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历史真实的再现与新文革派的兴起——纪念文革四十周年/季年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6月30日)
    
    季年 《人民春秋》 2006 年 6 月 15 日 总第 74 期
     (博讯 boxun.com)

    http://maostudy.org
    
    一、文革能妖魔化得了吗?
    
    从1966年5月16日的五一六通知开始,以校园大字报方式揭开的文化大革命,于今
    整整四十年。历时十年的革命,因毛泽东去世和华国锋的背叛,功败垂成。一着
    之差,全盘皆输,造成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走资派上台和全面资本主义复辟。彻
    底否定文革成为走资派的第一要务。中国国内和西方国际倾全力于妖魔化文革
    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到了现在,文革又成为人们反思的重点。正因为如此,中
    国官方在文革四十周年时,严格控制有关文革的评论,同时,西方又收罗一些中
    国人中的政治垃圾,美其名曰学术、历史研究,妄图将文革“定案”,置于万劫
    不复的死地。国内和国外的这些措施,不正说明了文革的“幽灵”不散嘛!
    
    前人历史后人写,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被篡改、颠倒、歪曲、伪造的所在多有。但
    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事件,是不可能黑白颠倒的。原因十分简单,除非这
    个事件所代表的整个时代全部抹杀,事件的历史意义就无法改变;除非全部事实
    都涂得漆黑,历史的真相就会再度呈现。一千多年来秦始皇被中国的儒家否定了
    又否定,就证明秦始皇的不可否定:祖龙功绩今犹在,他开创了中国的封建时代
    !美国的移民白人,对当地原住民,即所谓的印第安人,在宣传和历史记录上全
    力妖魔丑化,但是,这个历史今天还是真相大白:不是什么茹毛饮血的生番割白
    人的头皮,而是凶恶贪婪的殖民者实行残暴可耻的种族灭绝,是殖民历史中最丑
    恶的一段!
    
    所以,像文革这样具有代表社会主义时代里程的重大历史事件,数以亿计的人积
    极参与的空前浩大运动,能够被妖魔化得了吗?当然不能。
    
    二、否定的否定
    
    认识事物的本来面目,免不了一个肯定、否定到再肯定的反复过程。文革十年期
    间,文革的权威不容置疑,以致所有憎恨文革者,像邓小平之流,必须采用两面
    派的手法,发誓永不翻案。当时的大形势下,批毛和否定文革是难以想象的。曾
    几何时,气候产生180度的转变,文革变成了历史上的黑暗疯狂时期,毛泽东发了
    疯;全中国积极参加文革亿万人民都发了疯;全世界所有支持、响应、追随文革
    的国家、人民都发了疯。文革时代成为了疯人世界、人间炼狱。黑云压城城欲摧
    ,此时,要预见文革的还我清白,也是超过常人想象的。风水再转,首先,批毛
    、鞭毛再怎么厉害,中国却一次又一次掀起毛泽东热;接着,文革的形象又在迅
    速恢复,过去参加文革者怀念那个时代,远隔当时的年轻人,也越来越不相信诋
    毁文革的宣传,而在寻找文革、认识文革,憧憬文革,甚至提出再次文革的口号
    。火炼见真金,在否定文革之后的文革,才真正显现了本来面目。否定的否定,
    这本是历史的辩证过程。
    
    三、文革的回潮
    
    在国际国内资本主义当道下,主流意识还是彻底否定文革的。正是由于强大的反
    文革主流,文革真实再现的意义就特别重大。更加重要的是,对文革的反思和肯
    定,是一代胜于一代,越是年轻,越是激进。从1977年邓记政权当道至今的三十
    年,文革的回潮就先后表现为以下几类:一类是所谓的老左派,他们出于对社会
    主义丢失的哀叹,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逐步到反对私有制,更进一步又感到彻
    底否定文革其实是否定了整个社会主义。
    
    但是,今天所谓的老左派,都是邓上台后的干部,当年都是替邓否定文革打头阵
    的,要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从诋毁文革转而颂扬文革这个关不容易过;一类是
    是所谓的新左派。他们是邓记当权后的产物,是改革开放同西方接轨的新生代,
    是对改革方向提出质疑的先声代,也是思想最为混杂的一派,这些人共同的特点
    是反对新自由主义,而其中的激进者也开始改变根深蒂固的反文革意识,不再把
    文革说得一无是处;一类是强国派的兴起和左转,从强国到寻找毛泽东、肯定毛
    泽东,进而逐渐理解、同情、甚至认同文革、认同大民主、认同社会主义。所谓
    “愤青”中,大量的民族主义者在迅速左转。但是,以上各派对文革的认识都受
    制于本身的局限而有所保留、真伪难辨。肯定文革还是近年来才开始。不仅工农
    中涌现出肯定文革的觉悟潮流,社会各个阶层、各个年龄,从党内到党外,都出
    现了坚决的支持文革派。其中走在最前列的是一老一青两代,即当年的造反左派
    和今天二、三十岁的青年左派。
    
