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博讯特稿:白宫门前的大阴谋/云飞扬
(博讯2006年4月24日)
    云飞扬更多文章请看云飞扬专栏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北京当局最紧张的就是白宫主导的对华“和平演变”政策。北京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老布什在国安会议上说了一句“对北京要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结果,从此以后,北京就被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笼罩着似的,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博讯 boxun.com)
    我就是在这种政治和国际关系的乌烟瘴气中移住美国首都华盛顿。由于办公室离旧行政大楼只有一街之隔,我的午饭基本上都是散步到白宫北面的草坪或南边树林下的凳子上完成的。这里环境幽雅,来往车辆不多,眼前走来走去的除了游客,就是全身黑西装、人模狗样的“白宫精英”,这对于刚刚到华盛顿,正在克服中午睡午觉习惯的我,还是有一定提神作用的。
    大概是第三天,我就注意到在白宫北面一条路之隔的草坪边的路边上,有一个支起来的架子,上面挂满了标语。我走进一点,看到这个架子旁边坐着一个不注意看就看不清是什么肤色的白人。他浑身破破烂烂,头发蓬乱,脸上污迹斑斑。我猜测他大概有六十岁左右。我当时站在离他十米之远的草坪上,但风从白宫的吹过来,我还是能闻到不知道是从他的身上抑或是他的行李中发出的异味。他的“行李”就是那个挂满标语的支架以及地上用来固定支架的两个蛇皮口袋。一个蛇皮口袋没有封口,我看到里面也就是捡垃圾的人常拥有的那些“家当”——破铜烂铁和破旧衣服。
    我站了足足十分钟,还是没有搞清楚状态。首先我无法判断此人是乞丐、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还是抗议人士。这个地区前不搭村,后不搭界,而且到处是看不见的秘密警察和摄像头,一般以黑人族群为主的乞丐很少光顾这里,白人流浪汉也不多见。
    但说此人是抗议人士,也说不过去,他太落魄,而且,我看了好一会他那个支架上的标语,发现从抗议越战开始,几乎涉及到政府的每一项作为,都在这个支架上遭到了嘲讽和抗议。
    
    从那天开始,每次经过白宫,我都会留意他还在不在那里。让我吃惊的是,他每天都在那里——在白宫北门二十米之遥的路边,几乎是风雨无阻,比我上班还准时。
    接下来半年里,只要时间允许,我都拐到他的“根据地”。我没有和他交谈,但经常注意听他和路过的美国人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交谈。他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但显然对白宫正在干什么勾当还是清楚的,这点也可以从他不断更新的抗议标语上看到。例如,有沙特阿拉伯的国王来访问,那么一条“两个暴君在握手”的条幅就出现在抗议“沙漠风暴”军事行动的旁边。后来,我注意到,有些美国人还不停提醒他,要求他与时俱进,搞些新的抗议,例如抗议性别歧视什么的。他好像是有求必应的,于是一些新的抗议条幅挂起来了,有些旧的就自动掉下来了……
    我比较留意白宫门前的抗议,毕竟这个国家正对中国悄悄发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听说中央情报局散发了一些教中国年轻男女如如何挑逗对方敏感带和如何做爱的性技巧,成为和平演变的一部分。这些被一些愤青说成是和平演变腐化中国年轻一代的重要证据。
    白宫门前几乎每个月都出现一到两起较大规模的抗议示威,这些抗议示威的地点就在那个老人占据的地方附近。每次示威游行都是由工会或者社团、非政府组织组织的,所以都很有秩序。有时参加游行的人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有条不紊地从包里拿出标语,排成队,然后一边原地转圈,一边高呼口号,装模作样的。附近没有居民,穿西装的对这类游行示威毫无兴趣,顶多有几个游客站得远远的观看,我大概算是这游客中的一个。小的游行吸引不了媒体,就算是较大的,媒体也是匆匆赶来,照几张相,又匆匆离开。
    参加游行的人数从十几人到上百人不等,但由于这地方空旷,四周无人观看,所以,每次看到这些游行示威的人虚张声势,又引不起围观和反响的时候,我就为他们抱不平。有时甚至感到愤愤不平,倒好像我比那些游行示威的人还激动。这些美国人倒无所谓,好像游行示威只是平时穿衣吃饭的一部分,折腾一两个小时,看到有媒体张了一两张照片,自己也累了,也就鸣锣收兵,满意而归了。
    他们一走,我就又看到那个孤零零的抗议专业户的支架——半年后,我开始和他交谈,但不知道是他的口音太重,还是我的英语差劲,反正有点鸡同鸭讲的感觉。所以,还是站远点,听他和人家交谈。或者坐在不远的草坪上吃我的午饭,远远观察着他,想我自己的问题。
    
