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同性恋与平等权利》--与曹长青商榷/毕恭
(博讯2006年6月09日)
    曹长青《李安颠覆传统道德观》一文(见《开放》3月号),从李安的影片《断背山》谈到同性恋问题。他对同性恋的认识很有值得商榷之处。

    曹长青断言道:“我采访过的同性恋者,几乎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后天的,都是在青春期或刚成年时,被年长的同性恋者引诱的。”。曹长青这一“后天”断论,比同性恋这一发现更耐人寻味。同性恋这一人类现象是先天还是后天?多少先天多少后天?这应该由科学、医学、调查报告来证明, 还是应由曹长青一孔之见的个人经验来证明?

     若从个人经验出发, 依据我个人所接触认识的同性恋者的数量绝对比曹长青所采访的几个人要大得多,他们都说从有性意识开始就发现自己对女人不感兴趣,只对男人感兴趣。我还没听说过是被人 “引诱”而成为同性恋的。即使从一般常识出发,也不难证明曹长青说法之荒谬。如果有一同性恋者企图 “引诱” 曹长青,请问曹长青会从此变成同性恋吗?面对 “引诱”,曹长青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呢?是性冲动?迅速并从此将性倾向从女人身上转移到男人身上?亦或是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是感到恶心?曹长青能 “引诱”一只猫放弃它爱吃的鱼而改为吃草吗?所有“引诱”,都必须具备三个前提:一它不是被强迫的;第二,它必须有回应,是双方、双向互动的;第三它是一个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所谓引诱就是把对方本身具有的东西给诱发出来。如果内因缺位,无论外因如何千方百计都将无计可施。为什么那位年长者不去 “引诱”别人而引诱你?当他向你发出 “引诱”的信号时,如果你不愿意,你没有响应,他敢采取进一步行动吗?如果他对你进行你认为恶心的性骚扰,你是性冲动呢还是还以拳头? 在同性恋被视为犯罪、视为变态病的社会里,难道会有人愚蠢到愿意放弃异性恋之快乐,而被 “引诱”成为一个遭社会歧视、无地自容的罪犯或变态病人?还是他们执意要成为精神病患者或与社会为敌的 “流氓分子”?他们是蓄意挑战社会道德还是故意触犯人类天条?为什么那么多没有被 “引诱” 的同性恋者殚精竭虑,竭其一生企图当一名 “正常”异性恋者,结婚成家。但这一恶梦依然终身挥之不去?那些发出 “引诱”说的同性恋者,只表明他们在社会歧视面前无法直面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博讯 boxun.com)

    在同性恋被社会认同接受之前,同性恋者都认为自己有病,他们当中许多人都有求医经历。按曹长青的 “引诱”说,他们所以成为同性恋完全是 “偶然” 的。他们的性倾向本质仍是指向女性的。照此推理,应该很容易将同性恋者重新 “引诱” 回到正确道路上来,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在狼群里长大的 “狼孩”尚且可以令其重新做人,偶然越轨的同性恋还不能将他们矫正吗?然而,医学报告能提供一份同性恋者被彻底医治康复而为只对女性感兴趣的异性恋者的案例吗?恰恰相反,国内出版的有关同性恋的书籍指出,国内医院有关专科干脆将求医的同性恋者拒之门外,拒绝医治。说那根本没法治,认为那不是病。对同性恋曾一度最流行的治疗方法称为“电击疗法”,那治法有点残酷,却没听说过有成功案例的。道理很简单,同理,如果你对一个异性恋者进行同样的“电击疗法”,要将他的性冲动从女性转移到男人身上,可能吗?医学界一直以来将同性恋视为“有病”。随着医学的昌明进步,医学界终于放弃了这一“有病”说。一九九二年,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将同性恋排除在疾病范畴之外,将其视为少数人的一种自然状态。这是人类对自身认识的一大进步。连中国大陆对同性恋也实现“非刑事化、非病理化”逐渐人性化。在这种医学、人类社会的进步面前,曹长青依然对同性恋进行“传统”审判,坚持认为同性恋是“有病”,是“道德败坏”。这种与现代医学科学对抗的观念,就是曹长青的“科学”态度?