    造反派亮相
    
    过去在文革中采取不同立场或不同倾向的各个派别,在邓记的改革开放后也陆续
    亮相,最后的出场者就是文革造反派,是在文革中最有代表性的一派;当然,他
    们也是在文革后最受镇压的一派。
    
    造反派的终于出头,虽然还在地下,而且多有保留,但确实反映出,对文革妖魔
    化的破产。当年,被华国锋以帮派份子逮捕,被邓小平、陈云以打、砸、抢份子
    、三种人判刑的,其牵连之大、为数之多,于今逐渐为人所知。他们的遭遇和邓
    、陈的严酷镇压方式,同文革时代的给人出路的政策,恰成鲜明的对比。人人都
    晓得古代赵高的指鹿为马、指白为黑;但对现代赵高关于文革事实真相的的黑白
    颠倒,不仅不加质疑,居然千口传布,可笑到了什么地步!没有参加文革的后生
    被官方的宣传所左右,还可以理解,但是,当年参加文革者,有谁不知道,造反
    派从来是被镇压的对象,除了两派对立下的派斗武斗外,造反派是最走群众路线
    ,最少欺压无辜的。其实,文革中,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压迫群众的是第一是
    工作组,第二是革筹会(工作组之布置下的保皇派),发明燕子飞、坐飞机等刑
    罚的祖师是王光美,公开推行的是王任重;打、砸、抢缘起于干部子弟老红卫兵
    、联动,鞭打教师恶名昭彰者是贺鹏飞等;绑架的首创者是叶剑英的女儿。相反
    ,文革初期的造反派,恰恰是被镇压者、是受害者。等到文革翻案后,这些当年
    的打、砸、抢现行犯却是平步青云,成了邓记政权的要员;反过来,打砸抢的罪
    名,却要造反派来承担。几亿人亲眼目睹的这个事实,却全部噤口无言,任凭官
    方宣传。仅此一端,就反映出邓记政权在妖魔化文革上的不择手段。我们目前看
    到的出头造反派,主要以两种方式发表言论:一是以澄清历史的方式,还造反派
    以历史的清白,对三十年来的诽谤文革一面之词加以批驳,还文革以真相。另一
    种则是号召继续战斗,为文革翻案,将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这两种方式,戳
    穿了三十年来丑化文革、封锁文革的虚假宣传,让人看到文革的原貌,虽还是初
    期,但所造成的影响,特别是对年轻人的影响非常之大。
    
    年轻人明心见性
    
    在文革反思过程中,更令人兴奋的是今天年轻人的觉醒。今天年轻人中的左派,
    对文革的态度同十年、二十年前新老左派的根本不同,在于是非分明、界限分明
    ,中间没有模糊的余地。只要有足够的自觉,反思文革的意义,作出的结论都是
    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一刀两断。年轻人中肯定文革者,不会纠缠于支持华国锋、
    反对四人帮的派系,也不会纠缠在邓小平还是有心走社会主义道路下失控这样的
    自我粉饰上,当然更不会被什么空前浩劫、疯狂世界所迷惑,而是清清楚楚地一
    分为二:文革是革命的,华、邓、叶、陈当然都是革命的叛徒。
    
    年轻人的明心见性、泾渭分明,正是由于他们包袱最少,没有前辈们的个人恩怨
    、派系纠葛和思想混乱,能接受客观现实所反映的历史真貌。
    
    四、现实擦亮了人们的眼睛
    
    年轻人的觉醒来自现实,现实是最好的教材。只要不存偏见,要判断文革的是非
    本是十分简单的事。
    
    首先,文革的预言今天都变成了事实,是事实本身证明了文革的正确。
    
    “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修正主义上台,就是大资
    产阶级专政、法西斯专政”;“江山就要变色,工农就要受二道苦”;“宋江架
    空晁盖,接受招安,当投降派”;“他们是骑在人民头上的压迫者,那里有丝毫
    的共产党员的气味”等等,这些是说得多么中肯,预料得多么正确!
    
    
    其次,诋毁文革的走资派面目暴露,信用扫地。他们对文革的丑化当然走向反面
    。
    
    邓记的改革开放已经腥膻遍野、脓血四散:
    
    官僚腐败、三农、下岗、知识分子就业、社会不平、两极分化、民族危机和崛起
    、地方暴政、工农怨声载道、人心败坏、世风日下。邓记改革的畸形发展:基础
    的放弃和摧毁,方向被外资、外贸决定,每个领域都是一样的两头无着,一样的
    畸形,一样的纠缠混乱,一样的问题成堆却束手无策!
    