    这个流浪汉兼抗议专业户给我如此之深的印象,部分原因是他和白宫背景反差太大。
    美国是个贫富悬殊的国家,从白宫开车向西北区不到十分钟,你就会看到最破败和穷困的贫民窟,而且暴力犯罪在全世界首都中首屈一指。但不知道是美国秘密警察的功劳,还是白宫附近没有居民和吃饭的地方,白宫附近总体给人一个干净、漂亮和肃穆的印象和感觉。
    但这一切都被眼前这个在贫民窟都少见的穷困潦倒的抗议专户破坏掉。而这种破坏却在我心里最早产生的是一种宁静——要知道,眼前这个国家一直和我的祖国作对,对十几亿中国人指手画脚,要把自己的政治制度强加给我们,自封为国际警察和民主世界的龙头老大——看看白宫门前这个抗议的穷困老头吧!这不仅仅使得整个白宫显得不和谐,而且简直就是给白宫当头一棒,或者一个响亮的耳刮子!
    而我很快发现持这种想法的人不止我一人。那时中国赴美游客已经不少了,而且几乎都是官方和国营公司组织的。他们虽然都是集体行动,但还是有三三两两的中国游客转到北门来。到了北门,眼前这个和白宫分庭抗礼的抗议专业户几乎就成了白宫门前的一大景色,照相机噼噼啪啪,议论声不断。
    这些中国游客当然大多是我的“知音”,有机会我们也交谈几句。眼前这个无疑让白宫难堪的抗议专业户,在很多中国游客的眼里自然成了“靓丽的风景线”。有些大陆干部模样的游客以这个抗议专业户和白宫为背景拍照时,脸上忍不住挂上了发自内心的“扬眉吐气” 的表情。
    
    在华盛顿那几年,这个抗议专业户一直没有打退堂鼓,而我对他的兴趣也一直不减,实际上,他甚至成为我认识美国、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的一部分。离开华盛顿好几年了,当白宫的轮廓已经模糊,那个人流浪汉的形象却没有一丝的消退……
    “阴谋”这个词什么时候进入我脑袋的,我不清楚,但阶级斗争的弦绷得特紧的我从一开始就有一些怀疑。我首先怀疑的当然是有美国的“敌对势力”利用了美国宪法赋予的权利,让白宫难看。
    我询问了美国朋友。他们说,这个抗议专业户选的地址和他一个人打出标语的做法,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强迫驱赶他。
    朋友还讲了一些此人的趣事——我这才知道,原来此人并不是吸引我一个人的眼球,其实他早就是美国的“名人”了。
    朋友说此人夏天干脆搭个小棚子,日夜守在离白宫栏杆不足二十米的路边。秘密特工一开始不敢掉以轻心,轮番守望着他{keep an eye on him},担心一不小心,他从那个破行李袋中抽出一个火箭炮把白宫总统的寝室轰掉,后来可谓“日久见人心”,大家也就和平相处了。
    朋友一开始也对这个人感兴趣过,就是后来,他们也经常去和他聊两句。不过,朋友说,你不要穿黑西装去(因为白宫的工作人员一般都穿黑西装),否则,那个流浪汉就会冲你喊:“狗屁白宫精英,以为你们穿上黑西装,我就看不出你们是猴子变的吗?”
    也有美国人对克林顿时期的白宫不满,于是去和这位抗议专业户聊天,建议他写一些讽刺标语,不久,就有一条标语出现了:“克灵顿,把你的拉链拉紧,我在看着你!”
    朋友还说,不要以为他穷,他其实一点不穷,很多人请他拍广告,他都拒绝了。他如果想吃香的喝辣的,也是办得到的,你注意一下,有些人会大方地给他一些钱物。但他故意要穿得破破烂烂,好像要随时提醒白宫,美国人民都在受苦受难似的。
    这么一个人,白宫还真把他没有办法,他本身的存在就是对华丽肃穆的白宫的一个讽刺、一个反衬,他的几乎攻击政府每一项行动的粗鲁标语,就更让白宫难堪了。——所以,我一开始怀疑,此人是个“阴谋”,甚至不排除是我们中国大陆的愤青们暗中资助的(?)——
    
