:遭遇浙江省外宣办网络处的“太极拳”
  • 爱琴海总编辑:交涉一天,感觉像经历一出荒诞剧!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 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
  • 动态网总裁谈爱琴海网站被封
  • “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图)
  • “爱琴海”网站被封 维权声援团成立(图)
  • 余杰促请媒体高度关注大陆爱琴海事件
  • 被封爱琴海网友组成“维权声援团”,并发出第一号通告
  • “爱琴海事件”追踪:众网友关切网站主办人安危
  • 继冰点事件之后,“爱琴海事件”成为维权热点
  • 港陆两地著名诗人吁请恢复爱琴海网!
  • 爱琴海网惨遭割喉!
  • 爱琴海被封反响强烈,网络维权从兹而起?
  • 爱琴海网被封杀,紧急呼吁全球华人声援支持!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