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晓波:“胡布会”没有惊奇/博讯专稿
(博讯2006年4月04日)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作者:刘晓波
     (博讯 boxun.com)

    四月下旬,中美峰会即将上演,双方优先关注的问题必然是贸易摩擦和人民币汇率,其次是台湾问题、核扩散及区域军事安全问题,最后才是人权问题、能源及环境问题。
    
    可以说,在这些问题上,中美之间皆存在着重大分歧,但胡布峰会仍将延续六四以来的中美峰会模式,既不会取得实质性成果,也不至于谈崩。因为,中共一直奉行邓小平的韬光养晦,采取抛弃意识形态抗争的实用主义外交。而对于实用主义的中共来说,政权的稳定和权贵利益的最大化乃最高目标,美国无疑是能够影响中国稳定的最大外部因素,保持稳定中美关系,乃中共最大的外交利益之所在。所以,中美关系还是美国攻势而中国守势。
    
    回想江泽民时代,中美关系曾遭遇过两次大危机的考验——1999年“5·18炸使馆事件”和2001年“4·1撞机事件”——江泽民政权都用低调、灵活、务实的手段加以处理,使中美关系得以维护稳定。虽然,胡温上台以来,关于“中国崛起”和“中国威胁”的舆论遍布西方主流媒体,中国国内也不断地炒作“大国外交”与“和平崛起”,民族主义狂热很有点毛泽东时代的“赶英超美”的劲头,加上胡锦涛在国内采取意识形态高压,在外交上对反美的无赖国家极为友好,但在中美关系上,胡锦涛政权并没有昏头,仍然以韬光养晦为指导,延续江泽民时代的务实外交。
    
    因为,仅仅从中共越来越依赖的政绩合法性角度讲,由于国内的有效需求一直不足,大量吸引外资和不断扩大出口便成为维持经济高增长的主要手段之一(另一手段是加大财政投入),遂使中国经济成长对外依存度不断加深。比如2005年,中国外贸总额的世界排名升至第3位,高达14221.2亿美元,比2004年增长23.2%,而2005年中国的GDP规模为2.25万亿美元。如此深度的对外依存使中共政权必须对欧美施加的经贸压力采取低调应对。中共之所以想尽办法阻止人民币升值过快,就在于过快的升值将导致中国外贸的大幅度下降,使中国经济发展受到严重的打击。
    
    同时,六四后的中共寡头们,无论是江泽民和朱鎔基,还是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很在乎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评价,在此意义上,中共的核心人物能否被邀访美,访美获得何种规格的待遇,已经成为他们是否得到国际支持的代名词。中方之所以与美方反复计较胡锦涛美国行的规格问题,表面上看是为了中国的国家尊严,实质上是为了他个人的党魁面子。
    
    胡布会的重中之重是经贸问题。由于中美贸易的巨大逆差(美国方面的数据显示,美中贸易逆差2005年达到2020亿美元的新高点)和中共管制汇率有违WTO规则,使美国国内的贸易保护主义呼声不断高涨,美国国会准备讨论在汇率问题上制裁中国的提案,欧美联手又向世贸组织投诉中国对进口汽车零部件征过高关税。在经贸摩擦和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方理亏在先且遭到不断加强的压力,所以,胡锦涛只能以作出让步来缓解美方的压力。
    
    前不久,为了在“胡布会”之前缓解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中共破例邀请美国两位“不友好”的美国议员访华,且取得了实际效果。两位议员回国后,决定将对华汇率制裁案推迟到9月份,内容也将有调整。接着,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也来北京,在贸易赤字、中国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及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向中方施压。
    
    古铁雷斯前脚离开北京,中共副总理吴仪后脚就到了华盛顿,她于4月3日率团前往美国参加第十七届中美商务贸易联合委员会,实际上是为了进一步缓和中美贸易摩擦,为胡锦涛访美做好准备。报道称,吴仪美国行期间,将签订多项大宗贸易协议,向美国采购棉花、大豆、家禽以及机电、通讯设备等。
    
    在伊朗和朝鲜的核扩散及地区军事安全问题上,伊核问题乃美国的优先关注,因为这涉及到布什政府的大中东战略和能源控制战略的实施。现在,美欧正在紧密合作对伊朗实施国际围堵,而中俄两国却从中作梗。所以,此次中美峰会,无论布什政府多么重视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胡锦涛除了重复谋求“外交解决”和“重开六方会谈”的套话之外,既无意愿也无能力满足布什的期望。在朝核危机中,无论胡锦涛对金正日的援助多么慷慨,中共也无法左右无赖金正日。胡锦涛访问朝鲜时给了金正日20亿美元,但并没有买来金正日重回六方会谈的行动。在伊朗核危机中,中共出于能源需求和中俄关系,也只能跟着俄罗斯的指挥棒起舞,在联合国内决不会同意美欧的制裁方案。何况,在骨子里,中共希望敢于公开反美的国家越多越好。
    