    不过后来看到了报纸,我打消了最初这个“阴谋论”的想法,但随即又发现了更大的阴谋,这也是我迄今发现的最大的阴谋。从大的方面说,是和平演变全世界极权独裁的大阴谋的一部分,从小的方面说,是和平演变我这样的人——当然,我想,也包括那些大陆来白宫附近转悠照相的中国人的一个“阴险毒辣的阴谋诡计”。
    到华盛顿的第二年,一家有名的报纸采访报道了白宫门前的这个抗议专业户和流浪行的“事迹”。原来此人从六七十年代就开始参加各种抗议活动,后来还到欧洲去参加抗议活动——反正只要是政府搞的东西,他都要抗议的。他的信条大概是像最近的一个电影里的对白:“人民不应该害怕他们的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人民才对!”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流浪汉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把自己的护照搞丢了,被人家遣送回美国。回来后,听说把出生纸和驾驶证也弄丢了。而且由于终日疯疯傻傻,亲戚朋友也都渐渐疏远——最后终于有一天,连警察再搞不清他到底是谁了。而他也一会说自己是这个,一会又声称是那个,总之,他也搞不清自己是谁了。
    由于此人英语口音严重,警察甚至怀疑他是否真是美国人,总之,当我到华盛顿的时候,官方没有材料可以证明此人是美国人。采访报道结束时,这个流浪汉和白宫的邻居声称,只要他生命不息,他就不会停止在白宫门前的抗争。
    但当记者问他,你到底抗争什么、到底有什么具体抗议或者要求时,他却一脸茫然,最后才喃喃自语道:白宫是邪恶的,不是吗?又加一句:再说,我也有抗议的权力,不是吗?
    
    看了这报道,我对自己感兴趣的人物算是有了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放下报纸不久,我就开始酝酿“阴谋论”,也是我迄今发现的最有名的“阴谋”之一。我打电话给朋友,约他们见面。见面后,我告诉他,白宫门前的那个流浪汉不是没有办法清理的,他甚至无法证明自己是公民,可是却在那里已经抗议了好几年,而且还将抗议下去。如果警察想清理他,那么分分钟可以找到借口,可是这些事都没有发生?请问为什么?
    美国人也想不通,但也不想想下去。他还无法理解,我为什么对此事无法释怀的样子。那时,我已经来美国一年半了,亲眼目睹了很多事情,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对民主有了新的认识……
    而我自己知道,对我影响最大正是白宫门前那个流浪汉……
    后来我没有和人再讨论过那个白宫的流浪汉,我去的时候也少了。久久去一次,还是有事经过,我远远地看到,他还在那里。而且周围的游客更多了——这些游客中黑眼睛黄皮肤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远远绕过这个流浪汉,心中默默地想,中国人多拍几张照片吧——反正,这人是白宫安排在这里的,是和平演变中国人的一张王牌……
    
