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知耻要脸亦可敬/黄河清
(博讯2006年4月29日)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 小论网上传清华副教授王君超先生因羞愧自杀

     黄河清 (博讯 boxun.com)

    去年,网上有“清华学者……昨晚羞愧自杀”的报道。这位清华学者是清华大学新 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网上说他羞愧自杀的具体原因是对“人书俱老”四字理解错了、 解释错了。王先生将“书(书法)”和“老(高妙的境界)”理解为“书本”和“衰老 ”,并以此著文发表,弄的满世界皆知。“人书俱老”,语出唐朝书法家孙过庭的《书 谱》一书:“……至如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 正。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仲尼云:五十知命,七十 从心。……是以右军之书,末年多妙。”报道称“很显然,这位清华的副教授误解了( 人书俱老)的含义,说明他的学问实在太浅陋,他在大众面前丢人了,现眼了。连日来 ,王君超遭受了不少学生们的鄙视,遭受了全体同事的冷落,压力太大,加上羞愧难当 ,他终于精神崩溃,选择了自杀,以向国人谢罪。”
    
    查中新社北京二十三日电,确有有关王君超对“人书俱老”理解解释的报道。但未 知自杀这则讯息真假。如真,我对王君超先生的去世谨致哀悼并怀敬意、深深怜惜。哀悼,是对同为人类之死的悲悯;敬意,则是王先生知耻 ;怜惜,是王先生本不必如此想不开的。
    
    北大校长在“非典”肆虐北大期间,率团访问哈佛,被拒绝接待;
    
    清华校长顾秉林在欢迎宋楚瑜来访时不识宋赠礼上梁启超七律的“侉”字;
    
    主管宣传、文化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深圳观剧时问“夸父是什么人?”;
    
    前总理李鹏硬是敢将自己连端正也谈不到的毛笔字在全国报刊、企业铭牌上到处题写;
    
    前国家元首江泽民,就是要满世界高唱情歌“我的太阳”;
    
    现国家元首胡锦涛说俄罗斯的著名文学作品是《卓娅与舒拉的故事》和《钢铁是怎 样炼成的》;
    
    最近,厦门大学副校长潘世墨念连战赠字“黉宫”为“黄宫”; ……
    
    所有这一切的无知无行,都比“人书俱老”的错解要严重百倍,但却什么事也没有 !为什么?因为不知耻,不识耻!这不知耻不识耻,渊源太深了。1969年,中共向全中国、全世界郑重其事反反复复地宣布一件大事:中国的国家主席、中共的副主席刘少奇 是内奸、工贼、叛徒,永远开除出党了。这从发现刘是坏蛋到把他开除出党,是我党的 “伟大、光荣、正确”。事隔十一年,同是这个中共,为刘少奇恢复名誉,说刘是好得不得了的人。这从发现刘不是大坏蛋到再判明刘是大好人,又是我党的“伟大、光荣、 正确”!治国、愚民,能如此儿戏、如此欺诈、如此哄骗、如此无耻的吗?连个嗝都不打!古今中外、天上地下、帝王将相、流氓无赖,都不曾有过。
    
    现在的年轻人也许难以 理解这事的可笑和无耻程度。那么请看前中国科学院院长、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郭沫若 的这段白纸黑字冠冕堂皇公诸于世的文字,也许能对这种无耻予以比较具体的解读。毛泽东发表的诗词手书里有一个别字,“一枕黄粱再现”的“粱”字写成了“梁” 字。郭沫若说:就“这首《清平乐》的墨迹而论,‘黄粱’写作‘黄梁’,无意中把粱字简化了。”他接着说,“龙岩多写了一个龙字。‘分田分地真忙’下没有句点。这就 是随意挥洒的证据。” 郭沫若越来越红,被封为诗坛祭酒、学士班头、人文魁首,在全体知识分子遭难时他安然无恙、一枝独秀。这种双重的相互的无耻实在已经难以言说了,似乎无药可救了。相 比之下,现在清华的王君超先生大可不必如此想不开的。王君超先生会想不开,正是知耻。知耻,就比无耻好,就也许还会变化,还能有救。怎么就不见那些念错字的名校校 长引咎辞职?怎么就不见那些国家领导人难为情?因为他们不知耻不识耻!
    
    清初,有人赠降清的明重臣洪承畴一副对联:一二三四五六七,孝悌忠信礼义廉。 上联隐“忘八”,下联示“无耻”。洪承畴还知道生气。正是:
    
    “人书俱老”不要命,知耻要脸亦可敬。试看无耻共产党,从来都是“伟光正”!
    
    呜呼,伟光正,伟光正,吾民吾国吾文化,从此陷入酱缸堕落深渊无底坑,无德无仁无义 无信无忠无勇无诚无智无礼无节无廉无耻也无命!安得王君覆而起,知耻或能从头再来 浴火炼狱凤凰涅槃有重生!
    
    ──《观察》首发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也谈张申府/黄河清
  • 鞠躬感谢营救鲁德成的五君子!/黄河清
  • 小狗吠,大狗汪,鸱枭鸣,夜莺唱——绝食感言/黄河清
  • 纽约观《茶馆》记/黄河清
  • 黄河清在刘宾雁追思会上的发言
  • 黄河清:紧急救援汕尾村民—致世界各地潮汕侨领、侨胞公开信
  • 也谈张君劢/黄河清
  • 刘少奇与胡锦涛/黄河清
  • 抗日杂谈/黄河清
  • 挽杨春光/黄河清
  • 有寄“雅虎”高层/黄河清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黄河清:梁漱溟与胡锦涛
  • 敬贺巫公宁坤先生八秩晋五嵩寿/黄河清
  • 梁漱溟与李大钊/黄河清
  • 敬畏与谦卑——追忆2、27聚会/黄河清
  • 流亡琐忆——卖字·坦克·特务·师友/黄河清
  • 关于《不死的流亡者》的几朵花絮与圆满/黄河清
  • 百字寿联贺刘公(宾雁)——黄河清、王策
  • 黄河清:05年4月12日与欧阳懿妻子罗碧珍通话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