    在台湾问题上,现在的中美双方倒是有些共同语言,因为中美的底线都是"维持现状",所以,中方遏制台独的努力是否取得实效,美方的合作至关重要。陈水扁的“急独”最为中共所痛恨,但如若没有美国的帮助,单凭中共自身根本无法让陈水扁有所收敛。在此情况下,“急独”虽然让美方不甚满意,但也等于抬高了美国的地位,只要美方愿意帮助中方遏制“急独”,胡锦涛就会在其他问题上作出让步。
    
    在人权问题上,六四后的中共政权在面对美国的压力时,除了玩弄“人质外交”之外,大概不会有制度变革方面的任何作为,所以,胡锦涛也只能继续玩弄“人质外交”。随着胡锦涛美国行的日益临近,中共已经陆续提前释放了几个政治犯。现在的最大变数是排在美国政治犯名单前面赵岩、杨建利能否获释。3月17日,据赵岩的代理律师莫少平透露,中共的检察院已经撤销了对赵岩的指控,法院也已经批准撤诉,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赵岩应该被释放,但半个多月已经过去了,赵岩仍未获释。看来,胡锦涛还想让这次人质外交取得更大的效益。
    
    抛开美国的反恐怖战争和防止核扩散需要中共合作的当下利益不说,仅从冷战后世界局势变化的宏观视角看,中美关系成为国际关系的焦点之一也是顺理成章:二战后,尽管自由制度与独裁制度之争随着苏东的巨变而基本定局,但是,美国为代表的民主世界彻底瓦解共产政权的和平演变能否最终成功,主要取决于最大的自由国家和最大的独裁国家之间的斗法,二者的较量也就必然成为制度竞争的最醒目之标志。
    
    对于把推广民主作为国家利益的美国而言,除非中国成功转型为民主国家,否则的话,中美关系就会一直在制度竞争和局部合作这两个层面上展开。无论谁入主白宫,美国对华外交的主轴仍然是既遏制又合作——政治上军事上的遏制和经贸上区域上的合作。当年,克林顿和小布什在上台之初,都对中共采取高调的强硬姿态,但现实的利益需要和中共的低调应对,皆最终软化了美国政府的强硬立场。
    
    对至今固守独裁制度的中共现政权而言,无论中共怎样讨厌和防范美国的和平演变战略,但形势比人强,由于经济发展和台湾问题的需要,六四后的中共高层也不得不把中美关系作为大国外交之轴心,邓小平时代如此,江泽民时代如此,胡锦涛时代亦如此。无论谁入主白宫,中共都希望保持稳定的中美关系,而实现中美元首互访则是保持稳定关系的象征。所以,胡锦涛的此次访美,中共频频表达善意并怀有颇高的预期,在舆论宣传上定下“稳定合作”与“求同存异”的基调,也在意料之中。
    
    2006年4月3日于北京家中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晓波: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 刘晓波:《民主中国》维权窗口发刊词-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
  • 刘晓波:马英九的民主牌
  • 刘晓波: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 刘晓波: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刘晓波
  • 刘晓波: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 刘晓波:爱琴海,自由的海
  • 刘晓波: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 刘晓波: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 刘晓波:多面的中共独裁
  • 刘晓波: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 刘晓波: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 刘晓波: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 刘晓波: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 刘晓波:“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 刘晓波: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 刘晓波: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 刘晓波: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 吴钊燮vs刘晓波对谈
  • 刘晓波:末日的贪婪和疯狂—有感于郭飞雄被殴事件
  • 刘晓波:没有记忆 没有历史 没有未来—为北京“文学与记忆”研讨会而作
  • 刘晓波:明亮的冰点和阴暗的官权—读李大同公开信有感
  • 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和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准祭赵紫阳
  • 刘晓波:唯色的信仰和中共的无神(旧文重发)
  • 丁子霖、刘晓波等: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血案的声明(开放签名)
  • 刘晓波等公开信追究番禺官员责任
  • 《二进灵堂,我代刘晓波、张伟国痛悼紫阳》(修订稿)(图)
  • 刘晓波:中共的独裁爱国主义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陈奎德:筚路蓝缕 以启山林—刘晓波《未来的自由中国在民间》序
  • 刘晓波:李敖在清华为“盛世”高歌
  • 刘晓波:李敖不过是统战玩具
  • 刘晓波:中国媒体中的美国飓风
  • 刘晓波:李熬在北大如何摸老虎屁股?
  • 刘晓波:李熬的盛世和郑贻春的文字狱
  • 刘晓波:狂妄成精的李熬
  • 刘晓波:超女粉丝的民间自组织意义
  • 刘晓波: 三岁李思怡之死拷问灵魂
  • 刘晓波:为了饭碗和公正--简评大庆辽阳等地的工潮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