    处于这个状态下的人民能不反思!反思之下,就是走资派本来面目的彻底暴露:
    当前的处境是对内投降资本主义、对外投降帝国主义的两个投降主义路线推行下
    的必然结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过是中国特色的附庸资本主义。而这个路线
    的继续,必将国家民族带入绝路。文革所批判的“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
    ”正是邓记的治国方针;文革中高叫的阶级斗争并不是什么疯狂的口号,而是活
    生生、血淋淋的现实。
    
    文革的回潮过程,也就是邓记改革开放图穷匕见、走资投降的真面目暴露的过程
    。
    
    四、文革的真正意义
    
    在以上的两点基础上,对照现实,寻找历史真相,就很容易去除泼在文革上的污
    泥浊水,还文革以原貌。也自然看清楚了文革的伟大之处。
    
    就历史地位而言,文革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整个社会自觉地破旧立新、兴无
    灭资、破私立公的自我改造和自我解放;就社会进程而言,文革是社会主义道路
    的一面大旗,对文革的肯定与否定,是真假社会主义的分野所在;就战斗而言,
    文革是插向走资派心脏的匕首,只有文革,让走资派无所遁形;就机制而言,文
    革是反修防修的根本手段;就思想认识的改造而言,文革是人类解放、破私立公
    走向共产社会的必要锻炼和考验。
    
    一句话,文革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法宝。
    
    人类的历史本来就是一部阶级斗争史,文革产生于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需
    要,却失败于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反扑。只要两个阶级的斗争没有终结,对文
    革的评价就永远存在两个截然对立的观点:资产阶级者务必诋毁文革到底,社会
    主义者务必高举文革大旗,谁胜谁负,此时言之过早。但在诋毁和维护文革的对
    仗中,资产阶级所采用的篡改、诬蔑文革的低劣手法,已经反映出真理不会在造
    谣、谎骗者之手,文革形象的复现,将预示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再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 郑州大学学生呼吁支持游行,大学生还没彻底堕落/李德福
  • 钟南山“出离愤怒”后的反思
  • 草根:教导钟南山怎样做秀
  • 草根:钟南山——牺牲自己,启蒙大众
  • 闲话:知识“精英”钟南山真会如此无知无耻?
  • 钟南山院士,请不要让死去的孙志刚在天堂伤心
  • 请问钟南山:谁是无业游民?
  • 钟院士,讲法制你就外行了
  • 钟南山成了疑似未被普法者
  • 舒圣祥、陈一舟:大可质问的“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质问“钟南山被抢为何破案神速”
  • 从“文字笼罐”到“文字狱”/陈凯
  • 今钟:共产党员,你知道马克思最欣赏谁?
  • 布什加入「維權」 恐影響中美關係
  • 刘晓波: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 舒乙说“钱钟书和张爱玲被抬到这个地步,是夏志清干的”/王小东
  • 王小东:钱钟书如何伪造了自己的学历
  • 陈奎德:李慎之:晚鸣的自由钟—自由主义在近代中国(54-55)(图)
  • 萧瀚:公民教育要从名人抓起—有感于钟南山先生的昏话
  • 钟南山为已退出历史舞台的收容制度招魂(图)
  • 钟南山提“恢复收容无业游民” 成争议人物. (图)
  • 钟南山被抢案暴露警方的精英情结
  • 张祖桦:自贡地方当局应立即停止侵犯刘正有先生的人权
  • 钟南山被飞车盗贼抢劫手提电脑(图)
  • 南海三山案又有两人被捕 六人被警方诬为敲诈勒索/铁证
  • 泗洪穆墩岛的渔民事件又有新情况
  • 深圳一年2000人自杀身亡 抑郁是自杀的主因
  • 陈立夫儿媳林颖曾 投诉北京中日友好医院
  • 交警因心情不好大开罚单 5分钟罚款2550元 (图)
  • 钟南山:“医院市场化导致重治疗轻预防”(图)
  • 叩问部分幼儿园收费为何超过大学
  • 华南农大今晨又有一学生跳楼身亡(图)
  • 四川新津县两村民被当地政府捆绑上街游行
  • 陈树庆:对杭州市公安局有损政府信誉行为的质询函
  • “的哥出逃”又影响了河南形象?
  • 贾庆林:抵御境外利用宗教渗透
  • 陕西韩城重大考古发现:2800年前珍宝惊现于世
  • 潼关工商局与土匪的区别/独胜寒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黄钟:中国高考批判
  • 钟馗: 论多伦多北京邪会的“民族意识”(另三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