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的美好时光,是清华不堪回首的岁月/老康
请看博讯热点:胡锦涛访美

(博讯2006年4月25日)
    胡锦涛耶鲁讲演为了拉近与听讲者的距离,开篇伊始便回忆起自己当年在清华的校园生活。胡主席感慨道:“进入耶鲁大学的校园,看到莘莘学子青春洋溢的脸庞,呼吸着书香与空气,我不禁想起40年前在北京清华大学渡过的美好时。”,胡主席的回忆博得了热烈的掌声。可这阵阵掌声在我心中激起的确是深深的酸楚。热情鼓掌的中、美学子们,你们了解40年前的中国吗?胡主席的“美好时光”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民却是不堪回首的岁月!那时的清华绝对没有现在耶鲁的“书香和自由的空气”,而是充斥着“火药味和阶级斗争的空气”。
    
     胡锦涛1959年进入清华大学,64年毕业后留校,文革开始两年后的68年离开清华,在清华生活了十年之久。让我们看看这是怎样“美好”的10年! (博讯 boxun.com)

    
    继57年党用引蛇出洞的阳谋将数十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后,1959年的庐山会议又把为民请命的彭德怀等人打成反党集团并株连数万人,进而导致持续了3年的大饥荒,夺去了数千万人的性命。此期间清华大学也未能幸免 ,反右后许多师生被遣送边远地区接受劳动改造,笔者在大学的一位陈姓英语教师就是59年被清华党委定为右派发配西北劳改,文革后才被平反回到北京,陈老师并非英语专业出身,所学与胡主席一样也是水利。陈老师当时已近天命之年却依然独身,人显得很木讷,清华才子的风采早已荡然无存。据他自己讲,所学专业早已丢光,只是英语因年轻时下过苦功,劳改时又一直将英文版的毛选四卷带在身边,今天才能靠教英语混口饭吃。在胡主席的美好时代,清华大学师生员工中,为种种荒唐的罪名被打成右派而毁掉青春年华的又何止陈老师一人!比其更悲惨者也大有人在。大饥荒时期,清华校园内,师生们由于营养不良,曾发生过大面积的浮肿病。
    
    那时因有要好的同学住在清华园内,所以常去那里玩。记得教授搂前的花坛都被用来种了玉米、葵花、番薯之类,常见白发苍苍的老者在房前屋后的“自留地”里用十分笨拙动作锄草施肥,引得我们这些小孩子的阵阵嘲笑。现在想来,只是为了添饱肚皮才手持锄耙的老教授们决不会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心境。深想下去,教授挥锄的举动,除了土里刨食的目的外,或许还有自我劳动改造给人看的想法在里边 。因为在60年代初,经过两次反右斗争,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已经自觉或被迫地接受了知识分子必须改造的观点。此后,阶级斗争的调子越唱越高。大学招生工作中越来越强调阶级路线,又有多少比胡锦涛更优秀的青年,仅仅因为自己无法选择的家庭出身就被清华拒之门外。大饥荒稍见缓和 ,共产党又开展了“四清”运动。当年的大学生都要牺牲几个月的宝贵学习时光,去农村参加运动。
    
    我有个在清华读书的表哥就是在因为下乡搞四清时,为了不荒废学业,偷偷带上了教材和参考书,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温习。后被学生中的政治辅导员发现,把他当成了走白专道路典型,在大会小会上反复批判。辅导员为了取得“战果”,动员我这位表哥自我批判深刻检查时,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绝不会把“检查”放入档案。可毕业分配时,学流体力学成绩优秀的表哥却被发配到了塘沽盐场。文革结束考研究生时,他通过关系看了自己的档案才知道,那份检查和党组织“控制使用”的结论一直深藏在自己的档案袋中。我们的胡主席在当年的“好时光”中,就干着“政治辅导员”这种政治打手的差事。而“打手”们的好“时光”里面,却伴随着“被打者”的痛苦,和无数“怕被打者”的惶恐。胡主席的好时光中还包含了三年文革时期。可隔代指定锦涛接班,胡主席的大恩人小平同志对文革的评价却是“十年浩劫”。胡主席的“美好时光”那些年,老人家的大公子朴方也在清华读书。老爸成了第二号走资派后他也受到株连,被逼得跳楼自杀未遂落得终生残疾。轮椅中的爱子,据说是小平心中永远的痛,邓掌权后狠整“三种人”做法,就有为儿子官报私仇的成分在里边。老爷子若地下有知,对胡主席“美好时光”的说法不知会作何感想。还活着的残协主席邓公子对清华生活的回忆,我想肯定不会像胡主席的回忆一样“美好”。
    
    从胡锦涛上西柏坡下延安大讲革命传统的举动中,人们早就感觉到胡主席头脑中顽固地保留着非常多的他在做政治辅导员时期被党灌输的那些党教条。这次在耶鲁的演讲中,胡主席明白无误把这一点表露了出来。胡是这样说的“学生时代对于人的一生都 会产生重要影响。当年,老师们对我的教诲,同学们给我的启发,我至今仍受用不尽”。
    
    胡锦涛1964年毕业后,留校做了政治辅导员。68到69年在刘家峡水库房建队从事体力劳动。也就是说胡毕业后的最初5年,他的工作与所学专业丝毫无关。只是在69到74年这5年间,锦涛同志在水电部第四工程局八一三分局从事了几年与其所学专业有关的技术员的工作。但同时胡还兼任着分局的秘书和党总支副书记。
    
    在大陆,党总支部的书记、副书记。一般都是“脱产”或“半脱产”的党工干部。此后锦涛同志就彻底告别了专业工作,在党的组织系统内一路青云,直至权利的巅峰。可以说胡毕业工作后,基本没有用上在清华所学的水利专业知识。因此使胡主席“至今仍受用不尽”的绝不会是专业老师教诲的专业知识,而应当是政治老师和党组织教诲的哪些党八股和现代厚黑学。至于“同学们的启发”我想不外乎两个方面。一是独立思考敢于给党提意见后,被打成右派命运凄惨的那些“落后”同学的反面启发。二是积极靠拢组织经常打小汇报因此被党组织重视并得到提拔的“进步”同学的正面启发。从胡在西藏对藏人的残酷镇压和“六四”后取胡启立而代之的手法,以及江时代胡的隐忍中,人们不难发现“美好时光”中,锦涛同志所受到的“教诲”和“启发”,确实让胡主席受用非浅。也正是这些“教诲”和“启发”才使得胡主席见到金正日、卡斯特罗等大小独裁者就倍感亲切,而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和西方的“民主制度”则深恶痛绝。
    
    看来胡主席还会继续受用他在“美好时光”中得到的教诲和受到的启发。胡主席是“受用”了,可不知被胡主席统治的中国是否还“受用”得起!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弱势百姓们在若干年后,回忆起胡主席治下的年代,是否会也会像胡主席回忆他的清华时代一样的“美好”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红场上的异类/老康
  • 老康:也谈当年的波兰团结工会和当今的中国工运
  • 老康:坚持“冷战思维”将“冷战进行到底”
  • 老康:别拿“南北战争”说事儿
  • 老康:不必拿<<反分裂国家法>>太当回事
  • 真的什么都可以谈吗?——试问胡锦涛/老康
  • 老康:君子应坦荡,小人常戚戚——评“密件”兼论真伪
  • 老康:听似恶犬狂吠、实则赖狗乞怜——评中共对台声明
  • 老康:爱国并不最崇高、评温家宝访欧
  • 老康: 评金正日秘访中国
  • 老康:人民的知情权在哪里?评金正日秘访中国
  • 老康:从阿姆斯特丹看中国的腐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