    当社会将同性恋还原为“非罪”、“非病”,属于人类社会自然状态的一部分之后,社会便立即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应不应对同性恋者继续施行社会歧视,同性恋是否应该享有与异性恋者同样的平等权利?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曹长青显而易见是反对给予同性恋享有平等权利的。众所周知曹长青是一名反对中共专制的斗士。他反对中共的专制社会,目的就是为了追求实现一个人人平等的社会。然而,当他面对同样争取平等权利的同性恋群体,基于他自身对同性恋的歧见,他居然反对给予同性恋群体以平等权利。

    曹长青最耸人听闻的说法是同性恋颠覆了人类的“传统道德观”。当卫道士的所有依据都站不脚的时候,他们抬出的最后法宝就是“传统”。请问曹长青要遵循的是商周奴隶制的“传统道德观”呢或是秦始皇、大清皇朝的封建 “传统道德观”?抑或是毛泽东时代的革命 “传统道德观”?还是欧洲中世纪宗教裁判所的 “传统道德观”?二十一世纪的公民,必须遵循哪一个历史朝代的 “传统道德观”?社会发展史告诉我们,每一次的社会进步,都发端于对 “传统道德观” 的冲击与变革。道德观是由人类制定的,它必须适随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跟随人类社会的进步而革新。人类历史上从来不存在一个永恒不变的道德观。难道曹长青希望人类社会必须停止进步、甚至倒退去适应“传统道德观”?人类社会追求的 “道德准则” 不是看它是否符合“传统”,而是看它是否健康、合理与平等。当传统与社会进步不相适应的时候,需要改变的是传统,而不是社会进步。曹长青为什么不继续保留中国传统的长辨子,而要剪一头西装头发?

    曹长青没有一个观点是站得住脚的。他甚至把两部描写父与子、母与子发生性关系的影片拿来作论据。那是乱伦,跟同性恋性倾向问题如何可以扯到一块去?那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论题,可见曹长青的观念是如何混乱。

    曹长青说:“我采访过的同性恋者,全都说不幸福,并表示如果再生,绝不选择做同性恋”。为什么会这样呢?曹长青居然企图从同性恋本身去找答案,而不是从显而易见的社会原因中去找答案。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社会歧视与压迫。中国有一个关于同性恋的调查显示:因为受社会歧视:30%-35% 的同性恋者曾有过强烈的自杀念头,9%-13% 的人有过自杀行为,67%的人感到 “非常孤独”,63%的人感到“相当压抑”;超过半数的人由于不被理解,曾感到很痛苦并严重影响生活和工作。一个人生活在社会歧视与压迫之下,能够幸福快乐吗?曹长青的采访对象都是中国人。我个人倒有一个相反的例子。我迄今只听到两个男人说自己的一生是快乐的。这两个人都是西方同性恋者。我认识的异性恋者是同性恋者的几十倍,却从未听到一个异性恋者说这样的话。如果同性恋与异性恋生活于同一个平等社会,可以想见同性恋者会生活得比异性恋者快乐。

    曹长青说:“《断背山》中的两个西部牛仔,既然己是同性恋,为什么还要各自和异性结婚,然后又生儿育女,这不是人为地在给妻子儿女带来痛苦的同时,也给同性恋伴侣带来痛苦吗?李安不是在肯定这种双重不道德吗?”曹长青真的不知道是 “为什么”吗?影片已将 “为什么”这个原因作了明白无误地揭示:因为当时的社会不允许同性恋,将其视为犯罪。电影镜头清清楚楚地交待了:当主角还是小孩的时候,他父亲专门带他去看一具被人打死的同性恋尸体,尸体上的生殖器被人挖掉。这个恐怖场面伴随了他一生。这就是为什么他们 “还要各自和异性结婚”。难道曹长青所看的电影是被 “中宣部” 作了删剪的版本吗?上面的同一个调查还有一项:80%-90% 的同性恋者迫于传统和社会压力,不得不选择名存实亡的异性婚姻,建立家庭。这种“给妻子儿女带来痛苦,也给同性恋伴侣带来痛苦”,这是同性恋本身的不道德还是社会造成的 “不道德”?这正是影片《断背山》所揭示的。影片交待得如此简单明了的事情,曹长青居然还在质问 “为什么”?真不可思议。如果没有社会歧视与压迫,他们会跟女人结婚吗?请问离婚后的同性恋者有几个还会与女人再婚?曹长青不妨再来一次采访,问问美国年青一代的同性恋者还有多少人会跟女人结婚?

    8/4/2006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同性恋真的值得赞美吗?!
  • 李银河:提出同性婚姻是为了和谐社会
  • 杨振宁的杨翁老少配=北美同性恋、吸大麻?
  • 为同性恋平反!(图)
  • 江苏荣:孙志刚事件,毛邓不同性质,中国司法
  • 李银河将第三次在全国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提案
  • 李银河“同性婚姻立法”再受挫 吴建民称太超前
  • 中国同性恋者约有3000万 1/4曾得过性病(
  • 中国发表最详尽男同性恋调查报告
  • 第一届北京同性恋文化节公开信
  • 北京警方突袭同性恋聚会
  • 复旦“同性恋课”开讲 学生“偷听”(图)
  • 组织同性恋卖淫四川两老板被捕
  • 安徽首条同性恋健康咨询热线正式开通
  • 中国首次承认民间同性恋组织
  • 中国首次公布男同性恋人数及感染HIV病毒情况
  • 中国约有一千万男同性恋者 爱滋病者近9万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