    美国早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强权,白宫更是全世界权力中心的中心,然而,一个失去了国籍材料的流浪汉却长期在代表最高权力的建筑物——白宫对面二十米的地方进行马拉松式的抗议。如果白宫代表美国的尊严、傲慢的权力和荣华富贵的话,那么这个流浪汉一定代表的是最穷的人和最没有权力的个体——
    这一切怎么都那么形象,好像小说,好像好莱坞大片,好像意识流,好像政客的宣传伎俩,好像有人故意设计来影响我这种人的“阴谋”……
    美国人在宪法的保护下,任何个人和团体都有权力到白宫门口去游行抗议,但当这种权力真正是每个公民都拥有的时候,也就没有什么了不起。民众的利益不受到损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谁也不会开车到白宫门前去聚会,去呐喊,去抗议。
    所以,大多的情况下,我将会看到一个干净、威严、肃穆的白宫。但我知道,那样的白宫不会给我留下很大的印象,更不会一直留在我的心里,折磨我,让我思考,最后甚至潜移默化地“和平演变”了我——我坦白,到如今,我已经在骨子里崇拜自由和民主的理念——但那和美国的强大毫无关系,和美国的军事力量也没有关系,当然和眼前的白宫更没有关系……
    ——但我的被“和平演变”,我自己的思想上民主政治理念的微妙变化,却都是和白宫——白宫门前的这个流浪汉不无关系!甚至可以说是从白宫门前那个衣服破烂的肮脏流浪汉开始的。当初,当我无可奈何地感到,那个流浪汉对我脑袋里早就形成的政府和人民、党和国家、宪法和国家权力等等的关系造成冲击的时候,我只能以“阴谋论”来安慰自己!
    几年以后,当我听到一位忘记带身份证的中国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被警察抓起来遣返,最后竟然被活活打死的时候,我想起了白宫门前那个失去了所有身份证明文件的流浪汉……当我每一次看到有中国公民上访到北京,在神圣的天安门广场上被警察踩在地下,抓起来急急带走,好像赶紧丢掉一件丢了中国人的脸面的垃圾的时候,我想起了白宫门前的那个流浪汉——还有很多事情,让我想起那个流浪汉,那个孤独地在白宫门口抗议的流浪汉——
    正是这个流浪汉,以他的看似可笑的行为向全世界庄严地宣示:美国最伟大的不是那座白色的房子,而是那座白色的房子对面竟然有一个一文不名的流浪汉在那里行使人类迄今能够享受到的最高的权力!!!
    
    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我的教育决定了我是谁。我的理论水平不高,所以对很多事情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好在我有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思想也还没有僵化到顽固不化的地步。多少年过去了,我才好意思讲出来,自己对民主思想的认识的第一堂课,就是从白宫门前那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开始的……
    那时,在我思想进行激烈交锋的时候,我真想这个流浪汉是白宫故意安排的。你想想:白宫周围可以随时清场,可这个人在这里一坐就是十年。他根本没有具体要求,就算是真有要求,美国强大的国家机器还搞不定一个流浪汉吗?所以他在那里长期抗议,肯定是白宫故意安排——用意吗?用意就是让全世界看看白宫的伟大之处。我自己已经在这种惊心动魄的伟大之中开始向往民主的政治理念——美国如果真想和平演变中国,特别是想改变我这样的中国人,靠他的不可一世的武力和能够控制全球的美金可能会适得其反,但白宫门前那个一坐近十年的流浪汉则绝对让人思索……
    我想,这么多年,参观过白宫的大陆共产党干部一定不下百万人,他们中大部分人肯定都看到了世界最有权力的白宫和美国最有权力的流浪汉,有些还照相留念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像我一样,即使已经忘记了白宫的模样,却仍然时时想起那个流浪汉?!
    
    云飞扬《民主之旅》之二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Modified on 2006/4/24)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